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專題【獨立特派員】流浪者之歌

陳廷宇、羅盛達 / 採訪報導

德國慕尼黑的小學裡,孩子們正準備開始一天的學習,不同的是,班上的同學全來自中東及各地的移民或難民,這個為移民小朋友設置的特殊專班,任務是要協助他們儘快適應德國的新生活。小學老師芙可麗告訴我們,這些孩子不懂任何德文,無法和同學們彼此溝通,剛開始真的很困難,但還好經過幾個月的朝暮相處,孩子們很快就打成一片。要學的事情實在太多,對學生及老師的身心都是挑戰。

除了挑戰之外,難民潮也帶來了意料之外的改變,原本因為少子化要大幅縮減班數的慕尼黑中學就此改變命運。校長伊莉莎白‧凡特說:「我以前開過移民課程,所以我想也許這是個好主意,但沒有預期到會有這麼多難民。」不過如果難民學生繼續增加,就會產生矛盾和壓力,可能導致教學失去品質,也會產生問題。

教育和融入社會都需要時間,不過有些急迫性的問題不能等,例如百萬難民進入德國後,要住哪裡。紐倫堡是全德國收容安置難民的政策指揮中心,由於難民的數量非常多 需要大量的安置場所。旅館、學校、閒置空間、出租公寓都因為難民而供不應求,甚至出現德國年輕人找不到房子的排擠效應,對地方政府都是挑戰。

事實上在難民潮以前,就已經有許多人在德國找房或租屋,所以兩者間出現競爭和比較,政府和政黨必須避免不引發兩個族群間的競爭和衝突。紐倫堡市長烏爾里希馬利指出最大的挑戰顯然是興建足夠的房子和公寓,而社會住宅是最主要的挑戰。

【獨立特派員】流浪者之歌 01

【獨立特派員】流浪者之歌 02

協助難民融入社會,適應生活,光靠政府部門是不可能的任務,大量的志工及非營利組織才是關鍵動力。荷蘭小鎮dibit 的難民諮詢中心,只有一位正職員工,其他都靠社工義務幫助難民們融入社會,他們稱難民為「客戶」,是服務的對象。

央蔕娜在難民諮詢中心當志工已經21年,他陪著許多難民經歷生命中的悲歡離合,他坦言「難民們也會有很多問題,例如自殺,不是所有事情都這麼美好。」而這些協助難民開始新生活的各地志工,是減緩歐洲難民潮壓力的黏著劑。

面對問題是荷蘭人最務實的態度,二次世界大戰後,國際法庭從德國紐倫堡遷到荷蘭海牙,這個正義與和平之都,聚集了許多國際NGO組織致力面對難民及恐怖攻擊所引發的衝突與困境。國際衝突預防協會執行長彼得‧范德爾認為應該要停止「完美融合」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學習和彼此的不同相處,而最重要的,是必須重建信任。

更多的對話及社區活動參與,讓初來乍到的難民感受被接納,尤其現在新移民入職場時間平均都要一年以上,如何縮短冗長的行政流程,是契機也是挑戰。歐盟各國希望找到立竿見影的解決方案,然而每一個難民的一生,都是一條數十年甚至還有他們下一代的時間長河,需要公民社會細水長流的灌溉與照顧。

【獨立特派員】流浪者之歌 03


【獨立特派員播出資訊】

  • 公視主頻
  • 每週三 22:00 首播
    每週四 01:00 重播

  • PNN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 每週一 12:00 重播:https://livehouse.in/channel/PNNPTS


    【深入獨立特派員】

  • 官方網站http://innews.pts.org.tw/
  • Facebook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ptsinnews

  •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