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網路隱私行動週】台灣通訊隱私保障期待摩根費里曼現身

Big_Brother_is_Watching_by_GraffitiWatcher

文 / 李彥賦

在研發部電腦主機的384片螢幕面前,韋恩企業執行長盧修福克斯瞪大雙眼努力說服自己接受眼前的事實:他的老闆利用自己的聲納理論將民眾使用的手機轉換為高頻率電磁脈衝收發器,企圖藉此尋找小丑的下落。早前在這位混亂製造者的「安排」之下,黑暗騎士頓失本欲淡出的兩大精神支柱-青梅竹馬與象徵光明的公訴檢察官,並且面臨立即的人質威脅。而這位化為恐懼本身的體制外執法者在私人情感的驅動以及限時倒數的壓力之下,終究選擇以「犧牲」人民隱私權的手段來實踐「正義」。不過布魯斯韋恩也深知這樣的做法存在高度的道德危險性,在福克斯指出「一個人不該有那麼大的權力」時,布魯斯也同時告知早已設定完成的銷毀程序。

這是2008年全球票房收入最高的「黑暗騎士」電影劇情,編劇不斷挑戰正義與邪惡的分界線,小丑的那句「你不過就是跟我一樣的怪胎罷了」(You’re just a freak, like me!)著實也呼應了上述正義的崩壞與墮落過程。不過相較於私人違法監控的電影情節,在台灣更令人擔心的則是體制內的執法問題,尤其是當規範執行者高舉著「正義」大旗,卻同時扮演著規範違反者的角色,而相似案例層出不窮,且毫無銷毀程序能夠加以中止。

【TIDF】永不言敗的絕望~《貪欲帝國》

「要死多少人你們才肯接受這就是三星的錯?」紀錄片裡這句沈痛的吶喊,恐將不斷輪迴——當死亡之於貪慾,如此無足輕重。(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提供)

文 / 胡慕情

你聽過黃春窕嗎?

第一次見到她,是2009年的冬天。一頭及肩長髮被她俐落地束成馬尾,臉上無妝,面色肌黃。若不是她身上那件粉色上衣增加了暖厚感,若不是她無視攝影機將忠實攝錄她嘴角無法關守的口涎而她依然努力說話,黃春窕給人的感覺就像隨時會消失的幽魂。

事實上,她曾經離死非常非常近。但她沒有。黃春窕要「討活」。用必須努力吞嚥口水才得以吐出不清楚字句的喉與口,向她曾經工作將近20年,如今已關廠、脫產的RCA,催討一個瀕死者的尊嚴,為死去的姐妹索取公道。同時,也為仍在電子產業汲汲營營的生產線上工人,建立能活著勞動的可能。

我曾祈禱,黃春窕的苦難與掙扎能不再重演。但當看見韓國導演洪里烱紀錄片《貪欲帝國》裡記錄的女工Hyegyeong Han,卻立刻想起罹患鼻咽癌的黃春窕。

【銀髮心理】憂鬱了,怎麼辦?

(Photo: Kristina Alexanderson/Flickr CC/goo.gl/QlyA9C)

文 / 黃揚名

首先,會看到這篇文章的朋友,可能多數都沒有憂鬱,但你周邊可能親朋好友罹患了憂鬱症,而且你很有可能不知道該怎麼辦。

憂鬱症可能發生在任何年齡層,有些人是性格上比較容易憂鬱,有些人則是經歷了特殊的事件後才併發憂鬱症。憂鬱症雖然是一個「心」的病症,但其實是有生理基礎的,性格上比較容易憂鬱的人,往往是因為帶有特殊的基因,造成他們神經傳導上的問題,所以才會容易憂鬱。但除了這些人之外,人的神經傳導也會因為外在環境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變化。即使是同樣的外在刺激,每個人不同的詮釋、處理,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

歐文‧詹姆斯:監獄作家的社會復歸之路(下)

2004年8月12日,歐文刑滿出獄。出獄後,他能從事的寫作主題更廣了。從原本集中於監獄內受刑人處境的討論,延伸至監獄矯正和刑事政策的評析。此外,他也成為監所改革信託等多個監所社運團體的董事。

文 / 方潔 林偉勝

(續上篇) 會認識歐文和他的文章,是因為一連串搜尋資料而產生的不期而遇。當我在搜尋挪威開放式監獄的文獻時,偶然讀到歐文的報導。與多數報導不同,歐文寫挪威開放式監獄,不強調硬體設備的豪華,或戲稱那裡是渡假勝地,而著重闡述挪威矯正機構對於協助社會復歸的務實。其後,當我想要尋找與獄政相關的討論文獻,也常發現歐文的著作。

興起了採訪念頭後,我其實對採訪邀約不抱過多期待。更生人需要平靜、不被異樣眼光看待的生活。作為英國知名報紙的專欄作家,歐文半公眾人物的地位讓他必須費心應付媒體的報導,他曾因此心力交瘁。

派遣工申訴無門 呼籲暫停捐款公視

公視遭資遣的假派遣勞工,抗議董事會說要讓他們申訴,卻申訴無門。

吳柏緯 吳東牧 / 採訪報導

公視今天下午召開董事會,討論包括先前六名遭實質解雇的「假派遣」員工申訴等議題。同一時間,公廣派遣工工會與勞工團體也在公視門口,抗議公視董事會先前說要讓他們申訴,結果公視的申訴委員會卻決議不受理。這些「假派遣」的勞工要求董事會成立專案調查委員會,處理他們的申訴案。但公視董事長邵玉銘說,今天開會沒有就此事達成結論,會在一週內作出決議。

勞工團體除了在公視門口上演「申訴無門」的行動劇,要求公視給予申訴機會,並還原「假派遣、真雇用」的歷史真相與責任歸屬,也呼籲社會大眾,在公視沒有妥善處理非法解雇假派遣工事件之前,暫停捐款,以免這些錢用於「聘請律師和自己的員工打官司」。

【大埔強拆案】張森文辭世週年 彭秀春訴求還地重建

大埔四戶訴求:政府還地、原屋重建。(攝影:王祥維)

王祥維 / 台北報導

一年前的今天,大埔張藥房主人張森文落水死亡。一年後的今天,張森文的遺孀彭秀春與台灣農村陣線等團體來到總統府前,要求政府歸還土地、原屋重建。事實上,今年1月3日,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更一審判決定讞,法院宣判大埔四戶徵收違法,家破人亡的彭秀春,要求政府負起責任。

「小偷偷東西都要被法律制裁了,何況偷拆別人的房子?」彭秀春在進入總統府前對媒體表示,這一年之中,政府官員沒有一個人出來面對問題,「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