【燦爛時光會客室】高雄抗爭四起 陳銘彬:民主不是犧牲少數人權益

整理 / 施維長
 
高雄市在民進黨執政之後,市容煥然一新,無論是本地居民或到訪的外地人,都能感受到高雄的進步,市民認同感更為提昇。但為何陳菊十年執政下來,高雄卻在近一兩年抗爭四起?本集《燦爛時光會客室》邀請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理事長陳銘彬,分享長年在高雄的在地觀察,以及對民主的想法。
 
溝通機制失能 人民抗爭加劇
 
陳銘彬表示,過去國民黨執政時期,較不會去回應人民的訴求,因此台灣民主改革歷程中,社運團體向來與民進黨存有微妙的互動關係。高雄市在民進黨取得執政後,民間自然也對民進黨抱持較高的冀望。
 
謝長廷是首位在高雄執政的民進黨籍市長。陳銘彬指出,謝在任內推動許多民間參與的自治委員會,包含勞工、教育、人權等類別。雖僅為諮詢機關,但能發揮實質影響力。他舉勞工委員會為例,當時勞工委員會建議設立勞工訴訟基金,謝長廷同意委員會決議並想法子撥款挹注,因此在日後高雄的勞工運動當中,民進黨獲得勞工群體的支持,這個支持也反映在選票之上。
 
然而這些傳遞民意的機制,在陳菊接任後慢慢失去功能。陳銘彬表示,當民意能進入的管道消失後,溝通的民間團體就成了少數。他與許多民間團體在和市府接觸後,產生相同的感覺,即是陳菊並不擅長處理民眾陳情。而過去市府還有溝通人才,例如副市長吳宏謀,陳銘彬認為吳身段軟、願意傾聽民意,因此許多爭議事件是由吳協助化解。但在高雄氣爆後吳宏謀去職,官僚體系頓失協調者。「溝通管道沒有了,民意可以進來的機制也不見了,所以現在會感覺她在行政上是獨斷的。」他認為這就是高雄近年抗爭特別多的原因。

「沒有一個團體或人民是喜歡抗爭的,因為抗爭付出的代價非常的大。拖得愈久,對人民是愈不利的。人民資源也有限,政府的資源是龐大的。但是人民為什麼要走上街頭?這一兩年為什麼事件層出不窮?原因就是公民參與的機制沒有建立。」

 
議會監督市府 人民監督議會
 
在議會透明度方面,陳銘彬認為相較其他縣市,高雄議會透明度確實較為進步。但他補充,雖然現時議事過程有直播與錄影存檔,然而委員會部分卻不公開。委員會牽扯派系利益,作為決策初期的場域,卻迴避人民監督,是他認為當前議會透明度尚為不足之處。
 
陳銘彬提及高雄縣市合併之時,許多社會團體擔心地方長期的陋規,譬如工程配合款等資源分配問題將使新議會向下沈淪,因而成立聯盟,共同監督議會。高雄市的議員評鑑進行至今業已八年,市民能檢視評鑑、對議員亦有警惕,期望議員發揮監督市政功能,而非只會跑攤。
 
民主不該只是少數服從多數
 
陳銘彬認為,現今高雄的進步與地景變化,確實是民進黨執政後,謝長廷至陳菊延續計劃一貫下來。然而他提醒,一般檢視執政政績,往往看的是表象,也就是都市景觀的變化。但外觀容易塑造,其他層面卻仍裹足不前,例如空氣汙染未能改善,而對於高雄的民主與人文是否提昇,也是陳銘彬關切的面向。
 
他提到執政者追求政績,最常做的就是不斷開發,讓人民感受到持續進步,因為那是最容易被看到的部分。但一個國家或城市的發展,並不僅止於外觀的改變,更重要的是人文。「這個都市的活動,不是在硬體建設,而是在人的記憶、人的歷史、人在追求夢想理想工作的過程當中,賦予這個城市、國家最重要的關鍵。沒有這些東西,那些硬體建設是沒有意義的。」
 
陳銘彬認為,民進黨以前總是講要和人民走在一起,但在執政之後,也在追求政績鞏固政權,而陷入資本主義、開發主義的思維。「我為了創造多數人利益,犧牲少數人,有何不可?但民主不是這樣的。」
 
他表示,過去民主是服從多數、尊重少數,意思是多數人意見為主,少數人儘量照顧,不得已也只好被犧牲。然而現在談民主講人權,已不是如此思維。陳銘彬引入國際兩公約的基本精神,認為民主是在少數人的權益怎麼被照顧。而當政治人物陷入開發主義之時,會假借公共利益的名目,侵奪少數人的權利,「他還渾然不自覺,還自以為做對了,這是很可怕的政治思維……而高雄市是往這個方向在走的。」
 
陳銘彬表示,當城市的發展倚靠少數人決策時,背後是否隱藏龐大的政商勾結利益,人民不得而知。而當人民被培養成仰賴政府帶來所謂的好處,政府不停宣傳、人民的主體性卻在過程中不斷流失,「那不叫民主。人民成為追求進步主義的意識型態下的附庸,說難聽點就是另外一種洗腦。」
 
他將此比擬為消費主義的廣告宣傳。就像廣告商說服顧客購買產品,政府也不斷宣傳政策的美好、迴避不好的一面,也不會告知過程中侵害誰的權益。「所以人民會覺得,哇!政府都是為我好,但是人民從來沒有思考,什麼才叫做好。人民對城市有什麼樣的感情、希望這個城市是什麼樣的城市,並沒有認真被討論。」他說:「這不叫民主、也不叫進步,這叫做寡頭主義。」
 
 

709迫害沒完沒了 中國當局騷擾維權律師家屬

中國當局對維權律師發起709大抓捕,至今仍有十多名律師遭到羈押待審。多名律師家屬控訴不但見不到丈夫的面,甚至遭到公部門騷擾,讓她們租不到房子、小孩無法上學,也投訴無門。家屬發起「找爸爸」抗議行動,背著紅桶象徵「悲痛」。(圖片由台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提供)

吳東牧 / 台北報導

多位去年在「709大抓捕」受羈押的中國維權律師家屬,今天上午透過台灣人權團體的協助,在立法院公開播放影片發聲表示遭到當局的騷擾與迫害,包括阻撓家屬租屋與兒女入學。

709大抓捕事件前後迄今,共16名律師及維權人士在押待審、4人一審審結、20人取保候審。在押的王全璋、謝陽、李和平、謝燕益等人的妻子,李文足、陳桂秋、王俏嶺、原珊珊,前天第二度到最高人民檢察院控告相關公安、檢察部門違法,包括在事發後一年三個月期間,剝奪律師會見、辯護、家屬通信等基本權利,甚至株連家屬,向房東、學校施壓,讓她們流離失所,子女也無法入學。

華航空服員抗議團體協約資方跳票

2016-0929-005-%e8%8f%af%e8%88%aa%e7%a9%ba%e6%9c%8d%e5%93%a1%e5%8b%9e%e5%8b%95%e9%83%a8%e6%8a%97%e8%ad%b0

吳旻娟 / 台北報導

多位華航空服員代表今天上午在工會與勞工團體陪同下,前往勞動部抗議6月24號華航資方與勞工的七項協定,已有多達五項違約,勞動部卻偏袒資方要雙方「再確認」。

華航則在下午回應表示,6月24日當天的協約為一般協約,並非與空服員工會簽訂的團體協約,但仍會遵守協約內容。

【世界台】頭路予機器人搶去 將來免做食國家?

擬人機器人TOPIO在2009年的世界機器人博覽會中打桌球。由Humanrobo - 自己的作品,創用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18947366

文 / 周盈成

以下這篇短文,是用教育部公布的台語標準用字寫成。一點都不難,認得中文、略通台語,就懂八九成了。還有聲音檔唸給你聽,許多字詞也超連結到教育部《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看世界新聞,兼學台語文,就是【世界台 ~ Sè-kài Tâi】啦!

機器人佮人工智慧快速發展,這站佇歐美開始時行一種設想:若是未來大部份ê工課攏無需要人去做,欲按怎維持逐家準做無頭路,也有錢生活?若是國家分錢予你免做就會當過日,啥款?按呢你逐工欲啥咧?

反迫遷團體凱道集結 六十餘自救會大串聯

p1200852

施維長 陳睿哲 / 台北報導
 
由聲援反迫遷的多個民間團體主辦、結合全台六十餘遭受迫遷的自救會,25日在凱達格蘭大道集結,高喊「新政百日、迫遷依舊、土地正義、重返凱道」。自救會以其家當排出「家」字,並抨擊新政府欠缺改革誠意與落實居住權的決心,希望政府履行選前對居住正義的承諾。
 
惜根台灣協會理事長徐世榮表示,受迫遷民眾形同「國內難民」,許多都市計劃與土地徵收相關法令仍停留在戒嚴時期,民進黨聲稱要轉型正義,但轉型正義應當是戒嚴體制整體轉型,而非侷限於國民黨的不當黨產。他表示,轉型正義的問題絕對不是過去式,受迫遷者受到的迫害,就是轉型正義的現在進行式。

經過法院判決確定的解聘處分是否那麼堅不可破?

蕭曉玲

文 / 郭德田

近來因為蕭曉玲老師的解聘處分已由台北市教育局撤銷的新聞事件部分的評論,或許混淆了這兩個概念,於是產生了一種不甚精確的概念:一個行政處分經過法院判決確定維持後,行政機關就不能夠加以撤銷了。

但是,真的是如此嗎?行政處分經過行政法院判決確定維持後,就那麼的堅不可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