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説教】聽她們怎麼說 –景美女中解放腳丫事件

文 / 李昀修

「妳想成為怎樣的景美人?」白色粉筆在黑板上留下了這樣一個問句。

接著,赤足,腳步輕盈的如要飛起,恣意奔跑於無人校園中的身影,大口呼吸自由的空氣。然後,馬頭怪人出現,將白鞋扔在剛才還在歡笑的女孩們面前。
影片沒有人聲,但你看著馬頭人那充滿攻擊性的肢體語言,明白它說了些什麼。

「穿上它。」馬頭人說。

幾位受怕的女孩互看一眼,終於奮力喊出本片中唯一的台詞:「只有我們可以決定自己的樣子!」

這是影片的前半。

景美女中學生訴求廢除「鞋禁」與「襪禁」影片。(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 提供)

景美女中學生訴求廢除「鞋禁」與「襪禁」影片。(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 提供)

這支景美女中學生為了表達廢除「鞋禁」與「襪禁」,所拍攝的訴求影片,短短六天內破了八萬次點閱數,顯示已有更多人關注這議題。編輯部與六位參與行動的景美學生約好見面採訪,並以對話的方式呈現訪談。以下以 A、B、C、D、E、F 稱這幾位學生:

編輯部(以下簡稱編):「影片刊出來,有種運動正式開始的感覺,妳們最近心情如何?」

A:「很累,超累,都到凌晨兩三點才睡覺。」

B:「可能是之前反課綱的關係,我會感覺這是又一個不知道多漫長的旅程。妳不知道自己做了能得到回報多少,但也相信自己在做對的事情。」

C:「我覺得課業有點耽誤,補習可能補到九點、十點,然後處理這個就處理到十二點多。」

編:「妳們在校內有碰到什麼反應嗎?」

A:「我們班同學說妳在做這個喔?又說覺得學校不會理你們耶。」但隔天影片整個爆紅後,她就說:「喔,人很多喔,幹得不錯!」

D:「我朋友們都不覺得我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問我為什麼會想做?然後問說妳不害怕嗎? 」

編:「妳怎麼回答他們?」

D:「我說會害怕,但是有夥伴,我們必須互相支持,如果有一個人的恐懼太過巨大的話,就會影響到彼此。」

編:「感覺妳們現在有點累,為什麼要為了運動花那麼多力氣?」

E:「因為,成不成功不是重點,而是要讓大家覺得 Right is right。就是妳要站出來,然後不用害怕,因為這是妳的權利。所有反抗運動對我來說是促進大家的思考,然後激起大家的勇氣,讓她們看到希望,讓她們覺得有人在為我們走這一條路,我可以放心的踏上來。」

F:而且我們常收到一些學姐的訊息,有個學姊我印象很深刻,她說她一直在等人站出來。

A:我覺得我們在做的事情是在鋪路,可能妳有不滿,一個人妳不敢站出來,但現在有人站出來,那妳可以跟著我們一起走。

編:妳們有想過在學校裡持反對意見的人,在想什麼嗎?

B:大概知道,發現她們的問題都差不多,可是一定都是出於對景美的一種愛,她們覺得那是她們…

景美女中學生訴求廢除「鞋禁」與「襪禁」影片。(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 提供))

景美女中學生訴求廢除「鞋禁」與「襪禁」影片。(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 提供))

A:寄託愛的方式,她們覺得白襪、白鞋是在景美回憶的象徵物,但沒想到的是,妳的回憶不需要靠這種特定象徵才可代表。

B:我之前去國外也是好想念景美,我超愛,就是無論如何我都好想回景美讀書,我還穿著景美校服到國外不用穿校服的學校上課。可是回來之後發現,我愛的根本不是那一身校服,我愛的只是我跟我景美的同學,還有我們一起歡笑的地方,可是那與我們穿什麼無關。

C:也有人說反對外面這一身校服有什麼意義,不如去做多一點為學校爭光的事情,多充實自己。

D:對反對意見我們都是尊重的。

A:對,就像B,我覺得她就是很強啊,可以跟反對的人好好溝通。昨天有人酸B從國外回來一年有什麼了不起?我發文說拜託不要這樣攻擊我的夥伴,就有人來嗆我。通常我們可能就是呼朋引伴在底下嗆聲,但B不是,她開了一個群組把那些人抓來聊天,好好跟她們解釋。超強,我覺得只有B做得到。

B:可是那也是因為…我覺得大家或是我們來留言都是出自於一種心態,都只是想要保護朋友而已。所以當我看到A被戰的時候,我也覺得我該用自己的做法來保護A。

F:但也有沉默的一群,就有些人不敢表達,她會默默、委婉地說:「其實我覺得妳做的沒什麼錯。」

編:感覺她們是可能會站過來的人,妳們會怎麼跟她們講?

A:我覺得可降低參與的門檻,例如說我們做表單時,就問說妳覺得可以怎麼幫忙?第一條就是按讚分享。分享可能有,但按讚就完全沒門檻了,我想讓她們知道,就算是門檻很低的方式幫忙,我們也歡迎妳。可能在校內是少數,但要讓沉默的大多數願意跟我們一起做同一件事情。

編:妳的意思是妳們認為自己站得住腳,民調多寡不影響議題的正確?

E:對啊,我反而很希望反對者站出來說話,可是如果妳不想被代表,但又不為自己說話,那能怎麼辦?

C:我也覺得很好,不然的話我不會去回那些不喜歡我的人的問題,也不會為此作了一些功課。

編:妳們覺得這運動要走到什麼目標?

A:我希望讓大家開始對「學權」有點意識,甚至可以成立一個異議社團在景美女中,一步一步運作,把景美女中莫名其妙的規定都解除。

B:我們眼中的景美精神是可循序漸進的,不是一個固定模式、不是一個傳統模式。我們希望三十年後,我們的學妹可以擁有和我們不一樣的景美精神,因為我們希望他們比我們更好。

A:就是因為時間不同、群眾不同、背景不同,所以景美精神它會一直改變。

於是,我們看影片後半,女孩們逃離馬頭人,最後回到最初寫問句的那面黑板。她們舉筆,各自在黑板上寫下「我想成為」四字後轉身,眼神直視鏡頭。

那是未完成,也是開放。或許,更是邀請與盼望。

「脫下鞋子之後,我們沒有不同。」

那是影片最後留下的兩行字。

螢幕快照 2016-03-22 上午11.38.53

  • 本文作者為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人本教育札記執行編輯。
  • 本文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圖: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 提供。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