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ive【公民不服從?】318佔國會 司法怎麼辦(下)

邱彥瑜 吳柏緯 陳睿哲 / 整理報導

台大法律學院、台灣法學雜誌共同主辦「公民不服從」(抵抗權) 啟動時機與界限的研討會,邀請法學教授、律師、法官、檢察官等法界人士,從各自的角度與理解,共同解析318進駐國會議場事件。下半場與談者發言摘要如下 ( 上半場影音連結點此 ):

胡博硯:抵抗權必須有明確定位

東吳大學法律系助理教授胡博硯說,許多學者引述德國基本法中第20條作為抵抗權是基本權利的依據,但他認為必須回到德國的歷史脈絡去看。德國對於抵抗權入憲的討論基礎在於,在緊急的情況下,像是國家憲政機關的自我毀壞,或是民眾對於國家憲政的毀壞,基於這些國家憲政秩序被侵奪的情況,國民有權利、義務要維護憲政秩序正常運作。

胡博硯認為,中正一分局自己創造「預防性不作為」的行政處分,用過去公投盟曾翻牆的行為,就預設未來也可能翻牆,因此不准公投盟站在牆邊,能否符合集會遊行法中的第11、15兩條認定的危害社會秩序,有很大的疑慮。

胡博硯認為,中正一分局自己創造「預防性不作為」的行政處分,用過去公投盟曾翻牆的行為,就預設未來也可能翻牆,因此不准公投盟站在牆邊,能否符合集會遊行法中的第11、15兩條認定的危害社會秩序,有很大的疑慮。

回到台灣的情況,因為憲法沒有明文納入抵抗權,但胡博硯認為我國法律中基本權缺的東西很多,並非代表不重要,而「抵抗權是捍衛憲政秩序最重要的工具」。有些學者則認為,可是用我國憲法第22條,當中將未被規範到的人民自由與權利,只要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都屬憲法保障之範圍。胡博硯回應,應該要為抵抗權明確找一個位置,不能任意以第22條作為來源。胡博硯說,因為現行民主憲政秩序保障這些憲法所規範的基本權,但當抵抗權啟動,也就代表憲政秩序不存在、基本權的保障也就消失。

話鋒一轉,胡博硯提到上週中正一分局廢止公投盟立法院週邊路權的許可,「這是最不能容忍的事情」胡博硯認為,中正一分局自己創造「預防性不作為」的行政處分,用過去公投盟曾翻牆的行為,就預設未來也可能翻牆,因此不准公投盟站在牆邊,能否符合集會遊行法中的第11、15兩條認定的危害社會秩序,有很大的疑慮。此外,胡也引述大法官的445、718兩號對集會遊行法許可制的合憲性解釋,強調是原則許可、才能有不許可的例外原則,中正一分局的行為與其背道而馳,變成「原則性不許可」,胡博硯認為,這反過來撼動大法官解釋的背景,也顯示警方並未認知自己違憲的事實。

尤伯祥:此時不抵抗,更待何時?

尤伯祥認為不能只著眼在服貿,他直指作為執政黨的國民黨「一黨獨大」是最主要的問題,對外在國會一黨獨大,對內用嚴格黨紀約束成員,讓黨主席一人獨裁,連帶地使國家政治運作都遁入政黨之中。

尤伯祥認為不能只著眼在服貿,他直指作為執政黨的國民黨「一黨獨大」是最主要的問題,對外在國會一黨獨大,對內用嚴格黨紀約束成員,讓黨主席一人獨裁,連帶地使國家政治運作都遁入政黨之中。

身為318佔領國會運動義務律師之一的尤伯祥則認為,只要是自由民主的憲法,都奠基於國民主權的基礎之上;也就是說,國家的主權在人民手中,抵抗權根本不需要等待明文規定,當國家權力自行毀壞憲法,擁有主權的國民就可以起身保護憲法。尤伯祥認為,即使行使抵抗權將會有任何法律處罰,都應該被認定為阻卻違法事由。

回到此次運動本身,尤伯祥認為不能只著眼在服貿,他直指作為執政黨的國民黨「一黨獨大」是最主要的問題,對外在國會一黨獨大,對內用嚴格黨紀約束成員,讓黨主席一人獨裁,連帶地使國家政治運作都遁入政黨之中。尤伯祥更認為,明顯的案例就是去年九月馬王政爭,總統馬英九公然試圖拔掉不聽話的國會議長,而後又修改黨章,規定總統為當然的黨主席。「如果馬英九沒在國民黨內部會議中要求本會期通過服貿,根本就不會發生張慶忠的30秒通過」尤伯祥認為,參加運動的群眾是因為「恐懼」而現身,如果30秒可以通過服貿,那也可以通過兩岸和平協議,即使申請大法官釋憲也緩不濟急,所以他強調「此時不抵抗,更待何時?」

李艾倫:代議政治失靈 佔領議會具有象徵意義

「假設你明天就要變成中國人了,你還會在意立法院前那塊玻璃有沒有是好的還是破的嗎?」李艾倫常這樣舉例,她認為這就是法益權衡的概念。

「假設你明天就要變成中國人了,你還會在意立法院前那塊玻璃有沒有是好的還是破的嗎?」李艾倫常這樣舉例,她認為這就是法益權衡的概念。

法律扶助基金會專職律師李艾倫說,在一般的情況下,打破門窗、破壞公物、侵入住居等行為,光看行為外觀的確需要符合刑法懲罰的要件,但因為正在行使言論自由等基本權,刑罰的界限需要考量做某程度的退卻。李艾倫認為,必須考量到違法的程度、比例原則以及手段和目的之間的關聯,「假設你明天就要變成中國人了,你還會在意立法院前那塊玻璃有沒有是好的還是破的嗎?」李艾倫常這樣舉例,她認為這就是法益權衡的概念。

從實務角度出發,李艾倫認為有時候法官、檢察官理解犯罪行為的方式相當「去脈絡」,像是318運動中的犯罪行為,應該要從3月17日張慶忠的30秒通過開始了解,還是應該要從去年六月服貿協議簽訂來算,甚至是2010年簽訂ECFA就應該納入考慮?在法庭上,法官常要求律師不要講構成要件以外的事,但李艾倫認為,公民不服從的目的公益性、手段和目的的關聯性都很重要,如果不敘述事件脈絡,就會無法使用這些概念。「在台灣,我們居然對有權力的人這麼寬容,對無權利的人這麼嚴苛」李艾倫認為,323行政院的鎮壓行動,就是明顯的例子,她也呼籲法院不該用刑法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因為他們只是用最質樸的方式,表達對國家的不滿。

陳鋕銘:檢察官是公共利益的代表人

陳鋕銘表示,公共利益的審查很少被納入考量,但侵入住宅、強制罪的目的與手段,便將違法性納入構成要件做斟酌。部分學者認為公民不服從的正當性可作為違法阻卻事由,陳鋕銘說,違法阻卻事由當中的「緊急避難」情況,或許就可類推為對於公共利益的保護。

陳鋕銘表示,公共利益的審查很少被納入考量,但侵入住宅、強制罪的目的與手段,便將違法性納入構成要件做斟酌。部分學者認為公民不服從的正當性可作為違法阻卻事由,陳鋕銘說,違法阻卻事由當中的「緊急避難」情況,或許就可類推為對於公共利益的保護。

不同於學者和律師的角度,身在法庭實務第一線的高雄地檢署檢察官陳鋕銘則將討論帶到「檢察官的定位」。檢察官協會4月2日發出為北檢辯護的聲明,當中認為,聲押行政院事件的參與者魏揚,乃是因為檢察官是法治國家的守護人。陳鋕銘則以自身所參與的檢察官改革協會立場認為,檢察官應該是公共利益的代表人,應該維護社會秩序、超出黨派以外,保護憲法所保護的公共利益。

陳鋕銘表示,公共利益的審查很少被納入考量,但侵入住宅、強制罪的目的與手段,便將違法性納入構成要件做斟酌。部分學者認為公民不服從的正當性可作為違法阻卻事由,陳鋕銘說,違法阻卻事由當中的「緊急避難」情況,或許就可類推為對於公共利益的保護。

而對於法務部長跟檢察官協會對外宣稱此次運動有違法行為,陳鋕銘認為,雖然有違法的外觀,但應該要經過構成要件、違法性等審查,頂多只能說有犯罪嫌疑。陳以烏克蘭衝突為例,今年一月底烏克蘭國會通過大赦所有參與者,條件是要撤離被佔領的公家機關。陳鋕銘說,公民不服從跟抵抗權,應該要做實質的衡量,而不是僅有外觀的判斷。

錢建榮:三權分立只剩行政權

大法官針對2008年野草莓學運的集會遊行法釋憲做出第718號解釋,錢建榮認為,此案拖了三年半,在這時間點發佈,是要幫行政權說話。

大法官針對2008年野草莓學運的集會遊行法釋憲做出第718號解釋,錢建榮認為,此案拖了三年半,在這時間點發佈,是要幫行政權說話。

桃園地方法官錢建榮則認為,我國的三權分立體制已經只剩下行政一權,因為立法院被多數執政黨掌控,當立法院30秒通過服貿,行政院居然還感謝張慶忠的辛勞,可見是說好的。而錢建榮也舉了一個法官調動案為例,當庭長與法官吵架,歷經900多個法官連署聲援,司法院仍做出調動法官的判決,可見這是一個宣示,國家有很大的權力借由制度操作,司法也無法獨立審判。

就在318佔領運動的第四天,大法官針對2008年野草莓學運的集會遊行法釋憲做出第718號解釋,錢建榮認為,此案拖了三年半,在這時間點發佈,是要幫行政權說話。雖有部分違憲,但此號解釋仍只認定「偶發、緊急性的集會」不用申請,對於一般集會仍保留許可制,錢建榮認為大法官仍然在配合行政權,維持事前許可制,「探求政府施政何以導致人們走上街頭的原因,比探求許可制或報備制的差別更加重要」錢建榮以大法官李震山的不同意見書內容為例。面對法務部長羅瑩雪堅稱「一定要辦學生」,錢建榮認為,一定要出來對抗敗壞的司法權。

許玉秀:行政權應該自我節制 避免更大衝突發生

「公民不服從是消極抵抗,而抵抗權是積極抵抗」許玉秀認為抵抗權是一種程序權,一種「宣示主權」的權利。

「公民不服從是消極抵抗,而抵抗權是積極抵抗」許玉秀認為抵抗權是一種程序權,一種「宣示主權」的權利。

主持人、前大法官許玉秀作結論時認為,這場運動應改名為「318公民啓蒙運動」,她說,從小到大都存在中國因素,不管哪一個政黨執政,都用中國來恐嚇人民,但恐懼應該要被說出來、徹底解決。而許玉秀也說,林佳和提到的許多事件,都顯示言論禁忌仍存在於社會中,不論是公務員或是人民,都害怕言論引起衝突。「你不能自由地講,就不為自由地想」許玉秀認為,對於言論的禁忌,也使得思考被封鎖。

「公民不服從是消極抵抗,而抵抗權是積極抵抗」許玉秀認為抵抗權是一種程序權,一種「宣示主權」的權利。許玉秀認為,整個社會體制是由人民交出去讓政府運作,但人民才是主人,當抵抗權作為一種宣示,不需要被制定、被產生。許玉秀說,318運動創造一個使抵抗權能夠充分論述跟實踐的空間,雖然使用到抵抗權或是公民不服從是一件不幸的事,但是有能力的人就能把危機變成轉機。

最後,許玉秀對公權力體制喊話,她認為公權力應該意識到,這群人在街頭是為了保護公眾的利益,而不應該抱持敵對態度。面對司法體系,許玉秀認為法務部長羅瑩雪應該思考自己的職責在哪,應該是關心檢查體系的違法行為,而不是介入一般人民個案的違法行為。

「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許玉秀以美麗島事件後行政體制自制的口號作結,她認為,正因為社會發生嚴重衝突,行政權與警察更應該自制,避免更大的衝突發生。

 

延伸閱讀: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2 篇回應 to “【公民不服從?】318佔國會 司法怎麼辦(下)”

  1. […] 【公民不服從?】318佔國會 司法怎麼辦(下) […]

  2. […] 【公民不服從?】318佔國會 司法怎麼辦(下)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