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寶可夢國是會議

文 / 張娟芬

我離開布達佩斯的時候,春天正要來臨。為了參加司改國是會議的第三組,我匆匆收拾行李,回到台北,春雨綿延,而形勢詭譎。

 

我未及參加二月二十二日的第一次會議,因此在網路上看了會議全程,很納悶的發現幾點不尋常。其一,幾位委員包括林鈺雄、陳瑞仁、楊雲驊,一方面不斷強調會議時間有限,非常寶貴,所以要刪減議題;另一方面卻巧妙地增加了議題,就是環境犯罪,並且鬼斧神工地讓它後來居上,成為第一個討論的議題。環境犯罪很重要,當然;牽涉到政府各部門的複雜協調,當然;但是那是一個沒有爭議性的議題,需要的是政府部門去協調,不是司改國是會議裡的討論。

 

其二,在明知會議時間有限的情形下,議程裡卻放進了「院檢預算應求平衡,調查鑑定費用要到位,達到精緻偵查之要求」。這又是一個沒有必要討論的問題,但法務部長邱太三極力主張把這一題放進來。他說:「所以如果這個地方給我們報告,然後各位幫我們背書,那行政院至少以後在預算上就不敢刪我們,至少我們明年度就可以編這方面的預算。」從逐字稿可以看到,他三度要求司改國是會議讓法務部來報告,然後,「你們幫我們背書」。

 

法務部長邱太三參加司改國是會議。(截自司改國是會議影音,總統府網站)

看到這一段錄影的當下,我忽然覺得荒謬。我還以為我回來參與審議式民主,結果法務部是把國是會議當橡皮圖章用的?

 

議場外,也是風雨欲來。幾乎每一天都有數篇檢察官的投書,細數其打擊犯罪的功績與辛勤,案件如此之多、壓力如此之大而時間如此之少,一篇一篇的正義故事,結論是類似的:檢察系統要更多人力,更多預算。這些訴求恰好與邱太三在會議裡的主張完全相同。

 

這是巧合,還是默契?第二次會議以後的隔天,檢察官論壇上,出現了陳瑞仁委員寫給檢察官的告示:「繼續投書平面媒體(或經由網路)談檢察官存在價值的文章,不只是訴說工作之苦,最好能夠舉一些簡單案例,說明檢察官的不可代替性。(不一定要以檢察官身分,如果由非檢察官,因為案件而與檢察官們合作過或接觸過,而肯定檢察官的民間人士來投書,會更有說服力)當然,有論述能力的學長們能夠寫一些理論性之文章也是很重要。」啊!那些結構類似的投書既非巧合,也非默契,是意思聯絡與行為分擔。

 

第三組至今空轉虛耗,無非因為檢察系統全力抗拒「審檢一家」進入實質討論,所以轉移焦點有之,議事杯葛有之,反正時間的總額只有那麼多,浪費完了以後,就謝謝不聯絡了。君不見,主張刪減議題最力的林鈺雄委員,開完第二次會議以後,忽然又主張要加入食安與死刑兩個議題?局外人或許訝異,司改國是會議為什麼會討論環境犯罪或食品安全;其實只要能夠阻擋或稀釋「審檢一家」的討論,或許「寶可夢」也可以排上議程!

 

 

  • 作者為作家,丹麥奧胡斯大學與德國漢堡大學聯合授予新聞學碩士。目前參加總統府司改國是會議擔任第三分組委員;曾任中時開卷版記者;長年關注同志與司法人權,並參與社會運動。著有《十三姨KTV殺人事件》、《殺戮的艱難》、《無彩青春》、《愛的自由式:女同志故事書》、《姊妹鬩牆:女同志運動學》等書。
  • 本文原刊登於作者臉書,蒙同意轉載。
  • 本文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7 篇回應 to “寶可夢國是會議”

  1. 文青 說:

    「環境案件之偵查與訴訟程序的檢討」是意見徵集清單的第80號題目,也是第三組本來就要討論的議題(逐字稿搜尋「環境」),哪來巧妙增加。

  2. 只有司改會的議題才是議題嗎? 說:

    檢察官都要被放上砧板了,面對磨刀霍霍的局面,連說個話都不行嗎?
    偵查資源嚴重不足導致犯罪橫行,也是重要社會議題,為什麼不能在高貴的司改國是會議討論一下?連卑賤的寫寫文章發發牢騷也不行?
    檢察權本質上就是司法權,張大委員的歷史功力還不錯,要不要研究一下檢察官的制度是怎麼產生的?是法國大革命以來,從法官的權利分出來的!法官和檢察官的法制設計本來就是暨相互合作又互相監督,都是司法權的一環,審檢一家那麼無罪判決怎麼來?檢察官又為什麼要上訴?法官又為什麼要駁回搜索監聽的聲請?
    張大委員歷史及小說功力都堪稱一時之選,但是歷史不等於現狀,耳聞不如一見,還請您遠從布達佩斯回國之餘,撥冗到法院及地檢署走走看看,找幾位基層法官檢察官談談,希望您在大倡改革之前,先了解一下您要改革的對象,好嗎?

  3. 常識 說:

    完全看不出來檢察官說的話有什麼問題。檢察官的定位涉及法系的選擇,確實本來可以是司改國是會議裡的討論議題,但前提是委員都是專家的話,但顯然不是,連許玉秀都不斷在秀下線。沒有經費連掛號送達都做不到講再多次你也不信,案件量過大和經費不足的確就是最現實的問題,不然要當隋煬帝嗎。另外其實這個會本來就不應該有任何法律上的拘束力,所以「橡皮圖章」我想是你高估自己了或是被司改會催眠了,還是請您在冬天前回布達佩斯吧~

  4. 寶可夢可愛喔 說:

    哈哈好好笑,明明就是在第三組會議裡投票輸了,才來訴諸媒體投書。奇怪了,一開始委員產生和議題都黑箱的國是會議有多少人質疑,張大委員您都沒吭聲,現在在第三組裡用民主機制決定的議題順序和討論方式,還是人民有感的議題,反而被您質疑貶低成這樣了?原來離權力這麼近也可叫人盲了眼睛啊

  5. 懂中文就是懂法律? 說:

    檢察官的定位都可以寫一本論文了。沒有研究卻要求別人把你當專家,然後不聽你這個非專家的話就說人家反改革,真的好奇怪捏~~

  6. 作者評論的真好 說:

    環境問題、食安問題及死刑都是立法取向問題,的確不是司法改革癥結點
    希望國是會議第三組能就審檢一家問題好好討論,解決長久以來被告與檢察官地位極度不平等的現象
    現在不討論更待何時(難道還要再等20年第三次司改國是會議嗎?),人民已經等夠久了

  7. 哇哈哈 說:

    “環境問題、食安問題及死刑都是立法取向問題,不是司法改革癥結點”
    hahahahaha,請委員代轉,現場有錄影錄音。記得以後這幾個問題要找立法院陳情。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