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李荃和:律師一腳跨出 上百警盾圍過來

邱彥瑜 吳東牧 / 台北報導

經過警察身邊的時候,我們都會跟他們說辛苦了,希望他們在下手的時候可以手下留情,但顯然,我們太天真了。

從323行政院驅離行動以來,幾乎天天上談話性節目的義務律師李荃和,熟練地重述那一晚的經過,並不只因為律師的訓練使他熟悉表達,而是他認為,應該要讓更多人注意國家暴力正肆無忌憚地侵害人民權益。

提供法律協助的義務律師團,以民間司改會成員為主,超過300名律師加入,而323那一晚到現場支援的就超過80位。李荃和說,佔領立法院行動至今,義務律師團每天輪三班進場協助,注意警方有沒有違法逮捕或是陪同偵訊,也有華僑或是外籍學生擔心參與活動會被驅離出境。但是那一晚,律師們聽到行政院被佔領,就有預感會發生大規模驅離行動。

李荃和說,晚上八點就有第一批律師到行政院,院內已經有20名學生被逮捕,但警方仍不讓律師見被逮捕的學生,也進不到衝突的最前線,只能在行政院內餐廳等待,一開始連上廁所也不行,還規定只進不出,跟拘禁沒兩樣。李荃和則是跟其他律師在行政院外,他們受現場指揮的學生邀請,分享被逮捕的防範守則,像是可以行使緘默權、要求撥打司改會電話請律師等等,「一方面是給學生信心,另一方面,也是讓警察知道不要過度執法、使用暴力。」李荃和認為這是對雙方的心理喊話。

李荃和觀察,當晚在行政院的警察人員臉色都很疲憊,也許是因為長期值班、停休,有些看起來很憤怒。但是現場抗議者的言語挑釁,也激化緊張的情勢,像是有些民眾嗆聲說「我不怕你們啊」、「敢動我就告死你們」。李荃和認為,現場的情緒激化讓他很擔心,因此經過警察身邊的時候,律師們都會和他們說辛苦了,希望警方下手時可以手下留情,但從事後結果來看,李荃和覺得自己顯然太天真。

現場律師得到消息,警方下令以盾牌為主,攻擊靜坐者的腿或是下盤,比起明顯有攻擊意圖的警棍,盾牌被媒體拍起來比較不像攻擊_。李荃和回憶,當晚最剛開始的半小時,都是把記者送出來,尤其是扛攝影機的攝影記者。他質疑,如果真的是合法、柔性執法,為什麼害怕被媒體紀錄、檢視?

而對持有委任狀、理應可進入陪同偵訊的律師,警方堅持將他們擋在外圍,只在中段做了一條安全通道通到封鎖線外,兩側由拿盾牌的警方圍成人牆,律師們只能在通道中間等待被送出來的學生。李荃和說,有一陣子,都沒看到人送出來,卻聽到隊形變換的口令聲,下五秒就傳來群眾的尖叫聲。他猜想聲音可能來自被認為最難驅離的「刁民」。律師們擔憂地想進入第一線,但一腳跨出去,三秒鐘就被上百個員警盾牌包圍起來,他們被迫留在原地。

聽先到的律師說,在他們尚未抵達之前,學生都是被「丟」出來,有些直接逮捕、上警備車,送去偵訊或「野放」。律師的唯一功能,只剩下保護學生安全離開現場。「有一半以上的學生或民眾,身上都有掛彩受傷。」李荃和說,傷者嚴重的包括頭流血、下巴流血、癲癇發作;甚至一度傳出有孕婦在院內靜坐人群中,律師一再希望能夠進入協尋,但警方還是不願讓律師介入,強硬地阻擋。

我們只是想對話,你卻用棍子來打我;我們只是想對話,你居然用盾牌把我們包圍起來。

回頭檢視這一場警方稱為「柔性勸離」的行動,李荃和直言,這根本就是「鎮壓」、「鎮暴」。他反駁行政院長江宜樺指稱警方只是「拍肩」驅離,他認為驅離手段依現場情況有輕到重的差異,從廣播柔性勸離、拍肩到強架離開,都是可以接受的範圍,但他無法接受盾牌跟棍棒、強力水柱的必要性。李認為,如果沒有決策者出來負法律責任,國家暴力就逃過譴責,變成常態,可能兩個星期之後,大家又忘記了。

李荃和認為,如果這一次輕放過施用國家暴力的政府,往後民眾表達訴求都可能因此被搓掉。「這不是一個法律議題,這是社會運動議題。」他說,集會遊行的自由是憲法賦予,並非由法律創設,不應該用位階低的法律去限制憲法。在現行機制失靈、立法制衡無效的狀況下,如果還要堅持「合法、溫柔」的抗議手段,無關痛癢的政府根本就不會害怕。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0 篇回應 to “李荃和:律師一腳跨出 上百警盾圍過來”

  1. balance 說:

    請問大律師,及公視的報導人,
    學生衝進行政院翻箱倒櫃,
    有沒有暴力、毀損或強制的行為啊?

    法律人和法治國,以及號稱公正的公視,
    是有雙重標準的嗎?

    公視的官方報導也是這種態度的嗎?
    如果有公民對公視不滿?是不是也可以用相同方式衝進公視?
    公視到時候要不要請被「本篇稱為暴力的警力」來保護公視的權益?

    • Emily 說:

      to balance:
      你這個論點我已經看過N遍了,學生衝進行政院有錯,他們也即將面臨一場訴訟
      這不代表警察就可以執法過當
      舉一個已經被說到爛掉的例子,今天有兩個歹徒,一個手拿兇器強烈反抗,另一個立刻束手就禽、馬上投降
      警察還會對著那個手無寸鐵的歹徒先狠揍一頓再抓去關嗎?!
      監獄裡的囚犯都講人權了,那群學生為什麼不行?

      你要講法的話,好,
      從憲法著名的23條比例原則你可以拿去反覆咀嚼
      比例原則有其必要性與適當性,幹麼拿大砲打小鳥
      一個全副武裝的鎮暴警察vs無武器、靜坐抵抗的學生
      你告訴我哪個武力比較驚人?

      這位平衡先生,請你記住,警察是國家唯一個可以合法使用暴力的公權力
      民主國家賦予他這個公權力,並不是要讓他無限上綱使用的!!!
      國外鎮暴警察打的兇狠,可是事後政府賠的錢也賠的嚇死人
      你認為在現階段的台灣,那群警察會遭受到什麼行政處罰嗎?政府會賠錢給這些受傷的人嗎?
      而且你所謂的法治國我看來十分諷刺
      4/1愚人節那天不遠矣,從中國高調回來的白狼先生可以大剌剌的出現在警察面前
      不按照集會遊行法的規則走
      如果從方面來看,對,台灣的確不是什麼法治國家,淪陷之日不遠矣!

      最後我建議你可以看一下公民不服從這部記錄片
      很顯然你沒有具備公民特質&該有的基本法學素養
      關掉電視那些洗腦式的媒體吧!用你眼睛跟心態重新關懷台灣

    • CK 說:

      既然您這麼愛講法治
      那麼來看看條文,以法論法吧!

      警察職權行使法
      第 3 條
      警察行使職權,不得逾越所欲達成執行目的之必要限度,且應以對人民權
      益侵害最少之適當方法為之。
      警察行使職權已達成其目的,或依當時情形,認為目的無法達成時,應依
      職權或因義務人、利害關係人之申請終止執行。
      警察行使職權,不得以引誘、教唆人民犯罪或其他違法之手段為之。

      第 5 條
      警察行使職權致人受傷者,應予必要之救助或送醫救護。

      警察在行使職權時應就對象情況給予所相對應的方式處理
      此為比例原則
      打個比方
      某人闖紅燈時
      守候在旁的幾個員警突然一擁而上
      將那人暴打一頓後
      銬上手銬腳鐐拖回警局
      這很明顯有執法過當的問題,不是嗎?
      今天攻佔行政院的學生的確犯法
      但警察根本不應該以暴力的方式驅逐他們
      再重申一次,這是比例原則問題

      警械使用條例

      第 9 條
      警察人員使用警械時,如非情況急迫,應注意勿傷及其人致命之部位。

      從youtube網友上傳的影片可以看出
      居然有警察拿警棍敲學生的頭
      請問頭部是不是致命部位?

      另外,國外雖然曾有警察暴力攻擊抗議者的事件
      但事後抗議者均獲得數萬至數百萬美金的高額賠款
      (請自行google相關案件,在此不贅述)
      可見這種違反比例原則,執法過當的事情在國外也是不被容許的

  2. V 說:

    To E,說真的你這種論調我也看過N遍了,學生衝撞行政院犯法,但是……今天學生衝撞的是國家最高行政機關,結果你就ㄧ行就結束?? 你這麼懂法律,可以接受學生綁架國會,衝撞行政院? 那我也舉個簡單的例子,如果有不良學生看你不順眼,你家被學生強行衝破,學生做了如同行政院ㄧ樣的事,真的,只要ㄧ樣就好,結果你報警,警察來了,這些學生全都雙手舉起,接下來倒臥於地,然後警察想到你這些論點,柔性勸導不成,光用拉的也帶不走,考量到你的論點,沒武器,靜坐抵抗,所以不可以施行暴力,所以最後警察就走了。這樣你認為有對?這樣你認為警察是對的?非法闖入你家的學生”未來”會受到法律訴訟所以現在就讓他在那就好了,請問這樣對嗎?

    • sigh 說:

      V你這種舉例我也看過N遍了。
      1.你的話語顯示了你支持鎮暴小組拿鋼製警棍先打在說?
      2.事實是有如當天現場那種程度的警力,根本不可能拉不走。無謂的預設。
      3.以這種謬誤預設,最後跳tone到
      「非法闖入你家的學生”未來”會受到法律訴訟所以現在就讓他在那就好了」極為可笑。
      超級優勢警力,拉得走,哪有現在就讓他在那就好了的問題。
      4.再者,本次執法警察絕對有過當與違法的部分。退步言若要以你自身
      「反對」「非法闖入你家的學生”未來”會受到法律訴訟所以現在就讓他在那就好了」的邏輯
      是不是應該積極揪出違法員警,「不讓他在那就好了」?你怎麼不做呢?

      btw 給一樓balance :
      大律師並沒有刑訴228一項的義務,並應回歸律師倫理規範四條的本質。加油,好嗎?

  3. Ying-Yi Chen 說:

    好啦,就算法律規定警察可以把他們打到頭破血流好了。

    同一地點有飆車族持刀砍人,警察怎麼連對空鳴槍都不敢?只敢用徒手抓人?

    現在後面白狼也是未申請聚眾鬧事,還打人,怎麼警察就說是路過?

    你要執法時打破人家頭可以,那就給我眾生平等,每個頭都敲爆給我看。

    有沒有只敢欺負抗議者,罪犯通通放行的八卦?

  4. Emily 說:

    感謝天,大家的公民素養還是很好。

    另外V先生,你舉的例子實在很爛。
    今天如果有這種拉也拉不走的, 我想他的體重應該直逼250kgs
    如果有需要我可以申請要求一台3.5噸的貨車外加一台堆高機
    應該就可以把人很安穩的送到警局,只是大概會有人民跳出來吶喊說:為什麼要浪費我們的納稅錢!!!!????
    好吧,既然這樣只好再委屈麻煩我們勞苦功高的警察,
    一個拖不走,來十個警察拖走總可以吧???

    其實也不用舉例在那邊欲蓋彌彰,承認吧就是有人覺得那群人是暴民,最好都抓去關不要出來!!!
    廣東茂名事件會是你我借鏡。

  5. pik4 說:

    警察 是”內政部”警政署,不是”司法院”.
    所以隸屬於”行政院”,只是行政官喔(法院組織法)

    因此警察只有”協助”犯罪偵查,並交由法官作成判決.
    所以憑甚麼警察說有罪就有罪,警察是”行政官”不是”法官”.

    在未作成判決前,應受”無罪推定”保障 現在有判決嗎????

    哈姆雷特的建言”行政人員不應扮演強權的少數
    應考量長期的公益,所以請扮演睿智的少數”

  6. pik4 說:

    “惡法亦法”典型例子 就是”集會遊行法”
    扁政府時代已說過要刪 只是後來沒刪,
    施明德更說過”集會遊行法”是惡法 我們不必遵守它.所以”立法院靜坐”真的有違法嗎????

    是統治者”霸權主義思想”下的法律嗎??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