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dis關廠抗爭】勞團前進股東會發聲 永豐餘給軟釘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場抗爭 (8)

王祥維 汪彥成 / 台北報導

韓國Hydis關廠跨海來台抗爭第四波,今天上午聲援者以持委託書進入永豐餘股東會發言、提案的方式,企圖向資方與投資者訴求。資方事前早已接獲訊息嚴陣以待,聲援者提案、投票均遭技術性杯葛敗陣。現場並出現投資人反韓聲浪,但也有小股東發言支持關廠工人。

台北市南京東路的永豐餘股東會場外,上午八點多就聚集了數十名聲援Hydis的抗議者,當中也包含跨海而來的韓國Hydis工會與相關友好團體成員。本月九日,台灣的聲援者與來自韓國的Hydis關廠抗爭者李相穆、李尚彥等人,也曾手持股東開會通知單和簽名的委託書,欲進入元大公司股東會表達訴求,但遭警衛擋在門外。

性/別化的種族歧視:後殖民女性主義的觀點(上)

(Photo: Adolfo Lujan/CC/https://flic.kr/p/qrg68b)

文、圖 / 楊佳羚

這是一篇拖延許久的文章,起源於法國查理週報編輯總部被攻擊的事件(結果不小心寫長了)。當時許多台灣人響應「我是查理」運動,反對暴力攻擊及捍衛新聞自由;但也有人討論該案的複雜性,包括西方國家長期以來對穆斯林國家的侵略與壓迫(趙恩潔的在巷口的舊文《看不見的恐怖攻擊》很值得再重新閱讀)、查理週報對穆斯林的仇恨言論與種族歧視(詳見趙恩潔在芭樂人類學的《言論自由與排外歧視的界線》)、或者放在法國歷史脈絡下來理解「查理週刊」的言論自由(參考陳逸淳「嘲諷的自由:查理週刊式的自由是怎麼樣的自由?」)

面對這樣子的種族主義問題,我想在本文進一步探討的,是將查理週報以性別議題為嘲諷主題所涉及的種族歧視,置於西方「性/別化的種族歧視」(gendered/sexualized racism)脈絡中。

【我們的島】為老旅社轉個彎

現代化的建設和老屋的保留,原來並不是站在對立面。當一條路,能為老旅社轉個彎,這個小鎮也將開創更多不同的可能。

陳 寧 陳添寶 / 採訪報導

沿著台九線一路往南,花東縱谷的稻浪,迎接著遠道而來的遊客。到池上看金城武拍過廣告的茄苳樹,或者到關山騎腳踏車,都是熱門行程。但你可能沒想過,走進關山小鎮,其實有許多充滿記憶和故事的老房子,等著人們來發掘…

關山火車站旁,距離一百公尺的地方,有棟綠色的日式風格建築物,這是今年已經七十七歲的關山舊火車站。在舊火車站斜對面,有棟比它年輕一歲的嘉賓旅社,最近一個月來,成了整個關山鎮最受矚目的老屋。

全球現場-漫遊天下 2015/06/28

2013  漫遊天下

公視新聞 / 綜合報導

  • 1. 奧運棒壘賽
  • 2. 智利PM2.5汙染
  • 3. 小玉站長再見
  • 4. 地圖新革命
  • 5. 歐盟地球觀測衛星
  • 6. 摩洛哥捕霧網

空氣汙染最嚴重會導致什麼結果?答案就是會讓一座城市瀕臨停擺。南美洲的智利,本周就因為嚴重的空氣汙染,導致首都聖地牙哥進入緊急狀態,不僅嚴格控制上路車輛,工廠關閉,就連正在進行的美洲杯足球賽也受到影響,也再次凸顯人類對地球環境的傷害,已造成反撲。

【我們的島】你聽過省府宿舍嗎?

四五十年前的市鎮規劃,就有了最佳示範,當我們還在努力打造所謂的低碳社區、生態社區時,才發現只要妥善運用,老社區將會繼續美麗下去。

林燕如 陳忠峰 張元昱 / 採訪報導

民國五十年代,兩岸關係緊張,國民政府以分散風險和減少城鄉差距為考量,把中央政府留在台北,台灣省政府疏遷到中部。為了顯示台灣和西方民主社會同步,國民政府派人到歐美國家考察新市鎮,回國後,規劃團隊在台中霧峰一處名叫坑口的地方,試作小面積造鎮計畫,占地大約9.8公頃,這個實驗基地就是光復新村,而省府宿舍的故事,也從這裡開始…

很難想像在四五十年前,這裡就已經擁有現代化設施,還有自來水、雨水、污水分流系統,搭配英國霍華德的花園城市構想,低密度開發,家家戶戶門前屋後都有庭院,路旁種滿樹木、綠意撲天蓋地而來,視覺舒服也帶來好空氣,住過光復新村的吳東明,念念不忘這樣的生活品質。

【世界台】Estonia的Russia人愛佗一國?

本文特色圖片:愛沙尼亞92週年國慶日的慶祝典禮上,一位民眾頭戴插有國旗的帽子。照片攝於愛沙尼亞的塔爾圖縣,該縣為愛沙尼亞與俄羅斯交界處,縣內有12.2%人口為俄羅斯裔。取自"Flickr-Estonia's 92th birthday"by"Ekke."

文 / 周盈成

以下這篇短文,是用教育部公布的台語標準用字寫成。一點都不難,認得中文、略通台語, 就懂八九成了。還有聲音檔唸給你聽,許多字詞也超連結到教育部《臺灣閩南語常用詞辭典》。看世界新聞,兼學台語文,就是【世界台 ~ Sè-kài Tâi】啦!

Estonia,這个東歐的小國,在目前關係緊張的Russia佮西方之間,是地理上的最前線。伊是歐洲聯盟佮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成員,毋過伊130萬的人口有 1/4是Russia族裔。族群問題考驗國家的團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