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沒有句點的323

文 / 陳雨凡

兩年過去了,我還是想知道,打我的人是誰?不知道這件事情,好像一直沒有句點

~323行政院事件受傷當事人

 

2014年3月23日警方暴力驅離佔領行政院民眾的行動已經兩年,對於323行政院事件的「真相」,政府欠一個交代。從決策過程、驅離行動現場的狀況,及事後檢討等,都是一片空白,遑論對傷者的救濟與賠償。

 

舉例來說,323行動中受傷人數究竟是多少?前警政署長王卓鈞在立院接受質詢的說法是:「受傷民眾人數為『55人』,但受傷員警的人數則為119人」,而媒體報導受傷民眾人數為100多人。但是根據民間《323 政院事件真相調查小組》訪談結果,至少有400到500位民眾因為警方驅離而受傷。

 

警政署報告避重就輕

 

關於現場狀況,內政部警政署報告說,當晚是暴民侵入行政院區進行非法集會,警方事先柔性喊話勸離後才進行驅離,並未過當。但是《民間323 政院事件真相調查小組》的報告顯示,除了行政院區外,在3月24日零時5分開始,在北平東路、天津街上和平靜坐的民眾慘遭警方暴力驅離,許多人有腦震盪、骨折、撕裂傷、或不同程度的肉體傷害與情緒困擾,根本就是「重災區」。

 

此外,3月24日清晨5點到7點,當院區內的民眾全數被驅離後,警方竟然對已經驅離出院的民眾繼續施暴。警方出動兩台水車以強力水柱,用扇形的方式「清掃」在忠孝東路、中山北路交叉口一帶的人群。這段時間,並沒有民眾在中山北路上進行有規模的靜坐,許多民眾是從院區出來,或只是在邊圍觀,甚至只是路過,就被警察無端的拖入警陣中毆打。

 

 我一直告訴自己,要恨的不是一個人,是一個體制。可是好難。

~323行政院受傷當事人

 

兩年來,國家機關對323行政院事件真相的追究雖非毫無作為,但不知是刻意放水、力道不足,還是行政體系的暗黑勢力真的太強,導致毫無結果。

 

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在事發後3天立刻成立「行政院鎮壓反服貿學運真相調閱專案小組」,要求行政院提供相關文件。面對國會調查,行政院及警政署提供的卻是對釐清真相毫無幫助的零星幾份文件敷衍了事,內政委員會於是凍結行政院104年度預算2千萬元。在行政院補提了幾乎一模一樣的報告後,內政委員會還是解凍了1400萬元的預算。

 

監察院2014年4月受理學生團體的陳情,錢林慧君委員展開調查後,相關單位拒絕提供多項資料,監察院目前以案件在司法程序中為理由,暫停調查。

 

至於司法刑事責任的追究,台北地檢署早在2014年6月就受理警方函送3位員警涉嫌傷人的案件,兩年來未見任何偵辦結果,反而讓行政機關以「偵查不公開」為藉口,拒絕提供資料。檢方的辦案不力阻礙真相揭露。

 

而40多位受傷民眾在台北地方法院的自訴案件,光是釐清「下手打人員警的姓名」就處處碰壁。323行動時員警以裝備掩蔽身上的制服章記,就算提出清楚的影像截圖,警察單位還是回覆「比對人事資料後查無此人」。對照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起訴323事件130多位民眾的結果來看,警政署使用納稅人經費添購的M-Police即時相片比對系統只對老百姓有用。

 

2014 0324-097-暴力驅離

2016 0323 323事件台北地院國賠

40多位受傷民眾在台北地方法院的自訴案件,光是釐清「下手打人員警的姓名」就處處碰壁。

 

行政機關的行政懲處方面,目前只有台北市警局申誡1位特勤中隊胡姓隊長,因為他隊上的員警將民眾林明慧打的頭破血流,在辨識不出下手員警的情況下,北市警局以「對屬員監督不周,情節輕微」申誡中隊長2次。這案件經法院判決認定北市警局的員警驅離手段嚴重違反比例原則,台北市政府應賠償林明慧30萬元,是目前唯一究責「成功」的案件。

 

國際特赦組織公布的《20105/2016年度全球人權報告》說:針對2014年3月23、24日警方以過當武力驅離行政院及其周邊抗議者,或對於「太陽花學運」時政府的總體作為,直至2015年底都仍未見徹底、獨立且公正的調查。但臺灣政府在去年年底完成的國家人權報告對於323行政院事件竟是隻字未提!

 

我希望自己不要恨,不要憤怒。我希望自己能理解警察,理解他們為什麼這樣做。

~323行政院受傷當事人

 

323事件真相不明,不僅無法追究下令者責任,更加深警察與人民間的衝突與不信任,突顯警察體系及警力使用不受監督的問題,嚴重侵害人民最基本的集會自由。而即使面對持有武器的歹徒,警方使用武力仍有一定規範,但面對手無寸鐵的和平靜坐群眾,警方卻使用超出合法合理的驅離手段。

 

今年2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公布關於適當管理集會問題的報告指出,「集會作為民主進程的一部份,在公眾參與、追究政府責任及表達人民意願的過程中,與選舉相同,都發揮著根本的作用」。報告也建議各國政府應該設立獨立公正、及更多的非司法監督的機制,包括有效的內部調查及獨立的監督機構,迅速有效地調查在集會過程中的犯罪行為。報告更直指,「不追究責任」的行為本身就可能構成權利的侵害

 

日前,民間團體召開記者會,呼籲新國會應組成特種委員會調查323行政院事件的真相,立法院內政委員會也正在審查《集會遊行法》的修正草案。在國會已經具有壓倒性多數的民進黨沒有藉口再拖延對於323真相的調查,同時對於集會遊行的監察機制及公正獨立的調查單位等制度建立,應該要有更積極的作為。確定520後擔任行政院長的林全,上任後更應該優先撤回對323進入行政院民眾的告訴,以行動證明其對於集會自由保障的決心。

 

  • 本文作者陳雨凡,律師,民間司改會副執行長。
  • 本文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行政院武力驅離事件 追訴國家暴力相關報導】

 

【相關案件】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 篇回應 to “沒有句點的323”

  1. 狄歐 說:

    政院尚未交接,欲維持其持續性,尚有可原。

    但市府不作回應,則不免令人睥睨,懷疑應將其歸為「自己人」還是「敵人」。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