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卡秋常年教育~談判技巧最佳示範

圖與文 / 林文蔚

收封[1],今天告一段落,收容人回到舍房,監獄開始進入夜間作息,夜勤同仁一半到勤區接班,另一半則休息沐浴,日勤同仁們三三兩兩的走著,討論著今天發生的大小事,禮堂裡座椅排列整齊,至尊大人早已在恭候多時,這回常年教育[2]由他負責授課,內容是「談判技巧」。

 

這是連續三天常年教育的最後一天,前兩天分別是對夜勤甲股及乙股上課,現在則輪到了日勤同仁⋯⋯

 

「⋯⋯日勤是我們戒護科的精英,能當上日勤的勤務能力都是沒問題的,所以說到這個談判,大家的技巧都很好⋯⋯」

 

「希望不要又把時間拿來做政令宣導⋯⋯」我習慣性的拿出日記本,邊聽邊塗邊記,大人滔滔不絕的說著,十來分鐘過去了,不過並沒有提到談判該用哪些技巧,可歸納的重點大概就是不斷稱讚日勤同仁,我東張西望,好奇其他人有何表情,筆尖也跟著在日記本上沒目的的打轉。

 

「日勤同仁處理違規時和受刑人談判,技巧都比夜勤同仁好太多了,我每次看夜勤同仁談判,唉!實在不行,尤其是那些新進的,更是看得讓人搖頭⋯⋯」

 

在處理戒護及管教問題時通常以日勤為主,夜勤則協助日勤完成任務,在人數上日勤相對比夜勤少,致業界會視調派日勤為「升官」,或者是選入「國王人馬」的表徵,就生活型態來說,上班時間只比一般公務員晚半小時的日勤,自然比必須熬夜輪班的夜勤來得正常,從收入來講,每月的「值勤費」也比夜勤多個上千元,不過負擔的責任也相對吃重些。

 

幹戒護,重團隊合作,大家同在一條船上,這也是常被說我們是戒護一體,要管教一致,聽到長官這麼直白地當著日勤同仁的面說出貶抑夜勤的話,聽在心裡說有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正當這個念頭在腦海裡打轉,大人突然頂著撲克臉衝向我衝,接著指著日記本,跳針般說:「你打開,給我看,你是不是在畫我。我警告過你,我有肖像權,你畫我,我會告你。你給我看吶!好漢做事好漢當,有畫就要給我看。你打開呀!打開呀!既然沒有做見不得人的事,為什麼不敢給我看,你打開啊⋯⋯」

 

禮堂的空氣變得好悶,同仁們不是閉上眼睛,就是把頭別過去,負責拍照的替代役學弟驚訝得下巴像要掉了似的,時間定格經過了一百年⋯⋯哦,不!因為台詞不斷重複,應該有一千年之久,我把封面寫著「未經本人許可不得翻閱」的日記本收入口袋。

 

大人見狀更加不悅:「拿出來給我看啊!」

我看著他堅定地說:「憑什麼要我給你看?」

大人瞬間爆氣,接著以脖子被掐著般的聲音繞行全場:「說什麼我翻人家的日記檢查,我做人再怎麼差也不會去看人家的日記⋯⋯」

「有人畫自己同事⋯⋯外面畫模特兒還要給錢,你有給錢嗎⋯⋯」

「不但畫,還寫我們監獄裡的事,根本是為了上電視賺取通告費和知名度⋯⋯」

 

聽到這裡,我再也忍不住舉手:「報告長官,這是公然毀謗,在場的同仁都有聽到。」

大人聽了更火:「我又沒有指名道姓,你不要對號入座,說什麼我翻你日記,明天跟我一起去找政風!」

 

禮堂裡座椅排列整齊,這回常年教育授課內容是「談判技巧」。(圖:林文蔚)

 

「坐你旁邊真是有夠雖的啦!我超被問到你有沒有在畫他。」同仁甲沒好氣地說。

「怕什麼,就說你專心聽課,沒注意不就得了。」同仁乙拍著甲的肩,話鋒一轉:「所以你到底有沒有在畫他呀?」

「畫他?」我眉頭一皺:「畫他根本浪費我的紙。」

「我倒認為是他覺得你太不給面子了,到現在你還不畫他。對了!後來有去政風室嗎?」同仁丙問。

「等了一整天,不過並沒有找我去。」我說:「反倒是收到第三張科令,明天調回甲股,勤務點為四哨,而且禁止和同仁換班。」

乙說:「蛤?直接用科令寫死哦?意思是夜勤四個月換一次勤務,不過你卻例外?而且你還是全國唯一被禁止換班的監所管理員?這也太量身訂作了吧!」

「老弟,」同仁丙:「我不是早說過,翻日記的事怎會不了了之,現在還用白紙黑字的行政命令一再弄你,要是矯正署沒默許,誰敢這樣明著來?」

甲説:「說到翻日記的事,他嘴巴說沒有,昨天卻發生那樣的事,這不是自打嘴巴嗎?」

「你寫的文章雖然都是反映事實,不過監所人力已經這麼不足了,長官也怕管理員招不到人會雪上加霜,當然要想辦法叫你閉嘴。」乙說。

一直沒參與對話的丁說話了:「就說唄!哪個職場沒有霸凌啊!忍一忍就過了嘛!跟長官硬碰硬,吃虧的是自己,划不來呀!」

「坦白講,」我說:「就算每個職場都有霸凌存在,也不該把霸凌視為正常,像職場性騷擾時有所聞,你會說那是合理的嗎?遇到霸凌為什麼要是隱忍呢?選擇隱忍不就成了霸凌自己的共犯?」

 

監所留不住人,除了高壓力,高風險和超長工時這些枱面上的問題外,包括霸凌在內的惡質文化也難辭其咎,監所發生職場霸凌往往比其他地方來得變本加厲。別的行業遇到霸凌時還可以用手機幫自己搜證,但監所的電子器材管制,讓霸凌者有恃無恐,因為不會被錄音錄影所以就加肆無忌憚。

 

「大家常常怨不合理對待,卻又勸遇到霸凌就默默吞下,這樣的職場怎麼可能變好?我不懂,幹監所管理員為何要幹得這麼卑微?難道當年大家決定進這行,就是要來給人糟蹋的嗎?」我說。

 

「毀謗的部份你打算怎麼處理呢?」

「既然妨害我名譽,我保留法律追訴權。」我說。

「嗯,如果真的上法庭,我幫你做證。」

「我老婆笑說,那真是場談判技巧的最佳示範,不過是失敗那種。」

「唉!都冬天了,竟仍有此番夏夕夏景。」

「觀吶~」


 

[1] 收封收容人收工回牢房謂之收封;相對於收封,即是「開封」,也就是出房到工場工作;「放風」兩字是俗稱,並非監所通用的專有名詞,其意也與「開封」不同,反而比較近似「運動時間」

 

[2] 常年教育法務部為了增進監所管理員新知及實務經驗、專業技能而設常年教育,授課內容分學科及術科,學科包括刑法概要、刑事訴訟法概要、監所實務、諮商與輔導、急救常識等,術科包括槍械使用、擒拿術、警棍逮捕術、鎮暴操等。為因應突發事故,訂有應變計畫,定期舉行防暴、防逃、防震、防火演習之演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