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專題師生共推廢英畢門檻 政大冷處理為哪樁?

~衝撞英檢畢業門檻制度.中篇

胡醴云、張方慈/台北報導

「你看這邊的建物,取的都是外國名字,什麼台北巴黎啦、曼哈頓拉,台灣人的價值觀就是在這邊。」現任政大語言學教授何萬順,指著淡水河畔一棟棟建築,一語道破他多年來推動廢除英語畢業門檻所面臨的最核心阻力──台灣人對於白人世界與語言的崇拜。

 

擁有英語教學碩士的何萬順,開始思考英語畢業門檻的正當性,是源自2004年政大推行政策之初,有人在會議上提案希望設立補救課程,讓學生確實無法通過校外檢定時,以修課代替門檻來畢業。當時討論的內容讓何萬順印象深刻:「別人問他說考不過就讓他繼續考啊,為什麼要開後門給他畢業呢?他說,因為這樣子才不會被告。」學校自己訂定畢業條件還要怕被告?就是這句話,讓何萬順嗅到了這個政策的不尋常。

 

不教學、校外考  四年10億送財團

何萬順指出,大學法第一條「大學以研究學術,培育人才,提升文化,服務社會,促進國家發展為宗旨」,揭示大學教育的宗旨在於培育人才,然而外語能力檢定課程沒有任何授課內容及時數,並不具有「培育人才」的實質內涵,大學未盡到教學責任,卻制定畢業門檻要求學生,等同「不教而誅」。

 

此外,校方將考核學生能力的權責外包給其他測驗機構,亦有違反大學法之虞。何萬順表示,大學法第二十七條規定「學生修畢學位學程所規定之學分,經考核成績及格者,大學應依法授予學位」,依條文所言,學生取得學位所修習的所有學分,應該經由大學考核、把關,換句話說,學校不應訂定在該校「可提供且可自行考核」課程之外的畢業條件。

 

「你認為(條文中)執行考核成績的主詞是誰?學生修的是政大課,主詞有可能是『經台大考核』、『經多益及全民英檢考核』、『經美加補習班考核』嗎?如果可能性開放了,那今天政大法學院是不是也可以說,他們的畢業標準是『經考試院律師考試』及格?但是沒有一個大學這樣,除了英文門檻外,沒有任何一個考核是由其他單位執行。」

 

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亦表示,大學希望學生增進外語能力,卻以校外英檢為門檻,校內英語教學亦與門檻毫無關聯,手段有違比例原則。「你希望大家有語文能力,你的方法是叫學生去考試,可是你學校沒有教,你要人家自己花錢去補多益、去考多益拿證書。」

 

何萬順計算,若依2015年標準,全國大學生數133萬,乘上教育部統計有92%大學有英語門檻,約120萬大學生若每人只考一次,並以1000元來計算,則四年之內學生至少要付出10億元的資源在考試。

 

何萬順批評,大學只是設立讓學生至校外考試的門檻,校內卻未提供任何相關教學,形同「不教而誅」,且學生四年至少需花費十億元。

 

廖元豪:是否違法 大學應有判斷力

「很多人說英文門檻設立屬於大學自治,所以沒有違法──不是這樣討論的。大學自治應該是我們學校裡面先來討論違不違法,不要管外人管不管我們。」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認為,大學自治保障大學教學、研究自由,不受外部機構干涉,然而政策本身是否違法,校內應該做出判斷。

 

在《國立政治大學外語畢業標準檢定辦法》中,校方僅以「確保學生外語能力之水準」交代設立英外語畢業門檻的設置目的。然而,廖元豪表示,英外語畢業門檻立意不清,違反行政法中禁止恣意原則。

 

廖元豪在期刊中質疑,政大校務會議通過的「政大核心能力一覽表」羅列包括公民素養、人文及環境關懷、領導力、國際觀等八項核心能力,然而校方並未針對這些能力設立畢業門檻,要求學生自費參加校外機構的檢測,為何獨有英外語能力須列入畢業標準?校方此舉反映出獨尊外語的不當思維。

 

廖元豪再指出,現行政大認可的英語檢定標準包括多益、全民英檢、托福,然而不同的英文檢定考核的語言能力並不相同。他表示,托福測驗的是考生到美國的學術機構所準備的英文能力、多益要求的是在各國的跨國企業所準備的英文能力、全民英檢是測試考生如何使用英語介紹台灣文化,「這些英檢的測驗目的完全不同。政大所有門檻都採計,到底想要學生達到什麼能力?」

 

既然認為它是不對、違法的,校園應該要做適當處理,不是說一切等法院裁判。我們政大自己不會判斷嗎?

政府點火大學添油 逾九成大學設英畢門檻

英文門檻爭議的起源,就來自教育部2004年的施政計畫,其「未來四年施政主軸行動方案」中,明文鼓勵大專校院設定語文或其他技能檢定來當作畢業條件。隔年教育部更發佈「教育部推動英語能力檢定測驗處理原則」,明確以法規來要求各院校配合政府推動英語能力檢定測驗,甚至在攸關大學經費補助的教學評鑑中,亦能見到學生英文檢定通過率一項,蘿蔔與棍子齊下。至2012年的施政報告中,全台灣共有92%大學設有英語畢業門檻。

 

而回到此次行政訴訟的對象、國立政治大學,該校過去在教育部的政策推動下,成為設立英語畢業門檻的先驅之一,但歷任的三任校長,對英語畢業門檻的態度卻大不相同。

 

政大於2003年校務發展委員會中開始提出規劃英語畢業門檻的討論,會議紀錄中記載時任校長鄭瑞城發言:「本案為學校既定政策,請外語學院負責規劃,政大要有特色,本案一定要做。」2004年適逢教育部大力推動,政大校務會議正式通過「英語文畢業標準檢定辦法」(現已更名為「外語畢業標準檢定辦法」),並於隔年開始正式實施。

 

續任的吳思華則對此政策多有質疑,曾於校務會展委員會議中明言反對由校外檢測的英語畢業門檻:「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商學院可不可以訂會計師要通過才能畢業?」但外語畢業門檻仍未於吳思華任內廢除。

 

至現任校長周行一,則曾於學生會主辦的「七長會議」中,公開回應學生對於英語畢業門檻適法性的質疑:「我們沒有違法,很多學校都是這樣做,台大也沒有被抓。且大學是可以獨立自治,可以自行辦理許多事項。」他強調,此政策是希望增加同學外語能力,如何檢測是見仁見智。」

 

政大語言所何萬順與師生推動的「廢除英語畢業門檻」提案,歷經校務發展委員會與多次教務會議均未成功,使本學期(105年下)的教務會議結果更令人關注。

師生共推移除門檻 校方總是冷處理

政大校方對英語畢業門檻的支持態度,從師生共同推動廢除門檻時所遭遇的種種困難,亦可見一斑。

 

為了蒐集師生對英外語畢業門檻的意見,語言所教授何萬順於103年10月開始執行校務發展委員會研究計畫,並在執行期間共舉行四次公聽會說明理念,最後再透過全校性網路問卷調查師生對此政策態度。然而之後何萬順卻被告知「不必舉行結案報告」,且何萬順向校發會進行期中報告當天,主席周行一亦未出席。

 

何萬順後來改以語言所名義向校發會提案,卻被教務處承辦人員告知本案將不被列入議程。不過提案獲得其他委員的重視,校發會多名委員遂以委員連署的方式,終於成功將該議案排入校發會議程。儘管如此,提案仍被「冷處理」,在會中「只討論、不表決、亦不移送其他單位再討論」,無疾而終

 

付委後狸貓換太子 原來的議案「被消失」

此後何萬順轉向遊說外語學院,而外語學院經院務會議投票後,以15比4的票數確定以「建請考量廢止實施本校外語畢業標準檢定辦法,提請討論」一案提至教務會議。政大每學期共有兩次教務會議,該案首次於104學年度下學期的第二次教務會議排案,即被排到最後一案(23案),因來不及討論而延期討論。

 

在加開的連續教務會議中,正反雙方無共識,故決定於下一次會議前,先行交付委員會討論。然而從第一次委員會開始,討論方向卻大轉彎,從「是否廢除英語畢業門檻」,變成在「保留」英語畢業門檻的前提下,尋求多元參考指標,如大一英文修課成績前5%且經老師認定者,可不用考校外英文檢定等。

 

經三次委員會後,理應回歸教務會議的議案又離奇的「被消失」,不僅提案人從原本的「外語學院」變成「教務處註冊組」,議案名稱也被更改為「付委討論檢討修訂案」,意即教務處人員認為委員會討論的內容應回歸到教務會議來表決,但被學生視為多此一舉。研究生學會總幹事徐子為表示:「委員會的決議原本就沒有強制力,本來就只是建議性質。」他也強調,付委前的議案,應該要跟付委後回來的議案是一樣的。

 

面臨議案被「狸貓換太子」而失去原本廢除可能,學生代表們以「違反議事規則」為由主動提出撤案,並要求會議紀錄中詳錄在下一次教務會議應優先討論此案,廢除英語畢業門檻的戰場也因此開展至今。適逢政大法律系五年級學生賴怡伶向政大提出行政訴訟,今年3月的教務會議中,政大是否將廢除英語畢業門檻,亦格外令人關注。

 

針對此次賴怡伶向政大提出訴訟,政大秘書處表示,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不便評論。對於校內廢除英文門檻的想法,秘書處亦表示設立英語畢業門檻的立意是加強英外語能力、讓學生具備國際移動能力;是否廢除門檻校方持開放態度,尊重後續會議的討論。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3 篇回應 to “師生共推廢英畢門檻 政大冷處理為哪樁?”

  1. Jack Huang 說:

    我個人其實贊同有第三方考試來做為大學畢業門檻. 特別是語文部份.
    因為, 我覺得以結果論, 這事對提升學生水準算是正面
    不過此處是議論這個規範的合法性.
    我很好奇:假定這個訴訟勝訴, 那博士畢業要積期刊論文點數的規定是否也不合法.
    因為這也是用第三方評鑑來當畢業門檻.

    • 路過的政大學生 說:

      以結果來討論這件事的有點奇怪(並且,會考試與提升學生語文水準是兩回事,何況這裡的語文只限於英文,與政大多元外語的發展現況背離),因為此措施並不確然保證此結果產生,又打個比方,假使政府為了提高GDP,要求全國人民必須超時勞動,從經濟成長的角度上來看是好的,但其他被犧牲掉的難道就沒有價值嗎?我認為英文門檻爭議類同此理。如果學校的目標是提升學生的語文能力,那應該是投入經費更新軟硬體設備或舉辦課程、活動等,而非是訂出標準不一的門檻,再讓學生為了達到此門檻而耗費精神、時間、金錢。這樣盲目(並且限於英文此單一語言)的畢業標準究竟是為了塑造怎樣刻板的「國際化學生?」

    • 政大58屆 說:

      你應該先看看「學位授予法」的規定,在學士學位方面,依第3條,「大學修讀學士學位學生,依法修業期滿,修滿應修學分,有實習年限者,實習完畢,經考核成績合格者,授予學士學位。」也就是說,大學部修畢學分就可以拿到學位,例外的是有實習規定的,要完成實習,考核及格;而關於你所謂的「論文點數規定是否也不合法」,在同法第7-1條規定了「學生獲得碩士、博士學位所應通過之各項考核規定,由各大學訂定,並報教育部備查。」所以是合法的。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