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大埔又臨強拆 農團批苗栗縣長「豺狼」

記者 鐘聖雄、實習記者 廖云瑄 / 台北報導

2010年苗栗大埔「毀農」、「強徵」事件引發群情激憤,不僅讓當時行政院長吳敦義出面協商,承諾讓拒絕徵收的住戶「原屋原地」保留,甚至也影響日後《土地徵收條例》修法。正當社會多半以為大埔事件已順利解決的此刻,苗栗縣政府竟在日前發文給大埔抗爭住戶,要求他們必須在7月5日前自行拆除,否則將再度以強拆手段強制徵收,迫使大埔自救會、捍衛農鄉聯盟、台灣農村陣線等團體再度走上街頭,今天上午喊出「豺狼治國、人民奮起」口號,開始在行政院門口靜坐,要求政府信守「保留」承諾,也呼籲行政院長江宜樺出面平息爭議。

苗栗縣政府在2010年6月派怪手搗毀即將收成的大埔農田,後來當地農民朱馮敏又因反對強制徵收而飲藥自盡,引發社會極大關注,前行政院長吳敦義不得不在同年8月出面與農民代表協商,承諾拒絕接受徵收條件的幾戶大埔農民可「原地原屋」保留。

同年12月28日,內政部都委會同樣做出原地原屋保留決議,但苗栗縣政府卻在2011年1月的第228次都委會決議中,以交通、技術等問題否決中央決議,認定「不保留」大埔四戶住家,內政部隨後又在同年5月的755次都委會決議、102年8月的785次都委會中,兩度決議不保留備受爭議的大埔四戶住家,導致政府的保留支票徹底跳票。如今,大埔農民終於再度收到自行拆遷公文…

 

大埔農民:人已亡,何忍家再破? 政府不要趕盡殺絕

 

大埔自救會發言人葉秀桃表示,三年前當時的行政院長吳敦義與農民會面,親口承諾「原屋保留、劃地還農」,還說100年3月之前就會歸還農地,但如今一千多個日子過去,不僅中央承諾沒有兌現,苗縣府竟再度發出限期拆遷公文,劉政鴻更以拆屋迫遷「我扛責」說法,強調絕對會執行徵收程序,讓葉秀桃不禁痛批,「家破人亡,誰扛得起?縣長說這種話,根本就是輕視人民、踐踏人民」。

歷經兩度徵收,如今被拆到只剩6坪的「張藥局」彭秀春難過地說,他們在6坪的土地住了30幾年,三年前政府答應原地保留,6月11日的公文卻又要求拆除,政府為何連立錐之地都不留給人民?三年前自殺的朱馮敏女士的兒子朱炳坤手上則拿著「人已亡,何忍家再破」標語,要求政府不要對人民趕盡殺絕。

EDD_4576

大埔張藥局歷經兩度徵收,如今只剩6坪,如果苗縣府再度以「交通安全」為由徵收他們的家,未來他們將連「立錐之地」也沒有,所以才不辭辛勞,數度走上街頭。

EDD_4700

抗爭農民質疑,苗栗縣長劉政鴻說要「扛責」,但人民家破人亡的悲劇,又豈是官員扛得起的呢?

 

學者:莫讓強拆悲劇重演!

 

詹順貴律師表示,台中高等行政法院今下午將審理「撤銷徵收(大埔)」、「停止執行(7/5自行拆除)」、「內政部都委會755次決議程序違法」等三案,且撤銷徵收的可能性非常高,但苗縣府卻一意孤行,企圖以「搶拆」手段造成既成事實,用「橫柴入灶」方式執行沒有公益、必要性的強徵政策,根本是違法亂紀的行為。

「台灣社會看到大埔所有的人民所遭受的凌虐和踐踏難道還不夠嗎?這樣的戲碼三年來、五年來不斷地重複,目的就是要讓他們徹底的絕望和放棄!」台北大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副教授廖本全激動呼籲,大埔農民多年來受強徵折磨,他們的命運與台灣社會的未來息息相關,希望所有人都能伸出援手,不要再讓強徵、強拆、農民自殺的悲劇再度上演。他說:「請你們伸出援手,拜託,不只是對大埔四戶伸出援手,你們是對自己伸出援手,對這片土地,對台灣社會,對這裡的人權,對你我共同的未來伸出援手!」

EDD_4706

竹南大埔自救會、捍衛農鄉聯盟、台灣農村陣線等各地聲援者,目前正在炎熱氣候下,守在行政院前靜坐,呼籲行政院長江宜樺儘速出面解決問題,但沒有獲得正式回應。目前警方已經兩度舉牌警告,要求他們撤離,目前雙方仍在現場僵持。

EDD_4727

行政院長吳敦義曾經承諾大埔農民「原位置保留」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3 篇回應 to “大埔又臨強拆 農團批苗栗縣長「豺狼」”

  1. Fonsi Chen 說:

    政院發言人鄭麗文下午回應表示,前行政院長吳敦義先前於任內承諾保留大埔地區的原建物,是此建物必須符合交通、公共安全、公平性及都市計劃合理性等4原則?那麼經立法院三讀通過後,總統在2012 年1 月4 日公布的呢?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初次報告(pdf檔) – – – 46頁

    178. 在苗栗竹南大埔怪手開進稻田之後,接著包括苗栗縣灣、新北市的貢寮、彰化二林的中科四期相思寮、田中高鐵車站、臺中縣后里、大雅特定區、新竹縣二重埔等土地徵收案,地主紛紛站出來控訴政府強行徵地。行政院在2011 年8 月25 日通過土地徵收條例修正案,送經立法院三讀通過後,總統在2012 年1 月4 日公布,修正內容包括:

    (1)徵收前必須就徵收計畫之社會因素、經濟因素、文化及生態因素及永續發展因素等個別情形,評估其興辦事業之公益性;

    (2)區段徵收計畫書,應提供拆遷安置計畫供土地徵收審議委員會審議;

    (3)決定徵收計畫之前,應舉行2 次以上公聽會,踐行溝通程序;

    (4)徵收採取市價或重建價格補償,對中低收入戶因徵收致無屋可居住者,應訂定安置計畫。

    大埔徵地事件於2010年8月由當時的行政院長吳敦義、秘書長林中森和內政部長江宜樺承諾「同意徵收範圍內的原土地所有權人,未於法定期限內完成申領抵價地者,其所有之建物及基地同意原位置保留,基地部分辦理專案讓售。」政府做到了嗎?

    大法官 葉百修 於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 709 號中宣告:

    按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下稱經社文公約)第十一條第一項前段規定:「本公約締約國確認人人有權享受其本人及家屬所需之適當生活程度,包括適當之衣食住及不斷改善之生活環境。」是本席曾以之認為,該規定應等同於我國憲法第十五條所保障之生存權之具體表現。

    而於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七條第一項規定:「任何人之私生活、家庭、住宅或通信,不得無理或非法侵擾,其名譽及信用,亦不得非法破壞」,則屬於憲法第十條所保障之居住自由之概念,亦即本院釋字第四四三號解釋理由書中所稱「人民有選擇其居住處所,營私人生活不受干預之自由,且有得依個人意願自由遷徙或旅居各地之權利」,以及釋字第四五四號解釋所稱「自由設定住居所」之權利。因此,憲法第十條所保障之居住自由,亦屬於隱私權所涵蓋之範疇,同時也涉及人格自由發展之權利。

    大法官 陳春生 於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 709 號中宣告:

    適足居住權 – – – 本號解釋亦可能從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一條規定之「人人有權享受其本人及家屬所需之適當生活程度」,以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一九七七年第七號一般性意見:「適足居住權中,所有人均有免遭強迫驅逐之權」。惟基於公約在本院釋憲過程其地位是否得作為宣告審查客體違憲之根據,不無疑問。

    另一方面,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一條指出,人人有權享受不斷改善生活環境之權云,此似從主張都更者之權利出發,亦是都更條例所內涵之立法目的,而不適宜作為不願參加都更者之權利依據。 綜上所述,本號解釋多數固只以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與居住自由為受侵害之基本權,本席認為,在中華民國憲法秩序下,於都更領域所牽涉之基本權利是否包含所謂「適足居住權」,基於目前學界與實務界對此之學理論述尚未成熟,本號解釋未加以納入,係以穩健的方式解釋憲法,應有所本。

    我們要大聲的問,這個徵收的實質公益性及必要性在那裡?

    九十七年底,一紙群創光電總經理段行建署名的「投資意向書」的陳情,要求將區內原先二十三公頃工業區,擴大為二十八公頃。苗栗縣政府立刻「從善如流」,修改徵收計劃。這就是我們的政府?
    http://www.humanrights.moj.gov.tw/ct.asp?xItem=267063&ctNode=30640&mp=200

  2. Fonsi Chen 說:

    行政院長江宜樺2013年7月3日中午與媒體餐敘時表示,會不會請苗栗縣政府待法院判決結果出來後再拆?江揆表示,決議沒寫這麼清楚,通常實務經驗上會衡量一下,看要不要等法院判決出來後再做?

    如果法院判決是苗栗縣政府敗訴,是否苗栗縣政府又會跟郝龍斌一樣,房屋已經拆了,要蓋回去沒有建築線,不合建築法規定!如果法院判決是苗栗縣政府敗訴,是否苗栗縣政府負責國家賠償呢?

    劉政鴻指出,現有開發大埔案向中央貸款新台幣45億元地方建設基金的龐大還款壓力?
    劉政鴻表示,其中22公頃產業專區內已標售逾8成土地,由台積電、嬌聯、聯亞科技等大廠得標? 我們老百姓要問:

    這樣不是跟文林苑一樣,土地還未完全取得,就先『預售』嗎?那麼在整個土地開發案未完全取得土地情形下,是誰擅作主張向中央貸款45億呢?是誰擅作主張標售逾8成土地,給台積電、嬌聯、聯亞科技呢?是誰擅作主張就要誰負責!

    攤開2010年8月17日行政院長吳敦義與苗栗縣政府、大埔農地農戶代表協調的會議記錄,白紙黑字載明「建物原位置保留」及「農地集中規劃」兩項原則;行政院因而在該年8月23日發出院臺建字第0990102255號函,強調原屋保留所有大埔自救會成員的房地。這是吳敦義與苗栗縣府共同做出的承諾,基於政治誠信,苗栗縣府沒有理由推翻。

    我們老百姓要求政府的『信賴保護原則』!我們老百姓要求政府的『依法行政』!

  3. […] 江宜樺對農陣的訴求有四點回應,充滿謊言與對事實的扭曲。江宜樺上任以來謊話連篇,最著名的是憑空捏造大埔原屋保留的「四原則」說,堪當最會說謊的閣員,我甚至都已經不屑去評論了。 面對 818 行動,江宜樺提出「公民不服從運動」要符合「文明」原則。這根本是屁話!江宜樺何時曾經關心過「文明」原則?他關心的根本就只有「禮貌」問題! 不信,我們來比比看政府跟818 行動誰比較文明。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