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說法】尋找具備憲法意識又有民主關懷的檢察官

文 / 高榮志

服貿議題持續延燒台灣,瞬息萬變,在3月30日數十萬人走上街頭之後,這股「黑潮」究竟會把台灣帶往何處,令人關注。「黑潮」中的核心成員包括了學生與總統,當然還有立法委員與行政院官員。主動或被動,也有不少外圍的角色被捲入,例如3月24日入侵行政院的學生與民眾,凌晨執行驅離的警察,以及後續檢察官的偵辦,都因著太陽花學運而動見觀瞻。

警方的驅離行動,媒體報導了一整夜,也把拿著大聲公說話的魏揚,渲染成首謀一整晚。當晚警方的行動見血,結果嚴重,依「慣例」,似乎非得找人來「負責」不可,魏揚被聲請羈押,說意外也不太意外。

 

聲押魏揚惹爭議

 

羈押的基本要件是犯罪嫌疑重大,否則,隨便抓個人就要押,豈有此理?接下來才是考慮人會不會跑、有沒有串證或滅證的可能。罪名重不重雖然也會討論,但其實並非羈押的目的,是我國濫用羈押制度太久,犯重罪通常會造成社會動盪,儘管不合乎羈押的立法精神,檢察官仍習慣「大動作聲請羈押」來「回應民意」。

民間司改會與法學教授、社運界義務辯護律師,齊聚台北地檢署外,聲援魏揚。(攝影 / 吳東牧)

民間司改會與法學教授、社運界義務辯護律師,齊聚台北地檢署外,聲援魏揚。(攝影 / 吳東牧)

檢察官下午聲請羈押,北院半夜就駁回放人,從新聞稿看來,魏揚所涉都是輕罪,檢察官頗大費周章地「湊滿」五個,似乎是為了集滿五個輕的、換一個重的?而(聚眾與)妨害公務、毀損、侵入住居,如果沒有自己動手的證據,就要把他當成「首謀」才能論罪,同時也才能構成煽惑他人之罪。在媒體強力放送下,全國都目賭他拿著大聲公講話,但這樣就算首謀?未免太便宜行事,北院顯然並不買帳。

此外,檢察官認為魏揚可能「串證或滅證」,理由令人驚懼,用白話講:「這件事不可能是一個人幹的,在還沒抓到其他人之前,你一定會去串證。」而且,「警察訊問你保持緘默,檢察官訊問也不供出其他還有誰,就是要串證滅證。」這些理由,前者未免無釐頭,難怪法官會說是「臆測之詞」,而後者根本就是他行使緘默權的「報復行為」,大刺刺寫出來,難怪北院也不敢背書。

 

有無遵守「檢察一體」?

 

寫出牽強的聲押理由,釋放出「無論如何、非押不可」的訊息,讓人憂心檢察官正在摧毀自己的「客觀性義務」。沒有追究警察執法過當已有失職,竟不擇手段,對學生窮追猛打。身為法治國的代言人,先天使命,本應要客觀公平地照顧被告,並且約束警察之濫權。捨此不為,對學生有利的部份完全忽略,還自甘墮落,把檢察官「警察化」,淪為行政權的無情打手,情何以堪?

當然,一竿子打翻一船檢察官,是不太公平。相信不至於找不到同情、甚至於支持學生的檢察官,然而,當訊問學生的檢察官,表明「後續的處置,要請示上級」時,我們更關心「檢察一體」制度,有無被濫用的問題。

簡單地說,我們不反對社會重大案件,上級檢察官應統一指揮辦理,這也符合「檢察一體」的精神。然而,依《法官法》第92條的規定,舉凡涉及「強制處分權」,就應「以書面附理由」為之。我們好奇的是,如果「上意」涉入,那麼,在整個辦案的卷宗裡,有沒有這個上級「指揮辦案」的「書面」,或者,又是基層檢察官「默默把上意吞下去」?

 

檢察官或法官是否仍要對過半民意支持學生訴求充耳不聞,運用國家刑罰權,對學生們窮追不捨?圖為去年10月蘇案勝訴定讞後的歡聚會場上,擺放披著檢察官、法官法袍的蒙眼模特兒。(攝影 / 吳東牧)

檢察官或法官是否仍要對過半民意支持學生訴求充耳不聞,運用國家刑罰權,對學生們窮追不捨?圖為去年10月蘇案勝訴定讞後的歡聚會場上,擺放披著檢察官、法官法袍的蒙眼模特兒。(攝影 / 吳東牧)

檢察官心中的「小警總」何時退散?

 

相反的,如果下級檢察官真的是完全獨立辦案,則如此荒謬的羈押聲請,又對於警察違法濫權的情況視而不見,只能說,檢察官心中仍然住著戒嚴時代的「警總」,時時刻刻或「自我審查」、或「揣測上意」,習慣將人民視為統治的客體,並且將自己侍從於政權。這種檢察文化,才是檢察官維持「外部獨立性」的最大敵人。

媒體登載陳誌銘檢察官說:「一個執法或司法人員,必須先是一個身心靈的完整人格,然後是國家公民,最後才是特定職務的執法或司法人員。」而「這次的學運是…難得的歷史時刻,尤其應該把握機會學習。」還從「權力分立、民主、主權」三個面向,來分析論斷學生們行為的「違法性」。他提到:

檢察官爭取司法官屬性,尤其要在這種關鍵時刻,讓人民看到獨立衡量各層次法價值的能力,在合法與正當之間,掌握住分寸,適當地適用刑事實體與程序法律,如果依從於治安機關意見,甚至是上級長官的要求,忽略憲政價值的判斷,是自失立場於司法,就不要怪人民認為檢察官具強烈政權侍從性,乾脆推往行政官的定位,畢竟終究較為名實相符。

憲法意識,是期許檢察官或法官,在多數人所制定的法律不合切之處,發揮保障少數人權的功能;民主關懷,則是當數十萬的人民走上街頭、過半數的民意支持學生訴求,檢察官或法官,是否仍要掩耳不理,埋頭於刑法說文解字的形式主義裡,運用國家刑罰權,對學生們窮追不捨。

類同陳檢語重心長的呼籲,不知能不能喚起檢察官們立志成為法律人的初衷。

 

  • 本文作者為律師,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長。
  • 本文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 說法專欄,每周三刊登。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 篇回應 to “【說法】尋找具備憲法意識又有民主關懷的檢察官”

  1. […] 【說法】尋找具備憲法意識又有民主關懷的檢察官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