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專題【獨立特派員】文萌樓的兩道陰影

李婕綾、張智龍 / 採訪報導

「像這種,你看,雲梯車能進去嗎?這絕對不能進去。」指著狹小的巷弄,台北市雙連里里長洪振恒說。

雙連里隸屬大同區,是台北市早期發展的區域之一,隨處都能見到深具歷史感的老房子,而老舊狹小的巷弄更是主要的街廓景觀。不過因為位在市中心,新大樓的行情依然不容小覷。洪振恆舉旁邊的大樓為例,「那時候有消息說,可能會廢娼,所以他們就蓋這個新大樓,其實剛蓋的時候,這邊房價很低,沒有人要,法拍一間才差不多五百多萬而已,現在都快兩千萬了。」洪振恒說。

從制高點觀察,歸綏街以北、寧夏路以西這塊被新大樓包圍的低矮的平房區,是雙連里里民期待能夠盡快進行都更的區域。然而這個區塊中,卻有一個市定古蹟,文萌樓。

然而如果要都更,按照歸綏街預計從六米拓寬到八米的計畫,街道拓寬一旦碰到文萌樓,就不能繼續拓寬,同時文萌樓左右及後方都必須保留六米空地,嚴重影響基地開發。

【獨立特派員】文萌樓的兩道陰影 002

「差不多七八天,就有上千份的聯署書,如果有需要我們就會繼續聯署,我希望用民意來表達我們的心聲。」洪振恒拿出厚厚的聯署書,最近雙連里正展開連署,
除了用妓女戶古蹟來定位文萌樓,更明白地提出廢古蹟的訴求。

「我們要求去除性文化產業,因為他們就是做觀光導覽,就是女人間怎樣怎樣,這是歷史的創傷,我們大家心裡的痛啊,誰要說,我家住哪?住在女人間旁邊,啊,就歸綏街女人間旁邊,社會定位在這裡,觀光導覽也定位在這裡,這對雙連里就是一個汙名,對雙連里就是不好啊。」洪振恒說。

都更的阻礙以及性汙名的陰霾,讓當地居民更加無法接受文萌樓的存在。

「這有甚麼好看的呢?我覺得這沒甚麼好看的。你們可以把它照起來,做DVD就不需要房間了。」這一天的導覽,來了意外的聽眾,第一次有附近的鄰居,好奇地來參與,同時提出疑問。

【獨立特派員】文萌樓的兩道陰影 003

「像這種房子,在台北市這樣的房子,實在沒有水準應該改建。」對鄰居眼中,文萌樓就是一棟老房子,至於性產業能不能與社區共存,「我覺得共存對我們很不好耶。我們女生都覺娼館不是個好地方嘛,感覺不名譽。」鄰居說。

「公娼館就是一個很樸素的空間,把簾幕拉起來,就是另外一個世界。」拉開文萌樓裡頭的簾幕,日日春協會成員吳若瑩介紹裡頭的空間,「小姐的空間其實很樸實,它沒有太豪華、華麗的裝潢,因為其實一節十五分鐘,小姐就是一個快餐。這個空間裡面一定要有一張很堅固的床。文萌樓裡面的床是特別訂做的。當時的老闆要求一定要用實木,一定要很堅固,因為它是生財工具。其他就非常簡單,就是梳妝台,衣櫃,會擺一些小姐零星的東西。燈光刻意用紅色,據小姐說,因為姿色或者有時候中高年齡,可能會覺得說氣色不好,或有一些痘子、皺紋,對比紅燈、黃燈、白燈,紅燈下看起來會年輕五歲,如果打紅燈的話,阿嬤可以變小姐。」

文萌樓內部依然保存了小姐的執業房,對日日春協會來說,文萌樓乘載了底層性工作者的歷史與生活,也是台灣妓權運動的啟蒙,而這些歷史場景都沒有辦法被移動。

【獨立特派員】文萌樓的兩道陰影 004

「任何一個歷史空間,他都是曾經發生過的事實。對我們來說,保存這個空間的歷史其實反而是讓大家更可以看到說,其實我們的社會裡面其實有這麼多豐富的東西。我們不是只把古蹟看做是有錢人的歷史,不是只有有錢人豪華的房子才會被留下來,也不是只有統治者的辦公的空間才會被留下來,來來去去的小老百姓的庶民空間是更重要的。」吳若瑩說。

除了執業房,文萌樓裡也為幾位台灣妓權運動悍將保留了空間與影像,包括前公娼官姐與麗君都以影像方式記錄她們生前在妓權運動中的貢獻。

「我覺得對小姐來說,其實最重要的是去汙名,就是汙名是甚麼?其實簡單講就是社會看你不起,就是覺得說你做這個不要臉。」問起妓權要爭取的核心價值,吳若瑩說,「有很多小姐其實他們賺的錢,是讓自己的弟弟讀書,讓弟弟讀書,讓弟弟可以翻身,讓弟弟可以去有更好的職業選擇,然後再把家庭撐起來。可是,
我們在看勞動人民,在歌頌勞動人民的時候,卻沒有看到說,為什麼這個社會會有這麼多可憐的,或者說辛苦的女人承擔了家庭的責任。」

吳若瑩說,某些層面,妓權要爭取的更是這群被犧牲的女性們,他們的犧牲能被承認、被看見。

除了空間的意義,在文萌樓發生的一連串歷史,更帶動台灣相關性別運動。

【獨立特派員】文萌樓的兩道陰影 005

「在公娼站出來抗爭的時候,其實同志的運動沒有像現在這麼風風火火,」吳若瑩回憶,「當時我們聽一些其他的前輩在講說,站在隊伍裡面,和小姐一起站出來的很多是邊緣的性身分,譬如說同志、譬如說跨性別,甚至有些人是小姐的小孩。這些人為什麼會站出來,我覺得是因為看到這些小姐敢突破社會的成見,敢站出來說,我就是做這個,我不偷不搶有甚麼好丟人的。這對於其他沒有辦法、沒有力量,或者是不敢站出來,社會汙名太大的這些人來說,是非常非常大的鼓勵。」

文萌樓所在的都更區塊,產權相當複雜,主要地主包括國有財產署、台灣銀行、北市財政局等單位,然而許多地上的房屋產權卻又是私人所有,包括文萌樓本身也存在著產權複雜的情況。面對都更與古蹟衝突,日日春協會希望透過徵收途徑解套。

然而,四月底,台北市文化局第一次將爭議將近四年的文萌樓排進文資大會審議,雖然所有權人提出的管理維護計畫沒有被委員會接受,不過公部門也沒有承諾啟動協會期盼的徵收機制,使得文萌樓的存廢陰影依然揮之不去。


【獨立特派員播出資訊】

  • 公視主頻
  • 週三 22:00 首播
    週四 01:00 重播

  • 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 週一 12:00 重播:https://livehouse.in/channel/PNNPTS


    【深入獨立特派員】

  • 官方網站http://innews.pts.org.tw/
  • Facebook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ptsinnews

  •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 篇回應 to “【獨立特派員】文萌樓的兩道陰影”

    1. […] 【廢古蹟不如廢污名(吳若瑩、蕭怡婷)】 【獨立特派員】文萌樓的兩道陰影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