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告官】政院彈壓事件受害人 聲請法院保全證據

吳東牧 / 台北報導

324 行政院武力驅離事件的受暴者,教師林明慧與醫師王心愷,今 (3) 日上午透過義務律師,向台北地院聲請保全事發當天相關監視器畫面、警方自己的蒐證錄影帶,以及勤務文書等證據,以便日後請求國家賠償,也跨出此次國家彈壓事件受害者追究國家暴力的第一步。

今天有近二十位義務律師,共同前往台北地院聲援。代表遞狀的顧立雄表示,國家沒有任何理由,以超乎比例的暴力對待他的人民。

根據警械使用條例第11條,警察使用警械導致第三人受傷、死亡或財產損失,應由政府機關支付醫療費、慰撫金、補償金或喪葬費。事後若查出警方的行為出於故意,政府機關得再向警方求償。律師團據此條例先向國家求償。並先聲請保全證據。

請法官跟人民站在一起,就從保全證據開始。

2008年,台大研究生江一德在陳雲林事件中遭警毆傷,事後根據此條例向警方求償30萬勝訴

顧立雄說,隨著時間逐漸流逝,他們擔心類似監視器畫面等證據,可能會被覆蓋,因此請求法官儘速、直接移駕市警局相關單位,以及事發現場,直接保全、勘驗所有應該保全的蒐證錄影帶、監視器畫面,及當日所有勤務文書。因為如果只是單純發文到相關機關,沒有辦法期待警方會提供所有的資料。

顧立雄:請法官與人民站在一起,保全證據是第一步。

「請法官與人民站在一起,從保全證據開始。」

兩名當事人今天都沒有親自出席。其中由台中北上參加行政院抗議的教師林明慧,當天滿頭鮮血淋漓的照片,在網路上瘋狂轉載。他的律師劉繼蔚強調,警方在行動之初就排除媒體,讓當事人無法蒐證,事後又掌握所有事證,怎麼可能期待他們公正的保存所有證據,提出來到訴訟當中?

劉繼蔚表示,類似國家暴力事件,在華光迫遷等事件中也曾經發生,但類似事件都發現證據被刻意的減少或妨害法院使用的情形,所以才在第一時間主張由法院介入保全證據,否則,「很難期待日後追究公務員責任的過程當中,會有完整的證據讓我們使用。」

當天遭警方使用警棍毆昏的醫師王心愷。透過委任律師黃帝穎表示,雖然各大媒體都播出王醫師受攻擊昏迷抽搐的影片,相當明確是國家不法,但仍有賴法院協助,調閱其他更清楚的畫面,找出確切的加害者,並準備傳喚相關證人。

 

尤伯祥:警方騷擾到場者

 

尤伯祥:國家暴力是最邪惡也最難追究的犯罪。

「國家暴力是最邪惡也最難追究的犯罪。」

國家暴力是歷史上最邪惡、卻最難追究的犯罪。因為當權者濫用國家暴力之後,他同樣可以再度濫用權力湮滅所有罪行與證據。

義務律師尤伯祥表示,在當天受害的當事人中,已經有人不斷接到警方電話,甚至直接「登門拜訪」。

尤伯祥說,警察以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訪談名義打電話或找受害人,要求他們說明當天到行政院有無同夥、做了哪些事情等等。這些訪談內容造成受害人莫大的驚恐。

警察不問他們到底受了國家暴力怎樣的對待,只請你「交人」出來,這種騷擾想讓被害人不敢站出來。

顧立雄也補充,警察以訪查名義找到受害學生或一般民眾,但當問他們這樣的動作算不算正式的調查,又說不是、只做訪談紀錄。如果進一步問警方是否會追查哪一個警察打了人、能不能取得他們的蒐證錄影帶供學生指認時,他們又避而不談。

顧立雄說,既然不是以被害人立場做調查的行為,也沒做正式筆錄,訪查內容卻要探知學生在場的行為,顯然警方是以目的不明的訪查之名,行蒐證之實。律師團呼籲警方自制。

 

法研所學生譴責檢察官 配合上級辦學生

 

繼40刑事法學者發起共同聲明連署,呼籲北撿追究國家暴力之後,昨天又有超過30名台大、台北大學法研所的研究生,聲援師長們的行動,並且指責從事檢察實務的學長們,配合上級辦學生,卻對國家暴力充耳不聞。聲明說:

「自由、權利與平等」是法律系學生的第一門課,也是我們應該終身捍衛的信仰。但如今卻親眼看到從事檢察實務工作的學長姊,配合上級指令窮盡手段追訴學生,而對下令發動國家暴力者視若無睹,等同視客觀性義務如無物;對人民被侵害的自由與權利置若罔聞。

學生們也發起連署,請各大學的法律系同學加入,共同向地檢署施壓,追訴國家暴力。

義務律師:追訴國家暴力,請法官先保全證據!

義務律師:追訴國家暴力,請法官先保全證據!(吳東牧攝)

律師團遞狀聲請保全證據,要求法官儘速到現場勘驗。

律師團遞狀聲請保全證據,要求法官儘速到現場勘驗。(吳東牧攝)

行政院彈壓民眾,導致流血,媒體與社群網站照片指證歷歷。

行政院彈壓民眾,導致流血,媒體與社群網站照片指證歷歷。(吳東牧攝)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6 篇回應 to “【告官】政院彈壓事件受害人 聲請法院保全證據”

  1. […] 律師團是在上周四(4月3日)為林明慧與另一名受害者王心愷,分別向法院提出保全證據的聲請。雖然王心愷的聲請先前已先遭到駁回,但律師表示,324當天遭警察暴力的受害民眾相當多,他們先就這兩個相當明顯的案件,依據警械使用條例向政府要求賠償,並請求法院先進行證據保全。因此只要有任何一個案件獲准進行證據保全,就得以將可能錄有警方施暴過程的影像與文件紀錄保存下來。 […]

  2. […] 義務律師團成員尤伯祥表示,這恐怕是台灣的法院首度針對人民追究警察施暴的案件,裁定准許對警察機關進行證據保全的程序,也使外界得以了解國家暴力的真相,並接受司法檢驗,具有高度的勇氣,值得肯定。 律師團是在上周四(4月3日)為林明慧與另一名受害者王心愷,分別向法院提出保全證據的聲請。雖然王心愷的聲請先前已先遭到駁回,但律師表示,324當天遭警察暴力的受害民眾相當多,他們先就這兩個相當明顯的案件,依據警械使用條例向政府要求賠償,並請求法院先進行證據保全。因此只要有任何一個案件獲准進行證據保全,就得以將可能錄有警方施暴過程的影像與文件紀錄保存下來。 […]

  3. […] 兩個月前,顧立雄、尤伯祥等義務律師才針對324行政院驅離事件提出證據保全的聲請,沒想到事隔一個月,又發生類似事件。負責閱卷的324政院驅離案義務律師李宣毅表示,經過他們聲請,法院已經命警方交出160片影像紀錄光碟,但僅有這些影像紀錄,要拼湊出真相仍有一大段距離。 […]

  4. […] 2014.4.3 【告官】政院彈壓事件受害人 聲請法院保全證據 […]

  5. […] 2014/04/03【告官】政院彈壓事件受害人 聲請法院保全證據 […]

  6. […] 2014.4.3 政院彈壓事件受害人 聲請法院保全證據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