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讓謝文定、林錦芳出掌司法院有什麼不對?

文 / 吳豪人

當蔡英文總統將提名兩位資深專業司法文官謝文定、林錦芳分別出掌司法院正副院長的消息傳出之際,我的第一反應,就是憤怒與不解,與這幾天紛紛召開記者會大力反對的社運、法學界朋友們並無二致。例如「台灣守護民主平台」的聲明稿,破題就是「重用保守勢力,如何推動司改、捍衛憲法人權?」;民間監督大法官人選聯盟也同樣質疑謝林兩位「行事風格保守」「(謝)曾任司法院秘書長……無具體司法改革作為」「(林)強悍保守」;婦女新知與民主平台的聯合記者會中,許玉秀前大法官更直指:「對於這些憲法價值信仰薄弱和欠缺的人,如何相信他們可以為司改帶來幫助」,而其他的出席學者也痛批:「兩位從舊時代就任職司法院秘書長多年,都是司法守舊型的的代表人物,不僅有抗拒改革的表現,甚至出現積極的反改革言論與作為」。以上的負面評價,我大致都同意,因此對於蔡總統這項人事決定感到憤怒與不解。但是,請注意:我對謝林兩位接受總統的提名,可一點也沒有感到憤怒與不解。

 

憤怒是情緒,做為一個學者,也不能老是「不解」。等到受邀參加「台灣教授協會」今天早上舉辦的、「呼籲謝林婉拒擔任司法院正副院長」(實在很一廂情願)的記者會,才稍微認真地思考,自己到底該說些什麼發言內容。想了一個晚上,我才「解了」。

 

讓我想通了的契機,是台教會的記者會新聞稿主題:「守舊的司法官僚能承載司改重任嗎」。──老實說,這並不是一個疑問句,正常人都會回答「不能」。這個標題下的蠻陰險的,所以接下來的討論,我也要陰險的邯鄲學步,完全使用這種假疑問句型。當下我聯想到的,是一個反命題:「那麼,革新開明的專家學者就能承載司改重任嗎」?

 

循著這條思路再深入想想:這兩個命題,意思是在朝的司法官僚必然反動,在野的法學教授與律師必然是,或至少比較多革新開明的正義使者嗎?(官場黑暗,律師界我不敢說,但學界其實也滿黑暗的)。就算這是真的,那麼由這些革新開明的學者律師之中尋找、或者被這些革新開明的學者律師所擁戴的革新開明的學者律師大老,就能夠「承載司改重任嗎」?理論與事實根據在哪裡?有什麼前例嗎?

 

2016 0714-001-謝文定林錦芳

司法官僚出身的謝文定,能否通過提名審查?

大家似乎都要求司法院正副院長的首要任務是司法改革,那麼這是否證明:台灣的司法改革從未成功過?可是過去並沒有司法官僚壟斷正副院長的前例,不能把責任完全推到他們身上。相反的,過去的司法院正副院長,從不缺大學者、大律師。那麼,這些大學者、大律師的表現,包括我在內的批評者們,很滿意嗎?那又為什麼要司法改革?為什麼大學者、大律師爽當院長,司法文官卻成了司改不彰的罪人?

 

有人上網搜尋,發現謝林幾乎毫無法學著作可言。意思是司法院正副院長就必須著作等身嗎?我們是在選中研院院長嗎?也有人質疑謝沒有審判實務、至於林則並無足以傳誦的判決。所以大家又都紛紛表示,謝林的「威望、學養與外界期望實在落差太大」,我承認這也是真的。不過,呃,「威望、學養俱佳」的法界大老指的是什麼樣的人物呢?過去的司法院歷屆正副院長之中有這麼樣的人物嗎?要不要細數一下?(很危險喔)

 

若說現在的台灣法學界有什麼公認的真正大老,過去幾任學者而身兼司法院長的前輩們就是了,非他們莫屬了。Google看看。

 

W院長,1972年起就是大法官了,做到2007年!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門生故舊滿天下,一代宗師祭酒。如果是這樣的院長副院長,不會有人有話說。On the other hand, 注意到了嗎?1972年耶。老蔣的時代耶。從老蔣到小蔣、從阿輝到阿扁,從戒嚴到民主解嚴。剛才是誰在批評謝林「從舊時代就任職司法院秘書長多年,都是司法守舊型的代表人物」的?1972年還是白色恐怖時代呢。

 

L院長,1984年起,就開始擔任財經官僚,凡三十年,一路做到大法官、院長。學養俱富,理論實務兼擅,同樣的門生故舊滿天下,一代宗師祭酒。所以,司法改革當然也就在其任內圓滿完成了。咦?

 

C副院長,與黃謝等法學大教授均系出維也納大學右翼大師Winkler博士門下,1971年起擔任行政院參議、政治作戰學校(!)法律系系主任等,一路官官學學,學學官官,凡四十年矣。同樣的門生故舊滿天下,一代宗師祭酒。所以,司法改革當然也就在其任內圓滿完成了。咦咦?

 

所以批評謝林保守反動,恐怕要稍微小心一點,以免流彈所及,傷了恩師威名啊。

 

至於馬英九時代的正副院長,我們就避而不提吧。但避而不提,並非有絲毫輕視之意,(而是有很深的輕視之意?)。恰恰相反,他們也都是著作等身的大學者、威名遠播的大律師呢。可惜他們就是現在要被改革的對象!

 

2016 0714-003-謝文定林錦芳

林錦芳推行觀審制,司改團體並無好評。

所以,讓謝文定、林錦芳出掌司法院有什麼不對?有什麼不好?我記得阿扁要用謝文定當檢察總長的時候,司改會還叫好呢。可見他也不是什麼庸人。大家罵林錦芳比較兇,也比較具體。不過認真想想,昨天還是觀審制的急先鋒,一轉便能以今日之我(主子)攻昨日之我(主子),這豈不是政治中立的文官典範嗎?豈不是執政者夢寐以求的好部屬嗎?況且,如果我們無法容忍昨是今非、首鼠兩端的人,要不要看看社運健將出身的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們對謝林人事案的肯定啊?甚至那些我們心目中呼之欲出的、「學養威望」遠遠勝過謝林的、潛在的大法官人選──請問有人出來對這項人事案說過一句重話嗎?現在都不吭聲了,難道未來會有什麼了不起的表現?難道現在是忍辱負重,打算當了大法官之後再來雷厲風行的革新司法?相較之下,林錦芳豈不是有種多了嗎?

 

最重要的是,既然「法界」幾無一人贊成這項人事案,請問蔡英文總統身邊沒有「法界」而且是「大老級」的智囊顧問?總統身邊的大老級法界顧問,難道不是我們這些在外面嘶吼反對的「法界後輩們」的(威望學養俱備的)恩師老闆級的大人物?這些威望學養俱備的法界大老們難道沒有背書強烈推薦謝林?假如蔡英文總統一意孤行一人獨裁,他們幹嘛不吭聲,卻叫後輩們去填溝壑?卻叫後輩們把責任嫁禍給前司改會執行長?難道總統身邊的「法界大老」是馬英九嗎?

 

2016 0714-004-謝文定林錦芳

林錦芳能否成為司法院首位女性副院長?

所以,讓謝文定、林錦芳出掌司法院,有什麼不對?有什麼不好?「強悍保守」?但是聽話啊。總統不強悍不保守就行了。「對憲法價值信仰薄弱和欠缺」?沒關係啊,總統不薄弱不欠缺就行了。「司法守舊型的代表人物」?別傻了,他們還差得遠呢。再說,對於司法官僚體系而言,資歷完整、聽話好用才會升官,升官就會有威望,有了威望誰還要學養?學養比得過最高法院判例嗎?謝林的威望無須建立在著作等身,而是建立在有全體法官護身哪。

 

依我看,唯一不好的,大概就是蔡英文總統了。任命謝林,本來就是她一貫偏愛文官的用人風格,從行政院長林全以降,大半個內閣成員不都如此嗎?與其任命門生故舊滿天下(因而尾大不掉)的大學者、大律師,為什麼不用謹小慎微、事事聽命的資深文官呢?只不過,如此一來,施政的所有成敗,就得由總統完全承受。但人家蔡總統都奮不顧身了,我們是在吵些什麼?

 

憑良心說吧。司改如果要玩真的,蘇建和、徐自強分任正副院長、鄭性澤、邱和順分任正副祕書長,庶幾近矣。只是,有哪位高賢要支持嗎?

 

  • 本文作者為輔仁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 本文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4 篇回應 to “讓謝文定、林錦芳出掌司法院有什麼不對?”

  1. YOYO 說:

    都已經是副教授了
    怎麼不會查查林錦芳以前都做些甚麼事
    法律上是甚麼立場
    寄望她做司法改革??????
    看這篇文章實在很浪費我的時間

  2. […] 相關評論:讓謝文定、林錦芳出掌司法院有什麼不對? […]

  3. 高雄鍾 說:

    寫的如黑龍駛桌,酸辣沒有遠景,騙外行。
    提名做不好改革,不是蔡總統的錯而已,人民大失所望,
    及更不信任法律人如看到鬼魅一樣。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