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關廠工人:受壓迫者的縮影

533778_10151146226107781_642170009_n

文 / 王琳琇

作為一名工會菜鳥秘書,我無法透過慣習的正常管道一窺關廠工人的血淚史,懸欠的歷史書頁、懸欠的網域搜尋,那些全部只存在於往日記憶之中─存在於工會幹部、工運組織者間口耳相傳的工運神話,以及那些人老枯黃的自救會幹部稀薄的記憶裡。當年的義憤,仍未消逝,如今要走下去這條公義之路,卻依舊艱困。

1993年李登輝總統執政時期,經濟部向立法院提出「南進投資政策說帖」,2000年陳水扁總統拋棄對台商登陸投資的「戒急用忍」政策,鼓勵企業西進、南進,產業外移造成關廠潮,政府從未依法執行,去監督雇主按月定額提撥勞基法退休準備金,造成工人在關廠後領不到退休金和資遣費,四處陳情無助,只好透過組成自救會自救,各自救會再組成「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目前聯盟由聯福自救會、福昌自救會、耀元自救會、東菱自救會、太中自救會、興利自救會共同組成。

十六年前,勞工在體制內求助無門,進而發動臥軌擋火車、擋考生、絕食抗議等街頭抗爭行動,逼勞委會進行集體協商,要求相關政府部門出面負責,當時勞委會主委許介圭,提出由政府以「關廠歇業勞工就業促進貸款」的名義,先行發放雇主積欠的退休金和資遣費,再由政府去向雇主追償的方式,讓關厰工人的問題獲得解決。十六年後,自救會內個別勞工在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任內,卻陸續接獲法院起訴狀,面對龐大的司法體系,有理,卻依然求訴無門,關廠工人們只好再度自食其力走上街頭抗爭。

 

 

行政衙門十年如一日,關厰工人再現當年勇

聯福90年代抗爭影像

2012年六月初,年老的關廠工人們陸續接獲各地法院的支付命令後,透過抗爭往日留下的人際網絡找回組織的力量,6月19日於立法院召開公聽會,重述他們當年的故事,以及對政府不跟老闆要錢,卻向勞工討債的憤怒,7月9日展開第一波夜宿勞委會以及行政衙門巡禮:勞委會、行政院、監察院、總統府;然而,始終都沒有任何政府官員出面回應、處理,所有單位都說「已轉知勞委會」,勞委會則說「已進入司法程序」。

8月13日星期一,就是關廠工人面對嚴酷法院開庭的開始,於是我們決定採取更激烈的行動,8月6日到10日那週,從重返當年八德臥軌處召開抗爭宣示記者會,7日立法院記者會、會後前往王如玄官邸,8日父親節甚至由工運老將林子文、吳永毅帶領著大家衝上天橋,重演台灣底層弱勢者被逼走上絕路的社會悲劇「不能沒有你」;最後在10日由關廠工人直接佔領台北火車站月台行動,成功的換得勞委會與關廠工人「合意暫停訴訟」的協議,迫使勞委會無從逃避這起「政治事件」的責任,而非悉數撇清關係交由「法院判決」。

關厰工人抗爭的主體是一群任勞任怨的女工,她們是誰的阿嬤、外婆、母親、女兒、姊姊、妹妹,她們是社會中最為沉默、尋常的台灣第一代工人,創造了經濟奇蹟、養活了一家兩代人。早前大環境的貧困,她們始終沒有忘記,貧困,使她們在沒機會好好學會認字、寫字,面對繁複、詰曲嗷舌的法院文件中,她們,一無所知。而我,只能透過她們慌慌張張跑來工會辦公室求救時,手上帶來的法院文件中,推敲猜測受僱於勞委會的律師軍團,到底又出了什麼新手段來對付手無寸鐵的、不識字的、年老孤獨的阿嬤們。

 

政府的手段一:「撤告」謊言背後的殘酷真相

 

當年,阿嬤們從勞委會拿到墊償的那一筆錢是依照年資計算的退休金、資遣費,有的人領到五十萬元以下,依法院的程序需要先入「調解庭」後,才是進到正式的「言詞辯論庭」,阿嬤們根本分不清這兩者。10日抗爭後,我們得知法院在合意暫停的程序上,要求關厰工人還是得要遞送「停止狀」或到庭說明後才算數,當要告訴阿嬤們程序的處理方法時,善良的她們卻說勞委會對她們很好,已經主動撤告了!阿嬤們還很開心地以為10日抗爭效果極佳,馬上見效!

勞委會公文掃瞄(點圖看大圖)

然而,在工會工作的我深知政府的行政效率根本不會這麼快速…果然,真正看到幾位自救會成員收到那份8日發出來的法院文件,並打去法院詢問後,才得知:「勞委會的律師表示:『上了法庭看到法官,再談和解,就快了。』」阿嬤們殊不知她們以為的「撤告」,其實是因為勞委會覺得調解庭太拖時間了,希望極盡可能、用各種法律手段,讓這群關厰工人因為階級、因為知識的不足,被上法庭、見法官的恐懼逼使著去還款。這陰著來的動作背後,其實是政府更殘酷的對待。

 

政府手段二:勞委會律師軍團誅殺九族

 

近日來,勞委會除了持續讓每個關厰工人的程序進到言詞辯論庭才暫停外,更可怕的情況是:惡質雇主死了,政府沒有去跟他的子子孫孫追討積欠勞工的退休金、資遣費;關厰工人死了,或當年協助她們領取墊償退休金的保人去世了,政府卻不願放過,追殺九族!律師軍團動用各種行政資源,去戶政事務所調出死者的繼承人名冊、族譜,將死者的親屬全部納為被告!有的被告人甚至還在唸小學,目前,最高紀錄被告名單長達32位。有些關厰工人甚至直呼:「我都不知道我有那麼多親戚!」

誅殺九族支付命令樣本(點圖看大圖)

目前,10月新上任的勞委會主委潘世偉都還未提出具體的解決方案,但我們不會癡癡等待、放棄為自己爭權益的抗爭路,因為只有這是真實的:靠著自己的力量、慢慢往前走。年關將近,立法院也開始審理明年度的政府預算,我們得知102年度,勞委會已在「就業安定基金」內編列提告關廠工人的兩千萬預算,而且該項目是「促進國民就業,以增進社會及經濟發展」,這是何等諷刺?

勞委會預算書掃描(點圖看大圖)

過去,關廠工人的抗爭爭取到現在的「失業給付」,11月14日展開立法院行動,除了訴求刪除勞委會控告工人的預算外,更希望從聯福、福昌到華隆、榮電的舊制退休金問題,能獲得解決,我們認為只需修改勞基法第28條,將舊制退休金及資遣費納入墊償範圍,就可以改變勞工拿不到退休金的悲慘命運。

 

未來,我們一起走

 

10月28日在「政府混蛋、台灣完蛋」大遊行中,這群創造台灣經濟奇蹟的第一代工人們進行了六步一跪的行動,是「跪天、跪地、跪人民」、「要公義、爭平等、保生存」,向台灣社會大眾祈願一個更好的未來,希望未來他們的子女不用再面對惡性關廠後、一無所有的生活;希望政府不要再用以人民權益為餌的方式─基本工資凍漲、開放外勞,作為吸引當年外移廠商回台的條件;希望政府一肩扛起勞保基金的責任,讓台灣的勞工度過一個有尊嚴的晚年,而非面臨再度失去第二筆退休金。

這個時刻,是我們要一起站出來的時候,不分台灣勞工運動的昨日與今日,未來的路我們得共同創造。祝福各位。(編按:全國關廠工人將於11/14上午10點再次前往立法院,要求立委刪除勞委會「討債」預算。)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在日前(10/28)以六步一跪方式苦行,要求政府撤告。

※ 本文作者為桃園縣產業總工會秘書
※ 本文內容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 篇回應 to “關廠工人:受壓迫者的縮影”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