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那一天 在場的法律人可能都在流淚

邱彥瑜 吳東牧 / 台北報導

我寫了一封信給我的老師,我問老師說,如果我們法律人信仰自由的價值,那為什麼國家可以反過來侵害人民的權利?

訪談間一貫保持冷靜的語調,但談到行政院驅離行動那一夜的衝擊,台灣大學法律研究所二年級學生林倍伸語氣還是急促起來,眼神閃爍著一種想趕快實踐所學的盼望。

3月23號那天晚上,林倍伸照著原訂的計畫,準備跟同學去換班。從佔領立法院的第一天起,他們每天都往立法院報到,尤其是星期一到五,為無法到場的上班族守住每一個位置。但出發前在臉書看到行政院被衝破、佔領的消息,他跟同學們猶豫了一下,想到立法院的靜坐人數越來越少,也等不到政府的回應,學運火苗可能消逝,想到這一點,他們認同擴大佔領行動有其必要,便朝著行政院出發。

「坐在裡面,跟外面看到的完全不一樣。走出來上廁所時,我才發現氣氛很肅殺,而且警察非常多,在裡面只看到有警盾,出來卻看到配備警棍跟安全帽的鎮暴部隊。」對於林倍伸來說,坐在行政院外面,就能牽制外面的警察,確保行政院內學生與聲援民眾的安全。但是現場指揮告訴群眾,義務律師顧立雄與一些綠營立委已經進入院內,請大家放心,裡面的人很安全。林倍伸與同學們還是很不安,他們聽聞有人被困在密室裡,警方也不讓律師進去,決定到另一端的天津街口看看情況。

才剛離開不到一百人的靜坐人群,便撞見數百位鎮暴警察從北平東路尾端進入,林倍伸相當震撼,相對優勢的警力塞滿整個街道,只看到黑壓壓的一片,不時聽到救護車的聲音傳出。他親眼目睹一個聲援民眾,想要衝進警察陣中救出靜坐的學生,卻硬生生被甩了出來,滿臉都是血。

「凌晨兩點,我回到家,根本睡不著,打開電視卻看不到警察打人的畫面,但我的臉書上都是警察打傷學生、流血的畫面,那一刻,好像活在平行世界裡。」林倍伸的反應恰好呼應在這一場反黑箱服貿運動中,媒體的角色也不斷被重新討論、定義,尤其是網路、社群媒體的使用,讓電子媒體壟斷的資訊重圍似乎出現曙光。

林倍伸當場看到媒體被隔絕在警察人牆之外,院內的記者也是第一批就被驅離。他想,也許這是很少衝突畫面的原因之一;但過了一天之後,報導風向開始轉了。林倍伸認為,因為主流媒體以外的平台,像是社群網站、BBS越來越多警察使用暴力的資訊,而且屬實,讓電子媒體也開始努力找出警察打人的影像,平衡前一天報導的缺席。

林倍伸認為,媒體肩負報導真實的第四權責任,卻有些媒體透過主播播報、記者剪輯的角度,將學生詮釋成被操弄的形象。他舉例說,像是學生代表林飛帆回應退場機制的問題,明明說的是「應該思考的是馬總統,該如何讓我們有退場機制」,卻被中天新聞下標成「該思考的是馬總統要不要下台」,他認為這已經是惡意抹黑,除了收視率考量,媒體應該不讓受訪者因媒體的偏頗詮釋而有負面影響。

身為法律背景的學生,林倍伸對於執法過當、使用法條非常敏感,他認為驅離是必經的程序,但應該要符合比例原則,一邊是手無寸鐵的群眾,另一邊是絕對優勢的警力,如此明顯的對峙,有必要用到警棍跟盾牌嗎?

甚至有人質疑佔領行政院的學生打破玻璃、入侵行政院是違法在先,林倍伸冷靜地分析,打破玻璃的確犯了「毀損罪」,但此行為背後追求的是程序正義被看見,這種利益高過於犧牲的代價,在法律上稱為「阻卻違法事由」,可能並不違法。至於侵入行政院本身,林倍伸指出,行政院不屬於私人住宅,但有警察提出「侵入公署」的法條,他本來怎麼找都找不到這一條在哪裡,結果發現是戒嚴時期所訂定、現已廢除的《懲治盜匪條例》,林倍伸認為,如果警察還留在戒嚴時期的思維,那真的有再教育的必要。

那一天在場的法律人可能都在流眼淚,學法律的人對於自由、民主、憲政、法治國家有高度的憧憬,但是信仰的價值,卻在一個晚上完全崩潰。

曾參與士林王家、大埔、反核等社會運動,林倍伸並不是社運新手,但323那一夜,對他來說是很困難的經歷,也是一個擊垮信仰的夜晚。但是林倍伸並不選擇放棄信仰,他急切地表示自己會透過實踐讓信仰成真,例如繼續走上街頭、深入研究讓社運人士常被逮捕的妨害公務罪,更期盼自己未來成為律師或法官,遇到這種社運衝突事件,更小心面對、處理。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21 篇回應 to “那一天 在場的法律人可能都在流淚”

  1. chiy 說:

    身為國家的刑警,我對使用法條也非常敏感,文中刻意提到「有警察提出『侵入公署』的法條」,我想說:首先,當天的逮捕行動全程都有地檢署檢察官坐鎮指揮並下令,根本沒有警察提出法律意見的空間;即便有,警方的移送書製作系統根本也沒辦法引用作廢或不存在的法律。我想請這位以後要當法官的學生,負責任地指名道姓說是哪位警察提出的,不要用模糊的話語塑造警察法律素質低落或活在戒嚴時代的形象!

  2. 盧思佳 說:

    刑法306調已經規定得很清楚了,”建築物”本身就是不能無故侵入的客體,不限於住宅,
    另外,法益的衡量也不是嫌疑人自己說了算,自己覺得”行為背後追求的是程序正義被看見,這種利益高過於犧牲的代價”是毫無法律依據的,否則任何犯罪的人只要講得出心目中字已為重要的價值,犯罪的型為就可以阻卻違法嗎?
    所以法益的比較,是使用於刑法緊急避難時,比如生命法益高於財產法益,不適這樣拿來隨心所欲亂用一通,難道以後法院開庭或到行政機關洽公,只要覺得程序不正義,就可以掀桌拆房子嗎

    另外誰給他權利說”我們法律人信仰自由的價值”,我也是法律人,我就更相信制度,是誰給他權利大言不慚代表所以法律人,公視還照刊不誤

    • 楊雅瑛 說:

      您好:
      我想請問一下,像他們所稱的,服貿有程序的問題,問題是在哪邊呢,是否真如他們所述?政府有照制度行政嗎?如果政府濫用了依法行政,行程瑕疵不會怎麼樣(這句是馬總統說的),反過來,民眾卻一定觸法。

      民眾即使要走行政救濟,也是先被侵害後,又必須想盡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
      公務員在行政上,能姿意妄行後,再去要求民眾自己去行政救濟嗎?

      就我所知道的,像勞保局對於勞工的侵害,每年有上千件。
      勞工光要自己寫審議書、訴願書就已經有困難,
      更何況是要勞工走到最後的行政訴訟。

    • 台大法律三年級顏嘉威 說:

      有你這種法律人讓我也很想哭。

      正當防衛、緊急避難時,會有法官在他旁邊跟他說 「你的行為阻卻違法 所以你可以行動」嗎?
      這當然都是當事人自己判斷的結果,只是我們法律人再來事後審查你的理由是否合理。

      如果 你這種法律人 只會在意那種打破玻璃 侵入住居的法益,
      而不會去考量行政權如何壓制立法權,依法行政、民主程序等更高的價值如何被踐踏的現實。

      我,台大法律系三年級 顏嘉威 ,勸盧思佳,還是別稱自己為法律人為好,頂多 法匠 。

    • 路人 說:

      to 台大法律三年級顏嘉威

      希望你將來國考也要用這樣的見解,不要當個法匠,加油

  3. vicky 說:

    很想問問一件事,如何才算執法不過當呢?
    這個國家允許這群不懂事的孩子,
    己經近兩週,讓納稅人所付出的血汗錢,
    那這群該正常為人民議事的政客
    不能議事,而另一群變本加厲的小孩,
    跑去鬧不該鬧的地方…
    你若是站在執法的一方,
    你能冷靜嗎?沒錯法侓人該哭,
    但身為這國家的納稅人更該哭,
    未來的主人翁,是很堅持很努力,但堅持錯方向了…
    這是讓我覺得未來是否有希望的地方..
    於是感覺該哭…

    • jj 說:

      何謂執法過當?
      請看以下:
      管碧玲質詢揭露警方有計畫先驅離媒體 再包圍靜坐學生施私刑 Taiwan Sunflower Inc…:
      http://youtu.be/b5uXmAByc9g

      議會沒運作?
      委員會都正常在開。

    • jacky 說:

      該正常為人民議事的政客
      真的有為我們在議事嗎?

      在國會上打架國際聞名
      寧可讓這群有理念年輕人佔領
      也不要讓政客在國會天天WWE

  4. do 說:

    我有看了樓上的影片連結,但影片中沒看到警察打人啊
    還是根本也沒有打人,就說警察打人影片錄不下去了

    先請媒體離開的作法很可以想像,因為媒體並不是抗爭的主體嘛
    比較沒有非得留在那邊的理由

  5. 陳育賢 說:

    法律人應該要求警察依法取締下列非法行為,否則向監察院檢舉「警察瀆職」:
    社會秩序維護法第63條:
    三、無正當理由,攜帶用於開啟或破壞門、窗、鎖或其他安全設備之工具
    者。
    五、散佈謠言,足以影響公共之安寧者。
    第64條
    有左列各款行為之一者,處三日以下拘留或新臺幣一萬八千元以下罰鍰:
    一、意圖滋事,於公園、車站、輪埠、航空站或其他公共場所,任意聚眾
    ,有妨害公共秩序之虞,已受該管公務員解散命令,而不解散者。
    第85條 妨害公務
    有左列各款行為之一者,處三日以下拘留或新臺幣一萬二千元以下罰鍰:
    一、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以顯然不當之言詞或行動相加,尚未達強
    暴脅迫或侮辱之程度者。
    二、於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聚眾喧嘩,致礙公務進行者。

    • Huang 說:

      內文有說驅離是必經程序
      也就是說警察在此不是不能執法
      而是執法應遵守比例原則
      (可以把能用抬的就抬走那就不可以用丟的打的摔的)
      如果今天可以放任我國警方執法
      只講求迅速有效率而不在乎比例原則的話
      相信台灣馬上就再也不是民主法治國家了

  6. 何必問 說:

    老實講 我對於公視的品質已經完全沒信心
    作為公眾的媒體 公視的有話好好說節目 每回請來的所謂的專家學者
    基本上都是同一色系

    早就成為ㄧ家言

    • 顏嘉威 說:

      睜眼說瞎話? 明明正反方都有請 主持人也沒特別偏袒某一方

      如果你要說都是偏袒綠色 那請你去看鐵路東移那一集 再來下定論

  7. Eh. 說:

    依上述所言,只要自以為是的任何訴求的利益大於政策,都可以以一定的少數人力或找任何弱勢團體集合、佔據公機構引誘大規模警力驅離,過程中造成流血,就得以合法化?

  8. 書都白讀 說:

    那一天….在場的法律人…….書都白讀了!!現場所有人都是現行犯,依據警械使用條例的警械總類,警方選擇了警棍等較不具傷害性的器械,已經充分考慮了比例原則!!…………………至於用抬的,法律哪一條規定要用抬的,請法律人很明確地告訴我,不然你不配稱為法律人!!法律人要很明確,甚麼法?哪一條?要清清楚楚才是法律人!!

  9. 你才書都白讀 說:

    而且還良心不好!難道你希望有一天你被打得頭破血流還被人說:那是警棍,是不具傷害性的器械?難道你覺得要拿鎗出來嗎?你乾脆移民去北韓好了,那才是適合你的國家!

  10. MICHAEL 說:

    大學生要有革命的精神,試想百年前,林覺民的精神!拋頭顱,灑熱血!不敢的話!就請守法!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