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Hydis關廠抗爭】勞團前進股東會發聲 永豐餘給軟釘

王祥維 汪彥成 王奕蘋 / 台北報導

韓國Hydis關廠跨海來台抗爭第四波,今天上午聲援者以持委託書進入永豐餘股東會發言、提案的方式,企圖向資方與投資者訴求。資方事前早已接獲訊息嚴陣以待,聲援者提案、投票均遭技術性杯葛敗陣。現場並出現投資人反韓聲浪,但也有小股東發言支持關廠工人。

台北市南京東路的永豐餘股東會場外,上午八點多就聚集了數十名聲援Hydis的抗議者,當中也包含跨海而來的韓國Hydis工會與相關友好團體成員。本月九日,台灣的聲援者與來自韓國的Hydis關廠抗爭者李相穆、李尚彥等人,也曾手持股東開會通知單和簽名的委託書,欲進入元大公司股東會表達訴求,但遭警衛擋在門外。

 

韓國工人跨海抗爭 移民署嚴審

韓國Hydis工人四度來台,共有7名工會成員再度跨海抗爭。韓國工人此行遭移民署高度關注,除工會秘書長金泓一搭機時被拒絕之外,其餘工人也被移民署要求寫明「入境理由」,並警告若做出不符該理由的活動事項,就會遭遣返。工會成員經討論後決定,一併以「訪友」為由申請來台。韓國工人及聲援者也為此在現場舉出「尋找我的朋友何壽川」字樣,揚言此行必定要拜訪Hydis工人的「好朋友」何壽川。

Hydis工會成員林成燮在現場宣讀發言稿,再次強調Hydis關廠倉促且不合理,且違反具法律效益的勞資團體協約,在未與工會達成合意前就強行關廠。李成燮指出,Hydis直到2014年底,都還在進行2015年的投資及生產計畫,除了到日本勘查預計投產的設備,也和賓士、福斯等汽車大廠洽談具體的製造合約,韓國經營者直到關廠前都在實質進行公司計畫,顯示「關廠」是永豐餘集團及元太科技的單方面決定。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場抗爭 (19)

韓國工人入境理由是「訪友」,他們的標語上寫著「尋找我的朋友何壽川」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 4

Hydis工會成員林成燮在現場宣讀發言稿,再次強調Hydis關廠倉促且不合理,且違反具法律效益的勞資團體協約,在未與工會達成合意前就強行關廠。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 2

聲援者呼籲消費者集體抵制包括「橘子工坊」清潔劑、「得意」、「五月花」衛生紙等永豐餘旗下產品。

 

股東會場外 聲援者籲抵制永豐餘產品

林成燮也警告,由於永豐餘集團及元太科技只想坐享生產技術的專利收益,而把工廠突然關閉,也導致集團對合作廠商的違約並支付大筆民事賠償費用,使商譽嚴重受損,「在韓國社會中也對永豐餘和元太科技開始產生『無企業倫理道德』的負面印象。」林成燮說,如果永豐餘不撤回關廠的錯誤決策,這樣的企業形象,會使永豐餘的股東同樣成為受害者。

除工會成員外,中華電信工會、桃園市產業總工會、華隆自救會、國道收費員自救會等工運團體也到場聲援,並呼籲消費者集體抵制包括「橘子工坊」清潔劑、「得意」、「五月花」衛生紙等永豐餘旗下產品。聲援者也當場在永豐餘產品上淋紅漆,象徵集團踐踏勞工血汗,消費者應予以抵制。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 3

聲援者在永豐餘產品上淋紅漆,象徵集團踐踏勞工血汗,消費者應予以抵制。

 

抗爭者持委託書進股東會 永豐餘嚴陣以待

記者會後,中華電信工會、全國關廠工人連線、北市產總等聲援團體代表紛紛持永豐餘股東會出席委託書進入股東會現場發言。永豐餘公司對此早有準備,不但有二台警備車的警力一早進入大樓內戒備;會場內,以花台阻隔主席台和股東座位區,前三排座位亦已滿座。

股東會開場不久,聲援韓國Hydis工人的各團體代表便連番發言:全關連代表盧其宏質疑永豐餘不顧企業社會企業責任;中華電信工會秘書長張麗芬批評,永豐餘年報上載明持股元太科技20%,日前卻發聲明撇清關係;北市產總秘書黃健泰則表示,永豐餘創立90週年,如今只剩「惡意關廠、逼死員工」的惡名。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場抗爭 (11)

盧其宏率先發難,要求主席回應企業社會責任問題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場抗爭 (9)

北市產總秘書黃健泰則表示,永豐餘創立90週年,如今只剩「惡意關廠、逼死員工」的惡名。

 

永豐餘切割元太科 股東發言也反韓

對此,永豐餘董事長邱秀瑩回應,元太科技有完整經營團隊和董事會,在海外也依當地法令經營,Hydis近年雖致力提昇競爭力和良率,但仍不敵技術淘汰的趨勢,不得不做出關廠決定。

邱秀瑩說:「我們對於元太科技、Hydis經營團隊的決定是尊重的,今天是永豐餘股東常會,無法回答所有Hydis的問題,但相信元太科技董事會、Hydis經營團隊會遵守韓國相關法令,竭盡所能提供Hydis同仁優退方案和配套措施,以減輕Hydis同仁的衝擊。呼籲韓國Hydis工會人員保持正常的協商管道,和Hydis經營團隊理性溝通。」

現場一名股東發言表示,台韓產業競爭中,韓國企業依恃政府扶持,但台灣政府毫無作為:「韓國是OECD、已開發國家,難道要給還要給予比當地法令更高的退職金?是否韓國廠對台灣的競爭已經到這種地步?」其後,盧其宏欲再發言,遭現場股東鼓譟打斷:「韓國人到世界各國攏佇欺負台灣人。」「你們到底為台灣還是為韓國?」「尊重程序」、「下來」。大會繼續進行討論及選舉事項。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場抗爭 (1)

現場股東質疑,韓國工人跨海抗爭也是韓國產業競爭手法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場抗爭 (7)

現場股東呼籲年輕人「學習民主精神」。

 

2分鐘限時選舉 聲援者投票困難

北市產總秘書黃健泰在會中針對獨立董事議題提出修正動議,但大會仍繼續宣讀討論和選舉事項,並進行投票。現場投票時間只有2分鐘,幾個投票案,Hydis工人聲援團體要從座位區繞至前方投票櫃,並圈選手上選票,很難在兩分鐘內完成投票。張麗芬在選票上寫下已故Hydis工會前會長「裴宰炯」的名字,投入票櫃之中。

有趣的是,除了聲援團體外,幾乎沒有股東起身投票。盧其宏等人高喊黑箱、不民主,並嘲諷式地喊出「何壽川當選、何壽川選總統」。主席台律師則說明,由於許多未出席的股東已在線上就股東會各項議案進行電子投票,修正動議應在排定議案表決不通過的情況下提出。律師並表示:「政治上的民主是數人頭,公司的民主是數股權。」不意外地,各項議案都順利通過。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場抗爭 (14)

股東座位區的椅子綁死、外面設有圍籬,聲援團體要繞至投票區圈選手中選票。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場抗爭 (3)

盧其宏(左)向永豐餘選務人員確認投票是否有效。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場抗爭 (5)

投票結束後,聲援團體表示看不清楚董監事當選名單,工作人員將當選名單高舉,供眾人詳閱。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場抗爭 (18)

張麗芬:「我有看到第三個是何壽川。」

 

小股東路見不平 聲援韓國勞工

事實上,現場也有小股東同情勞工。一位戴墨鏡的投資人發言表示:「很感謝年輕後輩讓我們體會到正義的力量,我年紀大了,沒有力氣、眼睛也看不清楚,但即使我們是小小的股東,也是股東,只是要求你們善待勞工……子公司、孫公司,就是有關係嘛,你們要尊重員工福利。」

最後,台權會秘書顏思妤提出二項臨時動議,要求主席回應:(一)根據去年年報,永豐餘控股公司發給員工現金股利28萬元,給股東監察人卻有563萬。為何給勞工這麼少?(二)要求公司針對Hydis重啟生產線進行評估。

主席邱秀瑩回應,控股公司員工只有只有一、二十人,也設有薪酬委員會;至於Hydis問題:「前面有答覆過了。」最後,大會宣布散會,聲援團體在現場拉布條高喊「永豐餘無良企業、何壽川踐踏勞工。」現場一名小姐反嗆:「要找無良企業,去找(八仙樂園的)呂先生啦!」也有人咕噥:「韓國人的走狗」。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場抗爭 (13)

戴墨鏡的股東稱讚年輕人,並呼籲公司善待勞工。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場抗爭 (17)

顏思妤提出臨時動議,但主席表示:「有關Hydis問題,稍早已經回答過了。」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場抗爭 (4)

聲援團體不滿散會前未處理顏思妤所提動議,在現場拉起布條抗議。

 

何宅前申請路權 明晚重啟跨海抗爭

離開股東會場後,盧其宏向場外聲援民眾說明股東會現場情形,並重申 Hydis 公司去年專利授權就高達了數十億,公司有九億盈餘,卻強迫工人接受「自願離職」。聲援團體今天也重申三點訴求:(一)檢討裴宰炯身故責任;(二)處理裴宰炯撫卹事宜;(三)撤回關廠解雇。

台權會秘書顏思妤表示,聲援團體已申請到仁愛路二段何壽川住處外的路權,第四波遠征團預計在明(7月1日)晚七點重返該處舉辦晚會,並展開露宿行動。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場抗爭 (8)

散會後,張麗芬(左)、吳嘉浤(右)等人仍高舉標語,要求永豐餘出面解決問題。

2015 0630 Hydis 永豐餘股東會場抗爭 (12)

張麗芬(右)等人拿著股東會紀念品,於場外合影。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 篇回應 to “【Hydis關廠抗爭】勞團前進股東會發聲 永豐餘給軟釘”

  1. […] 李尚彥自行返回韓國後,第四次「遠征團」的7名韓國人(5位Hydis工人和2名工會幹部)上週低調來台,並於前(30)日永豐餘股東會場外重申三項訴求,矢言抗爭到底。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