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政院佔領案】323晚上七點半 魏揚在哪裡?

吳東牧 / 台北報導

台北地院審理去年323民眾佔領行政院案,昨天分批傳喚學生運動領袖魏揚在內的多名被告。魏揚被檢察官起訴的罪名包括:煽惑他人犯罪,以及無故侵入建築物。但他否認犯罪,並指起訴書內容幾處問題,包括指控他當天晚上七點半,在立法院號召群眾攻佔行政院。

魏揚在法庭上表示,323當晚他從新竹搭巴士到台北途中,透過臉書得知行政院被群眾「佔領」,到台北後才和同車夥伴商量前往行政院,在沒有受到阻攔的情況下來到行政院廣場對群眾講話,希望鼓舞士氣。魏揚強調,此時,行政院的狀態早已經被侵入;而他事先對此計畫並不知情,因此也根本沒有檢察官所說,和其他任何人有「犯意聯絡」。更何況,他抵達市區時,都已經將近八點,怎麼可能如起訴書所指,七點半「在立法院青島東路內廣場上」,以擴音器號召數百名學生、民眾「前往攻佔行政院」?

台北地院審理佔領行政院案,被視為主要被告的學運領袖魏揚出庭應訊。(吳東牧 攝)

323佔領行政院案開庭,被視為主要被告的學運領袖魏揚出庭應訊。(吳東牧 攝)

魏揚說,他八、九點抵達行政院後,的確有拿麥克風向民眾喊話鼓舞士氣,希望大家留在行政院,直到政府善意回應退回服貿的訴求。

法官追問魏揚,在車上是接到誰的通知、以及是否在臉書貼文鼓吹佔領行政院。魏揚說,臉書上一大片訊息都是,沒有特定人通知他。他只有在到達行政院後,在臉書上發了一次文,請大家支援現場,因為他判斷,「很快就要被驅離了。」

至於檢方起訴他「無故侵入建築物」的部分,魏揚說,他在九點左右的確進入行政院大廳,但10分鐘左右就出來。魏揚表示,當時裡面已有一群民眾,他問他們是否要退出來,因為如果在裡面無法受到保護。

魏揚不否認進入行政院、以及PO文、向民眾喊話等事實,但不認罪。他強調,退回服貿的壓力掌握在行政院手上,但行政院卻與馬總統一起對立法權施壓,因此人民佔領行政院,完全具有行使抵抗權的正當性,並非犯罪。反倒是從當天蒐證影像可以知道:現場民眾是以和平靜坐的方式行使抵抗,主要衝突發生在暴力驅離,導致人民對於警方的信任瓦解之後,因此政府與現場指揮官該為民眾受傷害負責。

「這是赤裸裸的國家暴力,為何如今尚未有人提出解釋及承擔責任?」

魏揚於事件當晚到場,臨時到場指揮。但實際規劃佔領行政院的「運動者」們,迄今仍未公開內幕(截圖自:獨立特派員張智龍)

魏揚稱他於323事件當晚八點搭車到台北,然後直奔行政院。但檢方起訴書卻指他在七點半於立法院鼓吹學生與民眾前往佔領行政院。(截圖自張智龍拍攝影音)

魏揚:九點左右進入行政院詢問群眾是否離開。(截圖自張智龍拍攝影音)

魏揚:九點左右進入行政院詢問群眾是否離開。(截圖自張智龍拍攝影音)

魏揚:政府與現場指揮官該為行政院驅離造成傷害事件負責,為何迄未見人提出解釋或承擔責任?(截圖自張智龍拍攝影音)

魏揚:政府該為行政院驅離造成傷害事件負責,但迄今無人提出解釋或承擔責任。(截圖自張智龍拍攝影音)

 

法官要求補充鑑定人政治立場

魏揚的義務辯護律師顧立雄、尤伯祥,向法院聲請傳喚賴中強為鑑定證人,證明黑箱服貿的事實;另聲請囑託中研院副研究員吳介民、法學者李茂生、林鈺雄、張嘉尹、陳志輝鑑定,協助法院了解:當時國內政情是否已達民主憲政危機,而得以行使公民不服從與抵抗權,以及抵抗權的行使在刑法體系上該如何評價。

法官要求律師補充鑑定人、證人等的學經歷等相關資料,以及黨派與政治立場,再由合議庭決定是否傳喚。但尤伯祥表示,可以補充詢問諸位鑑定人是否加入政黨;至於政治立場,或許應該在法庭上透過交互詰問的方式詢問。「我們怎麼會知道他們的政治立場?」

 

檢方回應李四川提告爭議

本案行政院是以事發當時的秘書長李四川為代表提出告訴。目前為止已出庭的多數被告,都透過義務辯護律師在法庭上共同主張,行政院的機關代表應是行政院長,行政院秘書長僅具有處理幕僚事務的權限,並非有監督權的長官,告訴恐怕不合法。

昨日開庭,公訴檢察官也首度回應,認為行政院秘書長與院長的職掌範圍不同,可以獨立提出告訴。檢察官說,院長的工作職掌範圍在憲法層次的業務;但關於處所設施管理維護,都歸由秘書長綜合處理。檢方並表示,秘書長可以獨立發文,過去也有以秘書長身分提訴的案例。

台北地檢署在二月間針對去年323、324發生的行政院佔領事件,總計起訴93名被告。地方法院三月起開始審理本案,每週二開庭分批傳喚數名至十數名被告進行準備程序。預計還要半個月時間,才會完成所有被告的傳喚。屆時合議庭將再考量包括秘書長提告是否合法等程序問題,決定是否續行審理。

 

323行政院佔領事件法庭報導: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 篇回應 to “【政院佔領案】323晚上七點半 魏揚在哪裡?”

  1. […] 【政院佔領案】323晚上七點半 魏揚在哪裡?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