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遣散費借了要還? 勞委會向關廠工人討”老債”

EDD_9740

記者 鐘聖雄 / 台北報導

今天是父親節,卻有許多中、高齡的勞工父親們為求生存,被迫前往監察院陳情。他們是當年聯福、東菱的關廠抗爭工人,原以為政府秉持照顧勞工的立場,在當年代替他們向資方求償,一毛不差地償還了資遣費與退休金,怎知十幾年過去了,勞委會卻告訴他們,當年給他們的錢只是「貸款」,是「借」他們而不是「還」他們,讓他們氣得再度走上街頭。

高齡88歲的前聯福員工趙學榮說:「戰爭都沒有殺死我了,現在要我還錢是要逼死我嗎?」他表示,當年在聯福做到72歲還不曉得要退休,最後工廠倒閉,勞委會發給他42萬,原以為資遣費已順利入手,如今政府卻要他連同每年3%利息,還有總共20%的違約金一併償還,但他和妻子只靠國民年金勉強度日,根本拿不出總額60多萬的貸款,讓他感到非常氣憤。

「我們日子過不下去了!15年前老闆關廠,15年後政府逼我們債,情何以堪!我們勞工真的那麼賤嗎?」一名前東菱電子員工則是手持「王如玄踹共」標語,激動地控訴政府與資方聯手欺壓工人。他表示,東菱電子抗爭9年,比八年抗戰還多一年,但政府失職卻互踢皮球,誰踢越遠就越有利,受害的卻永遠是工人。

 

討債變負債?勞委會撒1,600萬告工人

 

東菱電子、聯福紡織、興利紙業等工廠陸續在十幾年前倒閉,上千名拿不到資遣費與退休金的勞工,因此憤而發動關廠抗爭,並組成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向政府發動大規模激烈抗爭。當年所有工人都以為勞委會動用「代位求償」手段,先墊償資遣費給工人後,會再向資方討債,所以他們在紛爭落幕後就可平安度日。沒想到,15、16年後,紛爭卻還沒結束。今年五、六月起,許多當年關廠工人卻陸續收到法院「支付命令」,要求他們償還積欠「貸款」金額,工人們才驚覺抗爭還沒落幕,他們也已從「討債者」變成「負債者」。

勞委會宣稱,當年交給他們的錢是「貸款」不是「墊償」,換言之,是「借」不是「代償」,而且監察院已發出糾正文,要求勞委會連同利息、違約金在內,一併向當年所有工人追繳所貸金額。為了追討工人積欠貸款,勞委會甚至從就業安定基金中動用1,600萬元,聘請80幾名律師對1,800多名勞工、保人提起訴訟。群情激憤的工人認為勞委會出爾反爾,於是在今年六月時開始發動抗爭,要求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出面解決問題。如今,抗爭已達48天,王如玄始終不願與工人協商解決問題之道,而訴訟卻每天每天持續進行中。

關廠工人昨天前往王如玄住家張貼尋人啟事,並夜宿勞委會,要求王如玄儘速出面說明。如果狀況一直沒有改變,關廠工人們可能得一路睡到8/10。

 

監委:印象中沒有要勞委會追討貸款

 

為要求王如玄出面表態,上百名關廠工人先是在昨天(8/7)前往王如玄住家張貼「協尋王如玄」傳單,還在勞委會前過夜抗爭,今天也前往監察院陳情,並試圖前往電影《不能沒有你》中,父女試圖自殺的天橋抗議,要求王如玄儘速出面解決問題。然而,由於警方動員大批人力「保護天橋」,因此關廠工人未能如願成行,但他們揚言會繼續在勞委會前夜宿,還要在8/10癱瘓台北捷運,希望王如玄不要等到風波越演越烈才願意出面溝通。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認為,勞委會不當動用1,600萬「安定就業基金」對工人提起告訴,不僅荒謬,也是瀆職、浪費公帑的行為,因此要監察院檢討對勞委會的糾正案,不應要求勞委會向勞工追討貸款,也應糾正王如玄揮霍公帑對工人提起訴訟的行為。關廠工人連線吳永毅轉述,監察委員尹祚芊在接見工人時表示,97年以來,印象中沒有這個糾正案,以前也沒有,因為調查助理說沒看到資料,還承諾會與曾擔任第二屆監委的委員共組專案調查小組,除了釐清「代償」或「貸款」爭議外,也會調查勞委會動用公帑對工人提告是否恰當。吳永毅補充,監委說法如屬實,那麼勞委會就不可以再拿監察院當擋箭牌,應該儘速出面面對勞工。

桃產總秘書長姚光祖表示,當年聯福、興利的負責人都曾向勞委會反映,表示願意變賣資產償還積欠工人資遣費、退休金,但勞委會卻表明「老闆不可信」因此堅持要向工人追討。(詳見文末附件)

吳永毅批評,如華隆負責人翁大銘等人可以出國躲債,的確是不可信,但勞委會理應為工人爭取權益,卻將矛頭指向永遠逃不掉的工人,才是最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也最無荒謬之處。

 

勞委會:依法追繳,情非得已

 

針對關廠工人連番控訴,王如玄雖然一直沒有出面回應,但勞委會則是發表新聞稿表示,「依法追繳國家債權,情非得已, 勞委會將就程序及實體面盡力協助。」勞委會指出,86年7月10日訂頒的《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實施要點》,是貸款而非社會救助,且以當時相對較低的貸款利息(第1年免計付利息,自第2年起按年率3%計息),與多年分期還款方式提供就業貸款,希望即時協助失業員工度過生活急難、經濟難關,且能獲得就業機會,安定生活。

勞委會強調,他們早在94年起就開始寄送支付命令,並非最近才告知工人,且目前也已有519位貸款戶還款(包含職訓局委請律師催收後全數清償貸款之39位貸款戶)。勞委會解釋,之所以委託律師要求工人還款,主要是因為15年還款追償請求期限將屆,但有還款困難的貸款勞工,只要在接獲支付命令的法定期間內表達異議,勞委會也將委請律師,依貸款勞工個別狀況進行和解或調解。

關廠工人抬著專門為王如玄準備的轎子,除了痛批王如玄長期逃避問題外,也諷刺政府官員面對百姓痛苦,卻避不見面置若罔聞的態度,簡直和電影《不能沒有你》的劇情如出一轍。

「戰爭都沒有殺死我了,現在要我還錢是要逼死我嗎?」高齡88歲的前聯福員工趙學榮表示,他與妻子現在只靠國民年金艱苦度日,勞委會當年給他42萬,如今卻要他償還60幾萬,根本是要逼死他。

由於勞團打算前往電影《不能沒有你》中,父親打算攜女自殺的天橋上拉布條,警方於是動員上百警力封鎖現場,不讓勞團越雷池一步。

勞團與警方發生激烈推擠。警方指揮官表示,他特別同情弱勢勞工,沒有祭出集會遊行法警告勞團,但勞團已妨礙道路交通,構成公共危險罪,因此數度對勞工舉牌警告。勞團則痛批,他們只是想上天橋,要不是警察大動作封鎖現場,雙方也不會發生衝突,會阻礙交通還不是警察害的。

勞團與警方發生激烈推擠衝突。

自主工聯榮譽會長林子文在推擠中掛彩。

勞團揚言,如果王如玄在8/10前還不願出面與勞工協商,他們就要癱瘓台北捷運,因此今日特別前往北車捷運地下車,向市民說明抗爭原因,也預先為可能發生的癱瘓行動向市民致歉。

聯福致前勞委會主委詹火生公文

聯福致前勞委會主委陳菊公文

勞委會致興利紙業開會通知單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4 篇回應 to “遣散費借了要還? 勞委會向關廠工人討”老債””

  1. […] 遣散費借了要還? 勞委會向關廠工人討"老債" 關廠工人連日預告將在今天癱瘓台北捷運,並連續多日走上街頭預先向旅客致歉,誘使警方上午出動大批人馬,與結束勞委會夜宿,正準備前往北車的抗議工人發生激烈衝突。然而,另一隊由桃園乘火車抵達台北的關廠工人,卻幾乎在同一時間,利用下車時刻直接佔領月台,最終成功迫使勞委會派出副主委出面協商。 聯福自救會邱純子(白髮拿麥克風者)透露,當年陳菊曾向她與曾茂興、詹啟明等人承諾不會向工人討錢,如今卻出爾反爾,所以他們才被迫再度仿效曾茂興臥軌抗爭。 東菱電子女工出示15年前簡報,顯示當年勞委會主委許介圭積極介入處理的誠意。許多簡報中,都有許介圭說出「做不到,就下台」的陳述,也有蘇貞昌主張政府代位求償解決勞工爭議的看法。 抗爭50天,最終被迫採取臥軌行動,終於換來勞委會「停告6個月」與「主委出面」的承諾。一名女工痛批,如果政府不撤告,15年後他們的子孫還是可能被要債,毫無道理可言。 「政府再來告,工人再來跳!」關廠工人揚言,如果勞委會在協商後仍不願撤告,他們將會再度採取臥軌行動抗爭。 關廠工人抗爭50天,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始終迴避問題,最終工人被迫揚言臥軌;擋在工人與鐵軌間,直接承受生命風險的,卻是最無奈,也同樣具備勞工身份的警察。 […]

  2. YOYO 說道:

    實在是太奇怪了,勞委會不去告老闆、跟老闆要這筆遣散費,反而花律師費告被遣散的員工。這到底是在想什麼阿?

  3. […] 搶救勞工「不能沒有你」 關廠工人要王如玄踹共 | 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8/8…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