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史書華:警察阻擋醫護救傷

邱彥瑜 吳東牧 / 採訪報導

那天晚上我們很多醫護人員都哭了,我們沒辦法理解,為什麼這種事情會在台灣發生?我們一直覺得台灣是個很民主、法治的國家,這件事情不是發生在埃及、烏克蘭、敘利亞,它發生在台灣。台灣號稱亞洲民主非常先進的國家,我們從小到大所信仰的、我們所知道的台灣,好像不在了。

從佔領立法院第一天就到場支援的史書華,是任職於診所的牙醫師,一個多星期以來跟許多急診、心臟外科、小兒科、精神科、護理師、物理治療師等醫護人員輪班支援立法院內外的醫療志工團。他原本輪值於場內,聲援學生、民眾與警察的相處都算和平,大家對警察的印象也都很好,但卻在3月23日行政院驅離行動的晚上,一夜變色。

回想那天晚上,剛離開值班現場的史書華聽到行政院被佔領的消息,覺得有些不妙,立刻趕往行政院,希望能夠第一時間救治傷患,但警方說什麼都不願意讓醫療團隊從後門進到行政院內。就在此時,一位隨著救護車抵達的消防隊救護員向醫療志工團求助,說傷患太多、消防隊忙不過來,救護員自告奮勇和警方溝通,打了中隊長、大隊長的電話,溝通半小時之後,警方仍是不願放行。史書華說,他只能聽著天津街不斷傳來救護車進出的聲音,明知道那裡是最嚴重的重災區,卻完全幫不上忙。

我有點疑惑,世界醫師會不管在戰爭、暴亂狀況下,原則上不會阻擋醫護人員做救護工作,連兩軍交戰都不會阻擋,我無法理解為什麼台灣警察會用這種方式執行公務。今天有警察受傷,我們一樣趕快幫你處理,今天有民眾受傷,我們也幫你救護,醫療團不是沒有立場,但在醫療方面是中立的。

史書華說,就在他們決定放棄後門、打算轉往正門的時候,突然有民眾高喊「有人昏倒了」。他們跑過去看,只看到一個聲援民眾從鎮暴警察的警盾中「爬」出來,瞬間倒在地上,意識已經模糊,只說自己的頭部、肚子跟背部都被打。經過醫護人員的檢查,明顯有被鈍器(盾牌)傷害、棍子重擊的傷痕,手腳還有被拖行5、60公尺之遠的擦傷,史書華認為,現場的警力佔優勢,為何驅離後還要將人拖行那麼遠的距離?處理完這個讓他震驚的傷患、送上救護車後,他回頭詢問現場警方有沒有看到傷患遺落的鞋子,但更令他不解的是,現場有兩、三位警察露出了難以形容、類似竊笑的表情,史書華聳聳肩認為這只是部分員警的行為,但當下讓他心都涼了。

之後他們轉往行政院圍牆內,唯一被許可的醫療站設立在忠孝東路正門內庭院,史書華說,一開始有警察受傷,兩側的聲援民眾立刻讓出一條就醫通道。但後來情況越來越失序、詭異,先是一大批拿攝影機的媒體記者被驅離,接下來就是驅離的高峰,傷患一波波湧出,有些是腿部骨折、脛骨斷掉,有些人膝蓋腫得比頭還要大,根本不是被踩到、或是跌倒造成,一定是外力撞擊造成。

回憶那些聲援的群眾,史書華認為他們不是暴民,除了新聞有拍到民眾丟擲水瓶之外,現場的民眾都沒有任何武器,連史書華的學長,當天也加入靜坐行列,卻在起身離開之際被警力包圍、毆打,醒來時人已經在醫院了。史書華說,像這種大量傷患的情況很少見,除非是在連環車禍、大樓失火或是恐怖攻擊才會發生,驅離群眾到這種程度,讓他深深感覺到執法過當,即使是非法集會、侵入行政院,頂多關幾個月、易科罰金,警方卻超越比例原則將人打成這樣,他覺得無法理解。驅離行動快結束之際,警方也開始把醫護人員也往外趕,醫療團堅持要處理完所有的傷患才願意離開,卻被警察威脅「你不走,我就給你上銬」。

訪問到最後,史書華語重心長地說「這一次衝突沒有人死掉,是運氣好」,身為一個醫護人員,他相當氣憤的是,警方不但不配合醫護人員的要求,甚至還阻擋、隔絕醫護人員。面對認為警察只是「依法行政」的說法,史書華不以為然,他認為下達驅離命令的人必須為此負責,執法的警察也應該要有良知。他舉例說,假使今天被上級要求開槍,也是能夠依據自己的良知,不要打在頭上、可以打偏,依然算是有執行命令,如果只強調依法行政而忽略良心,那就跟納粹過往殘殺猶太人的情況是一樣的。他認為,行政院驅離那一夜,根本就是大規模的血腥鎮壓,雖然他們被擋在第一線外,無法親眼目睹驅離的過程,但從群眾受傷的情況來說,很多都到達可致命的程度,他認為,這就是屠殺。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6 篇回應 to “史書華:警察阻擋醫護救傷”

  1. good9sweetie 說:

    謝謝史醫師, 好人一世平安。

  2. j1992624 說:

    YouTube推薦必看影片: 揭開既得利益集團 正在 奴役人民的內幕
    1. 全球的貧富差距真相
    2. 羅素·布蘭德:為什麼我主編一本政治雜誌但我從不去投票
    3. 無價值的美元即將崩潰:來自世界銀行前任內部人員的揭密報告
    4. 在英國電視訪問中超坦白的金融交易員
    5. 人類史上最大騙局
    6. 孟山都的基因改造世界(11之1)繁體中文字幕
    7. 時代精神:邁步向前

  3. fujung,wang 說:

    感謝你們這群醫療團隊的仗義執言,能把事實揭發出來,讓人民知道真相。台灣是怎麼了?永遠兩套標準在衡量,記得紅衫軍佔據凱道時,我和先生剛好回台,看到台灣人不分黨派包容禮遇和縱容任由紅衫軍的口號,那是因台灣是民主國家,我們有接納不同的聲音的管道出口,但是國民黨和共產黨有何區別,用分化和抹黑的奧步來扭曲人性,真是可恥。這個扶不起的阿九她只是在實現他老爸的統一遺願,台灣人大家犯得著跟著歪嘴阿九倘這渾水嗎,深思深思之

  4. […] (二)員警強制撤出急救站並驅離醫療人員的犯罪問題 […]

  5. snim 說:

    史醫生:
    看到那一幕-您擋在警察前面,跟靜坐民眾說:[我今天已經抬了很多人出去 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你要被抬出去嗎?]-時,我很感動,這是一種不忍之心所產生的勇氣,這是這幾日來,唯一讓我感到的溫暖,因我在您身上看到了醫德,隨喜您當下的那顆心。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