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髮心理】九十一歲法國阿嬤的自主生活

九十一歲的法國阿嬤。(黃揚名 攝)

文、圖 / 黃揚名

七月初到法國開會,透過民宿主人探訪了鄰居一位91歲的法國阿嬤,臨訪之前,民宿主人打了通電話給阿嬤:

「我要去妳家,不知道妳有沒有穿衣服?」

阿嬤:「哈哈哈,我就是想要讓妳看我沒有穿衣服的樣子。」(從這對話可感受到阿嬤的樂觀性格)

吸引我們注意力的是阿嬤身上的器具,左手有個像手錶的東西,這是緊急聯絡器,按下去就會通報政府單位,讓他們知道阿嬤有困難,一分鐘內透過那白色設備和阿嬤連絡,確認是否真的有需要幫忙。

若沒連絡上,就會立即派人去阿嬤家探視,確認有無緊急狀況發生。

723復興航空馬公空難彙整 (24日中午前)

復興航空馬公空難,公視中晝新聞今天(7月24日)中午截稿後的彙整狀況:

 

48罹難10傷

復興航空GE222班機昨天墜毀在澎湖馬公,一共造成48人罹難,10人重傷。從昨天事發之後,警消、海巡署及民防志工就投入現場救災,上午指揮官證實,48名罹難者的遺體都已經尋獲,不過搜尋到的幾乎都是不完整的屍塊。飛機的機頭支離破碎,駕駛艙已經分離,民宅也被撞得面目全非。

23號晚間7點06分,風雨交加時,復興航空GE222班機墜毀在西溪村,轟然巨響,嚇壞了住戶。劇烈的撞擊聲之後伴隨2次爆炸,然後機身就起火燃燒。警消及民防志工趕到現場時,除了自行走出來的傷患,其他剩下的就是支離破碎的屍塊。經過一夜搜尋,48名罹難者的遺體已經大致尋獲,不過搜救人員還是持續在現場尋找可以遺漏的遺體以及相關證物。

【說法】具體求刑行不行?

檢察官起訴鄭捷求處死刑

文 / 高榮志

沒有意外,鄭捷被起訴,四個殺人既遂罪。擦槍走火的劇情是,新北地檢召開記者會,聲明稿似乎有兩個版本,原來的沒有求刑,更正後的版本,「符合」外界期待,具體求處死刑。

這個插曲,意外引發檢察官能不能具體求刑的爭議,即將卸任的監察委員李復甸,期期以為不可,以檢協會為代表的檢察官們,認為法律並無明文禁止,是監察委員管太多。

【劉必榮教授 國際局勢評析】2014/07/22

劉必榮教授-國際局勢評析。

評析 / 劉必榮

  • 飛彈擊落馬航客機 大國表態凸顯親俄反俄
  • 7月17日馬航MH-17民航機在飛越烏克蘭東部時遭飛彈擊落,震驚了全世界,機上兩百多人全數罹難,目前推斷應是遭到一枚俄國製山毛櫸飛彈擊落。整起災難引發國際指責,肇事者應是東烏克蘭分離主義親俄民兵所為。根據西方公布的照片、錄音,可看出由俄國提供的山毛櫸飛彈擊落馬航客機。俄國對此當然否認,認為整起事件是烏克蘭軍所為,且他們也有山毛櫸飛彈,只是現在都還沒有確切證據。

    現在的問題在於:到底該如何調查?調不調查得出結果?可以看出來俄羅斯反擊、西方攻擊,甚至加強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

    【說教】憐憫,值錢嗎?讀《沉默》一書

    說教

    文 / 幸佳慧

    某天,先生下班帶著一個包裹進門,一開口就笑說我有小禮物,是台北敦化路寄來的。我頭沒回,只低沉應:「喔,我正在想這包裹。它應該是…」

    聽完,他只「喔」的一聲便不再回話。

    爾後連續兩天,我除了幾度因「太重了」、「太冷了」、「太可惡」各種心理因素而中斷了密集閱讀,得去一旁穿衣、擦淚、深呼吸外,我試著保持些冷靜,在書上做了不少記號跟筆記。那幾天,我異常寡言,用餐時只對他的工作進度打發幾句,便無心應對;他問我書讀的如何,我只切齒一句:「我確定我更痛恨大人了。」他看著我臉上的猙獰,知道我被「性侵事件」吞噬著,也不語了。

    直視傷口,是為了找到理性探討的基石。

    恐懼中的政治意志:挪威前首相延斯‧史托騰伯格

    挪威前首相延斯‧史托騰伯格。本圖拍攝於2010年 2月19日。(圖片來源:Policy Networks -  http://www.flickr.com/photos/35952250@N02/4382483140/ ) 
本圖採 CC BY 2.0 授權方式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2.0/)

    文 / 方潔

    2011年7月22日,當挪威首相延斯‧史托騰伯格(Jens Stoltenberg,左圖)接到政府辦公大樓爆炸的消息時,他正在家中草擬隔天將在于托亞島勞工黨青年夏令營發表的演講稿。史托騰伯格當下的直覺反應,是認為事件被誇大了,冷靜不驚慌是挪威人的性格,何況挪威一直是個平靜安寧,與暴力犯罪絕緣的小國家。直到沒過多久,于托亞島的槍擊消息緊接著傳出。

    死傷慘重,人心驚惶,救援活動尚未結束,警方調查不及進行之時,全球媒體已經開始揣測兇手的身分和目的。自2000年美國911事件以來,恐怖攻擊的發生被歸咎於特定宗教激進人士好像已經變得理所當然。果不其然,眾多歐美媒體率先質疑兇手是阿拉伯地區的伊斯蘭教徒,並以此為方向報導。奧斯陸街頭也立即發生幾起規模不大,而針對中東裔居民的報復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