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侵入行政院案 律師質疑檢方將被告自訴狀當證據

吳姓男子出庭時,手臂上露出一條30公分長的開刀傷痕,為324凌晨遭警方不當抬離後,導致手臂骨折。

陳淑敏 / 台北報導

台北地檢署根據當事人自訴狀、消防局就醫紀錄等資料追加起訴的324侵入行政院案,法院日前已完成39名被告的第一輪傳喚。在將近一個月的歷次開庭過程中,多名被告的辯護律師對於檢方將自訴狀等列為證據,認為有個資外洩等疑慮。

台北地院審理去年太陽花學運期間324侵入行政院案,第一波93人與追加起訴39人,總共132名被告,除了少數被告請假將再開庭,已經在日前(7/28)完成首輪所有被告的傳喚,法官諭知出庭的被告,準備程序已經結束。至於何時開始證據調查、辯論等審理程序,法院表示,還要衡量行政案是否撤告等狀況。

【說法】抓記者與張奇文三頭馬車的責任

林雨佑(前起)、廖振輝、 宋小海晚間步出法警室。

文 / 高榮志

學生衝教育部,警察逮人。記者跟著進去,一併被逮,還移送地檢署法辦。警方執行公權力是合法?還是侵害了新聞自由?

先說結論。就理論而言,學生侵入住宅(先不管教育部算不算「住宅」),已經是先觸犯刑法,除非還有其它能夠強力「排除違法」的理由。如果沒有,那麼學生犯法,剩下就看教育部告不告,因為這是告訴乃論。教育部考量的可能性很多,可以是因著殺雞儆猴、上級施壓而告到底,也可能是基於教育目的愛護學生、輿論壓力而撤告。

至於記者,如果沒衝「進去」教育部(「進去」教育部的界線是圍牆或建築物可以再討論),就連構成侵入住宅的行為都沒有。就算侵入住宅,記者還是可能因為採訪有其「必要性」,形成強有力「排除違法」的理由而無罪。就算這些都不成立,最後還可以主張根本就是「無期待可能性」(無法期待在現場的記者不衝進去,不管是因為記者的天職,或是擔心丟了飯碗),而沒有責任。結論都是記者無罪。

【燦爛時光會客室】師大全面取消TA 學生工讀變深度學習?

師大TA

文 / 陳淑敏

學生兼任助理到底是打工還是學習?學生助理在大學校園內的勞動權這幾年在各大學、教育界吵的爭論不休。今年六月勞動部長陳雄文已宣布:「學生兼任助理也具勞雇關係」,勞動部與教育部共同頒佈「專科以上學校兼任助理勞動權益保障指導原則」等相關辦法,各大專院校應比照規定辦理,將學生兼任助理及教學助理比照勞動權益,全面加保勞保、健保。然而近日卻傳出,師大將在新學期全面取消教學助理(TA),200多名學生工作將不保;政大也將暫停排班工讀生,影響上千名學生工讀機會。

暑假倒數一個月,開學在即,各校與學生該如何因應新政策下的工作變動?在學生勞動權益與校方經費之間,該如何找到一個雙贏方案呢?PNN 與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合作的《燦爛時光會客室》,主持人管中祥專訪高教工會師大分部召集人黃涵榆教授,為大家分析這起師大TA爭議!

【劉必榮講天下】歐巴馬非洲行、土耳其對IS態度轉變、中國勢力佈局

劉必榮教授-國際局勢評析。

評析 / 劉必榮

今天要為大家評析的是:

(一)、歐巴馬訪問非洲,因為歐巴馬的父親出生於肯亞,對肯亞人和歐巴馬來說都是歷史性的一刻。歐巴馬首次以現任總統方式訪問肯亞,尋根心情包括親情,當然也有比較理智的政治。

(二)、土耳其最近對IS的態度開始改變得和美國不一樣,它覺得要拉下小阿塞德政府比較重要,不是對付IS。究竟態度改變的轉捩點為何?美國對此如何表態?

(三)、中國要調停阿富汗和塔利班之間的爭議,要在北京舉行第二回合和談。中國為何如此關心阿富汗情勢?其中牽涉到何種國際關係因素?

看高中生抗議被捕 看羅德法官的故事

Judge Miles Lord. United States Federal District Court/Wiki CC

文 / 劉進興

最近看到高中生佔領教育部抗議「違調課綱」被捕,他們將被送上法庭,但到時被審判的卻是台灣司法庭上的法官。

如果是美國的羅德法官,他一定會說:「年輕人,你們寧犯甘地所說的『法律上的罪行,道德上的最高責任』,來拯救台灣的下一代。在當前法律下,我不得不判你們罪,但為了表示我小小的敬意,我判你們在教育部門口吶喊『捍衛正義』十分鐘。因為你們不是違法,而是違『違法』。真正有罪的是教育部長及違調課綱的恐龍學者。」

美國之所以偉大,是因為有像芭波凱德(Barb Kart)和約翰拉法奇(John Laforg)這樣的鬥士,以及像羅德法官(Miles Lord)這樣的勇者。凱德和拉法奇決定要為正義作一點事,為了要喚醒大眾注意,他們選定明尼蘇達州雙子城南郊的斯培利(Sperry Corp.)公司作目標。

想不違法又不花錢 政大將大刪工讀名額

20150728-IMG_2267-1

張方慈 / 台北報導

勞動部6月頒布〈專科以上學校兼任助理勞動權益保障指導原則〉,預計9月開學後,各大學就必須替擔任兼任助理及工讀生的學生加保勞健保。這項政策將可保障學生兼任助理的勞動權益,但也導致各大學每年勞健保費支出增加,各校紛紛採取方式變通。昨(28)天一早,政治大學學生勞動權益促進會便召開記者會,指控校方自8月起將大量停聘工讀,以減少納保所需的人事費用,預計超過千名學生失去工讀工作。

政大學生勞權促進會總幹事徐子為表示,校方過去規避勞動法令,忽視助教、工讀生的勞健保權益在先,如今面對勞動部新規定,校方又不願增加系所人事經費,反而以大量解僱工讀減省各系所納保所需增加的支出。徐子為指出,校方迫使學生失業,各系所也因為人事經費縮減,系所助理或工讀生必須一人做三份工的情況。促進要求校方不得一次性刪減工讀名額,並應發失業金補償權益受損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