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追訴324】流血驅離誰負責? 政院撇給北市警

汪彥成 張方慈 / 台北報導

324行政院行動參與者、國中教師林明慧,因在警方驅離時遭警棍毆打頭部受創流血,在義務律師團律師顧立雄、李宣毅及劉繼蔚等協助下,對行政院、警政署、台北市政府、台北市警局等四機關,依《警械使用條例》提起行政訴訟,要求當時指揮、下令的前行政院長江宜樺、警政署長王卓鈞等,應為警方執法過當負責。然而,四機關代理人在今天下午言詞辯論中均認為,依照當時指揮系統,主責驅離勤務的是台北市警局,因此相關責任不應指向政院、警政署等中央機構。

林明慧324當晚在行政院區後門內的車道上參與靜坐,當強制驅離開始時,他原本緊抓隔壁同伴的手,以致同伴被拖走時,自己也仆倒在地。根據林明慧描述,他尚未能有所反應時,就遭警方持棍毆打,暈眩過後才發現頭部受傷流血,並自行離開就醫。

 

流血算帳 北市警作擋箭牌?

義務律師團認為,324政院事件中,雖然有民眾侵入院區的事實,但是警方以警棍、警盾等武器暴力驅趕手無寸鐵的陳抗者,顯然有違比例原則。據此,江宜樺作為行政首長以及機關代表,下令「限時驅離」,造成員警以激烈方式執勤,引發流血衝突,必須負行政責任。

2014 0324-062-暴力驅離

義務律師團:324事件警方以警棍、警盾等武器暴力驅趕手無寸鐵的陳抗者,顯然有違比例原則。(獨立特派員資料畫面)

不過,被告機關代理人今天口徑一致,主張當時的指揮官為台北市警察局長黃昇勇,實際負責勤務的也是台北市警局。因此,管轄地方的北市警才是主責機關。被告主張:

  1. 雖然行政院原為保六總隊駐地,但遭入侵後,已不是由保六總隊負責驅離。猶如軍事作戰時,一個駐地遭摧毀後,另一批部隊來奪回駐地、進行「反攻」。因此責任歸屬要看負責驅離勤務的單位。在本案中,該單位是北市警。
  2. 依照北市警的支援辦法,類似的增援作業是採取「地區責任制」,亦即由所在地的警察局主責。當時,是由北市警向警政署請求警力支援,而非保六,可見北市警才是責任單位。
  3. 無論江宜樺、王卓鈞針對當日勤務有過任何指示,都只是「策略性」的指示,其內容與《警械使用條例》所要規範的「具體使用行為」,有很大落差。所以,不應該因為江、王曾做指示,就要求中央機關負責。
  4. 群眾違法入侵行政院,行政院長作為代表人,即是立於「被害人」地位,本就可以請求警方排除,依法執行撤離。若警方因此有誤傷他人行為,本不該牽連到被害者(指江宜樺),所以原告認為行政院為負責機關的說法不可採。

 

律師團打臉:可傳江、王作證

劉繼蔚:

劉繼蔚(圖中):江宜樺作為最高行政首長,他的「請求」其實就是具有拘束力的命令。(攝影:張方慈)

針對院方的答辯,劉繼蔚首先反駁,根據事證,324現場是由警政署、北市警與保六總隊「聯合執行」,考慮到警政內的上下指揮監督關係,北市警不可能具備現場勤務的最後決策權限,而不受上級拘束。他也借用軍事譬喻,反問:「如果是反攻,那麼反攻的單位到底是北市府層級,還是中央、行政院層級?」

他進一步論稱,政院辯稱自己僅僅作為「被害人」請求警方排除現場的說法,顯然忽略行政院的主導權,令人難以接受。劉繼蔚強調,江宜樺作為最高行政首長,他的「請求」,事實上就是有拘束力的「命令」,且明確指示執行方式,不是所謂的「策略性指揮」,「不能因為在現場打人的警察穿北市警的制服,你就說是他(北市警)該負責!」

李宣毅也補充,在立法院公報中,行政院秘書長李四川曾證實,江宜樺曾致電王卓鈞指揮事責;立委李俊俋也質詢王卓鈞:「江宜樺要求在凌晨前全部清除完畢,有沒有這回事?」王則回答:「有要求我。」顯見,這和行政院方面所說的「報案」行為,是兩回事。

顧立雄更直接指出:「關鍵在於現場指揮官能否做決策。若須向上請示,則現場是誰負責執行,沒有意義。」他表示,如果被告還認為「當晚下驅離決策的人」不明確,就該傳喚江宜樺、王卓鈞、黃昇勇到庭作證。

 

驅離很迅速?律師團:打人當然快!

行政院方面還主張,驅離勤務在凌晨前很長一段時間,就已經完畢,可見即便沒有上級命令的壓力,也可在上班前順利復原。因此,江宜樺要求的驅離時限,僅是「預期進度」,並不能聯想為促使警方激烈驅離的原因。

李宣毅認為這根本是「倒果為因」的說法,先使用暴力驅離,再反推其實勤務沒有時間壓力,「用打人的,當然很快!」林明慧回憶當天情景,指很多人在警方施暴後就自行離場,甚至嚇哭,一整排十幾人,幾分鐘就完成撤離,時間遠比柔性勸離或抬人快。據此,律師團認為,江下令「限時清場」,和員警採取激烈手段,致民眾受傷,確實有因果關係。

為求釐清江、王兩人在本案中具體的指揮事證,法官表示在傳喚之前,將參酌去年7月,政院受傷民眾聯合控告江宜樺等人「殺人未遂」案所作的庭證,若有必要,才會進一步傳喚。

324行政院武力驅離事件受害人林明慧(中)今天出庭後與義務辯護律師李宣毅(左)、劉繼蔚(右)在法院外合影。

324行政院武力驅離事件受害人林明慧(中)與義務辯護律師李宣毅(左)、劉繼蔚(右)在法院外合影。(攝影:張方慈)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3 篇回應 to “【追訴324】流血驅離誰負責? 政院撇給北市警”

  1. […] 2015/04/17【追訴324】流血驅離誰負責? 政院撇給北市警 […]

  2. […] 2015 .4.17 流血驅離誰負責? 政院撇給北市警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