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專題【寶貝海洋系列報導】拯救超級垃圾場!

記者林靜梅、賴振元 / 採訪報導

地球超過七成的面積、都是被海洋覆蓋。人類從海洋取得豐富的資源;但另一方面,卻又把陸地上的廢棄物,丟進大海,讓海洋變成一個「超級垃圾場」。

今年公視「寶貝海洋」系列報導,將探討人類怎麼汙染海洋、又造成什麼危害?

首先透過獸醫師陳德勤的特殊「收藏」,看看海洋垃圾如何繞著地球跑。

全球「海洋垃圾場」 大於美國領土總面積!

對陳勤德來說,到海邊撿垃圾,好像在尋寶。

「烏牛酒業──這應該是大陸的,因為這個業是簡體。」

走在野柳海邊一大堆垃圾中,陳勤德發現,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許多垃圾還從其他國家飄洋過海而來的。而他四處撿,也撿成一袋豐富的收藏。

「這個是黑龍江的米袋、這是印尼的礦泉水、這是韓國的清酒。」

陳勤德對海洋垃圾這麼有興趣,是因為身為獸醫,專門救援擱淺的海豚。但讓他想像不到的是,很多海洋生物會死,竟然是因為吞下太多垃圾。

「最多的時候到肚子裡面,肚胃有多大垃圾就多大──有三公斤,裡面有塑膠瓶、浮標、漁網,還有竹棍子。」

別亂丟垃圾才能救動物一命,並不是口號,像這一堆打火機,如果沒有上岸,就很可能會漂過大半個太平洋,到達六千多公里外的中途島。這一段網路影片顯示,中途島上的信天翁幼鳥死掉後,肚子裡面全都是塑膠製品,更有來自台灣金紙鋪的打火機。而日本學者的研究也證實這件事。

黑潮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張泰迪表示,學者把打火機當成是海洋垃圾的一個指標,發現有14%打火機是來自於台灣。

「所以我們可以大膽推估說,中途島上的垃圾有14%其實是從台灣飄過去的。」

垃圾進入海洋展開旅程,其中塑膠製品因為不容易分解,會漂浮,所以會順著洋流移動,有些會被洋流旁的漩渦帶出急流,進入海洋中的緩流區,垃圾就會漸漸聚積,讓海面充斥垃圾,形成塑膠濃湯,甚至面積、有美國德州那麼大。

海洋大學海洋環境資訊系教授胡健驊表示,全球海洋垃圾場大概有十個以上。這種大規模的垃圾場加起來,至少有美國領土總面積那麼大!

「這非常恐怖、危害性極大!」

被丟進海洋的垃圾,也許隨著海浪,重返陸地。但絕大部分,卻從此順著洋流,浮浮沉沉,一路橫跨海洋,也許在路途中,成了動物的致命危機。海洋提供人類重要的漁業資源,但人類卻毫無節制的,讓垃圾從四面八方、匯入海洋,把海洋變成了超級垃圾場,也創造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新大陸。

※ 點標籤,看更多海洋垃圾污染影像實錄!

全球海洋死區

因為人類不斷汙染海洋,造成海洋開始出現很多奇怪的現象,像是藻類大量增生,形成「赤潮」,有些甚至有毒,所以魚類吃藻、人再吃魚,就會中毒。另外,更有一些海域的優養化太過嚴重,因而缺氧,造成魚類死亡,沒有生物能夠存活,形成「海洋死區」。

藍色大海被赤化了。這是「赤潮」現象,藻類增生,把海洋染成紅色,美國加州就曾出現,赤潮席捲後,造成沙丁魚全都翻肚、屍橫遍野在港口內。有些赤潮更有毒性,去年七月台東就有民眾,吃魚因而中毒死亡。

「我們吃了會中毒!」台大漁業科學研究所所長周宏農表示,赤潮會透過食物鏈傳遞,讓人類吃的水產品含有毒性。

赤潮奪人性命,但人類卻能謀殺、孕育生命的海洋。美國奧勒岡大學研究團隊,所拍攝的海底世界,全都是生物屍體,這裡就是所謂的「海洋死區」,大部分發生在海岸區、水體交換不良的海域,當人類排入汙染,成為藻類營養源,海水優養化,因而缺氧。

周宏農說,「土壤當中的一些營養源 ,甚至於居住人口的排洩物,同時被沖刷到海裡頭,所以很多動物就沒有辦法生存、會死亡。」

有研究顯示,全世界至少有405個死區,並在短短十多年,增加三分之一。有些地方也許沒有那麼嚴重,但一樣帶來問題。

海洋大學海洋環境資訊系教授胡健驊強調,大自然的動作有時候超出人類的想像,「我們人類真的能夠研究的部分,還是很有限。」

山東青島岸邊,常出現大量藍藻,甚至多到還曾讓2008年、奧運帆船比賽無法進行。種種跡象,學者相信,都是海洋在回應人類的行為。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鄭明修說,污染不是看不到 ,其實是因為海洋幫我們概括承受,「海洋的問題其實現在已經超負荷,海真的已經生病了!」

台灣北部海域,也在四月初,經歷了馬尾藻大舉入侵現象,專家不排除氣候變遷因素,也不法排除是人為汙染。綠藻、紅潮,海洋的異象此起彼落,當人類什麼東西都往海裡丟,海洋生物生態,早就起了大變化,只有人類還視而不見。

海洋漏油管制

人類對於海洋各式各樣的汙染中,就屬油汙對生態衝擊最大。台灣二十多年來,發生過四百多件漏油事件,幸好,在這幾年來,建立一套SOP,已經能夠快速處理,不過專家還是希望,能進行更嚴格的管制,以免事後花再多錢,也無法恢復生態的原貌。

一毫升的油,滴到水面,會擴散到一千平方公分,學者用實驗推估,如果一百公噸重油真正洩漏在海洋,除了會汙染海岸,油汙乳化沉入海底,也會隨著洋流四處飄散,汙染面積會廣達20到40平方公里,範圍相當大,而汙染的三個月內,汙染海域附近的水產品,都還驗得出有毒物質。

海洋大學環漁系副教授鄭學淵說:「它是一個長效型的汙染,因為油裡面有環狀像苯環這類的化合物,而這些苯環的化合物,如果到我們身體裡面以後,長期來講的話就有致癌的可能性。」

漏油不只汙染了海洋環境,更對生態、帶來浩劫。2010年4月20號英國石油公司,在美國墨西哥灣、發生漏油,一隻隻鵜鶘全都沾滿了非常粘稠的油汙,寸步難行,相隔一年,科學家再去調查,其他海洋動物,像是海豚,也出現大量死亡,學者認為,就算石油公司賠償天價,都無法讓生態恢復原狀。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鄭明修對此指出:「它滅絕的是當地很多原生物種,因為這種人為的干擾,最難去估算(損害)。」

就是認為油汙汙染影響太過重大,在澳洲就有非常嚴格的規範,為了保護大堡礁,當地政府對於進港的船隻,要求一進港就要圍起攔油索、防止漏油,連船上抽油煙機的油,都嚴格檢查。

海洋保育工作者郭道仁便舉例:「包括抽油煙機的油,都不可以從甲板上,牆壁上流下來,他們檢查到這樣子 ,(否則)對不起就要罰款,然後限定你多久期間內不可以經過他們的國家附近。」

二十多年來,台灣總共發生過四百多件、大大小小船隻漏油事件,經過多年的教訓,國內處理油汙的效率,已經明顯提升,只不過一次重油外洩,讓美麗的海岸一夕變色,生物陷入浩劫,生態要恢復,都要花上極大的代價與時間。

人工魚礁成效

為了讓近海的漁業資源,數量能更豐富,政府從民國62年起,開始投放人工魚礁,四十年來,總共投放了88處。漁業署委託學者調查,認為成效不錯,每年花一億元,持續推動,不過也有另一派專家學者認為,人工魚礁只是讓魚聚集過來、更好抓,而且很多人工魚礁投錯地方,反而破壞了當地生態,變成昂貴的垃圾。

多到數不清的四線雞魚,在水深二十公尺的人工魚礁區,閃耀著黃色銀光,讓海底世界、美不勝收。人靠近時,魚群還會分開,形態優雅。影片是中研院研究員詹榮桂、和工作團隊所拍攝的,詹榮桂認為,只要放對地方,人工魚礁的效果驚人。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詹榮桂指出,人工魚礁的棲所是會很多幼魚,牠在那邊能夠復育長大,所以在有些地方所形成的魚群,是非常非常的龐大,令人嘆為觀止。

這些人工魚礁是台電廢棄電線桿、作成的電桿礁,儘管有些礁體解體了,魚兒還是會來。事實上,從民國六十二年開始投放人工魚礁,到現在四十年,政府已經投入88處,每年更有一億元的經費、擴建二十處。

農委會漁業署副署長江英智就說:「我個人認為,包括很多的資料,應該是效果,是很可以確定的,我們應該講說,是資源的增值。」

成效有多好,漁業署說很難量化,但海洋保育工作者郭道仁卻認為,這也許只是感覺良好。另外國內亂投的案例不少,綠島的珊瑚礁就曾被放過電桿礁,不要說復育,連原有生態系都被破壞了。

郭道仁認為:「丟了這麼多,說實在的,是一點科學根據都沒有。他做這些事情,就像在做一個森林裡面,把森林砍掉了以後,去建一個溫室來培育幼苗。」

漁業署強調,現在已經嚴格規範,絕對不能投在天然珊瑚礁區,詹榮桂也指出,利用側掃聲納的技術定位,投放成功率很高。只是另一派學者則相信,人工魚礁談不上是復育,只是把魚集中起來,更好抓、也消失的快。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鄭明修表示:「最主要的是,我們的漁業資源有沒有變多了?好像是一個漁具,有沒有,好像變成一個陷阱,把魚聚集起來,我們在上面再釣。」

在野柳外海,一艘載著大型鋼鐵礁的船,準備投放,丟一處的代價約五百萬元。鄭明修強調,復育海洋資源,讓它休養生息才是根本之道,錢拿給漁民休漁、設保護區,效果好又不會製造垃圾。就算漁業署強調人工魚礁成功,但失敗多少案例卻算不出來,而每一個失敗的魚礁,最後只會變成昂貴的海底垃圾。

香山綠牡蠣事件回顧

海洋被排入大量廢水的結果、就是水產品也受到汙染,然後吃進人類的肚子裡。在新竹香山就曾經爆發「綠牡蠣事件」,就是重金屬汙染的結果,而經過這麼多,綠牡蠣依然存在,也有人繼續在賣。曾經有醫生把海中的魚拿去檢驗,發現不只深海魚含汞,就連近海的軟絲、吻仔魚,也都檢出有毒物質。

在客雅溪出海口以南,新竹香山的淺海中,仍有疏疏落落的蚵架。三天兩頭就會來釣魚的謝先生說,游來游去的魚他還敢吃,但固定在蚵架上的牡蠣,他絕對不吃。

十二年前,香山爆發綠牡蠣事件,重金屬銅的含量,高達936ppm,超過澳洲標準的三十倍、創下世界第一,另外更含有鋅跟鎘。新竹市公害協會理事長 鍾淑姬表示,有一個教授說新竹香山的蚵仔就像「大力丸」,元素週期表上面的元素都找得到 。還有人敢吃嗎?

退潮後,八十多歲的蚵農,來整理他的蚵田,他回想,以前蚵架密密麻麻,汙染爆發後,沒人敢買,許多人養不下去,至少減養九成。但蚵農認為,這麼多年過去,汙染應該沒這麼嚴重了。實際把牡蠣剖開來,還是看得出透出綠色,根據漁業署監測,銅濃度下降到100到200ppm,但還是比其他地方高,汙染似乎沒有完全消失。

綠牡蠣的元凶?至今還沒找到。但環保團體認為,汙染不可能無中生有,他們高度懷疑,竹科的廢水順著客雅溪,一路灌溉農田,最後流入海中,我們用廢水在種菜養蚵。把汙染排入大海,要放棄吃的東西,恐怕不只牡蠣。長期在檢驗水產品的腎臟科醫師江守山表示,除了深海的大型魚類含汞,他們也曾驗出近海吻仔魚有多氯聯苯,透抽有砷。他認為政府並不重視相關問題,也沒有實際的解決行動。而且如果真的罹患癌症,高污染的水產品也不會是直接原因。

香山的牡蠣沒有禁養,這些牡蠣賣到哪裡?消費者不會知道。不過,法令讓各種化學物質、合法排入大海,然後在生物體內蓄積,透過食物鏈,從小魚到大魚,最後會到哪裡?就算最後跑進肚子裡,消費者也許還是不會知道。

觀音千年藻礁浩劫

人類不只丟垃圾,製造的汙水也全都進了海洋,像是桃園觀音工業區,經年累月所排放的廢水,不只染紅了海岸,更讓幾千年才形成的藻礁生態完全死亡,附近的漁業資源也因此消失。

原本應該生機無限的潮間帶,藻類卻幾乎寸草不生,水中什麼生物也沒有。愛釣魚的劉先生,不死心,還是想來抓紅蟲當釣餌,在沙灘上找啊找,拿著工具得挖好幾次,才抓到一隻。但紅蟲至少還在,魚現在卻已經抓不到了。

「釣魚跟我們的魚量有差。」這裡的釣客劉先生說,「以前這裡有漁民在抓魚,現在完全都沒有了!」

這裡海水不藍,拍打上岸的水透著紅色。紅海似乎不再滋養萬物,沒有魚沒有生命的潮間帶、死了,長期關心地方環境的環保團體懷疑,都是上游觀音工業區經年累月、排放汙水的結果。

桃園大崛溪文化協會理事長潘忠政表示,「我們看到這裡的藻礁顏色都變了,變得像是被酸洗過的褐黃色。」

觀音藻礁海岸

藻礁經過幾千年慢慢形成,本來是各種螃蟹貝類以及生物的堡壘,所形成的豐富生態系,不過環保團體指出,觀音工業區設立後,幾十年間,就讓幾千年的藻礁,變成萬物不生的普通石頭。

潘忠政說,「我們人類實在是太傲慢、太自大了。我們有什麼權利來決定這些動物的生死?」

研究人員也發現到附近有海堤被埋了事業廢棄物,驗出八種傳統的重金屬。不管是水還是廢棄物,最後同流合汙,全都進了大海,汙染讓觀音的海岸生態系,快速退化。

農委會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員劉靜榆指出,「整個桃園海岸39公里裡面,從大潭電廠以北都已經被化學污染了大概有二三十年──藻也沒有、魚也沒有、蝦也沒有、任何生物也沒有!」

又要依賴大海提供食物,又要大海接收汙染,人類難道以為真的可以眼不見為淨嗎?

地球公民基金會董事杜文苓表示,「其實這是牽涉到人類的一個倫理。我們認為其實是骯髒的,把它放到一個我們看不到的地方。但這些問題其實並沒有解決。」

風機轉動在桃園觀音的海岸上,再生能源象徵著人類愛護地球的意象,卻見證著一整段海岸線的死亡,不管是符合國家標準的廢水,還是私自偷排的汙水,藻礁在這樣的環境下,死寂一片,大海看似稀釋了汙染,但卻再也無法任人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 延伸閱讀:千年藻礁生與死~黃金海岸開法史

政策決定垃圾!

公視新聞 / 綜合報導

有環保團體長期監測發現、海灘上最多的垃圾就是塑膠袋,而這也凸顯廢棄物回收獎勵政策有調整空間,因為能回收換錢的廢棄物,較少出現在淨灘垃圾中。

保麗龍、塑膠袋、塑膠瓶蓋等等垃圾,被分類收集起來,要送往垃圾場處理──由台南社大海灘廢棄物監測社發起、每個月一次的淨灘活動,從2005年開始已經連續七年了,足跡走過台南二仁溪口、黃金海岸等地方,看似乾淨的沙灘,每每清出數量驚人的垃圾。其中還有大量的保麗龍塊,這是台南淺灘養蚵的見證和後遺症。

台南社大講師晁瑞光指出,「在4月份到6月份左右,因為養蚵會有大量保麗龍沖上岸。而在暑假大概8月到10月這段時間,因為很多鋒面或颱風過境,會沖上很多生活垃圾。尤其大雨過後特別明顯。」

沙灘從戲水勝地變成大型垃圾場,生活中常見的垃圾,隨著河流沖進海洋,又隨著潮汐洋流沖回海岸。根據2011年國際淨灘行動成果報告,近20萬件海岸廢棄物中,多達6成4都來自海岸遊憩與日常生活,遠高於海上活動與船隻製造的2成垃圾。其中塑膠袋和紙袋、免洗餐具以及漁業用保麗龍,分居前三名。

「我們可以觀察到 ,有比較好的回收機制、也就是說回收可以換錢的東西,我們在海邊比較少發現。」黑潮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張泰迪表示,「大部分海邊垃圾,都是因為沒有好的回收機制。所以政策其實決定了海邊垃圾的種類。」

塑膠袋、紙袋和免洗餐具是海岸廢棄物大宗。除了方便使用之外,回收誘因不足也讓業者、消費者配合度降低。環保署正在苦思新的獎勵機制。

環保署廢管處長吳天基表示,「假定民眾自己帶便當盒來買,是不是可以給予一些優惠的情況,從源頭來減低相關的一些紙容器、便當盒?」

環保署指出,垃圾回收減量,最大的力量還是得靠消費者。這也凸顯回收誘因存有修正空間。民間團體自力串聯淨灘,透過長期監測,發掘淨灘垃圾的秘密。

「撿垃圾對環保教育來講有個很重要的意義,就是透過實作瞭解垃圾來源是什麼。」長榮大學職安系助理教授洪慶宜認為,「帶著學生來──他們撿過之後,除了思考汙染源是什麼,他可以檢討自己的行為。」

長榮大學職安系學生邱佳慧說,「過去可能自己會覺得說,不是我丟的就算了。可是跟我們學校巡守隊去撿過垃圾後,看到垃圾會想撿一下。」

從撿垃圾淨灘知道要愛護環境,甚至減量使用,廢棄物回收不能只是口號。想要落實,除了政策實施要面面俱到,人類使用習慣也需要改變,讓垃圾遠離美麗的沙攤。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