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結痂324】行政院武力驅離現場還原

文 / 林同學

這篇文旨在介紹2014年3月23、24日於行政院的和平抗爭事件,如何被警方血腥鎮壓的過程。因此,回顧的重點,主要放在警方驅離的面向,而非現場抗爭動員與維持秩序的面向上。而警方對於和平示威民眾的暴力鎮壓,大約可從午夜12點5分為界線,劃分為前、後兩個階段。

前一個階段,大約從23日晚間八、九點開始,警方針對進入行政院建物內部的群眾,進行清場、逮捕的行動。

 

第一階段:室內零星群眾的掃蕩

  • 23日 8~9pm起

當時,群眾循多條管道,分別進入到不同建物中。比方,行政院院區右側的貴賓室,於晚間八點打開大門後,就有許多群眾進入,並在建物內部東向進入到三樓、四樓的各房間。又好比有部分群眾則沿室內樓梯或窗戶花台,進入行政院主建物的二樓。還有一些抗爭群眾,則進入行政院的電力機房。此外,大約晚間八點前後,行政院主建物後方的研究室也有民眾進入。甚至,大約晚間九點多的時候,亦有民眾從北平東路的花槽,進入到行政院二樓的房間。

但必須說明,這些行動,大多是民眾自發的行動,並沒有特別的計畫,因此除了貴賓室聚集較多人潮外,每一處的人數,很少超過五十人的規模,而且多在室內空間流動,甚至有被完全孤立、隔絕於內部空間之虞。也因此,警方於十二點前,就集中警力,將進入內部抗爭的民眾驅離。

有部分群眾則沿室內樓梯或窗戶花台,進入行政院主建物的二樓。(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有部分群眾則沿室內樓梯或窗戶花台,進入行政院主建物的二樓。(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2014 0324-005-暴力驅離

(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2014 0324-009-暴力驅離

(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警方雖未驅離行政院大廳內和平靜坐的民眾,但在12點前即以優勢警力封住所有樓梯,以及通往其他空間的通道。(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張智龍拍攝影音)

警方雖未驅離行政院大廳內和平靜坐的民眾,但在12點前即以優勢警力封住所有樓梯,以及通往其他空間的通道。(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張智龍拍攝影音)

到了十二點,僅剩兩處內部空間,尚有相當規模的民眾駐守於內。一處,是行政院主建物的一樓大廳。此處大廳,原本有三處向上的樓梯,可以通往二樓。警方雖然沒有驅離內部和平靜坐的民眾,但是在十二點前,早已以優勢警力,封住了三處向上的樓梯,與通往一樓其他空間的通道。換言之,此處空間的靜坐群眾,其實被半封鎖於一個袋狀空間中。

另一處,則是貴賓室。到了午夜十二點時,從貴賓室進入內部空間的群眾,已被警方全面驅離或逮捕,並送往一樓的餐廳等地等候偵訊,或稍晚由警備車送往台北市幾處分區偵訊。而貴賓室本身,一樓仍有許多民眾穿梭,二樓亦有記者與民眾自窗台眺望行政院南側廣場(鄰忠孝東路)的抗爭狀況。此處的人群,約到清晨三四點左右,才由警方驅除一空。

可以說,在十二點前,警方的驅離行動,主要是針對室內空間中分散行動的人群作驅離。這時候的驅離,多由警察編成小組行動,在破門與逮捕時,常有粗魯的言語或行動,也造成少部分民眾受傷。但是,比起十二點後的鎮壓,這時候的逮捕仍較為「溫和」,並沒有直接以盾牌、警棍、水車進行更強力的驅離。也因此,在午夜十二點前,在院區內部的民眾,大多沒有預想到,午夜之後會有更強勢而暴力的驅離行動。

第二階段的驅離,約於午夜十二點五分,從北平東路開始。

行政院周圍平面示意圖及驅離順序。(邱彥瑜製圖)

行政院周圍平面示意圖及驅離順序。(邱彥瑜製圖)

  • 第一現場:北平東路馬路上,24日 0:05~1am

當天的佔領行動,抗爭民眾主要由忠孝東路鄰中山北路、天津街的兩處大門進入院區。而北平東路,亦有兩個進入院區的孔道:靠近中山北部端的入口較大,大型車輛也可以直接馳入。而靠近天津街的入口較小,警方可以由此進入更換或增添人力。

七點過後,民眾聚集在北平東路上靜坐,當時也就順著兩個入口,分成一大一小兩處靜坐區。全部民眾都坐在人行道與馬路上,並沒有進入院區的行動。靠西側的大門,有較多民眾靜坐;靠東側鎮江街口的小門,有少部份民眾靜坐。靜坐的民眾,除了由現場自發的糾察帶領唱歌、喊口號、討論議題外,並沒有任何激烈的行為。

到了晚間十點後,現場已感受到警力迅速增加的徵狀。但是,在北平東路上的抗爭民眾們,還不清楚這將意味著什麼。到了晚間十一點,在北平東路、林森北路口,現場指揮、時任中正一分局局長方仰寧,集結苗栗派來的兩組員警,準備展開強勢鎮壓。當時,由於距離遙遠,北平東路的靜坐民眾,除了感覺馬路東側的盡頭有騷動外,並不很清楚警方的具體動作為何。

到了晚間十一點五十五分左右,北平東路西側大門的自發糾察,開始察覺到情況不對勁。視野可及處,北平、中山路口已被警方以拒馬與人牆堵死。同時,亦有前往東側的民眾前來通報,在北平、林森路口,則似乎隱隱聽到警方準備行動的指示,並有大量警備車停在天津街以東的馬路上。

十一點五十五分,現場糾察開始要求民眾撤離現場,以防強勢驅離。在現場混亂,許多民眾還不知為何要離開的疑問下,撤離並不順利。一時間,耳語四起,有些民眾順著糾察的指示,向東移動;有人則懷疑「撤退」是情治人員混亂現場的陰謀,開始指責主張撤退者;有人則不知道該往哪邊撤去,在原地猶豫不決。

十二點五分,北平東路的警察開始強勢驅離。首先,拿圓盾與持警棍的警員,衝入人群中,見民眾就開始亂打。北部某大學的孫姓助教,也就是網路上流傳甚多的「員警揮棍圖」中的被毆打者,只是在人行道上準備驅離時,就遭受警方主動攻擊。而持圓盾員警進入人群中追打後,許多民眾驚慌的往北平東路西側退去。這時,持長盾的員警,也開始列隊行動。當時,受員警阻擾無法撤退的抗爭民眾,就在北平、林森路口,席地而坐,展開和平示威,高喊「和平!和平!和平!」等口號。

但員警列隊前進後,第一排的員警並未持盾,而是將民眾拉入第二排的盾牌隊伍中。此時,持盾員警會把盾牌讓出一空隙,讓被第一排員警向後拋入的民眾進入「盾牌陣」中。然後,第二、三、四…排的員警,則開始以警棍、拳腳、盾牌攻擊倒在地上的民眾。這時候的攻擊,造成許多絕無必要的傷害。後續報導中將談到的政大學生廖科驊,在民眾與新聞紀錄中,都是在地上靜坐,並高喊「和平」等口號的自發糾察。警方不但惡意把廖科驊丟入警盾後毆打,當廖科驊受傷爬出警盾後,員警又把他拖回毆打第二次。廖科驊當時已受傷,爬出到路邊休息時,員警又衝向前,攻擊意識已模糊的廖科驊。

這樣的情況,並非特例。受友人之託,前往現場勸說友人之子回家的黃姓民眾,根本未參加北平東路的靜坐,就被員警拖入警盾中毆打,頭部有腦震盪、腫脹與外傷等狀態,之後一段時間深受情緒困擾。政大李姓學生,在靜坐過程中,被員警拖入其中打斷手掌骨。而希望保護他的謝姓同學,則被警方攻擊頭部,造成輕微腦震盪。

更爭議的一點,則是發生於北平、天津街口的「台北國際藝術村」事件。當時,持圓盾的警方一路追打民眾。幾名年輕男女,恐懼警察攻擊。而當時在藝術村內的加拿大籍藝術家Carrie,趕緊打開門,讓十餘名民眾進入村內躲避。但是,警察仍持續拿警棍敲打玻璃門,要Carrie等藝術家把門打開。據當時在藝術村內的抗爭民眾表示,當時在玻璃門內看到馬路上有被警察打到抽搐的民眾,躺在地上掙扎,而警方卻只顧繼續毆打藝術村內的和平抗爭民眾。

在一年來的訪談中,北平東路可說是當日的重災區。此處有眾多民眾因警方暴力鎮壓,造成腦震盪、骨折、撕裂傷、或各呈不同程度的肉體傷害與情緒困擾。

實際上,北平東路的靜坐抗爭,雖集中於天津街西側的兩個行政院後門。可是,當天的流血現場卻全部集中於天津街東側。這更顯示民眾是於撤退過程中遭受警方主動攻擊。也因為北平東路並非密閉空間,民眾與記者,亦留下了大量此處暴力鎮壓的影像證據。

 

  • 第二現場:行政院北側露天通道,1:30-2am

警方血腥驅離北平東路的民眾後,北平東路西側的大門已空,因此,在清晨一點左右,警方除了列隊進入外,也將水車與指揮車,由北平東路後門駛入院區。自七點民眾進入院區開始,行政院主建物西北角就已結集員警,從北平東路進入的員警,與院區內集結的員警合流,開始鎮壓於主建物後方廣場靜坐的民眾。

當時,院區內的廣場上,靜坐群眾原本的指揮系統已經失靈。民眾共分成四個區塊於院區廣場靜坐,各區由有社會經驗的抗爭者,自發出面擔任指揮,維持秩序。一點二十分左右,警方首先針對主建物後方(北側)通道上的靜坐民眾展開驅離。

當時,民眾朝西側靜坐。警方原本要以水槍車掃蕩群眾,但水車臨時故障。警方的現場指揮便指示換裝後的員警向前到第一排,驅離現場媒體後,便展開暴力鎮壓。警方首先將持大聲公的自發糾察們,丟入盾牌中毆打。接下來,警方同樣以第一排警員拖、拉、扯人的方式,將民眾向後丟入第二排的警盾背後。然後,第二、三、四排的員警,則開始以警棍、盾牌、拳腳圍毆群眾。

2014 0324-073-暴力驅離

324當晚警方水車。(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比方,一位蘇姓藝術家與其在咖啡店服務的女友,同來參加和平靜坐。但警方暴力驅離時,其女友先被向後丟向地面,接著員警就衝上前準備毆打。蘇姓男子想保護女友,就趴在女友身上承受警方毆打。接著,女子站起來,斥責警方為何使用暴力?警方又前往攻擊,蘇姓男子再次前往保護,並怒斥警察。這次,蘇姓男子的口腔,被警方以警棍敲擊拉扯出撕裂傷,鮮血直流。該畫面當晚並為電視台直接轉播。

又好比林姓女子,與其建築師男友同來參與和平抗爭。當時,警方驅離後,他們為避免傷害,自願起身往北平東路後門離開院區。但是,當走到北平東路上時,警方以兩排人牆圍出通道,驅離民眾離開。此時,警方主動出手推擠民眾,似乎有挑釁意味。林姓女子質問警方:「為何要擠我?」結果就被警方以盾牌攻擊,造成臉部受傷。

此處亦為當晚的「重災區」,當時出面勸阻警方暴力驅離,結果反捲入警陣中被毆打住院的立委周倪安,亦於此處受傷。後續報導將刊出的計程車司機「技安」,也於此處遭警方打傷眼角。由於此區民眾,多往北平東路方向離開院區,或送上救護車。而北平、中山路口,有大批媒體等候拍攝。一年前幾份大報、雜誌、與電視媒體拍攝到的群眾流血、畫面,大多在這區發生,而現在保留的警察施暴照片、影像,也為數最豐。

 

  • 第三現場:行政院東北側露天通道,2~2:30am

警方驅離行政院主建物北側廣場的民眾後,接著往東北側的靜坐區塊前進。此處的民眾,多朝東北側靜坐。朝此方向靜坐的原因,是由於此處有一小門,可通往天津街交口的後門,而警方於晚間八時,已有少數警力派遣至小門處,持盾牌堵處通道。靜坐群眾自然朝此處靜坐,一方面向警方展現和平抗爭的意念,一方面也較能掌握警方的動態。

但到了凌晨二時左右,情況已超乎眾人想像。行政院主建物北側驅離時的哀號、流血畫面,讓許多於此區靜坐的民眾不安、恐懼。自發糾察在現場,教導大家於抬離時應該全身放軟,讓警方動用三到四人抬離。但眼見當天的驅離模式,似乎與以前抗爭現場中「抬離」的狀況不同,而是暴力掃蕩。因此,當警方準備行動時,部份民眾已起身離開,準備朝南側通道,由忠孝東路離開院區。

但即使如此,警方的暴力驅離並未手軟。與妻子同來,擔心兩人無法承受暴力驅離而主動離開的王姓醫師,在轉身離開後,遭警員惡意持警棍敲擊頭部,使王醫師當場倒地抽蓄。根據現場記者、民眾拍攝的影片,警方持盾惡意擊倒王醫師後,警方立刻大喊「他自己倒下的、他自己倒下的!」接下來未做任何處理就轉身離去。除此之後,本區也有許多民眾出現擦傷、撕裂傷、骨折等狀況。但整體程度上,略少於北側通道的受傷人數。

 

  • 第四現場:行政院東側露天通道,2:30-3am

接下來,警方持續向南掃蕩。行政院主建物東側通道的靜坐民眾,全部朝北向靜坐。此區循同樣的模式鎮壓,也造成不少傷害。一名吳姓大學生,遭四名警方抬離,他表示「願意自己離開」後,警方直接將他拋下,造成上半身先著地,並且全身力量施壓於左手上臂的狀態。這造成吳姓學生上臂直接骨折,當場暈眩,無力站起,後經開刀休養後,才逐漸痊癒。同樣,在一年的訪問中,本區也有多名傷者,但人數也略少於北側通道的人數。

警方清完東側通道時,大約是凌晨三點左右。同時,一部份警力也進入貴賓室,驅趕裡面的媒體,同時逮捕裡面的群眾。荒謬的是,一名原本在立院附近提供抗爭者免費按摩的林姓按摩師,具有重度視障,只是隨推擠人群進入院區,卻也被警方以「侵入住居」等名義逮捕,並於不久前成為324政院事件正式起訴的名單之一。

 

  • 第五現場:行政院西南側通道,3~4am

這個現場,比較複雜。由於行政院西南角是忠孝、中山路口的大門。此處原本就有推拉式的鐵門,當時尚有通道,但鐵門外已架設拒馬。沿著鐵門內外,靜坐民眾分成兩個小區,兩個小區又各自有自發糾察,協助維持秩序,並告訴民眾遇到驅離時的自保之道。

前面說過,清晨約一點出頭,警方驅離完北平東路上的靜坐民眾後,水車就已經駛入院區,並曾計劃開水槍,但因為水車故障而作罷。但驅除行動來到此處現場時,另一台水車登場,並從院區內,開始朝向東靜坐的民眾,以正面(向西)攻擊的方式噴射水柱。就在此時,中山北路上,也出現一台水車,從馬路上向院區內噴射水柱(向東)。

警方以水車噴射靜坐民眾。(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警方以水車噴射靜坐民眾。(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2014 0324-075-暴力驅離

(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2014 0324-077-暴力驅離

(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2014 0324-085-暴力驅離

(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當時,靜坐民眾被水柱弄濕後,警方也開始循相同模式,驅除靜坐民眾。民眾被丟入第二排的盾牌陣之後,便遭受警察集體毆打。接下來,被毆打後的民眾,一部份集中丟往鐵門邊繼續靜坐,一部份則集中於行政院主建物廣場前靜坐。我們訪談的對象中,曾有民眾,於鐵門邊,被警察惡意將臉部壓到拒馬上,造成臉部撕裂傷。此外,多人受拖拉、撕裂、或瘀青等傷害。警方則不斷將民眾往門外驅離。

部份民眾,則在遭受攻擊後,改至政院一樓前方廣場靜坐。靜坐的民眾,稍後亦遭受水車攻擊,而逐漸散去。

門外的靜坐區,則於院區內民眾驅離後,開始遭受警方鎮壓。手持大聲公的糾察首先遭受攻擊,接下來是一般靜坐民眾。部份民眾在驅離後,繼續前往忠孝、中山路口靜坐,直到天亮後,約六點到七點間,遭受警方直接攻擊而離開。

此外,本區亦發生警方「阻擋醫療」的事件。當時,院區內部有民眾受傷,需要醫生前往照顧,並需要擔架將傷者抬離現場。但入口處的警察,卻三番兩次阻止醫療人員與器材進入。這使得現場的醫師相當氣餒,也形成後來醫生控告警方妨害醫療官司的緣由之一。

當日主動到場義務協助的醫療人員。(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當日主動到場義務協助的醫療人員。(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2014 0324-094-暴力驅離

(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 第六現場:行政院一樓大廳,4am 開始驅離

到了清晨四點左右,警方已驅離院區內廣場、通道上的絕大多數群眾。至於建物內的群眾,大多數於十二點前就已驅離。而貴賓室的部份,也於凌晨三點到四點間清空。

接下來,警方則開始清掃行政院一樓大廳。這也是當天另一個造成較重傷勢的鎮壓現場。

當時,大廳內部,民眾依序靜坐,高喊各種抗爭口號。內部空間三面的樓梯,於十二點前就已有警察阻擋。媒體則於室內兩側架設起錄影機。警方約於清晨四點開始驅離。驅離前,警方先趕走媒體記者,室內的民眾逐漸轉為不安與恐懼,口號也逐漸轉變成「留下記者、留下媒體」。等媒體離開後,警方立刻調度重裝警察進場,並開始展開與前幾個現場類似的驅離模式。

一名剛成年的林姓學生,於驅離過程中,遭警方惡意以拳腳、警棍、盾牌攻擊,當場陷入昏迷,送醫後發現有腦出血症狀(蜘蛛網膜下腔出血),住院一段時間後才離開。同時,其餘抗爭民眾,則有不同程度的擦傷、撕裂傷。

清晨四點,室內民眾全數驅離後,警方已完成行政院區內的血腥清掃任務。

行政院一樓大廳是324另一個造成較重傷勢的鎮壓現場。警方行動前先將媒體排除。(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行政院一樓大廳是324另一個造成較重傷勢的鎮壓現場。警方行動前先將媒體排除。(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驅離前,靜坐民眾彼此勾挽、高喊口號。(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驅離前,靜坐民眾彼此勾挽、高喊口號。(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驅離前夕。(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驅離前夕。(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2014 0324-049-暴力驅離

驅離前夕。(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警方排除媒體。(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警方排除媒體。(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媒體遭到排除,不情願離開現場。(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一位攝影記者遭到排除,不情願離開現場。(圖片擷取自獨立特派員記者張智龍拍攝影音)

 

  • 第七現場:浴血中山北路,5~7am

院區內全數鎮壓完畢後,天色已露魚肚白,而無論是聲援的民眾,或從院區內倉皇逃出的民眾,大多集結於忠孝東路、中山北部交叉口一帶。此時,不論是於午夜前早已失靈的抗爭指揮系統,或是午夜前後自發擔任糾察的運動者,都已被警方全數驅除離場。

大約在清晨五點時,中山北路、北平東路交叉口,開始出現了大批警方結成的人牆,橫跨整個道路,自北往南逐步推進。同時,警方人牆的背後,則是兩台水車,緩慢推進,以扇形的方式清掃路上的人群。目擊者說,水車力量之強,就連兩旁的摩托車,也被水柱衝掃的整排倒下。

這段時間,沒有民眾在中山北路上,進行有規模的靜坐。許多民眾是從院區出來,或只是在週邊圍觀,甚至是路過此處,就被警察無端的拖入警陣中毆打。兩名女學生,在中山北路靠近忠孝東路側,被無端的拖進警陣中毆打、踢踹。另一名王姓男子,為水車沖倒後,也遭受警方以盾牌垛向臉部,造成五公分長的撕裂傷。

當時,警方不斷自中山北路向南推進,逐漸跨越忠孝東路,有朝青島東路逼近之勢。許多緊張的民眾,擔心立法院現場同時遭受清場,於是也開始朝青島東路口集結,要以薄弱的肉身,抵擋警方的優勢武裝與強力水柱。還好,警方推進到忠孝東路口,就逐漸停止了攻勢。

至此,血腥的323、324鎮壓之夜告一段落。剩下的,是眾多受傷與目睹的民眾,經歷了數週、數月、甚至一年的身心療癒過程。同時,警方違法利用醫院就診紀錄,騷擾當晚受傷民眾,甚至連探病者都於事後收到警方約談通知書。而另一些民眾,則勇敢的走向漫長的自訴,或受國家告訴之路。

行政院彈壓民眾,導致流血,媒體與社群網站照片指證歷歷。

行政院彈壓民眾,導致流血,提訴民眾與義務律師、聲援團體蒐集媒體與社群網站照片指證歷歷,有人向法院提告,也有人挨國家告,走上漫長的訴訟之路。(吳東牧攝)

 

編按:「324政院事件真相調查小組」是由台大的林同學發起,號召六十多位各行各業的民眾和學生組成。他們用一年的時間,以各種方法找到逾百位324當晚遭受國家暴力的受傷者,進行深入訪談,試圖還原324當晚事件全貌。並持續透過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的法律協助,控訴國家暴力,或者面對國家追訴。

透過不同當事人的記憶互相比對,及當晚的錄影畫面,PNN認為調查成果具有較高的可信度。目前調查小組也持續收集新資料中。PNN【結痂324】系列報導、評論,首先向林同學邀稿,扼要說明324當晚,行政院內外的狀況。後續也透過調查小組轉介,採訪數名當事人,進一步了解:這一夜,他們為何來到現場、面對什麼處境,一年過去,他們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8 篇回應 to “【結痂324】行政院武力驅離現場還原”

  1. jameslee 說:

    暴徒的面目就是暴徒,可悲的是,受無恥政客利用,還自認英雄。
    學運你們絕不是,是《邪運》邪悪運動。
    一群毀壞《民主自由》的〈邪子〉,色魔娼子冥嘴政客,人人殊之。
    天佑臺灣仔

    • 騜騎哥 說:

      Hi~ 無藥可救的9.2,除了推給民進黨還有新招嗎?

    • kid 說:

      指責學生們抗議的不對時,你們有看到政府的顢頇違法在先嗎??

      30秒通過的賣國服貿、未經民意認可就一意孤行的服貿
      這難道沒有毀壞民主嗎??
      到底誰才是暴徒?
      是手無寸鐵的學生、30秒黑箱立委、漠視民意的政府、還是永遠只會相信政府的9.2%???

    • 耍白癡還自嗨 說:

      給這些人一個建議,廢除代議制度.每件事情通通來個公民投票.最符合他們說的民主體制.沒政府還可以省下一堆養高官的錢.不過你們對得起蔡英文嗎?把總統的位置都費了她還在等選總統ㄋ.讓我們看看蔡英文是有多民主!對了,蔡英文在行政院副院長時把兩岸協議只要行政命令就可以執行.這件事可把國民黨氣炸了.現在還送去國會馬英九好像比菜主席民主多了

    • 給上面的 說:

      一堆似是而非的說詞 跟中國黨教的一樣啊

  2. aassdd 說:

    那些學生我也是覺得是被政客利用
    但是他們不是暴徒
    可以看看台灣過去的反政府抗爭行動
    及國外的反政府抗爭行動
    會發現
    318學運真的很溫和

  3. kid 說:

    支持學運,捍衛民主,退回黑箱服貿!!!

  4. 我也要翻牆 說:

    原來未經邀請就可以翻牆進別人家拍照打卡撬抽屜吃太陽餅
    台灣最美的就是人

    • 照樣造句 說:

      原來未經同意就可以亂簽一堆協定出賣國家主權經濟
      台灣最美的就是奴

  5. […] 全文來自公視新聞議題中心,轉貼如下 […]

  6. 9.2都看不懂字的是不是 說:

    9.2都看不懂字的是不是 緊急集會遊行的權利本身就是憲法保障過的
    不爽的話等你死了之後自己去找孫中山談
    到底誰才老闆 人民還是政府 挖靠

    • 看人耍白癡還自嗨 說:

      講點理吧!去看看國外的驅離再比對一下台灣的警察~你們所謂的國家暴力在美國可是正當執法的過程.闖政府機關打得比這個更兇.在美國有被槍殺的可能(合法的喔)整件事情是被一個烏龍的”懶人包”搞出來的.現在才發現台灣的大學生有多”懶”

    • 洗洗睡吧 說:

      美國警察可以辨識身分 台灣的可以嗎
      美國警察執勤有比例原則 台灣的有嗎
      有文本給你看不看就算了 連懶人包都看不懂 不知道誰比較懶
      事實證明沒簽也不會怎樣

  7. Mad 說:

    有人不把自己當人看 以為大家跟他一樣只配當奴隸

  8. […] 我們依照當時手上已有的資料,重建出當天鎮壓的時間、空間脈絡,並說明每一區被施暴鎮壓的整體狀況(警方衝入人群追打、或拖入盾牌後打、是否用水車、現場記者在哪個位置)。因此,於2015年3月21由PNN刊載的【行政院武力驅離現場還原】一文,其實是2014年5月下旬就已建立的基本圖像。當然,隨著更多資料的出現,有進行過細部的修正與調整。這些資料,成為律團討論傷者案情並尋找證據時,可以參考的背景資訊。 […]

  9. HCC 說:

    反對”學運”,捍衛民主法治,支持服貿讓台灣走出去發展茁壯!!!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