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醫學生聲援法學界 籲檢訴追國家暴力

邱彥瑜 吳東牧 / 台北報導

318反黑箱服貿運動吹起退出議場的號角,但是各地正如火如荼展開「要求北檢究責」的大串聯。為響應法學界的「北檢應徹查並追究國家暴力」連署,由醫療團、醫療從業人員跟醫學院師生發起的醫界連署,才短短兩天,已經超過1100人連署、並擔任發起人。

本來沒預期到這麼多人會連署,願意公開姓名的發起人,比不願公佈資料的連署人還多。我覺得是因為大家都很憤怒,政府說謊太久了,愚弄我們太久,醫護人員最珍貴的價值就是良心,他們卻摧毀這個價值。

作為發起人之一、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四年級的學生葉湧恩認為,兩天之內就有這麼多的醫界人士連署,是因為大家無法接受政府「說謊」。葉湧恩說,他們透過網路影片、或是在現場的朋友轉述,感受到323行政院驅離行動是赤裸裸的國家暴力,但隔天行政院長江宜樺卻在電視上說,只是「拍肩」驅離群眾,讓他無法接受。

「政府用太多謊言掩飾那一晚,我們要站出來關注,讓司法介入,找出真相」同為發起人的北醫學生鄭坤霖認為政府不只是說謊,更是「違法」。鄭坤霖指出,台灣在五年前通過聯合國兩公約施行法,其中《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明確將「健康權」確立為基本人權,國家不得限制獲得健康服務作為懲罰性措施,即使在武裝衝突的情況下,仍有國際人道主義法保護這樣的權利。鄭坤霖認為,已經太多證據顯示警察打人並驅趕醫療人員,驅離行動是否有違法嫌疑,政府不應該矇騙大眾。

許多醫療人員在那一夜為受傷的警方、也為學生跟聲援群眾救治,葉湧恩認為,這就是「醫療中立」的精神,不管對方立場跟自己有多大差距,不管他是馬英九、或是江宜樺,即使是前一秒揍人的警察,下一秒受傷,醫護人員也不能拒絕為他救治。但是葉湧恩也說,穿上白袍的醫護人員,仍然可以有自己的意見,真正破壞醫療中立的,正是警方驅離醫護人員的行為,甚至以帶上手銬威脅、要求撤離,等於宣告醫護人員不能跟警方作對,這本身也是一種立場。

表態:這是我們的自覺

鄭坤霖:我們有自覺了,要做公民該做的事情,沒有誰每天要幫大家佔領立法院,星期四只是另外一個開始。

鄭坤霖:我們有自覺了,要做公民該做的事情,沒有誰每天要幫大家佔領立法院,星期四只是另外一個開始。

除了連署,葉湧恩跟鄭坤霖等人也在北醫組織同學投入這場運動,在323驅離行動的隔天,他們就在學校裡發起靜坐,更舉行公民講堂,把對譴責暴力與討論的聲音帶回校園。「其實很多人都在默默的關注,只是沒有說出來」鄭坤霖開始跟身邊的同學聊起這場運動,邀請連署的時候,很多同學二話不說就簽下去,幫忙轉發。

葉湧恩說,接下來,他們會回到學校裡,帶入與醫療相關的服貿議題,像是長期照護的營利化,或是對醫療環境的影響。鄭坤霖補充,公民講堂、割闌尾(藍委)計劃、校內宣傳也是他們會繼續努力的方向。

我不覺得學運要結束了,佔領立法院不只是讓人關注話題,還了解政府運作。我以前也是滿冷感的一個人,現在才學著了解政府哪裡出錯,我們有自覺了,要做公民該做的事情,沒有誰每天要幫大家佔領立法院,星期四只是另外一個開始。

延伸閱讀: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 篇回應 to “醫學生聲援法學界 籲檢訴追國家暴力”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