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專題【南部開講】花蓮富里 縱谷裡的水梯田

呂宗芬、吳志鴻 / 採訪報導

很多人到花東,都喜歡走台11線,一邊山一邊海,一次飽覽兩種景色,但是縱谷裡另有風情。

車子奔馳在台9線,道路兩側山色明媚,山腳下的稻田隨著節令換裝,時而青翠,時而金黃,微風吹起陣陣稻浪,很是療癒。花蓮富里這幾年以金針花海聞名,但是山間農家故事多,樸實農村,別有一番韻味。

羅山村就在熱門景點六十石山的旁邊,因為地形封閉形成屏障,又有羅山瀑布的清澈水源,這裡2002年就被花蓮農改場選為台灣第一座有機農業示範村,2003年更成功創下有機米率先外銷日本的紀錄。不過羅山和所有台灣典型農村一樣,生活步調穩定而緩慢,老年人口比例很高。

「我們那年就跟一般遊客一樣啊,到六十石山玩,偶然來到羅山村。天啊,一進來以後,驚為天人!驚為天人是因為-沒有人,哈哈哈哈哈」,羅山社區發展協會現任理事長冷孟臻是羅山村的新移民,談話間不時有開朗笑聲,讓人感受到一股陽光活力。六年前因為對土地的嚮往,她一家三口從北部移居到羅山。

都市人初來乍到,獲得村子裡很多長輩的照顧。她一邊享受田園慢活,但也看出,這個平靜悠緩的村落,需要不時有人來擾動,才會活絡。「我們還滿鼓勵村民做休閒產業的,因為我們這邊老人比較多,老人家有時候是希望有不一樣的人,能夠去聽聽他以前的故事。有年輕人可以跟老人家互動,老人家才會覺得,他的生活是很有價值的」。

泥火山豆腐

泥火山豆腐

客家米香

客家米香

從社區營造的角度出發,羅山的體驗農家,挖掘出不少在地限定的獨家好料,泥火山豆腐算得上是一個傳奇。據說日治時期偶然進入羅山的外人,提點村民可以在田間隨處可見的泥火山中,取出鹵水做豆腐,村人半信半疑,居然試做成功,清苦的農家餐桌從此多了一道配菜。但後來石膏豆腐普及,採買方便也便宜,要經過兩次沸煮、製作費工的泥火山豆腐顯得不合時宜,一度失傳,直到近幾年才又重新找回這別處嚐不到的鹹Q滋味。

羅山村民約有七成是客家人,客家風味也成為一大特色。溫元山是有機稻農,因為對童年零嘴念念不忘,他向隔壁村的老師傅學來炒米香的技術。自家種的有機稻米經過反覆日曬處理,再用大鐵鍋炒熟、拌糖,「炒」出來的米香不像「爆」米香蓬鬆,但卻更有香脆口感,搭配口味獨特的鹹味擂茶,一飲而盡,讓人遙想早年物資不豐的年代,客家農民在田間快速餐飲、補充體力的勤奮精神。

嘴巴還留著民宿裡的客家好菜、還有米香擂茶的餘香,往南來到同在富里鄉的豐南村。這裡同樣也有水梯田,但又是另一番不同光景。

豐南村六成居民是阿美族人,沿著山坡開墾的梯田,比羅山的海拔高一點,山嵐從山谷裡緩緩上升,然後輕輕揚起,拂過水田,彷彿一身塵埃都被拍落,重新獲得清明。供應當地主要用水的鱉溪,切穿山脈造就V字型山谷,穿過村子的台23線東富公路沿線,因而有「小天祥」之稱,但豐南村真正精采的,是開鑿已經有上百年的水圳。水圳代代相傳,目前還有五條水圳,繼續在供水灌溉。

豐南水圳

豐南水圳

豐南梯田

豐南梯田

帶領我們探訪水圳的導覽員宋雅各,是使用一號圳的農民,他也是今年一號圳的「圳長」,每兩三天就要順著水圳,從供水口往上走到水源頭,沿途清除影響水流的落枝落葉,還要配合耕種的需求調控用水,充分落實使用者共管的制度與精神,「我們輪流就這樣而已,我們沒有說那個水利局的(補助),沒有,我們自己來分擔一點工作這樣」。

雅各說,阿美族是「猴子的民族」,先人當年為了取得飲用水,身上綁著繩索,攀登在山壁上,開鑿寬度約三十至五十公分不等的水道,部分段落則是以石塊為基礎,鋪上姑婆芋的葉子,再敷上黏土。老祖先就地取材,巧思驚人。後來水稻技術引進,這裡的族人耕作方式從旱作改為水田,飲用水也成為灌溉水。

水圳、梯田和群山圍繞的自然地景融成一片,這個山裡的聚落稱為「吉哈拉艾」,2012年正式被花蓮縣文化局登錄為文化景觀。水依然在流,水稻依然年年成長,這是活的文化景觀,依然洋溢著生命力。

好不容易盼到結穗的稻田,不時會有山豬來打滾吃食,氣得農人變身為獵人,在水圳沿途設置陷阱抓小偷。而友善環境耕作的水梯田,只要一動念想偷懶,螺類和雜草就會橫行,看起來清幽遺世的水梯田,其實有做不完的田間勞動。但大自然是永遠的資產,人只有和環境共榮共存,才是永續之道。


花蓮富里 縱谷裡的水梯田 預告線上看


【南部開講 播出資訊】

  • 公視主頻
  • 每週五 20:00 播出

  • 官方網站http://ptssouth.blogspot.tw
  • Facebook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southtalk

  •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