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司法冤大頭【邱和順案】之一

【邱和順案】

1987年12月21日,十歲的陸正在補習班下課後失蹤,陸家於稍後接獲多通歹徒勒贖電話要求贖金,但陸家在交付贖金後迄今仍不見陸正平安歸來。當時本案震驚社會,陸家並透過媒體發佈巨額懸賞追查兇手。

九個多月後,台北市警局刑警大隊根據秘密證人的檢舉逮補邱和順等被告共有十二人,旋即取得自白並由檢察官予以羈押。之後監察委員王清峰調查本案時,根據警詢錄音帶認定在取得自白的過程中,警方確實使用刑求的手段,監察院因此於1994年彈劾涉案警員,這些警員並因而遭到法院判決有罪確定。

邱和順等人並於警詢自白在1987年11月間犯下苗栗縣女保險業務員柯洪玉蘭分屍案。檢察官根據邱和順等人的自白,將二案合併起訴,在同一程序中審理。

無論是陸正案或柯洪玉蘭案,均無兇刀、血衣;陸正的屍體,甚至柯洪玉蘭的頭顱、四肢也仍未找到,因此沒有可以與被告等人建立直接聯繫的物證,僅有被告等人在偵查階段的自白。

本案是台灣司法史上羈押為期最長的未決案件。到2009年更十審開始時,還有邱和順、林坤明、吳淑貞及吳金衡等四名被告受審,其中邱和順及林坤明已被羈押超過21年,吳金衡則於更十審終結前死亡。其餘八名共犯則在更十審前先後被判10年至16年不等的有期徒刑,由於刑期已接近判決當時累計在押期間,他們放棄上訴以羈押期間折抵刑期換取早日獲釋。但他們在放棄上訴的書狀上均聲明自己清白,是不堪長期訟累才放棄,出獄至今,再以證人身份到庭作證時,他們仍堅稱無辜。

報告人:李佳玟(成功大學法律系副教授、《邱和順案人權觀察報告》共同撰寫人)

犯罪事實
邱和順案其實是兩個案子,一個是柯洪玉蘭案,被害人是一個女保險員;一個是陸正案,被害人是一個學童。其實剛開始這個案子發生的時候,警察比較著重在追查學童陸正被綁架這件事情,後來即便到破案,陸正的屍體都沒有找到,在調查的過程中被抓的這些被告又供出另外一個案子,那這邊我大約列了發生的時間跟犯罪的事實,事實已經經過了相當的簡化。

在柯洪玉蘭的部分簡單的事實是被告把被害人約出來,毆打並要求她給錢,被害人拒絕,被告就把她拖到另一個地方去掐死殺掉然後分屍,中間其實有很多細節,因為柯洪玉蘭案其實涉及10名被告,所以如果去看犯罪事實的話,包括在什麼時間點、由誰搭乘什麼樣的交通工具,基於什麼樣的動機、經過、是由誰動手、誰後來拿了被害人身上的錢、誰負責棄屍,還包括期中有些被告是開車,有些被告是騎摩托車等等,過程是蠻曲折冗長的。

在陸正案這邊也包括說他們是基於什麼樣的動機挑選被害人,被害人當時是在補習班上課,所以那個細節包括是哪一個共同被告下車去誘騙被害人,在過程中因為被害人掙扎所以把他殺掉,後來還持續向被害人家屬勒贖,也包括約定被害人家屬到哪個地方交款,之後又轉換到另外一個地點,請他在一個橋下等著上面的人用繩子垂下來,用一個袋子把錢拿上去等等之類的。

柯洪案證據
在柯洪玉蘭案中法院所定罪的證據,如我剛剛所說柯洪玉蘭案有10名被告,自白的是其中6名,被告除了承認自己犯罪之外,還指控別人犯罪,也找到有一個證人指稱邱和順曾將一台80c.c.的解體機車出售給他,這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在他們自白的故事裡面,最後一段是說他們牽了被害人的機車,邱和順把他解體賣給人,另外還有為什麼其中一名被告家裡有一部80c.c.的機車是重要的,原因是在殺害被害人分屍的過程,有一部份的屍塊是由其中一名被告載其他的被告把屍體運去丟掉,還有一個鑑定意見是包括死亡時間、原因跟被勒死之後脖子鬆開的反應,法院認為可以用來佐證被告對於如何殺害被害人跟經過的一些陳述。

陸正案證據
陸正案這邊證據相對比較多,在9名被告裡面有6名被告自白陳述相關事實,比較特別的是這其實是被害人一直認定就是這9被告綁了陸正並殺害,然後進一步要求贖款,因為4名被告曾在警訊過程向陸正的爸爸下跪。

自白裡面還有一些細節包括曾經交代過棄屍地點的細節、路面的狀況、在哪裡、由誰撥打勒贖電話。在這個案子還有其他證人的證詞,被害人母親接到的勒贖電話用來佐證被告對於什麼時間去綁陸正、什麼時間去打勒贖電話的相關過程。其中一名被告吳淑珍父親的證詞用來佐證被告曾經被邱和順拉出去,父親也作證說他看到吳淑珍丟一把兇刀,他曾經在證詞裡面這樣說。

被害人父親的證詞有兩個部分,一個是他佐證被告曾經在他面前下跪;另外他也證明說被告證詞裡面有提到陸正的書包有眼鏡,陸正的爸爸說陸正配戴眼鏡這件事情很少人知道,而被告知道,所以被法院用來證明他們顯然是綁了陸正。除了這個之外另外還有幾卷的勒贖錄音帶,其中一卷錄音帶的聲音後來被鑑定認為是其中一名被告所撥打,但其他的電話是由哪名被告所撥打鑑定報告沒有做出結論。

另外法院也有針對被告的陳述,在什麼地方撥打電話、什麼地方棄屍做勘驗筆錄,所以整個定這9名被告有罪的證據大概是這些。

兩案比較

如果相比較的話,可以看到在柯洪玉蘭案有10名被告,陸正案有9名被告,我標黃色是兩案被告有重疊的地方,所以整個全部的被告有12名,自白的部分在兩案都各有6名,補強證據有關的就是我剛才提到賣機車或家裡有一台機車的,在柯洪玉蘭案只有2人,陸正案則有4個人。

所以可以看到當法院在柯洪玉蘭案判10個人有做的時候,事實上裡面只有個人有自白,這個人的自白裡面只有2個人有補強證據,意思就是說有4個人他自己沒有自白,物證或是其他證言也都跟他沒有什麼關係,但他還是被定罪;在陸正案其實也有類似的情況,9個被告裡面,事實上只有6個人自白,非自白的補強證據也只有跟4個人有關,所以可以看到有3個人事實上是在沒有什麼證據、單純只有共犯自白的情況之下被定罪,有2個人是基於自己的自白跟別人的自白而沒有任何的補強證據就被定罪,這大概是純從事實狀況就可以發現出來的。

證據基礎薄弱

犯罪的事實其實相當的複雜,他有非常多的細節,包括整個進行過程、被告之間如何進行分工、誰下手殺人以及動機如何,這些絕大多數都是從被告的自白裡面所得到、推斷出來的,有些證據甚至沒有自白,那些證據不會有意義,譬如說在被告家中有一輛80c.c.的機車,在法院的判決裡面也看不到任何的鑑識證據,可能當時也沒有這樣的技術,但起碼在判決中看不出這台機車為什麼必然跟這個案子有關,他之所以跟這個案子有關是因為自白裡面有提到;或是說邱和順曾經把一台80c.c.的解體機車出售給他人,這個部分在法院的判決裡也沒有看到機車如何證明的確就是被害人的機車,因為被告的自白裡有這一段,而的確我們也找到一個人好像可以證明他的確有賣這個機車,而有一個人家裡有這樣一台機車,看起來這些證據可以當作補強證據。這兩個案子如果沒有被告的自白、共犯的自白串在一起的話,其實這兩個案子本身的證據沒有那麼多,再加上這個案子其實曾經接受監院調查,裡面的自白起碼有幾次被證明有刑求的情況,這種情況下可知道,這個案子的證據基礎其實蠻薄弱的。

實務上自白的重要

我這邊想強調的是實務上之所以這麼重視自白,或是說有許多案子都是靠自白來定罪,其實如同剛剛李老師所講是來自一些人性的假設,這個假設是說如果不是你做的,你為什麼要承認?因為人都會趨吉避禍,而且這個案子這麼嚴重,擄人勒贖還殺人,很可能被判死刑,所以沒有人那麼呆瓜不是自己做的還承認。另外也在於說如果不是你做的話,你不會知道那麼多細節、不會編得栩栩如生,又不是每個人都是寫電視劇本的可以講那麼多細節出來。

在這種情況下警察在當時,現在或許也是一樣,在偵察的技巧或是資源不是那麼多的時候,讓被告或抓到的嫌犯自白事實上是可以提高偵察效率的一件事情,被告自白可以找出或是引導去找出更多的證據及共犯。另外因為被告俯首承認,被突破心防承認犯罪,這種情況警察也可以大大方方自媒體上面宣佈破案。不只是警察、偵察機關對自白有偏好,其實對於審判者也一樣,對審判者而言如果審判時被告自白,在現行的刑事訴訟法裡面有一些簡易程序,其實都歡迎被告自白,因為他省法院的時間,法院某個程度還鼓勵你自白用以交換輕一點的刑度,因為你省了大家的事情,法院案子那麼多,另外對於法院而言,因為被告自白了,判決的正當性也比較高,所以這種情況下他符合大家的直覺、人性,增進偵察以及審判的效率,大致上自白感覺上在司法程序裡面是非常受歡迎的。

不過也因為自白本身那麼好用所以會產生一些問題,像是刑求的問題,這個可以說為什麼受到社會矚目的大案件刑求的傳聞也就特別多,因為對警察而言破案壓力非常的高,如果被告自白可以幫他找到其他證據及犯人,也可以跟大眾宣佈破案,還可以當一個媒體英雄。這種情況之下其實自白所帶來的好處提供警察很高的刑求動機。也之所以為什麼後來刑事訴訟法花了蠻多力量,包括全程錄影錄音或是自白在審判中比較後面調查等等之類的,試圖在矯正實務過渡重視自白的問題。

不正取供這個問題在訴訟程序中其實某個程度在修法過程中試圖想要去修正這個傾向,不過另外在自白被過渡評價的問題上沒有受到比較好的重視。我剛剛有提到自白對法院而言是一個很受到歡迎的證據,這種情況下尤其是媒體矚目的重大刑案,社會同情被害人,被害人期待這個案子趕快解決或趕快定罪的壓力非常高,法院也很容易在這方面讓他的審判比較有效率,另一方面又面對社會的期待,也很容易對自白有過度評價。

自白法則

所以在程序上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避免自白本身被刑求、不正取得或是被過度評價,因此在刑事訴訟法裡面有兩個,第一個是自白任意性,如果自白是出於強暴脅迫的話不得為證據;另外是補強法則,強調被告或共犯的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的唯一證據,這個意思是說雖然我們的司法實務不能捨棄自白這個部分,但為了避免我剛剛說的那些危險,到底被告在那個情況下是基於什麼原因而自白,有可能被刑求或其他原因,譬如說為人頂罪等等,或是在實務上也有可能被告自己認識不清或是其他想要出名的動機,在各種情況都有可能的前提下法律因此做了一個價值判斷,不管今天被告是基於什麼動機而自白,但你自白要能在審判中使用,第一個要出於自由意志,第二要有其他的證據才可以,這就是我今天所要講的自白的補強法則。

補強法則

自白的補強法則這個部分的話,司法實務其實也知道有這樣的法則存在,但他一直都沒有受到重視,在釋字582號解釋裡面是跟徐自強案有關,最主要著眼於共犯自白在程序上如何適用的問題,不過他同時也講到補強證據的狀況,他特別強調補強證據要有證據能力,譬如違法搜索所得到的證據是不能拿來補強自白的;或是說即便證據是合法沒有問題的,但是證據也要有一定的質量,要跟自白互相印證才能夠判斷。

從這一個大法官解釋我接下去想到在警察的偵察過程中他要找到一些物證或其他的證據用來補強被告那一串落落長的曲折故事並不是太困難的事情,舉例來說假如今天有一個人被檢察官指控他去殺人搶劫銀行,在這一串故事中可能說他穿了一件兄弟象的球衣,結果後來調查過程中發現可以找到的證據除了被告的自白以外,這個人在他家一櫃裡果然有一件兄弟象的球衣,因此檢察官說自白有補強證據了,因為我們有補強證據了,那各位不會感覺這個很可笑嗎?在台灣兄弟象的球迷非常多,光是有一件兄弟象的球衣並不必然可以證明這個人有犯罪。

這其實跟我在看柯洪玉蘭案有一個被告因為他有一台80c.c的機車,因此被說他是共犯,在我看來是一個可笑的事情,因為我家也有一台80c.c.的機車,如果今天萬一共犯講到我,我家又有一台機車,那我不就是一個罪證確鑿的犯人了嗎?

有質量的補強

所以接下來要問的問題是什麼樣叫做有質量的補強證據?什麼樣的情況下這些非自白證據,包括證人證詞或是物證、鑑定報告等,要到什麼樣的程度才可以說被告的自白是真的被補強。

我這邊分4個層面來講,第一個是在問到底是什麼證據可以補強;第二個是說哪個部分是可以補強,是不是只要你的衣櫃裡有一件兄弟象球衣就算是補強,還是說至少必須要把犯人跟犯罪過程的重要部分有一個連結,這種情況下才可以說犯罪事實有被補強;補強的範圍則跟我剛才所強調的,10名被告個自白,其中補強證據只跟2個人有關,這種情況下法院到底可以判幾個人有罪的問題;另外一個是關於補強證據的補強程度。

補強的條件一

在補強證據的適格部分的話,其實一般物證到底多大部分可以補強是一個爭議,我在這邊想要集中來講的是法院花了蠻多時間來論述某些性質特別的自白本身似乎不須要其他補強證據,本身似乎其實已經有一個自我證明的價值可以用來證明所有的自白是真的。

第一個是說有4名被告曾經跟被害人的家屬下跪,法院這邊的推斷是他們真情流露,如果不是感覺有悔意或是罪惡感,不然他怎麼會跟被害人的父親下跪?第二個是針對被告如果沒有參與犯罪行為的話怎麼會對犯罪地點的細節到底是柏油路或是泥石路怎麼會觀察這麼清楚?那第三個是其中有一名被告雖然他的親戚因為舉發這個犯罪而得到一個破案獎金,但這個人因為他承認犯罪之後事實上會因此被關十幾年,所以法院會認為說沒有人會把自己的兒子或是外甥的未來賣了只為了換那幾百萬,所以法院認為這個人的自白可信。

針對這個部分的話第一個是在於我把他稱為是特殊形式,或是說演行動劇、表演式的自白,可以想像自白一般我們所想像大概是嘴巴所講出來或是用比寫出來,但事實上下跪或是現場模擬表演其實也是另外一種形式的自白,事實上只是用一個行動或是表演的方式來表達。用被告下跪這件事情來補強其他的自白本身是有問題,就像是用自白來補強自白,或是等於一個人自白講一次不算、講兩次也不算,講十次可能感覺就比較像是有那麼一回事,或是說他不只是用講的還用演的,因此我們就會覺得他的自白比較像真的。重點其實在於說如果我們今天自白的補強要求的是非自白的補強證據,這種情況下單純的下跪本身應該不能算是一個足以補強自白的證據。

第二個,在一般通念裡這感覺也合理,如果你不是殺害被害人的人,你怎麼會知道那些細節?但這個部分最大的問題是說,這個案子裡面根本沒有去確認被害人到底是在哪裡被殺害?沒有任何物證證明今天被害人的確在這個地方被殺害,這種情況之下他交代的細節其實意義並不大,如果今天有任何的物證可以證明被害人的確是在這裡被殺害的話,這樣子的證據跟被告的自白才可以互相補強,但在這裡其實沒有任何物證證明,所以說被告觀察很詳細所就必然為真實這部分事實上也會有問題。

補強的條件二

另外其中一名被告不可能為了獎金而毀掉自己的前途跟第其中一名被告因為愛情而沖昏頭,所以他願亦幫助邱和順犯案,在這部分就是如我剛剛所講的,在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裡面其實並不管今天自白的動機為何,其實他並不是用自白的動機合不合理來判斷自白到底真不真實,因為自白的動機有可能很多,自白的狀況有可能很多,因此為了避免可能誤判的危險,立法者要求一些非自白的補強證據,所以用動機的方式來說自白的可信是不合法律的規定的。

另外有關於他指出陸正書包有眼鏡這件事情,其實這個證據反而是比較有他的價值,原因是這個在學說上被稱為是一個秘密的暴露,的確有些情況之下,如果你不是犯罪者的話你不會知道,所以如果今天在沒有警察或其他人告訴你的情況之下,被告知到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事實,的確這個證明的能力是比較大,但是個部分其實在本案會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原因在於本案其實監院調查證明有些被告在過程中曾經被刑求,這種情形下法院要去調查這個所謂秘密的暴露,被告知到這個秘密是真的還是假的,或是警察告訴他所以他才知道這個秘密,這也必須要說明。

最後是在指我剛剛提到有一些被告事實上自己沒有自白,也沒有任何的補強證據,光只是共同被告提到他,法院在這裡的提問是說:「如果他們跟你無冤無仇,這種情況下他們都共同指你犯罪,所以你必然是有參與。」這樣的推論在我們現行司法體系裡面成立的話事實上很可怕,出去外面最好不要得罪任何人,只要得罪任何人,有兩個人共同指稱你有犯罪,不用任何證據你就會被定罪,而且是被判10年以上。

補強的對象

補強的對象是剛剛我所指的,不可以單純只證明、補強一些邊緣的犯罪事實,起碼必須要讓被告跟犯罪行為有一些基礎的關連,即便不是目擊證人的話,起碼要是兇刀上的指紋或是可以證明被告跟犯罪的過程有一些實質的關連。

補強的範圍

補強的範圍就是我剛剛所講的,在兩個案子中各有一些被告都是基於別人的自白被定罪,而且也欠缺補強證據,法院的判決用6個人的自白、2個人的補強證據去擴充到10個人,或是個人自白、個人的補強證據去擴張到9個人,問題是很大的,即便這些人後來沒有上訴,判決已經確定了。

補強程度

補強的程度在我看來這個案子裡並不是完全沒有證據,有些證據其實的確可以跟被告的自白做一些連結,譬如說余志祥的勒贖錄音帶,有鑑定報告認為其中一通電話是余志祥所打,這個部分我先做某個程度的保留,因為鑑定報告這部分在台灣鑑定水準到底有多高,或是說律師有沒有可能去挑戰等等的,會是另外一個問題。不過就這部分的話在這兩個案子裡所有的12名被告會認為這邊的補強程度是比較高的。

邱和順的部分也值得一提的是,在邱家裡面有搜出麻繩跟便當袋,麻繩被認為跟當天去取得贖金的繩子長度一樣,那另外還有便當袋。不過麻繩這個部分因為邱和順的父親是漁夫,所以在他家找到麻繩其實並不會不合理,便當帶的話邱和順有外甥念小學,所以有一個念小學的外甥有便當袋也沒有什麼不合理,所以這種情況跟我剛剛所提的80c.c.的機車其實是一樣的,看起來可以補強,但他到底補強的程度有多大,這真的可以確認機車、麻繩、便當袋真的是根本按有關,有沒有其他的證據可以證明,或是有其他的可能性,這部分在我看來補強程度是相對不那麼強的。

合理的懷疑…

另外在陸正案裡面信封上有找到一些指紋,但沒有辦法證明跟陸正案的9名被告中任何一個人相符,法院認為他們既然有心作案,當然可能是先把指紋毀掉,所以這上面沒辦法找到他們的指紋,而找到是其他不能證明的指紋,也不能證明被告無罪,這邊會有一個疑問是今天那麼重要的指紋不能確認是被告的,表示這個案子可能有其他的犯人,或是說搞不好根本是其他人做的,如果是前者的話法院可能要去調查其他的共犯,如果是後者的話他搞不好根本推翻本案被告的罪行,在法院認為不能補強也不能否認被告有罪的指紋,在我看來他潛在著一種這個案子根本是別人做的可能性,而這個法院在當時並沒有調查。

對判決的質疑

最後做一個結論是,其實在這個案子裡面,與其要稱他是一個冤案其實我不是那麼確定,我會認為更十審之前這個判決所做,不管是在柯洪玉蘭案或陸正案,的有罪判決,甚至判定邱和順兩個死刑,但他存在一些例如以自白補強自白、以動機或自白情節的合理性來認定自白的真實性,而不是用補強證據,或是他任意擴張自白的範圍,或是到底有沒有補強的效力?到底有沒有超越合理的懷疑?或是說他本身對於被告有利的證據採取非常嚴格的態度。

譬如說被告有不在場證明,但有些細節可能證人的記憶並沒有那麼清楚,法院就嚴厲的指責這樣的證據就不合理、不可用,表示不在場證明是有問題的,但對於證明被告有罪的證人的證詞,有細節上的出入,法院就會說時間過那麼久了,證人不記得那些細節是應該的,法院本身對於被告有利跟不利的證據態度不一。

在我看來,我做這樣的判決評鑑或是來講這個案子,最主要是在於這樣的案件如同剛剛李茂生老師所講的,他或許存在某一些證據,他更多的證據是在於自白上面,但自白在法律規定而言已經被要求不可單純只用自白來做定罪,必須要有具有質量的補強證據。而更十審判決所立於的基礎沒有辦法說服我,我會認為這個案子事實上充滿了非常多的疑點而必須要加以提出。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5 篇回應 to “司法冤大頭【邱和順案】之一”

  1. 被害人心聲 說:

    曾承審該案的多位法官都認為邱等人沒有悔意,更十一審審判長周盈文更直言:「絕對是他們這夥人做的」、「沒有絲毫冤枉他」、「人神共憤」…。

    • 陳又豪 說:

      我也親眼看過
      高院的法官對被告說:
      「如果你沒做,人家怎麼會說是你」
      完全只憑原告的證詞判決
      台灣的高院法官問題很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