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說明324 受暴民眾要江宜樺「別裝死」

王祥維 / 台北報導

由學生與公民團體組成的「324政院事件真相調查小組」今天在台大文學院召開記者會表示,3月24日凌晨行政院暴力驅離事件的真相以及責任皆未釐清,日前辭去閣揆的江宜樺應該面對責任、說明鎮壓決策過程。他們並要求新任閣揆毛治國,停止對當事者的濫訴與警察騷擾。

調查小組成員黃守達表示,324鎮壓是解嚴後最血腥的暴力鎮壓,但竟然沒有任何官員為事件負責,令人難以接受。他帶領現場公民、學生,高喊「說明324,宜樺別裝死」,並呼籲全國大專院校,應拒絕暴力驅離首謀江宜樺回校任教。

 

自訴人與證人 反而淪為被告

大約六十多位遭暴力鎮壓的學生和民眾,在司改會協助下對前行政院長江宜樺等人提起殺人未遂之集體訴訟,江宜樺也因此在7月出庭說明。但自訴人在提起訴訟後,卻反遭政院追訴侵入住宅、毀損罪之法律責任;甚至協助自訴人作證者,也一併遭訴。

工程師王先生說,訴訟通知是寄到他提起自訴時所留的通訊地址,而非戶籍地,可見政府確實是按圖索驥。王先生也痛批,許多朋友幫忙作證警察施暴後,一一被訴;但打人的警察被拍到清楚畫面了,卻遲遲找不到人。而警政署長王卓鈞10月回應台聯立委周倪安質詢,為何還沒找到打傷她的警察,竟稱「我的能力不太好」。

 

身體受傷初癒 集體傷痕難療

受傷的不只周倪安。324當天在北平東路、天津街口靜坐的李先生,今年剛從研究所畢業。如同許多北平東路受害人所述,他們在現場遭驅離時遭到嚴重暴力,許多人被拖到盾牌後拳打腳踢,李先生也不例外。他被驅離時面部朝下,背部遭一陣亂打後昏迷、拖往林森北路,造成頭部挫傷、手部骨折,打石膏一個多月。

當時佔領大廳的研究生林小姐則苦笑:「當時我留著馬尾,可能因為馬尾很好拉吧!就被拉著頭髮驅離,後來我就改留短髮了。」林小姐右肩韌帶撕裂傷,花了好幾個月復健,因為常請假,所上老師也頗有微辭。「但我還好啦,我有朋友是大學部的,還被輔導室約談;甚至有朋友被追訴通緝,上週被上銬載走。」

 

政府濫訴 生涯規劃被迫中斷

廚師洪先生曾參與包括華光社區迫遷、樂生等多場社運抗爭,他說:「之前的驅離都是被帶上車,載到郊區丟包,只有324這場最血腥。」他的遭遇和李先生類似,都是拖到盾牌牆後施暴。比較慘的是,原本計畫年底赴澳洲工作的他,因為官司無法取得簽證;而冗長的訴訟程序,也讓他被綁在台灣,被迫中斷計畫。

324事件造成和平抗爭民眾身心受創,生涯規劃中斷。但自由主義學者出身的江宜樺始終堅稱「和平驅離」、「警察只是輕拍肩」。他在內閣總辭的演說中除了強調其政績卓著,對於洪仲丘命案、太陽花學運等事件,則認為:「我們也不斷接受各種突發狀況的挑戰,而必須及時做出適當的因應。」

江宜樺為國民黨敗選下台了,但司改會協助的2百多人集體訴訟仍在進行中,324真相調查小組也預告,將於12月下旬公布第一波歷時逾半年的訪談記錄,逐步還原事件真相,並持續追究江宜樺的相關責任。

藝術創作者揶揄江宜樺說謊成性,年輕人的未來不能建立在江宜樺的謊言裡。

藝術創作者揶揄江宜樺說謊成性,年輕人的未來不能建立在江宜樺的謊言裡。

調查小組成員黃守達表示,324鎮壓是解嚴後最血腥的暴力鎮壓,但竟然沒有任何官員為事件負責,令人難以接受。

調查小組成員黃守達表示,324鎮壓是解嚴後最血腥的暴力鎮壓,但竟沒有任何官員為事件負責,令人難以接受。

原本計畫去澳洲工作的廚師洪先生,因為324事件遭追訴,生涯規劃被迫中斷。

原本計畫去澳洲工作的廚師洪先生,因為324事件遭追訴,生涯規劃被迫中斷。

邱先生表示,驅離現場指揮官不可能獨斷做出強勢驅離的決策,江宜樺雖然下台,仍應出面說明。

邱先生表示,驅離現場指揮官不可能獨斷做出強勢驅離的決策,江宜樺雖然下台,仍應出面說明。

林同學原本留長髮,因為被抓著馬尾驅離,後來索性改留短髮。

林同學原本留長髮,因為被抓著馬尾驅離,後來索性改留短髮。

李先生遭驅離時面部朝下,背部遭一陣亂打後昏迷、拖往林森北路,造成頭部挫傷、手部骨折,打石膏一個多月。

李先生遭驅離時面部朝下,背部遭一陣亂打後昏迷、拖往林森北路,造成頭部挫傷、手部骨折,打石膏一個多月。

工程師王先生說,訴訟通知是寄到他提起自訴時所留的通訊地址,而非戶籍地,可見政府確實是按圖索驥。

工程師王先生說,訴訟通知是寄到他提起自訴時所留的通訊地址,而非戶籍地,可見政府確實是按圖索驥。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1 篇回應 to “說明324 受暴民眾要江宜樺「別裝死」”

  1. Ted 說:

    這是法治的社會,讓司法來釐清真相吧!再抗議,就越來越像疲民了。

  2. owen 說:

    先把法治踩在腳下, 再利用媒體與部分的”民意”開脫, 看不到當初有擔當氣慨, 再利用各種方式限制另一種意見與聲音的表現, 這不是民主,台灣在這種”自我定義”下的自由, 離公平、公正越來越遠, 將只會剩下一種聲音. 越來越讓我擔心步上德國威瑪政府時期, 在集體的緘默與旁觀下發展出的極端想法, 現在真的不缺材料, 更有不少有心人持續著點燃情緒的火, 難過與擔心是我的心情.

  3. haha 說:

    1: 司法公信力剩多少?
    2: 是否真正違法律?
    3: 該爭取就去爭取

  4. don't be so mean 說:

    leave him alone!

  5. Nash 說:

    流一點血就在哭哭,這樣看在那些居高位者說直接點就是群愚民,這樣是什麼都爭取不到的,拿出點革命的骨氣來好嗎?想以前的革命運動真的是拋頭顱灑熱血連命都不要了才換來他們所爭取的。而如今你們用了違法方式來抗議被依法強制驅離,受點傷就哭哭的樣子,敢問這些人你覺得這樣你們能爭取到甚麼東西?

  6. GNN 說:

    美國警察早就開槍了…

  7. 詹伯廉 說:

    馬英九要他的[歷史定位],江宜樺要[歷史公評]。前者活像溺者仍在溪底拼命抓草求生,後者已判出局,但還留下一團問題待釐清。紅塵已逝,希望江前院長勇敢面對學生的控訴,放下虛偽的面具,回家面壁反省,做個心無罣礙的誠實人吧。

  8. 常遇春 說:

    324調查小組??是什鳥單位??
    陳水扁兩顆子彈未明,都能上任當總統!!江宜樺有何不可??

  9. 張家寶 說:

    首先要先認清處自己是以什麼身分去做抗爭
    認同ROC的~~當然就要接受ROC的律法
    不認同ROC的~~還有國際上的法律可以救濟
    ROC本身在國際法律就有很多問題
    請參閱
    台灣人該使用什麼旗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b7P2Bsshec

  10. 別混在一起呀 說:

    闖入行政院是事實。
    過度鎮壓是事實。
    江宜樺說謊也是事實。

    麻煩分開來評價,好嗎?

    不能因為闖入行政院,就對過度鎮壓沒看見,也對江宜樺說謊沒看見。

  11. […] 2014/12/04【追訴324】說明324 受暴民眾要江宜樺「別裝死」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