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司法冤大頭【邱和順案】之二

與談人:林俊宏(邱和順案義務辯護律師)

我想一開始先給大家聽兩個錄音的內容跟一小段影片,這個東西是我接觸這個案子第一份碰到的證據,對我來說蠻震撼的,雖然裡面的內容不是不可想像,其實大家都可以想像得到真的有這樣的東西,可是真的把這些事實呈現在你面前時,給人的震撼跟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不知道大家聽了這兩個錄音帶還有剛剛那一小段錄影,大家有什麼想法?我一開始看到跟聽到的時候我真的很震撼,因為我以前唸書的時候我真的可以想像得到刑求這件事情,可是當這件事情活生生的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真的覺得這是很誇張的一件事,大家想想看這種事實的發生,這樣的自白可不可以用?他講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在這種狀況底下我們能夠判斷他講的是真的還是假的嗎?大家可以想一下。

本案最主要的證據就是自白,兩個案子不管是柯洪案或是陸正案,最主要的證據都是自白。雖然有一些補強證據可是許多補強證據的內容,他的關連性其實是不大的,或是太過普遍的,就像剛剛講的機車,我家也有一台機車,這樣就可以做補強了,家裡有麻繩、家裡有便當袋。我家也有麻繩阿!可是法院在這部分就直接認定這些自白是合理的。還有一些聲音我們覺得是有問題的,法院有法院的解讀、辯護人有辯護人的解讀,法院覺得那是扣扣的聲音,可能是東西撞倒的聲音,所以他們不認為其他的部分是有問題的,就排除剛剛那兩份,剛剛最後那一份他對應不到相對應的筆錄,所以也沒辦法排除什麼東西,所以好像法官就看一看也沒有什麼實質的效果,這就是我們的法院對於自白的基本認定和看法。

陸正案大概有9個被告,當時有採集到7枚指紋,比對出來的結果沒有一枚跟現在的被告相符合,那這些指紋到底是哪裡來的?函查的結果也不是被鑑識人員污染,看來應該是有這些被告以外的第三人碰過那個東西,可是法院沒有作為對被告有利的認定。另外聲紋的部分,大概總共有13通的電話、7卷的錄音帶,其中有一個部分跟余志祥相符,其他部分跟其他被告完全不相符,可是在過去自白的內容跟結果來看,好多個人都說他們有打過電話,如果這些聲紋是可靠的,為什麼打過電話的其他人是沒辦法比對出來的?比對出來的是余志祥的部分,但第一,聲紋的技術可不可靠是有疑問的,因為他的可驗證性太低,而且從法務部自己的鑑定須知來看,做一個鑑定最少要40個字以上,今天在我們的鑑定裡大概只有19個字是相符的。再來送件的原始母帶到現在是不見的,原來鑑定的帶子不見了,當初鑑定的到底是不是原始母帶,沒有人知道,我們要調當時的鑑定原卷,現在都還看不到。

不在場證明的部分,在陸正案發生的那一天,邱和順在晚上有一個租車的記錄,租車的時間大概在晚上的7:40左右,但是陸正被綁架的時間,是當天傍晚的6:10~6:15左右,也就是說在6點左右要去犯案綁架,到7:40時去租車合理嗎?這時候你應該綁走了你租車做什麼?再來照他們的自白,綁走以後在路上已經把陸正殺掉了,到了新竹的郊區再補他一刀,回來再打勒贖電話,這樣的時間他為什麼還要在7:40去租車?如果從事後的時間點來看,邱和順有沒有可能犯這個案子?我想這東西是個疑問。

他們自白說是隨機犯案的,在路上看到一個小朋友,覺得他很有錢,就覺得應該有利可圖去把他抓起來,可是從事後的結果來看,第一從自白的內容,陸正在車上一上車大概沒多久就被殺死了,邱和順這些人如何取得他家的資料?是因為陸正的書包裡有家庭連絡簿,有爸爸的名字跟電話所以就打電話去,可是從錄音帶聽起來,這些被告好像知道陸正他家是做什麼的,他說你家有開工廠、蓋房子我都知道,如果是隨機犯案沒有調查過,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情?然後在5分鐘之內就把人帶走了,照自白的內容來看,當天是一個女性的被告下去誘拐陸正,騙了一陣子不成功,然後邱和順在車上很生氣,還罵了髒話、把車子開過去把陸正拉上車,這樣的過程5分鐘內發生,大家也許可以想想看有沒有可能?

被告在自白的時候還顯露出很奇怪的一些無知錯誤,譬如陸正的父親跟被告的對話,他問:「你怎麼看上陸正的?」被告說:「他看起來很有錢的樣子。」然後他接著又問:「為什麼看起來很有錢?」被告說不知道,然後被告又直接接著講:「他那一天應該是有人載他去上課。」有人開車接送狀況應該是不錯,我想應該是這樣的推論,可是在後面的筆錄,陸正的父親自己講了一段話:「奇怪,那一天陸正明明是坐公車,在東大路下車自己走路去學校的。」跟剛剛被告的自白又不一樣了,而且陸爸爸好像對這個事情也有點好奇,但後來法院好像也沒有看到,所以我覺得很奇怪。

邱和順的案件是兩個案子,一個就是柯洪,另一個是陸正。這兩個案子是同時間偵辦的,他可能今天早上把你抓來問陸正案,下午把你抓來問柯洪,反正就把你打一頓以後就是一起講吧!你通通都會講出來,就這樣子陸陸續續把他衍生出來的。在偵察中跟前一審的判決,抓柯洪的時間應該是中午,可是有三名目擊證人在傍晚大約、6點的時候都還有碰到柯洪玉蘭,而且這三個目擊證人都是柯洪玉蘭的親戚,所以理論上應該不可能看錯,我記得他們對於細節的指出都講到柯洪有載人,然後往某個方向,這些東西證實都是相同的,所以從這點來看其實他們當初的認定和自白的內容以及目擊證人的證詞顯然是不一樣的。

柯洪案有涉及到分屍的部分,屍體到現在還沒有完全被找到,照他們的自白棄屍地點和最後實際發現屍體的地點,相差了大概2公里左右,可是依據當時的員警畫的圖以及楊日松法醫的報告,他們的判斷結果棄屍地點應該跟實際的發現地點最多不會差超過100公尺,可是他們自白的地點跟實際發現屍體的地方卻差了兩公里。律師團做了一些調查,把當時的氣象資料去函調了農田水利會的資料,那幾天幾乎沒又下雨,天氣非常的好。合理來看必須要有大水才能讓他往前流或是往下送,可是那邊沒有水,照片顯示也是在乾乾的河床上面,。然後棄屍地點發現了兩樣東西,一個是黑色的塑膠袋,裡面有一些東西到現在還無法交代,包括男用內褲一件、兩支兇刀,還有一個獸用的注射器以及柯洪玉蘭的鞋子,到現在這個是被確認,但很奇怪在所有被告的自白裡面,沒有人有講到內褲、獸用注射器,這個東西一般人不會使用,他們要勒贖也不會使用到,自白中也沒有交代,到現在還是不曉得這些東西是幹嘛的。我想可以透過這些東西想想這些自白到底是不是真的?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 篇回應 to “司法冤大頭【邱和順案】之二”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