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部落原住民族祭典文化與國家律法間的兩難

文 / 賴韻竹

2014年12月30號晚間11時,9位獵人分乘3輛車前往東河鄉泰源山區狩獵,在臺23線公路19公里處突遭警方以「接獲民眾報案,有人非法狩獵」為由,對在場人、車大肆搜查,並持臺東縣政府核定之公文逐一核對在場的獵人身份。

警方當場起出自製獵槍6支、山羌1隻、飛鼠2隻,警方逐將9位獵人帶至成功分局偵辦,被警方移送之5人,其中1人係持合法槍支,另1人持喜德釘(屬行政罰部份),未經許可3支;警方為膨脹績效,羅織罪名,強將2位合法獵人移送,雖經部落3位族人代表前往抗議,仍未獲回應。警方這種「引君入甕,一網打盡」引發族人們強烈不滿,開始發起了一連串陳情、抗議活動。–臺東市 寶桑里 里長潘調志


屢見的爭議與族群衝突

你的新年都怎麼過呢?對卑南族來說,每年最重要的節慶就是年祭,從12月底到隔年1月初有連串重要祭儀活動,代表部落摒除往年穢氣,迎接卑南族年曆新的一年。

2014年12月,一如往年,卑南族每個部落都抱持慎重又開心的心情籌備年祭,就在12月30日當天,巴布麓部落(寶桑)的獵人們因執行傳統「大獵祭」入山狩獵,遭警方以槍枝及使用者未登記,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及《野生動物保育法》為由逮捕。成功分局羈押9人回警局,其中4人轉為證人身份後被釋放,其他5人隔日被送地檢署。在寶桑部落獵人應要凱旋回到部落參加最盛大的時刻遭警方帶走,這對所有族人是相當大的震撼。

我只能從新聞報導中了解法律與原住民間的不平等,卻從未想過這樣的不平等會讓一個部落、一個族群甚至可能是所有原住民族人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直到我在課堂聽到寶桑部落族人Kyukim Tamalrakaw(陳劉俐吟)這位妹妹提到發生在她們家族和部落的事時,我才恍然大悟。大獵祭結束當天,男人們從營區返回部落時,婦女、孩子們應該是以期盼歡喜的心情站在凱旋門等待家人歸來一同歡慶新年,然而那時卻是夾雜擔憂恐懼。當獵人們回到部落時,全部人衝向前,相擁而泣…

你能感受族人們是多麼團結、多麼盼望他們的歸來嗎?你能想像每個家庭的男人們帶著信心與光榮上山,入山執行一年裡最重要的事,卻沒一人能榮耀走過凱旋門,是件多麼令人痛心的事嗎?身為獵人無法將壞的留在山上、將好的帶回給族人共享,反而帶回壞消息,這在獵人們的心中是多大的遺憾和虧欠。

巴布麓部落薪傳少年營團長 Kyukim 眼眶含淚說她的外公和舅舅一同上山,外公只能眼睜睜看著兒子被警方逮捕卻無能為力。你能想像一個父親對自己最擅長的事、一年中最在乎的時刻,當下卻沒絲毫辦法解救自己的兒子?擔心孩子會不會被關?以後還能打獵嗎?是否會為族人帶來困擾?心中充滿種種疑惑和不確定,這對當事人是種羞辱,要怎麼面對祖靈和部落族人?團長強忍著淚水,把糾結的心情說了出來。

「這樣的年怎麼過…我們的年怎麼過…」妹妹語重心長說時,我心裡起了波瀾,我意識到巴布麓部落的新年還沒開始,就被強勢主權制止了;費盡心力準備迎接新年,卻無法跨過這一年。對族人來說,未來的這一年將不好過,無法向上蒼、萬物、祖靈祈求福氣,反而要帶著沉重心情面對莫大的挑戰。

或許對警方而言,這只是短暫拘留,可是從未想過十幾小時的拘留,拘留了巴布麓部落一整年的希望,影響的不只是文字的刑事紀錄,而是對巴布麓部落、卑南族,甚至是對原住民族傳統狩獵文化與祭儀習俗的否定。

巴布麓族人自獵區拔營後,直奔成功分局抗議,並要求警方放人。(潘文龍 攝 2014/12/31)

巴布麓族人自獵區拔營後,直奔成功分局抗議,並要求警方放人。(潘文龍 攝 2014/12/31)

巴布麓族人群情激憤,至台東警察局抗議警方違法逮捕獵人,侵犯原住民文化權。(潘文龍 攝 2015/01/05)

巴布麓族人群情激憤,至台東警察局抗議警方違法逮捕獵人,侵犯原住民文化權。(潘文龍 攝 2015/01/05)




臺灣「原住民文化」不是更該被保護與推廣嗎?

歲時祭儀如此輕易地從生活中、文化中被剝奪,是多深的傷痛!如果是你和家族,你們願意承受嗎?如果將心比心都難以承受,那為何要這樣逼迫一個擁有長久歷史文化的族群呢?當我們快樂沉浸在「聖誕節」等西方外來文化節慶時,可曾想過臺灣更具有歷史意義的「原住民文化」,不是更該被保護與推廣嗎?對原住民來說,要如以往般展現自身文化已經很難、限制已經夠多了,還要這樣無理被打壓?他們只求在一年中最重要的那幾天,能夠不受打擾完成最重要的事,迎接倍受祝福的一年。

對卑南族來說,「大獵祭」不單是將狩獵物帶回部落慶賀,也是成長的試煉和傳統領域主權的宣示。臺東縣卡地布文化發展協會理事長陳政宗說:「我們回到自己傳統領域執行傳統祭儀,還需要取得政府同意?真是本末倒置了!」這些文化經過不斷傳承與復振才能保留下來,曾經沒落、消逝,族人傾注心力去復振,就是為了讓子孫們能記得祖先流傳下來的一切。

2007年底,卡大地布(知本)部落的獵人也同樣在大獵祭期間遭到森林警察追捕、搜身、詢問並強制驅離,嚴重影響祭典儀式並帶來極大精神傷害。回想起這一切,宗哥說:「我們大可不必理會你們的規矩,是尊重你們才依法申請,那政府有尊重我們的文化嗎?」依法行政的結果卻是讓整個祭儀遭至中斷、族人遭辱,執行法規者大放厥詞說依法行政,令人深感憤怒與無奈。

狩獵文化牽動著動物、自然與人類三者之間的關係,表面上獵人是狩獵者,但實質上也扮演生態保育者的重要角色。在巴布麓事件上訴的過程中,檢察官曾提出動物保育的質疑,在課堂上提及這議題時,身為卑南族同時也是鐵花村村幹事的汪智博大哥告訴我們,原住民狩獵的原則是「在狩獵前,我們會祈求祖靈賜予我們該得到的,雖然是老的、體弱的,也都會接受。意思是我們祈求的是那些年老、生病或者行動不便的動物,才不會濫殺,更別說那些懷孕、帶小孩的母親了。」

他還說:「申請狩獵時還要寫多少隻!我哪知道會有多少隻?你應該要問山神、問祖靈說,要給我們多少隻才對吧!?」 「我們只獵取我們能帶回的數量,你知道那獵物有多重嗎?還要揹下來耶,我們能獵取的也很有限啊。」「打獵看到飛鼠,還要心裡默念,最好你快快打開翅膀,讓我看看你的肚子是紅是白吧!」原來如果是屬於保育類的白面鼯鼠就不能打,但是肚子紅色的赤面鼯鼠就可以。不是原住民的我們,聽到這番話都感覺心頭酸酸的,一群有實力帶著信心更帶著尊敬的心情去狩獵的勇士們,卻在所謂法規、數據侷限之下變得如此卑微,實在情何以堪。

原住民各族代表齊聚巴布麓,施放狼煙抗議警方侵犯文化權,決定誓死抗爭,還回公道。(潘文龍 攝 2015/02/23)

原住民各族代表齊聚巴布麓,施放狼煙抗議警方侵犯文化權,決定誓死抗爭,還回公道。(潘文龍 攝 2015/02/23)

原住民各族聯名向蒞東駐點的監察委員陳情,要求調查警方逮捕巴布麓獵人事件。(潘文龍 攝 2015/02/24)

原住民各族聯名向蒞東駐點的監察委員陳情,要求調查警方逮捕巴布麓獵人事件。(潘文龍 攝 2015/02/24)




巴布麓事件後的影響層面

巴布麓事件舉辦公聽會後,部落在2月中聯合18個部落施放狼煙聲援,要求警察道歉,2月底向監察委員陳情後,調查也跟著展開。警政署與法務部在三、四月份檢討其執法缺失,安排原住民案件研習。延燒至最近則是6月17日在臺東縣議會舉行巴布麓事件說明會,我和在場的同學都感受到各部落族群前輩發自內心為守護自身文化而發聲,深刻感受到他們發言時散發的執著信念。

當中有族人提到現代科技不斷在進步,連同國防武器也在更新,難道原住民一輩子都只能使用舊式獵槍嗎?早期是因為沒錢沒材料,只能製作出舊式獵槍,現在有資源可以改造槍枝,族人又不做違法行為,只是為了自身安全受到更好保護才使用更好的槍枝。他說:「喜德釘是打不死山豬的,反而會被山豬追!」此時全場笑聲一片,這笑聲看似輕鬆,背後隱藏的是獵人最誠懇的心聲。

其中有位來自大武鄉的排灣族獵人,提到族人過世時須上山打獵回來進行除喪儀式,但從過世到出殯,最多只有十來天,在程序申請上根本來不及,希望能改由先向地方派出所報備,再補以完整表單。縣府官員給予正面回應外,各轄區警局局長也願意配合這樣的報備方式。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的種種限制,讓原住民獵人膽顫心驚執行傳統祭儀。而在族人歷經半年努力下,巴布麓事件再次串連了原住民族群對於狩獵文化的意識表態。最近政府也從消極轉為積極面對原住民訴求,由法務部安排原住民文化相關課程,檢察官在獵人帶領下走入獵場,親身感受狩獵文化的重要性,男性檢察官也坐在集會所內聽族人說明,這些努力相信未來能更進一步在法條上做增修且詳盡保障原住民擁有的權益。

目前在《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所做的適度修改,可看出政府有意與原住民做雙向溝通,也及時做出應對措施。我希望政府與執法者能實際從多元文化的觀點尊重、維護原住民文化的重要性,以友善態度且願意將法條修改得更貼近原住民族需求,而不是用本位主義一再強調「依法行政」,卻間接切斷了各族群與母體文化間的鏈結關係,甚至銷毀了擁有獨一無二文化的族群。在強調推廣原住民文化的同時,也必須更思考如何保障原住民的文化行使權。

巴布麓族人赴立法院參加公聽會,挺身捍衛文化權。(潘文龍 攝 2015/01/13)

巴布麓族人赴立法院參加公聽會,挺身捍衛文化權。(潘文龍 攝 2015/01/13)

監察委員赴東河鄉現場調查巴布麓狩獵事件真相。(潘文龍 攝 2015/06/23)

監察委員赴東河鄉現場調查巴布麓狩獵事件真相。(潘文龍 攝 2015/06/23)




參考資料:
原民會針對台東巴布麓部落卑南族人大獵祭回應新聞稿
5獵人被捕 卑南族要求警方道歉
原民狩獵多衝突 法務部偕檢方入部落探討傳統
檢問獵多少動物才夠?原住民卻不這樣想
破天荒…檢察官進獵場 聽原民說傳統
為防文化霸凌 原民學校師要上研習課程
巴布麓事件 原民放狼煙要警方道歉
【Yu’fafoinana逐路者】從《卑南族巴布麓部落大獵祭獵人被抓事件》看原住民族狩獵權的現況

  • 本文作者為國立臺東大學公共與文化事務學系二年級學生。
  • 本文為作者個人言論,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