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關廠工人案】首波公法判決 勞動部敗訴

記者 吳柏緯 鐘聖雄 / 台北報導

面對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之受害,國家可不可以或者應不應該設法彌補?基於社會補償責任的思維應為肯定…

今天上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針對五起勞動部(原勞委會)向關廠工人「討債」的案件作出判決。審判長王碧芳裁定勞動部敗訴,訴訟費用也由勞動部負擔。但案件仍可以上訴。

王碧芳表示,認定此案為補償而非私法借貸原因有三:

  • 此案是由於過往國家法治的不健全所衍生出的情形。為了弭補法治的疏失,才制定出一系列相關的法律以解決此事。
  • 主管機關未善盡監督職責,故基於社會補償的立場提撥這筆資金與關廠工人。
  • 即便雙方訂立契約是不爭之事實,然而於公法上已經超過五年的請求時效,故勞動部無權請求。

針對法院作出的判決,義務律師曾威凱表示,希望這一切的鬧劇到此為止,他也呼籲其他法院的法官依此判例盡快做出判決。「法官已經作出判決,所以我們希望勞動部盡速撤除其餘訴訟案,如果勞動部堅持要繼續訴訟,那麼之後的庭請潘世偉自己出席,義務律師團也會奉陪到底。」

今天的宣判勞動部並未有代表出席聆聽,至於勞動部會不會上訴,勞動力發展署署長廖為仁表示,一切都要等到收到判決書再研議。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則動員工人們,宣判前即帶著已故「被告」的遺照,在法院門口表達訴求。

關廠工人抗爭了這麼久,爭取的不只是他們自己的權利,而是所有人的權利。所有的人都應該站出來聲援他們。

全關連指出,雖然台中高等行政法院已就部分案件聲請大法官統一解釋,希望等「代位求償」有統一認定後再做判決,所以有許多庭期已經延後,但他們仍希望法官可就此件判例,認定該案的補償性質,行政機關也應主動撤告,不要再「拖磨」工人。

曾威凱表示,行政機關本來就應該就此案負起責任,不要把所有事情都推給法官認定,「萬一有兩百件勝訴、兩百件敗訴,你行政機關還是要決定啊,不能說好運的就不用還,倒楣的要還啊」,持續呼籲勞動部主動撤告。

EDD_2625

關廠工人帶著數張長年抗爭,卻等不到勝訴結果的老同事遺照到北高行外等候判決。法官宣告勞動部敗訴後,他們有些人禁不住激動落淚,希望勞動部已經有了下台階,就要主動撤告,不要再折磨他們,讓許多人在高度壓力下往生。(鐘聖雄 攝)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新聞資料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0 篇回應 to “【關廠工人案】首波公法判決 勞動部敗訴”

  1. cch 說:

    (原勞動部)?

  2. […] 憲法第16條規定,人民有請願、訴願及訴訟之權。這裡的訴訟雖然意旨像一般民刑事訴訟,然而就條文觀察,這裡的訴訟主要是針對國家的行為不法侵害到人民權利時,人民得以採取的最終救濟手段。一筆十六年前的補償讓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落實了這一條條文以及憲法第15條、第80條的規定。 […]

  3. 路人甲 說:

    很好首先先確認一點

    法院認為今天不用還錢的原因是請求權消滅

    也就是說今天這些人不用還錢的原因是勞委會的怠惰和欠的夠久

    和公務人員失職完全沒有關係

    這個社會公司行號這麼多

    勞委會怎麼有可能有人力去一一清查

    審判長的第二個理由顯然有問題(反正還可以上訴)

    這些被拿走的錢全都是除了他們以外的台灣人民辛辛苦苦賺來的

    所以勞委會對於個判決有義務追索到底甚至提出釋憲來定性這契約否則就是另一次失職

    • 小孟 說:

      你說法官第二點有問題?? 如果你是大法官就有說服力

      當然每個人可以有自己看法,可是滿多人跟你看法不一樣就是了

    • KiantiX 說:

      這些被拿走的錢不是稅金喔!而是從就業安定基金拿出來的,就安基金的主要來源是就業安定費,就安費性質上是特別公課,不是稅金。

  4. […] 【關廠工人案】公法判決第一波 勞動部敗訴 […]

  5. […] 【關廠工人案】公法判決第一波 勞動部敗訴 […]

  6. uu 說:

    司法終於死而復活!

  7. […] 相較於勞動部的「簡答」回應,昨天出庭的多位義務辯護律師極力主張,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日前雖判勞動部敗訴,但判決中沒有說清楚當年勞工拿到的是補助而非貸款,仍有遺憾。在行政院打算全面撤告的情況下,接下來恐怕沒多少案件會作成判決,他們希望把握機會,替關廠工人把這件事情說清楚,還他們清白與公道。 […]

  8. […] 翻開臺灣的社運歷史,其實也不是都那麼和平。最近的應該就是關廠工人抗爭了。關廠工人採取了「臥軌」這個影響到許多「無辜」民眾的非理性抗議,招致了不少中壢李姓客官的批評,甚至民眾還在月臺上喊輾過去算了,但是他們的確引起了討論,最終也成功爭取到原屬於他們的權益了。這種社運,目標極為明確,而手段極為強烈,每一個參與的人都知道可能要承擔的後果,也都做好了心理準備。體質外的抗爭,免不了要負上一些責任,也許媒體會扭曲報導,也許民眾會唾棄,但至少可以達到目標。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