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為圖博 (西藏) 自由而走 – 高雄段

記者林建成 / 高雄報導

Walk for Free Tibet

為宣揚人權和自由,達賴喇嘛姪子「晉美諾布」(Jigme Norbu) 風塵僕僕抵達臺灣,帶領「為圖博(西藏)自由行走」的隊伍,從台北一路行腳經過新竹、苗栗、台中、彰化、雲林、嘉義、台南,最後到達高雄,沿途感動了一些臺灣本地人,加入行腳行列。

此種為宣揚理念的行腳活動緣於晉美諾布的父親「圖登晉美諾布」- 達賴喇嘛的大哥。他終生堅持西藏獨立,從不接受中共統治西藏的合法性,為了宣揚人權,開始在美國行腳,藉以引發更多西方人對西藏人權的注意與支持,是西藏獨立運動中,在海外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

圖登晉美諾布在2008年9月5日逝世後,他的兒子晉美諾布便繼承父親的遺志,繼續在世界行腳。他在美國境內和一些海外地區已經完成19次行腳和單車活動,走過一萬四百多公里的路程。由於他是達賴喇嘛的姪子,特別的身份使得他在遊行隊伍中最引人注目。行腳一行人沿途最感到窩心的是臺灣人的熱情與友善。而且,當他們走到位於高雄市鼓山區的「圖博街」時,在遠方的國度看到以自己國家命名的街道,心中一陣溫暖。

晉美諾布喊出了在現今臺灣政治氛圍中,逐漸消失的聲音:「臺灣獨立」、「臺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臺灣由臺灣人民作主」。(林建成 攝)

獨立與民主的交集 高雄美麗島

「為圖博(西藏)自由行走」的終點之所以選在高雄捷運美麗島站,一是因為美麗島站的所在地就是1979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當天,民眾為爭取民主開放引發的暴動事件所在地。當年由黨外《美麗島》雜誌社人士號召了據稱有十萬人大遊行,向一黨專政的國民黨要求民主自由,但不幸最後演變成警民衝突暴動事件。

選擇美麗島站的另一原因是因為高雄捷運美麗島站內設有「人權學堂」,供來往人潮取閱國際人權資料或舉辦人權相關活動。行腳結束後,晉美諾布等一行人便在人權學堂舉辦講座,述說他們一路走來的感想。

晉美諾布為了那些爭取西藏和平而喪生的藏人、為世界和平、國際人權、西藏獨立而走。在他所有的行腳經歷中,他感到臺灣是給予西藏最多支持的國家。他說整個行腳過程很好,沿途感受到臺灣的民主與自由,人民享受應有的權利。許多民眾在家門前或在過往汽機車上為他們打氣支持。

西藏自由的口號,五十多年來從沒間斷。(林建成 攝)

十幾人的行腳隊伍中,有從台北和台南加入的民眾,也有遠從美國印地安那州的美國人加入在行列中。他們表示支持西藏獨立,和過著自由的生活的基本權利。沿途有人對於西藏有所印象或改變觀念,就是他們行腳最大的目的與安慰。

從12月10日走到12月23日,皮膚黝黑的晉美諾布臉上泛著油光,看來有些疲憊,但當他帶領著隊伍高喊「西藏獨立」時,他的精神卻是抖擻。他說他很感謝臺灣人民的支持,當他喊「西藏獨立」時,民眾會跟著喊「西藏獨立」,也會喊「臺灣獨立」。所以晉美諾布喊著「西藏獨立」時,也喊「臺灣獨立」、「臺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臺灣由臺灣人民作主。」晉美諾布喊出了在現今臺灣政治氛圍中,逐漸消失的聲音。

美國芝加哥西藏聯盟前會長丹增蔣陽說,臺灣人民具和善與教養,且受良好教育,是個有文化內涵的民族。在這12天的行腳中,他發現這就是臺灣和中國大陸最大的不同。

晉美諾布行腳贏得了許多臺灣民眾的支持和友誼。(林建成 攝)

獨立與自治互不衝突 民主展現才是重要

在中國統治下的西藏,「獨立」已是遙遠的談判的議題。達賴喇嘛這十幾年來向中國尋求讓西藏享有「高度自治」,所以當晉美諾布一直喊「西藏獨立」,讓臺灣民眾覺得是否違背西藏流亡領袖達賴喇嘛的政策?

「一點都不違背!達賴喇嘛從沒禁止過我們喊西藏獨立。我們喊獨立,是我們的民主權利,有自由發表意見。達賴喇嘛長年推動民主,西藏流亡人民當然有權利表達自己的理念與想法!否則達賴喇嘛豈不成了獨裁者?」圖博青年會臺灣分會會長扎西慈仁繼續說。

「我百分之百支持達賴喇嘛尋求西藏自治,我完全同意他的決定。流亡藏人之所以喊西藏獨立,是幫生活在西藏境內的同胞們喊出他們的心聲,因為他們要的是獨立,而不是自治!」

厭惡中共政策 不敵視中國與人民

晉美諾布表示藏人不是敵視中國或中國人民,而是反對中國共產黨鎮壓式的政策,中國不但沒有言論自由,沒有人權,也沒有宗教自由。良善的藏人追求民主自由,寧願喪失自己的生命,也不願加害於別人。達賴喇嘛的諄諄教誨,他們沒有忘記。

許一個人權願望。

晉美諾布一行人在臺灣走了407公里的路,聽到支持獨立的聲音,讓流亡藏人和一些臺灣民眾相知相惜,畢竟這是享有自由的國度中才能享有的。他們越是往南走,出現越多這樣的支持。加入行腳的臺灣廖先生說,他不只支持西藏獨立,也支持人權普世價值。

這次的行腳活動,他們希望讓世人對西藏產生更多關心,每個人都善盡關懷世界與和平的責任,透過網路將消息迅速傳播出去。他們也希望聯合國向中國要求釋放政治良心犯、停止刑求並給予醫療照護、停止鎮壓西藏人。

流亡藏人在海外和平抗爭了51年,他們在國際中佔的人口數很少,卻贏得很多國際友人的認同與支持。行腳的人數不多,可是心願卻很大。在馬政府採取親中國路線的治國方針時,流亡藏人在草根性的南台灣,找到了尋求認同的交集空間。何時能完成心願返回西藏故土?他們不知道,可是會一直推行人權和民主自由,因為他們認為這是生命的重要意義。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