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平庸之惡」的背後

記者 鐘聖雄 / 台北報導

「無奈,非常無奈,第一次覺得在中時當記者很丟臉。但我必須說之前(外界)批評言論單一化,媒體巨獸這件事情,不會因為併購案而有改變,因為這現象本來就存在,不會因為多一個或少一個集團就變得多元或不多元。用報紙版面攻擊特定的人,很可恥,很無奈,但能怎麼辦?辭職嗎?我不知道。我連自己報紙、電視台,還有臉書都不想看了。」一名基層中時記者在受訪時如此表示,語氣中滿是無奈。

另一名受訪的中時編輯則說:

今天所有人的沉默,只是因為大家都知道那背後有多無奈。我會同情黃國昌和陳為廷,我可以認同所有人那種憤怒的情況,但媒體的問題不是只有旺中有,今天旺中攻擊黃與陳,但蘋果追殺火車性愛趴時,有多少人感受到媒體權力的幽靈一直存在?今天你擁有多個媒體,和你擁有一個很厲害,有狗仔的媒體,去追殺人,這有什麼不同?媒體的權力已經不自制到這種程度,中時只是比較不掩飾而已。

所謂第一線,就是離權力核心最遠的人,後面怎麼運作你完全不知道,你是被迫的,甚至要從別人臉書,或是新聞,看到自己媒體發生的事情,你無法對別人解釋或反駁,只能一直去承受。所有人都覺得跟你有關,但只有你自己知道,事情都是聽別人說的。大家都知道不是同事的問題。所有人都在無奈當中的時候,這樣吶喊或哭訴,到底是要怎麼辦?大家連在臉書幫自己講話都不願意了,因為沒有人會支持,同情你。

 

誰是「共犯」? 誰在「戰鬥」?

 

旺中併購案鬧得沸沸揚揚,也意外引發網友人肉搜索多名中時記者,批評第一線記者不應為飯碗「出賣靈魂」。此外,也有網友引述德國學者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平庸之惡」(Banality of Evil)說法,強調第一線記者配合媒體立場編造「假新聞」,已成象徵性殺人事件「共犯」,呼籲各界共同重視媒體內部言論自由。網友曾昭明質疑:「當言論自由淪為報老闆的自由,作為打手的媒體工作者,我們該如何看待?」

對於第一線記者遭到人肉搜索、甚至被稱為「共犯」的情形,一名不願具名的中時新聞主管表示:「人肉搜索是對的嗎?社會不是只有旺中案,這議題只是一時的而已,不要讓我們採訪同仁被排擠,甚至被公審,這是民主社會該有的嗎?請問(我們)有什麼樣立場?同仁接受採訪指示去報導,如果不合某些網友看法論點,就認為是共犯,有需要用這麼強烈的字眼嗎?」

該名主管認為,網友針對第一線記者進行「文革式公審」,幾乎讓台灣成為法西斯社會,第一線同仁與報社甚至必須蒙受不實指控與壓力,對中時並不公平。他表示,中時願對外界理性批評進行內部檢討,但如果是非理性或子虛烏有指控,不只對中時,甚至對新聞自由發展都是很大的傷害。

該名主管強調,為了保護第一線報社同仁,未來部分稿件會以「本報記者報導」方式呈現,避免再有同仁受到威脅。

此外,有關時報週刊副總編輯林朝鑫揚言要對清大學生陳為廷提告一事,該名主管則反駁:「(提告)是他自己的事情,他不代表中時集團,但有網友跨大成旺旺中時提告,這荒唐嘛!」

記者追問,中時對於旺中案是否存有特定立場,報社中甚至有所謂「戰鬥稿」的存在,該名主管僅表示,沒有義務回答網路謠言,因為很多都是不實指控。

 

「戰鬥稿」不具名 維持專業形象

 

但不願具名的旺中媒體集團內部員工表示,為了避免記者的專業形象毀於一旦,確實有主管曾經建議,凡是與旺中案有關的「戰鬥稿」,最好不要讓記者掛名。如果要掛名的稿子,就得正反意見並陳,維持專業形象。

這些員工表示,公司內部也要求報導旺中案的記者,一旦遭受匿名網友人肉搜索、惡意攻訐,甚至侵犯人身安全,應該立即對網頁內容進行存證,將具體內容存檔或列印出來交由公司內部評估,看是否採取法律行動。但陷入這樣的情境,就算法律上獲得保障,也絕對不是身為新聞工作者所樂見。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22 篇回應 to “「平庸之惡」的背後”

  1. 說:

    那自由時報的記者,不就要和你抱著痛哭了嗎?!

  2. Kay-Z 說:

    我記得蝙蝠俠說過,他要讓收賄的警察覺得自己收賄是一件可恥的事。

    我們不能因為環境如此,所以認為警察收賄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我們不能因為環境如此,所以認為考試制度是一件正常的制度,
    我們不能因為環境如此,所以認為黑道猖獗是一件正常的現象,
    我們不能因為環境如此,所以認為不良媒體是一件正常的環境。

    許多作者感對他們飯碗說不了,記者有什麼資格說,你們是弱勢?弱勢的人有很多,但是弱勢的醫生開刀開死人還是會被公審,弱勢的球員打假球還是會被批判,你身為記者,如同黃教授,就有被大家用放大鏡審查的權利。

    你可以不要這樣被監控,那你可以放下你所擁有的媒體發言權。

    彼得叔叔有說過,力量越大,責任越大。

    這個世界有很多壞人,但警察不能因為一個壞人說:「你為什麼抓我不抓其他壞人」而不抓壞人。

    制度無奈,護士會委屈求全的去賣雞排尋求第二春,中時的記者也可以!我希望中時的記者能有種面對自己的孩子說,他們為何而寫文章,如同我的父親跟我說,他為了堅持道路品質槓上包商而被降職一樣,讓我尊敬一般。

    這個世界很大,台灣沒加蓋,工作機會很多,你們可以選擇惡魔或天使,只是你們的能力與膽量。

  3. balance 說:

    不太懂「平庸之惡」,到底意指為何?
    記者在用這個名詞作為標題的時候,有沒有對它的背景和來源,作基本瞭解?

    以讀者的立場,旺中該不該在「新聞事業版圖」上擴張?是每個人都可以提出看法的事件。但是在表達的態度上,應該維持必要的風度,而非屠城式的批判法。

    同樣的,社會運動,尤其是號稱「打倒強權」的運動,有沒有「mal-practice」或「惡性動員」,也是一件讓人好奇的新聞事件。與發起人關聯性高到什麼程度?應該步步為營的處理,在追相關新聞的時候,更應該注意到發言權(或回應權)的平衡。

    如果「平庸之惡」,指的是中國時報目前有「濤天大罪」(別忘了,原創者Hannah Arendt指的『惡』是Holocaust,是納粹大屠殺),
    而這個大罪惡,是由基層記者累積而成的,
    身為看新聞的讀者,也只能感嘆是不是太聳動了一點。

    有這麼嚴重嗎?
    公共電視對於新聞的處理,也需要「激情」到這種程度嗎?
    還是公視新聞,其實對特定議題也有定見、也有自己的「聖牛」?

    當心,指責別人的時候,很可能自己也在「潛規則」中,自我制約而不自知。

    • c 說:

      標題應該與最近很夯的這片文章有關
      http://blog.roodo.com/poiesis/archives/20052324.html

    • crow 說:

      你完全搞錯了,Banality of Evil不是指大屠殺本身,而是指那些奉命參與大屠殺的納粹軍都不是一般人以為的大惡人形象,他們只是常人。那些軍官(例如Arendt近距離觀察的Adolf Eichmann)平時可能是好人、好爸爸、好丈夫,(Eichmann平時還會匿名資助窮人),但是他們卻參與了人類史上最可怕的惡行,而他們所持的理由,僅僅是「奉命行事」、「依法行政」或者「上頭有交代」。這個詞指的是,惡不一定來自惡人,也會發自於常人身上,甚至好人也會犯下惡行。所以這個詞用來比喻參與旺中惡行的記者並不會太聳動,倒是十分洽當。

    • balance 說:

      「惡」者,乃指最後的結果;沒有「大屠殺」,何來「惡」之有?
      新聞,您不看旺中的,還有聯合、蘋果、自由、民視、公視…,請問其類同大屠殺之惡在哪裡?

      旺中挾其龐大資金,大家當然要對其提高警覺,不可讓其獨大。

      但,硬要把旺中「意圖擴大新聞事業」、「對黃國昌先生駁斥、懷疑」、「對陳為廷先生訴訟」比擬為「納粹之惡」,我也只能「尊重、但不同意」這樣主張者,對事情輕重的判斷了。

    • ppzzaaqqa 說:

      我認為balance先生真得如同他自己所說,並「不太懂”平庸之惡”的意義」。
      惡,不來自於「最終結果」,而是這種「奉命行事」的行為本身就是平庸之惡。
      並非「行為潛藏著平庸之惡」,而是「這種心態本身」,就是「平庸之惡」。
      我懷疑您只是想幫犯錯者「平衡」一下,所以替他們講話(鄉愿大概就是這種心態);但您是否意識到,您這種行為,其實就已經是平庸之惡的一種形式:別太苛責他們,因為錯不在他們身上。

      謝謝您的提醒:「當心,指責別人的時候,很可能自己也在「潛規則」中,自我制約而不自知」。
      您現在正身在「平庸之惡」的制約中,並為他們的惡行說話。

      您最後說的:「但,硬要把旺中「意圖擴大新聞事業」、「對黃國昌先生駁斥、懷疑」、「對陳為廷先生訴訟」比擬為「納粹之惡」,我也只能「尊重、但不同意」這樣主張者,對事情輕重的判斷了。」
      可見您根本沒注意到重點,或是根本理解錯焦點了。
      (或者您敏銳得,其實想把焦點轉移到其他不甚重要的地方?)

  4. 周馬克 說:

    若果中時聯合台灣所有媒體坐下來好好開個一個禮拜的討論會,邀請關心、研究、就業等等相關人士討論,訂出一個全部媒體都必須遵守的媒體準則,一來媒體誠心大家看的到,二來其實是整體社會的提升不是?

  5. 高承楷 說:

    不要忘記當天報導中天記者喊到“中時絕對告到底”
    這要叫民眾如何去明辨是林朝鑫本人還是中時集團要提告?
    但這也都是小問題

    你們的苦衷我也知道
    我父親身為核二廠高級檢測師
    在核二廠螺栓斷裂事件時所背負的壓力我相信是一樣的
    畢竟還有家裡要養
    但是我必須很殘酷地說
    台灣現在正處於動盪不安的年代
    這些犧牲是必然的
    如果你願意看到將來自己生長的環境越來越好
    你有權利選擇放棄現在的工作
    或許大部分的人不會這麼做
    但是你願意看到下一代的資訊完全被中國所掌控?
    當你所看到的跟你寫的完全不一樣
    你還有毅力坐在現在的崗位?
    這是你當初選擇當記著的結果嗎?

    中時被中國收買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
    如果你願為自己的家園拋棄自己的工作
    這塊土地將會用未來的光景來感謝你
    因為你選擇做對的事

  6. k 說:

    庸常之惡 是相對於 罪大惡極

    語出艾克曼在耶魯撒冷
    (心虛)
    http://blog.chinatimes.com/tess555/archive/2009/03/11/383901.html

  7. mu 說:

    “該名主管認為,網友針對第一線記者進行「文革式公審」,幾乎讓台灣成為法西斯社會,第一線同仁與報社甚至必須蒙受不實指控與壓力,對中時並不公平。”?
    這和旺中打陳黃的力道根本天壞之別!

  8. uiop 說:

    你們不是也在公審黃國昌嗎?你們被網友講一下就受不了,那黃老師丟個煙蒂被你們全版報導、被你們狗仔整天跟監、抹黑,那不是更慘?

  9. mick 說:

    ❝如果要掛名的稿子,就得正反意見並陳,維持專業形象。❞

    拜託!那樣子的新聞寫法有何專業可言啊!XD
    報社一旦建立了如此制度,就越來越像的納粹制度的邏輯了!

    這不就像是父母給愛耍鬧的小孩一個遊戲間,在這裡,小孩可以「盡情展現他理想中的自己」,以至於讓自己有一個問心無愧的滿足感;在走出遊戲間之後,可以文質彬彬地符合父母的期望?

    大屠殺裡的基層官員,在日常生活裡就是「理想的公民」啊,正因為如此,他們正可以無所愧地執行屠殺的指令,讓自己享受著【泅泳於一個集體意志之中】所產生的執爽(jouissance)。

    只要你做得很爽,你就負有責任!(看看中視主播胡志成質問黃國昌時的嘴臉( ゚∀゚)o彡)
    你沒有履行義務的義務!(老闆叫我…吃X就吃X?(ノ‵□′)ノ~┴─┴)

  10. 閒人 說:

    狗屁不通。
    許瑋倫時,難道欒姓記者還是上頭指示她去問那種超級問題?
    T台黃大小姐連算一天有幾小時都做不到,難道是上頭要求的?

    踢皮球而已。

    很無奈?
    沒錯,記者為了自己的生活而必須傷人甚至殺人。
    所以那不是共犯又是什麼?
    殺人者被人反過來追殺,也不過是現世報而已
    陳同學今日受冤,也只是他參予了反擊媒體,所以被抓出來當祭品宰殺
    大家都有覺悟了,記者既然是不想面對找其他工作的壓力而留在這行,為什麼一副沒有覺悟的樣子在哭?

  11. air 說:

    其實平庸之惡,是著名的猶太哲學家漢那鄂蘭在反省納粹制度性災難的一種觀想,他認為這種集體災難的形成,其實不是因為希特勒一個人的關係,就好像今天旺中的事件,也絕對不是蔡老闆一個人的關係,而是當時人們並沒有勇敢的對於這個政體說不,最後導致了災難,而這些人在戰後被審判被判罪(請注意這些人即便身不由己也被判了刑),漢那雖然不認為其他人可以有權力指責這些人,因為這些指正的人往往也是造成集體災難的一份子,但他認為如果我們可以找到一個跟自己和平相處的方式,或許就不會有災難了。

    或許這是一個很難達成的論述,畢竟現實就是每個人都要賺錢,工作本來就是身不由己。但是,據這篇文章所述,中時的記者們似乎已經沒有辦法與另一個自己和平的相處,那麼他們其實已經知道問題的癥結,就是即便賺錢也說服他們的良知。那麼,接下來其實需要的只是勇氣而已。我們或許應該要鼓勵他們重拾自己的勇氣,來代替責難,這或許可以提供另外一種解決目前問題的方式。

  12. james 說:

    標準的「有嘴講別人,沒嘴講自己」,旺旺中時現在做的是利用媒體公器在為加重誹謗的犯罪行為,並不是民眾無的放失的攻擊抹黑,縱然有些人的行為有所不當,但不此就讓旺旺中時的行為合理化,正當化,一個媒體淪落至此,真是國家的不幸,民主社會的悲哀。

  13. 小丁做事小叮噹 說:

    “社會運動,尤其是號稱「打倒強權」的運動,有沒有「mal-practice」或「惡性動員」,也是一件讓人好奇的新聞事件。”

    有點問題喔~
    走路工和社運份子並不相同.前者就算領錢,充其量也不過那麼一點,稱不上什麼資本運作.至於後者,主要是依憑價值行動…. 姑且不說這兩者怎麼會莫名其妙對”旺董”來說是一樣的.這裡我要指出,旺董既沒有新聞專業,也不曾做過一天的社運,旺董不過是跟銀行借了幾百億,靠員工工作來還錢,這樣的資本操作,不僅和新聞和社運一點關係都沒有,就算有,社運和新聞又哪輪得到旺董這種經驗值0的來說三道四呢?

  14. 小丁做事小叮噹 說:

    個人有點好奇.為什麼說到 「平庸」,就會想到小記者呢? 如果以新聞專業為衡量標準,旺董可是再平庸不過了. 如果反社運可以這麼值得關注,那麼旺董平庸的理由,是不是更應該追究一下呢?(如果考慮到動機,旺董會想控制媒體,所要滿足的只是他的自卑感和童年沒有滿阻的控制欲….而這難道不是再平庸不過了嗎?)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20726/34395532

  15. […] 我想回應PNN鐘聖雄所寫的〈「平庸之惡」的背後〉。文中的受訪者提出幾個論點:媒體的單一化、狗仔追殺,都不是旺中獨有的現象,網友把第一線記者視為「共犯」,人肉搜索、文革公審,是不公平的事情。 […]

  16. 昊帒 說:

    “如果不得不墮落,切記,不可沾沾自喜” http://mag.udn.com/mag/newsstand/storypage.jsp?f_ART_ID=404896

    為了五斗米折腰,應該還不算是墮落,可是吃飽了拿著大刀搶功,可不只是”沾沾自喜”了,又何來無奈?
    為虐作倀之時,可有一絲不安?公義良知可曾浮上心頭?可曾鬆手或表白? 若有,如今的無奈、不平或許還說得上。

  17. […] @ 獨孤木 – 打狗救台灣 (7/31) 「平庸之惡」的背後 | 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7/31) 學生嗆旺中:「媒體不專業 回去做仙貝」 | 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8/1) […]

  18. 肥龍 說:

    我是台塑集團員工,11/29那天大遊行我也請假去了,公平正義沒有立場問題。

    我上班的時候依然會把該做的報告做好,這是我身為職員的敬業;但關係到這國家大事之時刻,我義無反顧地參加,今天不站出來以後就站不出來了,這是我身為台灣人、台灣公民的敬業!!!!

    這個鬼島真的是她X的冷漠,大家都覺得自己過得最苦,覺得做跟自己沒相干的事情浪費時間,任憑我多認真解釋這次反對媒體壟斷的事件,也沒有人覺得重要,很可悲~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