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說法】起訴太陽花的檢察官升官了

文 / 高榮志

起訴太陽花運動者的檢察官,幾乎都升官了。偵辦318佔領立法院案的陳玉萍檢察官,升任台南地檢署主任檢察官。偵辦324佔領行政院案的張智堯檢察官,升任南投地檢署主任檢察官。另一位鄧定強檢察官,升任台東地檢署主任檢察官。偵辦411路過中正一案的謝奇孟檢察官,升任宜蘭地檢署主任檢察官。究竟這是一種「正常」還是「不正常」,值得探究。

當然,這樣的標題,暗示著升官和起訴太陽花,具有高度的關聯性,或許不太公平。可能這些檢察官只是優秀,平常就辦案優異。然而,整個太陽花運動影響台灣甚鉅,也普遍受到社會大眾的肯定。檢察官大規模起訴參與者,是幫著執政者,和多數的民意對著幹,心裡不可能完全沒個想法(如果連這個感覺都沒有,檢察官的知識常識與自我意識,也太令人失望)。強力的偵辦,可能是上級的要求,也可能是自己的獨立判斷,對檢察官的評價,會不太一樣。當然,這也跟對「檢察官定位」的「想像」有關。檢察官總希望自己有更大更獨立的辦案空間,但也多是明哲保身,敢挺身而出爭取的人,寥寥無幾。

上級要求就照辦,有想法不敢或不願提出來反駁辯證。那麼,檢察一體只是藉口,充當打手,跟著上級「一體挨罵」,也是剛好。把太陽花運動,當成一般的案件處理,想要「平常心看待」,不過是一種不切實際的遁辭。統一偵查標準,明確起訴範圍,定義法律解釋,舉凡處理這種重大的社會爭議案件,這都是必要且重要的。說句坦白的,檢察官內部,對於起訴的門檻標準與範圍,都可能會有不同的聲音。如果不先藉由小組會議、檢察官會議、甚或檢察長會議,適當且充份的討論並決定這些偵查或起訴標準,並且明確由上級承擔政治責任與輿論壓力。除了容易各吹各號之外(雖然起訴太陽花似乎有志一同),倘若日後發現有濫訴之虞,基層的承辦檢察官要負起全部責任,檢察長與其他授意的檢察高層卻閃身無事,這是一種嚴重的權責不符。

 

檢察長要有擔當

台北地檢署被指成打手與幫凶,前檢察長楊治宇,要負起最大的責任。他明確地作出了價值選擇:護衛執政者,警告運動者。同時,也包庇了執法過當的員警。不管是承受上意或鄉愿懦弱,這都是他的選擇。或許,現行法制未彰,有濫權也不一定能追究到他的責任,但歷史早有一定的評價與定位。

當然,台北地檢署檢察長動輒得咎,相信他一定有很多的苦水。但別忘了,這個位子的權力鉅大,既然想接受這個位子、敢接受這個位子,就要有相當的決心。再多的苦水可以理解,卻不值得同情。權力越大,責任越大,這不只是蜘蛛人的電影台詞。

一個優秀的檢察長,對外,要有承受壓力的擔當與負責的魄力,不是一句「尊重檢察官獨立辦案,謝謝指教」就搪塞過去。對內,要能授權並充份和檢察官溝通,不是神龍見首不見尾隱身幕後,讓下屬揣摩上意,或透過隱晦的方式,指導辦案的方向。

以起訴太陽花運動者為例,採越來越重的法條,用越來越空洞的事實認定,以越來越誇張的法律解釋。絲毫不掙扎就下重手,這已超越法匠而成酷吏。對於濫權打人的警察,視而不見。兩套辦案標準,簡直已成縱放的共犯。台北地檢署確實就是踩了立場,做了決定:協助高層,反對太陽花。

因著偵查不公開,一般人或許不知道檢察官開庭的樣貌,但被起訴的這些社會運動者、參與者(可能是目前台灣最有公民意識的一群人),對於理應代表正義形象的檢察官,都已在心裡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為什麼只辦我,不辦警察?」

「為什麼明明是警察先動手,卻變成我妨害公務?」

「群眾明明就是自發性的集會,為什麼硬要說我是『煽惑他人犯罪』?」

「為什麼《集會遊行法》是違憲的法律,檢察官還硬要用來起訴?」

「為什麼檢察官完全不懂『表現自由』?用身體綁鍊子擋車,居然變成『公共危險罪』」?

檢察官對於法律解釋的「逆向操作」,看到一些可能的違法行為,就寧殺錯、不放過,抓到一些法律能夠解釋的小空間,就痛下殺手。活脫像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的現代版,檢察官真能捫心回答人民上述的那些疑問?

這些酷吏般解釋法律的起訴,以及對打人警察的按兵不動,都是楊治宇要一肩承擔的責任。不管這是他真心的信仰,還是揣摩上意的判斷,或是承受指示的決定。當然,換來的甜美果實,是上級終於如其所願,將其調升至其心所屬的單位。這是一種心照不宣的利益交換。

 

檢察體系幫派化?

這種利益交換最糟的,就是會興起一種「風行草偃」的惡性循環。試問,楊治宇如果違逆上級的意志,對於太陽花運動,有著像社會大眾般的普遍同情,還會如此雷厲風行的大規模起訴?如果不做,還有可能會如願升官嗎?聰明優秀如檢察官,人人心裡難道不會各有想像?

檢察官辦案空間之大,其中「眉角」之多,看看前特偵組檢察官鄭深元《檢察官不起訴處分的流弊及改進之道》一文,就會讓人膽戰心驚。如果辦太陽花,都是檢察官自己的獨立判斷,上級完全沒有插手介入(雖然覺得可能性實在不高)。那麼,這也讓人覺得有點無奈。

因為,承辦檢察官對於參與太陽花的運動者,普遍不存在著太多的同情。頂多,就是有人稱讚,總算遇到有檢察官,問案態度十分客氣,沒有把他們當成是重大罪犯,凶惡對待。

只是,檢察官代表國家,而不是執政者,負有客觀性的義務。對於被告有利和不利的地方,都要一併注意,不能以追殺人民為職志。更何況,面對執政者可能的報復性提告,執法者疑似的濫行移送,檢察官都有篩選的義務。

只是這些提醒,檢察長所信任的「紅牌」檢察官,大概聽不進去。畢竟,受到長官的器重,「不好意思」自己「意見一堆」,「給長官添麻煩」。反正,法律有解釋的空間,別被抓到小辮子就是。檢察獨立,外人能奈我何?

當然,不少基層檢察官並不是沒有怨言,只是敢怒不敢言。但這卻讓檢察體系像極了幫派裡的堂口勢力,聽話者分贓高升,不乖者修理壓制。檢察官們苦水不少。然而,批判檢察長的相同邏輯,也會適用到檢察官的身上。相對於一般平民,檢察官位高權重,進廚房就不要怕熱。選擇聽話升官,就要接受檢視。

檢察官都是最優秀的人才,理應有多方辨證,獨立思考的能力。但從另一個角度看,每每優秀的人才,舉凡經歷過一次「第一名」的表現,其實,就是服膺於被設定好的體制一次。從小學到大學,從考試到升官。聰明的孩子,知道遊戲的規則和師長的好惡。久而久之,跳脫框架的思考能力,或許就鈍化了。

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承辦的基層檢察官身上,有點不太公平。正如前述,前檢察長楊治宇要負起最大的責任。同時,要求檢察官隻身對抗體制,或許也是強人所難,不如好好改善不良的體制。

因此,如果基層檢察官也同意這樣的論點,就不應該在體制的改革時刻出現時,默不作聲。保持沉默就是穩固不良體制的共犯,正如同只想明哲保身默默升官的心態也是。沒有表達出自己的獨立意見,並為起身捍衛心中理想的檢察官體制,再多的苦水與抱怨,也很難引發外人的同情。

 

  • 本文作者高榮志,律師、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執行長。
  • 本文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 說法專欄,每周三刊登。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7 篇回應 to “【說法】起訴太陽花的檢察官升官了”

  1. chen 說:

    依照當天的情況,不起訴才奇怪吧。通篇只有基於指控的陰謀論,對認真辦案的檢察官不公平,也汙名司法為政治服務,製造司法失敗的不信任。虧你還是律師,請就法理合理性去論述,告訴民眾,檢察官應該要基於哪一條法條規範,得免除法律的責任,或那一條法律更應保障太陽花的學子的集會自由。

  2. 伐伐 說:

    抗爭!終究是要付出代價,現任要職多位首長及政治人物,當年亦付出極大代價 如陳菊市長 等
    檢負責起訴!法官判刑(依案發現場採證)。或許是奉命行事?畢竟這是他們的工作。重點是心態
    問題!官逼民反,而造成多人觸法!個人認為法官判刑自由心證才是重點!事出必有因?有良知的法官,應衡量動機和社會觀感輿論壓力。學運的代價!擋下服貿。各領袖也有一定的知名度!可望成為將來為民喉舌的政治明星!升官的檢調,也許某天將成為起訴升他官的人?至於些狗官政策,
    則須立院改革修法 避免官逼民反 街頭抗爭等撼事重複發生!雖然我只是學歷不高 近50歲的
    小販!也是同樣關心這塊土地的每件事!感謝太陽花所有的人!你們的勇氣與智慧 讓這股沉淪的惡勢力劃下休止符!

    • chen 說:

      非常同意官(行政體系)逼民反。但法官是法官,檢察官是檢察官,工作性質不同。法官判無罪,或許符合社會期待。但是檢察官不起訴,如果要符合社會期待,到底該基於什麼法理或社會價值觀?只要有犯罪嫌疑,和相關証據,檢察官就有起訴的責任。請問作者如何免除他們的責任?

  3. 奇怪 說:

    原文:「檢察官大規模起訴參與者,是幫著執政者,和多數的民意對著幹」
    一、我也是「民意」,我就賭爛太陽花,更瞧不起滿口胡言亂語的律師,更別提太陽花的二大賣點摸奶跟援交!

    原文:「有濫權也不一定能追究到他的責任,但歷史早有一定的評價與定位」
    二、「濫權」跟「歷史」都是由你大律師定義嗎?你還真忙?

    原文:「為什麼《集會遊行法》是違憲的法律」
    三、「違憲」???法條違憲的部分都已經有過解釋文了,並沒有宣告整部集遊法違憲,大律師自己定義違憲嗎?你覺得有違就有違,司法你一人說了算!真了不起!

  4. 沽名釣譽 說:

    原文…當然,這樣的標題,暗示著升官和起訴太陽花,具有高度的關聯性,或許不太公平。可能這些檢察官只是優秀,平常就辦案優異…

    淺見認為 既然都知道會對人家不公平 還刻意這樣寫 然後再說可能會不公平云云 根本就是惡意要將別人污名化吧 你知道每年升主任的有多少人 你知道程序嗎 如果他們是因為偵辦太陽花而被拔擢 那其他沒參與的野生主任 那原因為何?? 他們照期別罩能力不會比別人差 而且 只辦一件太陽花就被拔擢 你也太小看地檢署的長官了吧~

    最好有人只因為辦一件鳥案件就被拔擢啦

    你自己想想 有律師還不是因為要一直為衝撞總統府 太陽花 課綱 甚至鄭捷這些人辯護 鏡頭前調掉眼淚 搏搏版面 才能大打知名度 然後憑騙來的名氣賺大錢或者想參政的 不是嗎??根本只是包裝好的啦 司法人權?? 司法人錢啦!!

    原文….然而,整個太陽花運動影響台灣甚鉅,也普遍受到社會大眾的肯定。檢察官大規模起訴參與者,是幫著執政者,和多數的民意對著幹…..

    淺見以為 違法是事實 就該被偵辦 否則 老子若是反服貿 反反課綱 是不是也一樣衝進去行政院立法院 然後大家在裡面廝殺一場 勝者為王?? 那時候拜託大律師可以免費為我辯護 因為這樣也可以搏版面 大打知名度喔!!

    最後 司改會一直認為檢察官要外部力量介入才能改善司法 但別忘了 律師也是司法一分子 竟然口口聲聲想要改革別人 另一方面又想要脫離法務部的管理 想要自己管自己 哈哈哈 真是太可笑的 律師界該受改革的人更多 為何不見大律師將司改大刀揮向自己律師界?? 怕得罪自己人 怕沒錢賺 怕沒名氣選不上立委 怕….??

    評論請公正客觀一點 不要只想要話眾取寵 光看你的標題就知道只是怕自己寫的東西沒人要看 故意找個點先污衊別人再說 看破你的手腳啦!!

  5. 張曉安 說:

    整個太陽花運動影響台灣甚鉅,也普遍受到社會大眾的肯定⋯領導這場遊行的人摸奶賣淫的都有這是台灣的悲哀⋯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