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基層檢察官的一天

文 / 鄭子薇

她一早走進辦公室,花了1小時又20分鐘把4件桌上的新案卷證看完,平均20分鐘1件,接著針對這些新案以及還沒完成的舊案,發函各公部門、私人機構調資料、發傳票傳訊被告及證人、擬定偵辦計畫、擬定庭前筆錄(開庭前預備要問證人及被告的問題)及指示警察補充調查。到了11點,她接到司法警察的電話,跟她說被告電話又換了,需要跟她討論一件檢警合作辦理、正在監聽的走私毒品案件。警察20分鐘後到,這20分鐘內,她利用時間,在一些要發出去的公文上蓋章,警察來後,她花30分鐘跟警察討論未來的偵辦方向。

 

這天下午她花了4個小時寫完4個案件的結案書類,有起訴書、不起訴處分書、緩起訴處分書。平均每個案件寫4頁,1個小時結1件。她想,這算是輕鬆的一天,畢竟,昨天寫的案件中,證人、資料眾多,光是整理所有證人的陳述和證據就花2個小時以上。

 

寫完這些書類後,天已黑了。她開始猶豫要不要出去吃飯,還是加班再寫一些書類,或是留下來看隔天上午開庭的卷。看看這個月的未結案報表,她最後決定加班多寫2、3件結案書類,否則,這個月的未結案件就要超過150件了。回到家,已經是晚上9點過後的事。

 

隔天一早到辦公室,她準備開庭,這是她這個禮拜第3次開庭,也是最後一次開庭。她雖然很想再多開庭,傾聽雙方的心聲,但是法警人力不足,所以很難再多開庭,又為了不讓當事人遇到塞車,所以通常將上午庭期時間訂在9點30分到12點。2個半小時內,她排了8個庭,平均一個庭約20分鐘,只有這樣,才能消化掉上個月的新案,不要讓當事人等太久才開庭。開完庭的下午,因為適逢選舉,她跟主任一起去參加一個反賄選的座談會,內心想著今天可能又沒辦法結案了,因為再隔天她要值外勤,她得與法醫、書記官一起去驗屍。

 

檢察官到法庭實行公訴。(PNN資料畫面,2004)

 

她想著,在她服務的地檢署,一個檢察官每個月平均分得60件新案(不包含簡易類型的案件),這意味著必須一個月結60個案件,才能夠達到收支平衡。她3月上班日23天,扣除內、外勤值班3天,上班日約20天。如果1天工作8小時,加上一個月20小時的加班上限(加班超過20小時,不給付加班費也不得補休),實際工作時間180小時,在完全不休假的情況下,平均一個案件從分案到結案只分配到3個小時(含閱卷、批進行單、查實務見解、開所有的庭、撰寫結案書類)。

 

如果撰寫書類需要花1小時,調查其他資料及實務見解花1小時,剩下的1小時要問完所有的被告、證人,那麼一個檢察官還有多少時間傾聽雙方陳述案情?此外,檢察官還負有到社區進行法治教育的義務。她若想讓當事人暢所欲言、想將結案書類寫得鉅細靡遺,就得無薪、無止盡地加班。

 

但再怎麼加班,一天終究只有24小時。然後,她聽說最近有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在心中無奈地嘆口氣,心裡想著,如果該會議能夠讓一人一天有48小時,或許才有成功的可能性吧。

 

 

  • 作者為檢察官。
  • 本文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2 篇回應 to “基層檢察官的一天”

  1. 簡宏杰 說:

    去跟自己老闆反應,不管你再怎麼忙,都不能讓人不知道你在忙什麼?不然公家機關的特色就是有人擋著就好,另外,就是請老闆高層橫向聯繫,司法是最後一道防線,但是不代表只有一條防線,是防線,也可以轉成攻擊部署,甚至要求監察院調查、司法院考核,立法院補救而不是扯後腿,每一道防線都不應該呆呆的等人家來攻,每個人都推來推去打太極,是不會學一下人家展現的全面啟動,或是諸葛亮的三面火攻,不全面絕人生路,留點後路跟時間給人解決問題,但不是坐視不理,慢慢來吧!先從學會將自己壓力往上呈報比較實際,你老闆沒理由不知道你工作量不堪負荷。

    • 小檢 說:

      問題是,這是每個地檢署的常態。每個人都這樣,甚至在新北、桃園這樣案件量龐大的地檢,每個案件分配到的時間更少。地檢署的檢察長都知道這件事,但也無力改變。

    • 小撿茶官 說:

      地檢署、法院的工作來源不是跟老闆反應就可以減少,我們的工作就是辦案,案子從哪裡來?只要有人提告(民、刑事告訴以及行政訴訟)、有刑事案件發生,我們就要處理。問題是現在社會人際關係越來越複雜,人民越來越在意自身權益的保障,動不動就要提告,動不動就有刑事案件”自然產生”,難道這些案子可以由檢察長、院長一手檔下說不要處理嗎?殊難想像吧。既然案子一直進來,我們就只能一直處理一直處理,也因此造就了文中的”日常”。長官不知道嗎?長官每個月都會看到報表難道不知道,問題是我們的工作來源只會增加不會減少,向上陳,甚至橫向聯繫有用嗎?答案是沒有,因為案件的來源只有日益增加,我們的工作量在人力不足資源不足的情況下只會越來越大。

  2. 哈哈哈 說:

    當在開庭時像答錄機複誦:如起訴書上所載,證據無調查之必要時,
    有沒有考慮被濫行起訴的被告的死活?

    要別人尊重這職業,請先對的起自己的袍子。

  3. Megan Hsu 說:

    改革方向不應是苛責。而是思考如何提供司法人員擁有更有品質的辦案環境,包括案件處理sop,簡易案件分類,案件經驗建檔分享,軟硬體更新,適應體認社會脈動,還有司法人員心理輔導等等,唯有如此案件品質提升。才能重建人民司法信賴。 不要再謾罵,司法改革需要提出有效方案,才有存在目的,也不應只是批鬥,過去環境如此糟糕,對司法人員是過度苛責。 願意當officer 的心,難能可貴,不要再讓他們失望。

  4. 人工智能 說:

    我是一個有機會從高院卷宗看到案子從地檢到地院到高院的非法律人,每次覺得司法界的人很喜歡個人色彩調查案子,審判,這樣耗人力,幾年前,去德國哥廷根大學,就聽說,『司法要量子化』,相信你過去一年一定收過『法研所的死因鑑定公文』,你知道這個公文以前要用人一個字一個字打,現在這個公文用人工智慧印製,以前一案要15分鐘,以2月14日60案只需要不到10分鐘就利用,人工智慧篩選印製。
    司法要改革要『司法量子化』,工作程序人工智慧化,才有可能有可能改變現在每一個檢察官的現況
    不過我知道的是上位者沒有這樣想法,所以可能在你退休前還是一樣

  5. 太麻里隔壁 說:

    最好傳票、公文…都是檢察官、法官一個人做啦!
    傳票、公文、催辦警察要報告,
    幾乎都是檢察官、法官丟給書記官在做…
    檢察官、法官都只是出一張嘴,丟一張進行單,
    下面的書記官、錄事就要忙得半死…

    不過,真的是要反應很多刁民濫訴!

    至於這篇投稿文章,根本就是欺騙、呼嚨外行人…!

  6. 小警察 說:

    目前全國檢察官才一千多人,每年多開放一倍的錄取人數,相信很快就會解決人力不足的問題

  7. 被害人 說:

    我是刑事案件的被害人,也就是原告,當初案子送到地檢署,隔四、五個月才開一次庭,等待開庭的日子很難熬。後來查了資料,才知道錯不在檢察官,他應該比我更想把案子給結束吧!

    可以很肯定的說,在目前機制,法院的工作量是很大的,不管誰上去,都沒辦法做好,立法機關基本上就是個亂源,許多法律考慮到利益團體,沒有訂的很完善,無論藍綠出頭都沒改善好狀況,最後變成司法來收拾。

    百分之九十九的司法從事人員是有心但無力,檢察官與法官工作量都大,即使每天工作24小時,他們也做不完。在這個體制下,被害人、檢察官、法官,都是犧牲者。

  8. 小小刑警可悲可悲 說:

    鄭檢察官自己寫文章,怎麼不寫說檢察官遲遲不肯放棄權力,反而積極擴權,守著訓政時期的調度司法警察條例不放,一句法務部的法警不足,就濫用內政部的警力,讓司法警察幫忙戒護人犯和當司機開車打雜?
    不說說,檢察官借著調度司法警察條例,把一堆不屬於刑事訴訟法偵查部分的事情都交辦給警察?不是說檢察官是「偵查主體」?怎麼主體要掌權不做事還嫌累?
    然後基層員警平均每天上班12小時,一個月上班比照檢察官老爺23天,工時是276小時,檢察官180小時很辛苦?
    晚上過10點要送人犯要看法警和檢察官臉色,人權在哪邊?警察不用睡覺,輪值的檢察官、法警就要睡覺?犯嫌、被告當事人的人權在哪邊?
    不是說檢察官素質很好、能力很棒?那還要出來哭腰?
    要用的時候就說警察素質好,不想給警察權力的時候就說警察素質差要靠檢察官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