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苑裡漁村反風車設庄旁 台灣能源政策待論辨 (下)

公民記者 何欣潔 / 苗栗報導

於社會反核聲浪高漲的此刻,風力發電等「綠能」成為重要的核能替代方案;而全台唯一一家民營風力電廠英華威,則早在十年前便看出風力發電的商業潛力。2001年,英華威眼見高舉「反核」訴求的民進黨執政而決定投資台灣市場。經歷再生能源法規遲未通過、未立案即取得官方補助、台電收購價格協商等爭議,甚至於政黨輪替後(2009年)一度揚言撤資,但仍透過國會遊說與立法等靈活手腕於台灣竹南大鵬、大甲、彰濱等地成功設立風場,亦開始將能源售予台電,百億投資逐漸回收。

表

 

英華威:風機與民宅間距不需立法 / 能源局:回歸環評,立法限制多恐扼殺綠能產業

如同所有的「綠色產業」,綠能發電對自然環境與在地生活也有都相當程度的影響與代價。但面對苑裡居民對於巨型風機之抗爭時,副總王雲怡則以「全世界都沒有法律規定住宅與風機的距離」回應。王雲怡不滿地指出:「就我所知,世界各國並沒有把風機當成一個特別的構造物來處理,沒有特別為風機訂定的一套法規,台灣有需要更嚴格的規定嗎?這樣公平嗎?我認為應該回歸一般性的噪音、建築法規規定,並不需要特別去立法限制風力發電。」

能源局副局長王運銘則表示:「目前來說,法規已經有規定風機與民宅距離在250公尺之下必須做環評,我想環評會有很謹慎很細緻的過程去處理風車對居民的影響。如果要硬性規定住宅與風機的距離不得少於幾公尺,很有可能會影響或扼殺了台灣發展再生能源的空間。」

王雲怡也再次強調:「就我所知,全台灣的開發案沒有一個不遇到抗爭,每一個開發案都會遇到抗爭。但綠能是台灣一定要走的路,英華威不會因為一些小風波、小困難就隨便停下來,會繼續做下去。」

IMG_1328

鎮上隨處可見反風車布條。

綠能作為反核的出路?台灣能源未來待辯論

 

對此,309反核大遊行主辦單位、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祕書長洪申翰則有不同意見。洪申翰認為,苑裡發生的爭議,恰巧反應了台灣對風力發電立法規範不足的問題。「站在政策推動的立場,我們會認為台灣需要大型風機,只是關於大型風機的規範必須更清楚、完善。風機距離民宅的距離、密度、噪音的問題,在台灣法規上還是一片空白。能源局現在把責任都推給環評,但在這次苑裡的反風機運動裡面,是有可能將這些規範推進、談得更清楚的。」

「看到苑裡鄉親抗爭,能源局跟台電反而拿來反反核。台電在演講簡報裡,已經放上了苑裡抗爭的照片以證明『台灣人反風電』,去論證綠能不可行、台灣需要核電!」洪申翰表示:「但政府只是想要利用苑裡來打擊反核士氣,並沒有想要真正去解決當地風機的問題,是一種非常卑鄙的做法。」雖然忙於立院外阻擋核四預算,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亦將於周末前往苑裡實地現勘,深入了解風機問題。

針對綠盟的回應,台灣農村陣線成員林樂昕也有不一樣的看法:「除了立法這種技術性的問題之外,也許更根本的問題是:我們究竟要不要持續讓台電、大型私人資本壟斷我們的發電技術?要不要開始發展小型、社區型的、更民主的能源產業?」

林樂昕轉述宜蘭農田水利會組長陳榮昌的看法表示:「多年前水利會曾邀請日本水利專家來宜蘭,專家認為水力發電是台灣最適合發展的能源,小至每個社區都有一個水力發電的設施,這也許是值得嘗試的道路。

「所有的改變都會是痛苦的,但若不真正從社會結構進行改變,就不會真正解決問題。」長期參與反中科、反國光石化、小農復耕等運動的林樂昕表示:「如果我們的假設是『台灣的生活方式不變』『台灣用電量總量不變』,我們要持續發展高耗能的產業,不願意反省當前的經濟發展模式出了什麼問題,那結果很清楚,就算送走了核電廠,迎來的也是英華威這種大型壟斷資本、大型風機,一樣要犧牲農漁業來提供工業用電、都市用電。」

台灣於3月舉辦20萬人反核大遊行後不滿一月,苑裡居民便選擇以絕食、佔領工地「埋鍋造飯」等方式展開長期抗爭。若不僅以「反核又反綠能,那到底要用什麼發電啊?」的消極方式進行回應,苑裡與英華威之間的爭議實是台灣再生能源發展的重要課題。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