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專題「我的摩門丈夫不是同志」:摩門教的同志信徒(下)

文 / 方潔

【接上篇】傑夫、普萊特、柯提斯這三位坦承自己同性傾向,卻選擇維繫婚姻的丈夫,且他們接受這樣現實的妻子的日常生活紀實由美國旅遊生活頻道製作成單集紀錄片:「我的丈夫不是同志(My Husband Is Not Gay,左圖為節目預告截圖)」,並於2015年1月公開播映。在正式播映前,該節目就受到社會激烈討論。超過10萬人聯署要求旅遊生活頻道停止播映該紀錄片。

 

節目引起社會爭議

同志平權人士對節目的批評尤其強烈。「同志反歧視協會(Gay and Lesbian Alliance Against Defamation,GLAAD)」的主席莎拉‧凱特‧艾莉絲(Sarah Kate Ellis)認為節目相當不負責任:「沒有人能改變自己的性傾向。更重要的是,沒有人有必要去改變。旅遊生活頻道播出這樣的節目,是對LGBT青少年們傳達了有害的想法。」紀錄片中的主人公們一方面表示受到同性吸引並不需要感到可恥,一方面為了迎合所信仰宗教反對同性性行為的立場,創造出「同性吸引」這個名詞,畸形的區分內心感覺和依內心本能而為行為。

 

傑夫在接受美國媒體ABC新聞的訪談時,甚至用甜甜圈來比喻:「我愛甜甜圈,愛到可以一天吃三次。但我也希望還穿得下我現在的褲子。…如果我順應天性而為,我一定會吃得比較多。我這樣算是否定自我嗎?我不認為。我希望擁有健康的生活,所以我不吃過多的甜甜圈。」

 

隱藏訊息:節目主角們與「去同性戀」團體的關係

「我的丈夫不是同志」受到強烈批評的另外一點,是節目完全沒有提到這三對夫婦與「去同性戀治療(Ex Gay Therapy,或稱性傾向治療)」團體(試圖以祈禱、心理諮詢,甚至醫療活動來「修正」性向)的關係。傑夫和普萊特皆曾是摩門教去同性戀治療組織「北極星國際協會 (North Star International)」的重要成員。普萊特甚至是該組織前身:長青國際協會(Evergreen International)的主席。該組織聲稱能幫助人們消除同性傾向,克服對同性的慾望。普萊特的妻子梅根也活躍於相關團體中。

 

傑夫則是北極星國際協會的共同創辦人,他也曾經屢次發表文章支持去同性戀治療。節目的三對夫婦皆有出現在北極星國際協會製作,訪問一方為同性戀的異性婚姻,試圖傳達這樣的婚姻也能「行得通」訊息的系列影片:希望之聲 (Voice of Hope) 中。

 

性向與宗教教義和解的可能性

節目所傳達最危險的訊息,是性傾向被認為能以意志力改變,因此為了符合教義而建立與其性傾向相牴觸的異性戀婚姻是可行的。這無疑給予LGBT的摩門教徒選擇的壓力。沒有按照教義行事者會被認為是自己的責任、過錯。

 

對「我的丈夫是同性戀」的批評和抵制固然其來有自,然而,這部紀錄片也有值得一看,並且引發思考的部分。每位主人公試圖表現出將自身對同性的渴望以及異性婚姻處理到平衡點的狀態,並推崇這樣的生活型態,然而影片中又隨時展現出與之矛盾的情形。潭雅看似輕鬆應對傑夫對談論憧憬男性類型,但對於丈夫的同性交友明顯感到焦慮;塔拉對夫妻感情生活感到自豪,但柯提斯對她而言有時候更像閨密。梅根的「受丈夫選擇說」則頗有委屈求全的意味。而這些丈夫們,一方面表示自己深愛妻子,生活幸福,一方面對周圍男子品頭論足。妻子紛紛表示,讓丈夫能擁有和男性友人相處的時間,會令他們回到家後更積極的經營夫妻生活,無形中似乎透露了,異性婚姻和家庭帶給這些男人們的壓力。

 

比起宣傳「同性吸引者」經營異性婚姻的可行性,「我的丈夫不是同志」更像是一齣讓觀眾感到滑稽的諷刺劇。主人公們用著似是而非的同性吸引/同性戀區別理論,使自己安心,活在畸形的情感狀態中。性傾向和性向認同本該是同一回事,不會因為是否實行性行為而有所區別。為了宗教、社群認同感等理由進入違反天性的婚姻,其壓抑的本質也沒有辦法以「自由選擇」掩蓋真實。傑夫等人對於「同性吸引」的想法,實屬遷就摩門教教義而生的產物。

 

隨著醫學領域多數承認「去同性戀/性傾向修復」不可行,以及社會對性別少數的態度逐漸的包容和支持,摩門教面對其LGBT教會成員的態度也逐漸改變:50年代以前,摩門教會原本視同性戀不可提及的禁忌;70年代起教會認為可以用強迫結合的異性婚姻,或電擊治療改變性傾向;90年代開始承認同性戀及同性戀教友的存在,但採取譴責態度。2015年,摩門教會設下拒絕為同性家庭所撫養的孩子受洗入教,擁有同性伴侶可作為被逐出教會理由等規定,約1500名摩門教徒在鹽湖城的摩門教會總部前抗議。但同年,摩門教會也首次對鹽湖城一個專門扶助貧窮及同志青年的團體「猶他自豪中心(Utah Pride Center)」捐款。

 

摩門教2016年底新拍影片讓LGBT教徒現身說法,對其性傾向不再單純否定。

 

2016年,摩門教的官方網站設立「摩門與同志」,網頁中呈現了五名LGBT摩門教徒,坦白他們作為教義否定的性傾向少數,內心的痛苦和心路歷程。其中一名男同志教徒,表明並不期待教義中所呈現的死後和妻子共度的天堂,儘管為了遵守教義只能保持單身,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同性性傾向消失。另外一名女同志教徒,則坦承自己因性傾向和摩門教義相衝突,而數度有自殺的念頭。目前,儘管摩門教會沒有公開否定「去同性戀 / 性傾向修復」治療,但已經逐步接納教友不同於肯定異性婚姻的心聲。

 

也許,我們也能將傑夫等人目前所認知的,當作是持續進行的追尋自我的過程,畢竟他們已經從相信性傾向可以經過治療而改變的團體,到現在承認自己對同性的感情與慾望無法變動。或許,摩門教會將持續進步,讓他們理解到不需要用似是而非的理論包裝原本的自己。也或許,改變能從他們主動發起,宗教和性傾向終能在不需否定自我的情形下達到和解。

 

 

  • 本文作者方潔,台大法律系畢業,曾赴挪威奧斯陸大學交換學生。
  • 本文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 本文作者相關文章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