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説教】躲在環保身後的扭曲管制

文 / 李昀修

「能不能使用免洗餐具?」這在大多數人看來似乎沒甚麼好討論的,雖然免洗餐具已遍佈在日常生活中,想不用它還得花些功夫,但終究不太環保。考慮到製造免洗餐具所消耗的資源,或在丟棄後對環境所造成的負擔,推廣減少甚至不用免洗餐具的概念都是應該的。

那麼,當一所學校強制規定不得使用免洗餐具的時候,似乎也是名正言順?又為什麼會有學生努力反抗這條校規呢?或許,問題恰恰好就在於「強制」這兩個字上。

就讀秀峰高中的陳祈安說,學校這條關於免洗餐具的禁令是起源於新北市教育局頒布的《新北市立各級學校禁用免洗餐具實施要點》,但學校把要點變出了一番新風貌。他拿出一張三聯單,上面條列了諸如「使用免洗餐具」、「邊走邊吃」等項目,說:「如果被記了,一張就得罰站三十分鐘,如果沒有罰站把這張消掉,就會變成警告。」

用一次免洗餐具換一個警告?正當我暗暗驚嘆這免洗餐具也太「貴重」時,他談起了事件的起因是由於一次學務主任入班搜查,似乎在隔壁班找到了免洗餐具的同時,也聽說陳祈安的班級有人使用,於是學務主任就進來要求檢查,但卻沒有斬獲。

陳祈安說:「最讓我生氣的是他經過我們班的時候查不到,就叫導師說:『導師,把他找出來,不然你們班寒假來打掃。』我就覺得為甚麼把這責任歸到導師?然後把這規範弄到我們全班寒假可能要回來打掃,我就很生氣。」

於是,他下課後馬上去找學務主任反應,理所當然沒任何成果,卻讓他開始認真去對抗這條校規。

他認為學校無論是早餐外賣盒或杯子都不能帶進來,卻沒有相關配套措施,讓人很不方便。再者,他也發現學校午餐用藍色塑膠盒分裝,如果有炸物,就會用紙盒裝著,而這些不也都是免洗餐具嗎?此外,如果老師們要辦研習會時,也會訂便當。

那麼,學校內到底是不得使用免洗餐具?還是某些人有權利使用免洗餐具但某些人不行呢?以環保為名推行的政策,如果只有學生要遵守,而老師們不用遵守的話,這樣的環保意念似乎有些自打嘴巴。

來看看教育局的規定怎麼說吧。《新北市立各級學校禁用免洗餐具實施要點》明文寫:

四、各校實施禁用免洗餐具及相關事項規定如下:

(一)各校教職員工生不得使用免洗餐具,並不得提供免洗餐具予學校學生及洽公民眾使用。
(二)各校召開會議或舉辦活動時,不得提供免洗餐具。
(三)各校之教職員工生餐廳或委託販賣商品及提供餐飲之業者不得提供免洗餐具。

這下總算清楚了,無論是教職員或學生都不能使用免洗餐具。這樣一道雷厲風行的規範,似乎真要將免洗餐具通通掃出校園,可是該「要點」第八條,又規定了獎勵辦法,也就是將績優學校指定為新北市禁用免洗餐具示範學校,並頒發獎金與錦旗。將整份要點仔細看完之後,我的感覺是這更偏向鼓勵性,而不是強制性規範。當然,這個疑問,陳祈安老早就問過了:「我那時候找衛生組長,他查給我看,說是命令。我說那只是一個鼓勵的東西吧?他說沒有,這是規定。」

陳祈安於是致電教育局,從專員口中確認了這確實是鼓勵性的措施。而在2015年的10月,同樣位於新北市的五峰國中也有學生因為攜帶免洗餐具盛裝的早餐進入校園,而被要求去學務處將早餐吃完,當時教育局的回應也是:「該政策只是要求學校加強宣導,非強制實施。」(*註)

那麼,這些鼓勵性的措施到了學校手中,就可以變形走樣,成了一支支警告或「站立反省」嗎?

他寫下了這些日子觀察後得到的疑惑寄給教育局,但教育局的回覆卻似乎搞錯重點,將這些懲罰的理由歸於「經過學生自治會、獎懲委員會、校務會議通過」,並說「學生如有建議可於自治會提案建議」。關於這點,陳祈安說他曾在期末的代表大會上,當著班代與師長的面,提議討論這件事情,得到的卻只是「再討論」這樣的結論。奔走無果、討論不通,讓他對會議提案的路線感到失望:「好像有給你管道,但門事實上是關著的。」

況且,將鼓勵性的政策轉變為強制性,甚至還予以懲罰,即便校務會議通過再多次,都無法掩蓋學校將教育扭曲為管制的事實。

秀峰高中內,對免洗餐具禁令的抗爭,最後沒有成功。這條規定依舊赤裸裸地存在於白色三聯單上,事件停止在陳祈安與主任達成的一個默契,不會入班搜查,而學生帶來的垃圾只要帶出校園,就可以消掉那張三聯單。

我問他為什麼最後學校退讓了?他說:「因為我寄信給他們,也把教育局的信拿給他們看,那一陣子他們可能也覺得很煩,所以後來取得這樣的共識。」

然而,這樣的共識也是即將畢業的陳祈安最擔心的一點,因為這樣的共識畢竟只建立於他和主任之間,但那條禁令,依舊清晰地存在於校園內。

或許就像大多數曾經反抗校規的學生經歷的那樣,花了三年力氣查法規、開會、辯論,然後畢業,於是規定變回原樣,一切從頭開始:「他可能跟我彼此間有默契,但可能學弟妹想做這件事情又要從零開始推。我覺得主要是要廢除,不該用罰的。」

他反覆地說:「我擔心是學弟妹們可能覺得這規定有問題,會不會又從我的起點跑一遍,然後到畢業,這規定又延續下去。我擔心的是這個。」

於是在這些過程中,我們看見免洗餐具的爭議並不在其環保與否。或許,僅僅是不能忍受學校將教育的本意扭曲為管束,並且日復一日的傳承,如此而已。

(*註):相關新聞可見蘋果日報2015年10月4日的報導〈免洗盒裝早餐 到校竟被攔

  • 本文作者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人本教育札記執行編輯。
  • 本文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特色圖片:秀峰高中的午餐也盛裝在紙盒裡。(圖:陳祈安 提供)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