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P卡秋告別樂善村

圖、文 / 鐘聖雄

昨天(6/9)是「捷運機廠A7站」區段徵收案自行搬遷期限。反對徵收的桃園龜山鄉樂善村自救會,昨天為自己的村子舉辦了一場告別式,樂善村在苗栗大埔農民、新北市台北港被徵收戶的見證下,走完最後一程。幾十件寫上「刪除土地惡法、誓死捍衛家園」的抗議背心,以及「中央地方聯合滅村」、「罔顧人權」布條,陸續被送進火堆,逐一化為灰燼,飄散在放眼無盡的瓦礫堆中。自救會會長徐玉紅感嘆地說:「樂善村已經死了。隨著這把火,樂善村也在這邊走進歷史了。」

事實上,在樂善村「死前」,政府就已經用「預標售」方式,把樂善村的土地標給預定進駐開發的財團了。(相關報導)這起徵收案共徵收236.3公頃土地,影響600多家傳統產業小工廠,以及1,000多戶家庭。村民說,假設以每家工廠5位員工計算,這起徵收案就讓3千多人失業,或面臨轉業命運。即便有半數工廠得以另覓廠房重起爐灶,還是有上千名員工被迫重新就業;問題在於,多數在這些傳統小工廠工作的員工,都是上了年紀,且沒有太多第二專長的勞工…轉業對他們來說絕非易事。

雖然自行搬遷期限已過,但目前還有十多戶居民自願被扣除搬遷獎勵,仍在當地居住。這些人各有延遲搬遷的理由,有人還沒找到合適的搬遷地點,也有人只是為了想讓孩子暑假回家時,還能再看老家最後一眼。徐玉紅就語帶哽咽地說,她的小孩正在國外唸書,為了讓他能在回國時,找得到回家的門,並且能親自決定離去的方式,他們才決定,即使得被扣除搬遷獎金,即使得住在工地中,整天與工程車、怪手交陪,他們還是決定住到最後一刻。至於在不影響工程進度的前提下,多住三個月、半年的代價有多少呢?不一定,反正是總徵收補償、獎勵金總和的10%,30~60萬跑不掉…

眼下,樂善村的抗爭看來是告一段落了。但願,樂與善,不會隨著樂善村一同消失。

幾十件樂善村民的抗議背心,就在昨天的「告別式」中,伴隨著火焰化成了灰燼。

燒毀布條,砸毀香爐,徐玉紅感嘆地說:「樂善村已經死了。隨著這把火,樂善村也在這邊走進歷史了。」

從新店十四張、八里台北港,到桃園樂善村,許多被徵收區都掛上美國國旗,企圖藉由與「中華民國政府」劃清界限方式,逃避被徵收命運。不過…誰說政府很怕美國的?

捷運A7站開發計畫,徵收範圍達236.3公頃,徵收範圍內過去滿是林立的傳產小工廠,數量達600家以上,如今幾乎全被移為平地。

不曉得是不是兩棵老樹在等待移植,這家工廠被拆到只剩老樹,還有兩面與樹幹連體共生的紅磚牆。

村民說,政府無法保證開發對當地有什麼好處(反正他們多數也無法領回配地住回原處),但造成600多家工廠遷移或倒閉,已間接造成上千人失業,每個失業人口背後有多少家庭會受到影響,更是難以估計。

樂善村過去50年被列入禁建區,所以早期村民多半以務農維生,但在磚窯場進駐後,農作受到影響,加上小型傳產工廠興盛,當地的土地利用方式,才大幅轉為出租給廠房使用。

等待被拆除的老房子與老樹。

遺跡

遺物

遺址

台灣當代建築

當代城鄉景致

揮揮衣袖,帶不走一間充滿了愛的廁所

由於禁建令限制,過去樂善村的「合法建物」,多半是這類充滿古味的老房子,如今也只能靜靜等待,等待什麼就別提了...

這些燕子們大概還不曉得自己的巢也被徵收了吧~

但願雛鳥們能在大限之日前,擁有離巢的能力...

近幾年來,土地徵收如野火燎原,也像大風吹般席捲全台。從相思寮、后里、大埔、二重埔、十四張、頂罟,一直到今天的樂善…下次又將是誰,會被迫參加這場大風吹遊戲呢?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2 篇回應 to “告別樂善村”

  1. […] 《文林苑翻版?》闢路徵地 三峽六戶憂無家歸 @ 自由時報 (6/9) 告別樂善村 | 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6/10) […]

  2. […] (6/5) 《文林苑翻版?》闢路徵地 三峽六戶憂無家歸 @ 自由時報 (6/9) 告別樂善村 | 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6/10) 你的一個「讚」,可能是改變都更法令的力量 | WIRED.tw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