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專題從科學幻想到氣候幻想 (Sci-fi to Cli-fi)

文 / 林素純

《星際大戰》、《星際迷航記》、《回到未來》、《E.T外星人》、《異形》,這些堪稱經典的科幻電影,想必是許多「科幻迷」的收藏之一。科幻電影迷人之處,除了演員精湛演技外,更重要的是它擦掉了真實世界與可能世界的界線,把身處真實世界的觀眾帶進一個真實與虛幻重疊的境地。

近年電影技術一再翻新,科幻電影對於可能世界的模擬更趨真實,連帶也引發一些與電影情境有關的思考與討論。例如《駭客任務》中『母體』對於個人存在的掌控,而使得一些人對於自我的真實性(「我」真的存在嗎?)有所思索。《阿凡達》裡人類對於異族生存環境的侵略,讓人們再一次面對商業開發與自然環境潛在競爭關係;《露西》揭露人類智能的可能性,引起知識與心靈哲學問題的討論。

然而,隨著電影題材的多樣化,科幻電影不再只是以太空、時間、外星生物為描述對象,也把與人類生存習習相關的氣候與環境題材融入電影,透過動畫技術,擬真描摹因為氣候變遷、全球暖化或生存環境被破壞而出現的可能世界,例如《明天過後》被冰雪覆蓋的北半球、《末日預言》因太陽耀斑造成全球性的可能災難、《2012》裡因為自然災害而即將毀滅的世界、去年才上映的《星際效應》以地球環境惡化、乾旱、蟲害、糧食短缺、沙塵暴侵襲,已不再適合人類生存背景,延伸出一系列太空逃難計劃。

(Photo: NASA Goddard Space Flight Center/Flickr CC/goo.gl/Lw4qdK)

(Photo: NASA Goddard Space Flight Center/Flickr CC/goo.gl/Lw4qdK)

Dan Bloom 丹布隆表示:「我們需要超越抽象的科學預測以及政府的統計數據,試著透過電影或文學擬真,呈現氣候變遷對未來帶來的痛苦。」

Dan Bloom 丹布隆表示:「我們需要超越抽象的科學預測以及政府的統計數據,試著透過電影或文學擬真,呈現氣候變遷對未來帶來的痛苦。」

這一類以氣候變遷、全球暖化、生存環境遭破壞為題材的電影,雖然呈現手法仍帶科幻電影骨架,同樣有意把觀眾帶進一個真實與虛幻重疊的境地,但與科幻電影不同的是,這個想像中的境地不但無法讓人滿足科學奇想的樂趣,而且充斥著災難與驚恐。這類電影如果也能引發一些思考,那麼就是如何避免讓賴以生存的地球走向不可挽救的地步。

這類以科幻電影為骨架,以氣候變遷、全球暖化為血肉的電影,從2008年起已有一個獨立的名字:「cli-fi」。定居台灣的美國人 Dan Bloom 以科幻電影(science fiction)的英文簡寫「sci-fi」為對照,把這類以氣候環境為題材的想像電影(climate fiction)稱為「cli-fi」。

由於 Dan Bloom 的介紹與推動,「cli-fi」在好萊塢已不是陌生名詞及電影類型。值得一提的是,好萊塢已從去年(2014)開始,將 cli-fi 電影從科幻電影獨立出來,設置獨立的「cli-fi」電影奬,這過程可看得到 Dan Bloom 的努力。

不過,即使「cli-fi」與其電影奬的產出地在台灣,大部分國人尚不知這類型的電影已有這麼一個獨立名稱。Dan Bloom 熱衷於 cli-fi 電影,是出自於身為地球一份子的使命感,他說:「我們需要超越抽象的科學預測以及政府的統計數據,試著透過電影或文學擬真,呈現氣候變遷對未來帶來的痛苦。」

  • 本文作者為國立中正大學哲學博士候選人。
  • 本文為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特色圖片:NASA Goddard Space Flight Center/Flickr CC/goo.gl/Lw4qdK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6 篇回應 to “從科學幻想到氣候幻想 (Sci-fi to Cli-fi)”

  1. 丹布隆 說:

    A top sci fi literature expert professor in Beijing Dr. Wu [吴岩] saw this today and writes: “Dear Dan in Taiwan”,
    I thought we can do something for the cli-fi in the future. China has begun a boom of sci fi movie productions. We can do a script and try to find someone make it and promote it. Do you think this is a good idea? For the cli-fi we need to have some our own sound. – Yan

    吴岩 @bnu.edu.cn

    AND ALSO: Director Chiu in Tainan has won a CLI FI MOVIE AWARD for 2014 in an internatioanl movie awards program curated in Taiwan called THE CLIFFIES for his PTS TV series animated for kids called “WEATHER BOY!” Bravo to Director Chiu and to PTS!see list at korgw101.blogpost.com under list for BEST ANIMIATED CLI FI TV SERIES FOR CHIDLREN WORLDWIDE FOR 2014. It was won by Director Chiu in TAINAN. ! COOL!

  2. 丹布隆 說:

    PLEASE NOTE: and for contact, find me at bikolang@gmail.com

    SPECIAL INTERNATIONAL MENTION: BEST CLI-FI ANIMATED SERIES FOR CHILDREN
    for the 2014 winners of the CLI FI MOVIE AWARDS curated in Taiwan by Dan Bloom, from Taiwan to the world…..This category recognizes achievement in the use of animation to convey engaging climate-themed stories and information.

    FINALIST VIEW TRAILER HERE:
    •WEATHER BOY! (觀測站少年) – director Chiu Li-wei (邱立偉) – TAIWAN

    • dan 說:

      their link:

      http://ent.chinadaily.com.cn/2017-02/03/content_28094224.htm

      气候科幻小说能拯救地球吗? = Can ”Climate science fiction” save the Earth? (reprinted from the China Daily in Beijing who got permission from the Atlantic’s editors to reprint this in Mandarin Chinese and paid JK ULLRICH the author for the reprint rights. – LINK to 2017 Chinese article translation here with English translation as well back to ullrich’s article —

  3. danny 說:

    美国西南地区因干旱而导致人口大量死亡。在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因各自占有的科罗拉多河份额日益减少而争论不休之时,一旁的加州却虎视眈眈,想将其全部据为己有。在这个“滴水贵如金,同盟逝如沙”的时代,荒漠里的唯一真理就是:想喝水,先流血。

    上述有关美国西部大旱灾的说法或许略显夸张——就目前而言,这种设想还只是虚构的。这是作家保罗·巴斯加卢比(Paolo Bacigalupi)作品《水刃》(The Water Knife)的前导宣传语。如今,以气候变化为主题的小说风头正劲,这本书也是其中的新作之一。这类体裁的作品常称为“气候科幻”(climate fiction, cli-fi ),简而言之,就是探讨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极端后果。

    其实此类概念也并非新鲜事物。19世纪80年代,儒勒·凡尔纳(Jules Verne)在他一些小说中就尝试过这类概念,但人为因素造成气候变化的主题直到进入20世纪才开始出现在文学作品中。20世纪60年代,英国作家J.G.巴拉德(J.G. Ballard)开创了世界末日主题的文学创造风潮,比如小说《神秘来风》(The Wind from Nowhere)。随着公众环保意识的提高,此类主题的小说人气也越来越旺,如今在购物网站亚马逊上搜索“气候科幻”,有1300多条结果。

  4. danny 說:

    作家兼环境活动家丹·布鲁姆(Dan Bloom)在2008年左右创造了“cli-fi”(气候科幻)这个词,希望能借此将冗长乏味的 “climate fiction”(气候科幻)变得更有吸引力。布鲁姆说道:“我从没定义过,也没想过要去定义一种新文学体裁。”在他看来,他只是想造个朗朗上口的流行语,以提高全球变暖问题的关注度。这项策略很成功,布鲁姆称,2012年,阿特伍德在Twitter上用了这个词,将其介绍给她的50多万粉丝。此后,“气候科幻”一词慢慢站住了脚跟,出版社和书评人也开始将其视为一种新的文学种类。

    从这一方面来看,“气候科幻”的确是一种当代文学现象——诞生之初为一种(通过模仿而传播的)文化迷因,而现在则借助社交媒体的力量成长为独立的文学体裁。如今,Twitter上关于气候科幻小说的标签用得很频繁,好读(Goodreads)上有读者创建的书单,而Facebook上也有一些小组,其中一个小组就专门推荐适合年轻人阅读的气候科幻小说。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