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專題【獨立特派員】說故事的人 鐘聖雄

李婕綾 李金龍 / 採訪報導

奔走在新聞現場按著快門,獨立記者鐘聖雄的人生風景並未照著他原先的構思前進。「我一開始其實是想要做搖滾樂的紀錄片。」一封來自黑手那卡西的音樂會邀請函,鐘聖雄踏入了樂生的行列,也成為社運者口中的「樂青」。

成為樂青後,念新聞的鐘聖雄,很快貢獻所學,將樂生的影像透過媒體傳送給大眾,但後來也讓自己倍感矛盾。「我就看著人家攝影機的LCD,然後你就看著它在特寫截肢的手啊、變形的臉孔啊,甚麼甚麼的,那個時候你心裡就很複雜,因為他打獵的對象已經是你身邊的人。」獵人離開了,但鐘聖雄的鏡頭卻再也無法調頭。

「我會想一件事情就是,我可以跟他跟多久?然後,例如說都更,我就會覺得說,我要跟著你跟到結束,那就代表說,我今天願意投入來做一個議題的時候,那某種程度上代表一個承諾,那個承諾不是說,我今天只是來拍拍你們受苦的畫面或甚麼,而是說我希望幫得上忙,而這個幫得上忙可能是盡量可以一直報導,報導到,盡量跟到最後。」

除了勞工,鐘聖雄也大量報導台灣都更事件,不管是備受矚目的案件或是沒沒無聞的事件,鐘聖雄都以最貼近當事人的角度進行記錄。

「我覺得這件事情你要記在心底,尤其我們報導的大部分是別人的悲劇,你不能拿別人的悲劇來當做你交差的作業,我覺得這件事情非常非常重要,別人願意讓你採訪,然後你也見到別人很脆弱的一面,我覺得那有一個交換關係是,你要幫得上忙,而不是你拿了別人的事情,交差了事。」鐘聖雄說。

圖1

鐘聖雄許多作品都在公共電視新聞議題中心上發表,而他的作品也是議題中心裡最常被投訴的對象。公視新聞議題中心製作人吳東牧表示:「像永春捷運的都更案,還有士林的王家,還有很多地方,那我想這些,就是他在寫這些報導的時候,他有立場,他比較站在必須面臨拆除或是不情願的,那當然對方那一邊,對這樣的事情就很不高興。」

在他報導都更新聞期間,幾乎每個禮拜都有投訴電話。即使如此,鐘聖雄也毫不避諱地說:「反正我也沒有要掩飾我的立場,我覺得重點在於說如果我們報導正確的東西,如果他是真實的,值得檢驗的,那我不覺得立場是一個問題。但是立場不會影響到客觀嗎?我可以告訴你我不客觀啊,我告訴你我的立場是甚麼,但是我可以告訴你說,我身為一個記者,我告訴你的資訊是值得檢驗的東西。」

圖3

回顧鐘聖雄的人生,他放棄接管家中經營的公司,也打消了當財經記者賺大錢的念頭,鐘聖雄最後選擇當個說故事的人,用相機記錄他認為該被大眾關心的事件,也訴說社會底層很少被人聽見的心聲。

「我想做的事,其實就是說故事,把這個社會上很多,照理來說,本來就是媒體該做的事情,然後沒有被做的事情,然後我們去做,把他報導出來。」

【獨立特派員-逐夢世代—鐘聖雄】
公視頻道 CH.13
週三 22:00 首播
週四 01:00重播
帶您一起看真相、聞真理、說真話

【獨立特派員】
官方部落格:http://taiwaninnews.blogspot.tw/
Youtube頻道:http://www.youtube.com/user/news50402/featured
歡迎上Facebook 搜尋「獨立特派員」,按讚會看到更多即時消息喔!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3 篇回應 to “【獨立特派員】說故事的人 鐘聖雄”

  1. balance 說:

    記者有個人的立場,是很自然的;(誰沒有?是人都有)
    但是,既然是在「公共電視」報導,而且又在報導時佔了第一時間、最大的話語權,
    就必需有「虛擬的天平」在心中,
    而非隨個人立場自由伸展。

    如果要觀眾「檢驗」新聞是不是真實、正確,
    請一定別忘了,公共電視的閱聽對象,是光譜上所有頻率的人;

    真實,如果很明顯是「經過篩選」的真實;
    正確,如果很明顯是「主觀認為」的正確;

    這樣的真實和正確,是所有閱聽對象都接受的嗎?
    或是,仍只是使用「最大的話語權」推銷自己的主觀真實與正確?

  2. 徐世榮 說:

    略抒己見,敬請參考,也請不吝指正:

    1.倘若我們同意記者與每個人一樣,皆有自己的價值與立場,那麼,我們追尋的恐非是那「未經過篩選」的真實,或是那「沒有主觀認為」的正確,因為,在現實社會裡恐怕是沒有那些東西的。真實與否?正確與否?皆會與我們主觀的詮釋與建構有著絕對的關係。

    2.在此情況下,在社會科學的領域裡,不管是「事實」或是「正確」,都會有許多個的,而不是只有一個。即在我們的面前,會有多個「事實」及「正確」,而這些「事實」及「正確」往往會是相互衝突的,由此形成了弔詭的現象。因此,如何公平的呈現多個「事實」及「正確」,可能是媒體及我們必須共同努力的方向。

    3.由此,我們論及了媒體,我覺得我們的視角可能不適合僅侷限於公共電視,而是要審視臺灣整個媒體環境,在這個大的天平底下來看待公共電視。我以為,在臺灣的媒體世界裡,公共電視絕非是擁有「最大的話語權」,因為,我們有著太多的商業媒體,也有著許多政媒雙棲的媒體,他們日夜的傳輸經過編輯台「精挑細選」的新聞,根本沒有呈現多個「事實」及「正確」。

    4.我覺得公共電視應該是在這個大天平已嚴重傾斜的情況下,來提供及補足前述的多個「事實」及「正確」。我覺得鐘先生及公共電視的許多優秀年輕人,他們非常努力的想幫台灣社會補足這一個部分,也還好有了他們,許許多多這個社會未曾想像過的多個「事實」及「正確」才會呈現於我們的面前。

    5.這是因為我個人參與過許多有關於土地徵收、都市更新、反迫遷等等的記者會及相關活動,記者朋友們總是來了一群,面前的攝影機也是一字排開,但是當晚打開電視機,觀看那群有線電視,或是隔天閱讀許多被稱為「大報」的報導,卻大抵都是隻字未提。相反地,我看見公共電視報導了,我看見PNN關懷這群社會弱勢者,我也看見苦勞網、新頭殼、立報、環境報導、飄浪島嶼、環境資訊報、上下游等等弱勢媒體報導了,我大概只能在這些地方找到我們的「事實」及「正確」。

    6.最後,我很想說的是,對於上述我所提到的這些媒體及新聞從業人員,我要表達對於您們的敬意,謝謝您們的報導,得以讓台灣社會的一部份人知道我們的「事實」及「正確」,衷心感激!

  3. 徐世榮 說:

    很抱歉,我忘了提一個重要的媒體,請容我補上「PEOPO公民新聞」,謝謝您們。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