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梨山老農悲歌:林務局將老農逼上絕境,這是法律嗎?

文 / 邱顯智

林務局與南投地方法院民事執行處,利用颱風天上山,於8月30日將為於梨山地區的南投縣仁愛鄉榮興村老村長葉進的家與村辦公室強制執行。老村長無力守護自己的家與村辦公室,自覺愧對村民,自殺獲救。然而,林務局滿山遍野狀告老農民事訴訟,因此而取得執行名義,該執行名義真的合法嗎? 這樣做真的對嗎?

按林務局與梨山地區林農訂定台灣省德基水庫集水區域內國有森林用地出租造林契約書,約定每次租期為九年,其乃因當年政府為安置開闢中橫公路的榮民,故實施就地安置,讓這些榮民留在山上,並透過技術轉移鼓勵榮民種植蘋果、水蜜桃等高冷水果維生。故榮民聚集於該處取名為「榮興村」。

不料三、四十年後,政府將這些老榮民拋在腦後,因政策改變,一夕之間蘋果樹、桃樹再也不被官方承認造林樹種,因此當年信賴政府政策引導的老農竟變成違法。另官方又以台灣省政府於82年6月17日以府業林字第163060號公告,經行政院核定之「德基水庫集水區陡坡農用地(超限利用地)處理方案」,單方決定超過坡度28度之林地即屬所謂超限利用地,全面終止租約。

自此老農幾乎無置喙之餘地,一旦被認定為超限利用地,林務局即終止租約,若不願交還土地,機關便聘請律師以民事訴訟狀告農民,農民莫名其妙被告後,離開兩千多公尺的山上,奔波於途至南投或台中地院應訴,全無例外遭受敗訴判決。

高齡近九十歲的馬伯伯,被林務局奪了土地、拆了房子(國家當初蓋給他的)、執行費用還要他付、更被追討「不當得利」。(照片由梨山自救會提供)

高齡近九十歲的馬伯伯,被林務局奪了土地、拆了房子(國家當初蓋給他的)、執行費用還要他付,更被追討「不當得利」。(照片由梨山自救會提供)

然而,本案果真為民事訴訟嗎?

此從大法官釋字第695號解釋即可看出端倪。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695號解釋:

我國關於民事訴訟與行政訴訟之審判,依現行法律之規定,分由不同性質之法院審理。除法律別有規定外,關於因私法關係所生之爭執,由普通法院審判;因公法關係所生之爭議,則由行政法院審判之(本院釋字第四四八號、第四六六號解釋參照)。至於人民依行政法規向主管機關為訂約之申請,若主管機關依相關法規須基於公益之考量而為是否准許之決定,其因未准許致不能進入訂約程序者,此等申請人如有不服,應依法提起行政爭訟(本院釋字第五四○號解釋參照)。

其理由書謂: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為接續清理前依臺灣省政府中華民國五十八年 五月二十七日農秘字第三五八七六號令公告「臺灣省國有林事業區內濫墾地清理計畫」,尚未完成清理之舊有濫墾地,於九十七年四月二十三日訂定發布國有林地濫墾地補辦清理作業要點(下稱系爭要點)暨國有林地濫墾地補辦清理實施計畫,將違法墾植者導正納入管理,以進行復育造林,提高林地國土保安等公益功能。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所屬各林區管理處(下稱林區管理處)於人民依據系爭要點申請訂立租地契約時,經審查確認合於系爭要點及相關規定,始得與申請人辦理訂約。按補辦清理之目的在於解決國有林地遭人民濫墾之問題,涉及國土保安長遠利益(森林法第五條規定參照)。故林區管理處於審查時,縱已確認占用事實及占用人身分與系爭要點及有關規定相符,如其訂約有違林地永續經營或國土保安等重大公益時,仍得不予出租。是林區管理處之決定,為是否與人民訂立國有林地租賃契約之前,基於公權力行使職權之行為,仍屬公法性質,申請人如有不服,自應提起行政爭訟以為救濟,其訴訟應由行政法院審判。

被告向執行官及林務局官員懇求。(照片由梨山自救會提供)

被告向執行官及林務局官員懇求。(照片由梨山自救會提供)

本件始末乃因宜蘭地院法官看不過去羅東林管處一再以民事訴訟狀告農民,而民事法院無從審查其決定是否有符合行政法上原理原則,因此提出大法官解釋,終經大法官解釋拒絕人民訂立租地之決定為公權力之行使,應受行政法院審查。

梨山事件林務局片面終止租約,自己訂定規定、更改規則、自己執行,不顧老農三、四十年之信賴保護,亦毫無考量平等原則、比例原則,卻以民事訴訟狀告農民,致民事法院無從審查機關是否有為上開行政法上原則,此種以公法遁入私法之行徑,自應為法所不許。本件實應為公法訴訟。

然林務局滿山遍野聘請律師,狀告梨山老農民事訴訟,獲得勝訴判決後,毫不顧該些老農一生對國家之貢獻,其生存權是否可受保障,縱令如馬玉如等年事已高之榮民(八十五歲),於執行時跪地苦苦哀求,林務局官員仍不為所動,強拆其居住四、五十年之房屋,將其一生心血之果樹全數砍伐。馬玉如從此無屋可住,只得借住友人另一老榮民住處。

過不久,該榮民住處亦遭執行,馬伯伯只得再度借住同村另一榮民處。筆者曾至馬玉如新近住處,中橫公路下方之矮房,昏暗的燈光下,老人身體尚稱硬朗,惟念及此生遭遇,濃厚的鄉音話語未曾停歇,老淚縱橫。一生青春貢獻國家,老來家遭國家摧毀,四處遭國家驅趕,大悲無言。

如此案例幾為榮興村村民之寫照。南投縣國姓鄉已有老農因遭林務局狀告民事訴訟,自殺身亡。林務局於8月30日執行榮興村長住家亦幾釀成不可挽回的悲劇。原本應保護、照顧農民的農委會,竟變成將農民推向生命終點的殺手,這是農委會的任務嗎? 國家片面更改規則、片面終止租約,致當年信賴其政策引導的人民於不顧,全然不受司法審查,這樣對嗎?

台大黃榮堅教授說,法律總是要給人一條路走,而且是一條人走的路。將老榮民以民事訴訟告上法院,取得所謂執行名義,拆其屋,毀其田,將其逼上絕境,這不給人一條路走的絕非法律。

這是暴政。

  • 本文作者邱顯智,梨山自救會律師。
  • 本文原刊登於作者網誌(原文連結),經作者同意全文轉載。
  • 本文內容係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5 篇回應 to “梨山老農悲歌:林務局將老農逼上絕境,這是法律嗎?”

  1. SDC 說:

    這可以依違反行政程序法第八條:行政行為,應以誠實信用之方法為之,並應保護人民正當合理
    來做訴訟行為吧?

  2. Hy 說:

    公布律師及官員身分,讓大家知道到底是哪些人在作這樣的事,才能靠民意去監督他們

  3. 傑夫 說:

    林務局與南投地方法院民事執行處,這些所謂官員,都不是住在山上的人,它們怎會知道農民的辛酸,反正就公事公辦,現在公務人員最會說一句話:我依法行政O 聽到這,真想飆句台罵,XXXXX!

  4. 周雅玲 說:

    這是白色恐怖時代嗎?  政府說了算? 

  5. 我是中國人 說:

    不合情合理需要修法

  6. 楓宿瓦 說:

    中國人講究《情、理、法》, 因此貪官污吏氾濫。
    法國人講究《法、理、情》, 是故訴訟纏身累死人。
    智者該講究《理、法、情》, 理通事順,法執物整,情在人和。

  7. 李大南 說:

    這又是一件,””對的事,錯的作法””的經典範例。
    高山造林,水源保育,本來就不應該開放,果樹是淺根植物,又不是原生種,
    收回山坡地造林,是對的。這一點不容質疑,否則後果是全民(你我)買單。
    但是,老農民的照顧與安置,疏導與補償,要被重視。
    文中說:不給人一條路走的絕非法律。這是暴政。這一句說得很好。
    放任山坡地的農民濫墾,其後果如同放任財團在城市裡爛蓋,漠視不管,都是是昏庸,不是愛民。差別是對農民是以政欺民,對財團是利益輸送。
    任由該造林的地方種果樹,與任由該保存的古蹟蓋高樓,有何不同。
    …..看….欺善怕惡,嫌貧愛富,柿子檢軟的吃,見錢眼開。
    然後,最後一招,收回土地後,轉給財團蓋觀光旅館。
    然後,這個政府因此被換掉,
    然後,因為案子都已經發包了,下一個政府接手時,只好繼續蓋更多的觀光旅館。………..立院的協商,繼續密室進行,司法的吶喊,被以最愚笨的方式執行。
    結論是==人民是最大的輸家。輸了什麼? 輸在扭曲的價值觀。

  8. 恆林須鼻 說:

    樓上說的,部分對部分不對.文中說:
    “本件始末乃因宜蘭地院法官看不過去羅東林管處一再以民事訴訟狀告農民,而民事法院無從審查其決定是否有符合行政法上原理原則,因此提出大法官解釋,終經大法官解釋拒絕人民訂立租地之決定為公權力之行使,應受行政法院審查。”
    這是在談法律沒錯.但樓上說:”高山造林,水源保育,本來就不應該開放,果樹是淺根植物,又不是原生種,收回山坡地造林,是對的。這一點不容質疑,否則後果是全民(你我)買單。”
    這就算用法律來衡量,也說得太早.為什麼? 果樹是淺根植物,不能穩固山坡地.是不是原生種,根本無關.這裡已經是裁量濫用.再來,收回山坡地造林,到底和必須侵害他人居住權是有甚麼合理相當關係嗎?按照這個道理,豈非所有山民都必須要搬家?

  9. 平凡 說:

    黎山事件”林務局”片面終止租約,自己訂定規定、更改規則、自己執行”~這是通案非個案,不但朝令夕改,還常拿一些違背常理與一些不合時宜的法令來欺壓百姓~然後再順理成章不予續約~
    就我們嘉義縣”豐山村”村民感受最深!這是日據時代,祖先就已在此開墾!光復之初因為執政者官僚,套圖錯誤,硬將有人耕作與居住的村莊,劃入林班地!幾十年來被林務局百般迫害,實在忍無可忍!也不斷的陳情抗議,最後總是不了了之!直到洪仲丘案大埔事件,才又燃起了希望!原來小老百姓的聲音還是可以被聽見的~
    這是日據時代~就在此開墾的原墾民後代~因為光復後~辛苦開發的土地被”誤劃入林班地”的心酸與無奈~”豐山村”光復至今,未曾提供林業經營。如今更無造林的必要,請還給我們土地的自主權~讓我們得以安居樂業~
    ”豐山村”早期皆以務農為主,隨社會的變遷,如今發展觀光已是必然的趨勢,而林管處卻還常拿一些違背常理,與一些不合時宜的法令來欺壓百姓,如今唯有解除林班,才能平息積壓已久的民怨!
    原本就該是管理林木的”林務局”卻在光復之初,紙上作業,套圖錯誤,硬將日據時期,既有的”豐山村落”納入林班地管轄內,反而將坡度28度以上劃為國有財產局,造成今日混亂現象,長久以來將百姓當成樹木管理~也不管時空背景的不同,不但限制他們的生存權,還常常”朝令夕改”玩法弄權”使得村民長久以來,處在壓抑的氣氛下充滿鬱悶的情緒。
    這些年國產局一道公文下來,就輕鬆的將坡度28度以上的山坡地交由林務局管理,那坡度28度以下甚至是”日據時期既有的這個地勢平坦村落,是不是早就應該”理所當然”的交由國有財產局管理,這才附合公平正義的原理!
    58年濫墾地清理計劃明確規定,已建房屋或開成水田者,由各林管處調查實測後,報請林務局彙辦,解除林地手續,移交有關機關接管。這是要為光復之初,政府對百姓誤編所做的解套方針,但林務局並未辦理。造成今日村民大多成為”林管處”眼中擴大使用及違反規定的情形!
    林務局為了強佔土地,長期以來計劃性的無所不用其極,不但巧立各種名目”以違背常理”的規定,逼得原墾民走投無路,動不動就用”違反規定”不予續約,”再順理成章” 將土地收回,還視為理所當然!更別說是早期動不動就用森林法將村民移送的痛苦經歷了!來
    村民不禁要問!我們在自己祖先開墾的土地上耕作生活,錯了嗎!?怎麼合情合理的事,在這些不食”人間煙火”的官員眼中,都成了不合法!?
    經過幾十年來無數次的陳情與抗爭,對村民有利的條例最後都不了了之~直到洪仲丘案與大埔事件才又燃起了希望!原來我們的痛苦與無奈是可以被所看見的!公理和正義也都還在!希望藉由大眾的力量讓全村村民得以早日脫離被誤劃入林班地的恐懼與悲哀!
    證明文件:
    (一)全村大部份自日據時期皆已在此設籍定居~如今已有五代的歷史~(全村”戶籍謄本”資料一份)
    (二)林務局朝令夕改的文件及反覆無常的公文多件
    (三)對百姓有利的公告例如(附屬用地重測後卻又不承認)!或文件不是拖延不辦理就是推說不知道找不到資料(要村民自己提供)
    (四)”舊法新用”林班地不得有營利行為(這是58年戒嚴時期的法令)豐山村發展觀光至今已2`30年了,81年林管處契約書上註明”營業用”字樣竟然也可以睜眼說瞎話一概不承認~然後一道公文下來就叫民宿業者不得營業
    (五)林務局不但將”建地”或”農地”的契約書自行改來改去,還睜眼說瞎話牽強的解釋說這本來就統稱為”林業用地”等等
    (六)多項已公告要解編的法令遲遲不肯辦理~還拿一些很牽強的理由來搪塞
    希望藉由你們的協助!聽聽這380位村民的心聲。讓大眾的力量還我們一個公道!

  10. 道共 說:

    道共民主黨支持農民爭取合法權益
    1.地政重新指界測量
    2.公開程序聽政會
    3.追究發布行政命令官員刑責
    ———道共民主黨主席Richard Chang張東山———

  11. 理性處理 說:

    林地保育政策我很支持問題是政府應該要妥適安置這些老農,因為老農一但喪失農民身份就不能領老農津貼。他們不像一般上班族、公務員有退休金可安養晚年。
    之前南投國姓鄉不就發生老農狠心將自己種了幾十年的果園香蕉樹砍除並下毒的悲歌嗎?
    因為南投的林務局強硬要他砍除且可能不再續約因為老農違反林地造林的規定,造成該老農擔心老農資格不保老年生活不保。

    但是南部台南他們就有彈性的作法,就是邀請林務局、國產局一起來想辦法,結果想出
    在不危及水土水持下若已經種果樹的老農,那麼就將該林地移轉給國有財產局,如此就解套了,老農生活也有保障,政府政策也可執行,雙方都好。

    當然若已在水源區附近的,我讚成先輔導老農改地種植再去植林保育水土,畢竟山地水土若不好好保護,每年的颱風來就會發生土石流也很危險。

    現在的環保意識高漲,人民都不讚成山坡地種果樹、蔬菜了。現在的平地也很多新一代農民種出高山水果來了以後應該會有愈來愈多的人在平地種水果,如此山林就可以獲得保護。

    看過日本阿公木村秋則的書後,知道木村阿公種的蘋果樹連強颱都吹不倒,因為他不施肥不用農藥,將果園營造出像原始森林一樣的生態(當然他也是歷經八年果樹不結果才辛苦領悟出來的,一般老農沒如此技術所以農政單位要輔導他們),所以地利可以保持。所以,不是果樹不能保護水土,而是果樹過度施肥、用藥長久下來果樹的根就很淺。不施肥不用農藥,讓木村阿的蘋果樹的根長約二十尺遠高於一般果樹的八尺深。

    最後,凡想當公務人員的公民,應該努力為人民謀福利謀公義,而不是一直採不作為態度得過且過。
    像這種事,如果歷來的公務人員主事者能多主動了解極積協調或修法,及早輔導農民,事情就不會演變成
    如此不堪兩造雙輸的局面了。公務人員很多的主事者都是非等監察院糾正後才會去重視問題的

  12. 忽必烈 說:

    國民黨遠不如共產黨

    • 忽必烈 說:

      國民黨遠不如共產黨.也不如民進黨.(國民黨本質:欺善怕惡.瘀腐敗壞無能.欺壓農民.唬弄農民;財團代表法律,農民則是惡瘤○

  13. 忽必烈 說:

    國民黨遠不如共產黨.也不如民進黨.(國民黨本質:欺善怕惡.瘀腐敗壞無能.欺壓農民.唬弄農民;財團代表法律,農民則是惡瘤○

  14. 忽必烈 說:

    國民黨遠不如共產黨.也不如民進黨.(國民黨本質:欺善怕惡.瘀腐敗壞無能.欺壓農民.唬弄農民;財團代表法律,農民則是惡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