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專題暑修補救不為難 英畢門檻形同虛設

~衝撞英檢畢業門檻制度.下篇

胡醴云、張方慈/台北報導

在政大,想要畢業就要先考過英文畢業門檻,幾乎眾所皆知,然而為何此政策已實施十年以上,少有被退學的案例、英語畢業門檻更因此被批評為「假門檻」?

 

其實政大早在2004年正式通過實施英語畢業門檻時,就同時設計了作為配套的補救課程──進修英文,讓學生在繳交一次未達多益600分的「失敗證明」後,就可繳交學分費來登記此暑期課程。然而從語言所何萬順教授所做的問卷中,有高達近六成的學生未曾聽聞這堂神秘課程。

 

政大「外語畢業標準檢定辦法」中明訂,若通過「進修英文」則視同「通過外語畢業門檻」。理論上,作為門檻政策的一環,這堂課應致力於將學生英文能力提升至能通過外語檢定標準,並淘汰程度不足的學生,然而對學生來說,這堂神秘的課卻有個公開的秘密:「一定會過!」究竟這堂補救課程補救了什麼?為什麼少有被退學的案例?

 

社會系黃同學:老師重態度而非看程度

「很多人就說那你就去暑修啊,因為暑修是一個一定會過的東西。」在多益考試當天身心狀況不佳而未達標準的黃同學,考量再報名、準備的時間成本,選擇直接報名暑修。

 

為期一個月的密集課程,幾乎天天上課,但老師對學生的要求並不十分嚴苛。「老師算蠻溫和的,他說他有一個出勤標準,可以請假幾次,超過會當人。

 

既然老師有說會當人,那為何補修課程普遍給人「一定會過」的印象?黃同學表示,除了來自網路與同學口耳相傳,老師的要求也特別著重於「態度」,而非程度,「他比較重視的是,他已經給你很低的門檻,結果你態度還很差的話,他就一定會當你。

 

因此她回想,在這堂課上雖然睡覺的人蠻多,但並沒有太多人蹺課,頂多把假「請好請滿」。

 

國中之前靠著語感學英文的黃同學,因為不適應國高中「硬背」的學習方式,學測的英文僅達到均標。而上了大學,面對強調單字背誦的多益考試,對她而言仍十分吃力。幸好,這堂大學最後的關卡總算讓她對英文提起一點興趣。「我自己很討厭讀英文這件事,覺得很煩,可是那堂課讓我覺得很好玩,也沒有太大的壓力。」

 

課堂上,老師不教文法、不強迫同學背單字,只是盡量讓同學「接觸英文」,並嘗試突破台灣人「只有讀寫OK」的鎖鍊,鼓勵學生多多開口說,「即使文法可能不對也沒關係,只要敢說可以溝通就好了。」課程安排也穿插許多軟性交流,除了第一堂課的自我介紹,還有聽歌詞找組員的活動,「就是一個蠻歡樂的認識英文的課程。

 

「其實我們老師自己有說,他本來是可以放暑假,可是他還要來,如果他來是一直要我們背單字,真的是很死氣沉沉的感覺,所以他寧願大家稍微活動一下,讓大家可能自我感覺良好一點、上課氣氛好一點。」

 

但黃同學坦言,如果依照台灣的考試方式來說,「(暑修)在你多益成績上不會有幫助,你不會因為上了這門課,你的多益可以因此進步幾分。」可以說是上起來快樂,但「不符檢定標準」的補救課程,也因此讓黃同學對英語畢業門檻、與為此而設計的補救課程有更多的質疑。

 

「我不確定學校的用意,但我覺得很無聊,你要嘛就是讓大家都上英文課,老實說你多益考過跟你這個補修過,那個英文實力我覺得一定是不一樣的。」

 

而在這堂課上,她也看到了英文畢業門檻未必反映英文程度的矛盾,「我們那堂課還有外國人來修,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本來想說英文可能不是他的母語,可是他自我介紹的時候英文講得很溜,我自己覺得這個制度很弔詭。」

 

除了補救課程,政大公企中心亦提供多益教室開設「原地考試、考訓合一」的英語加強班。

社會系張同學:老師也知道沒辦法把我們變成多益600分

(期末考試)我們那時是互相改,最後是沒人有低於那個分數啦,可是我當時改的那張考卷是沒有到那個分數……他好像沒有準備得很好,可能80分被當然後他考70幾,還是60幾我忘了,反正他考得很差,然後我就幫他打了一個稍微……有及格的分數,後來大家把試卷收回去之後,老師說大家都及格。

 

學測英文14級分的張同學,謙稱自己的分數是運氣成分,因為他多益考了三次都未達畢業門檻,最後一次是570分。助教勸他「要不要再拚拚看?」但考量到自己正在準備國考,而且再花一次費用也沒把握一定會過,反而還可能錯過七月暑修的報名,因此他也選擇直接暑修。

 

不同於黃同學的班上學生能睡覺,張同學對這堂課的第一印象就是:「天哪這課怎麼那麼『硬』!

 

只有20人的「精緻小班」,讓老師堅持每次第一節課都要有人自訂題目用英文報告,後面的節次則教學自編的講義及放影片,並以克漏字的方式,希望在盡量適合學生程度的情況下,輔助學生增加字彙。「老師會一直要你互動。填完克漏字後老師會分小組開始討論。然後上台報告。老師是一直努力要讓我們說英文,很難睡著。

 

雖然在老師的點評與同學間的觀摩中,讓原本自認為英文不好的張同學也逐漸找到報告的方式,但他仍然認為暑修的課程太過「畸形」。

 

他表示,暑修課程時間太過倉促,不僅學生無法吸收,老師也無法好好教授,因此老師與學生都不想「為難彼此」,「老師就講既然這裡的人都考不到多益600分,他也不可能用多益600分的標準去要求我們。」而在同學之間,也有一個讓對方都能畢業的默契,同學互改考卷時放水即是一例。

 

「老師應該也是信任我們。當時有人會急著要畢業證明,可能要出國或兵役,所以老師就說他會馬上把成績送上去。好像當天下午就可以申請了,所以老師應該沒時間重新檢查。」

 

他也轉述老師對英語畢業門檻與補救課程制度的批評與無奈,「老師也覺得他沒辦法靠幾堂課就把我們變成有多益600的能力……他覺得學校只是擺一個門檻在那裏要我們自己去考檢定,沒辦法讓我們實力增加,對我們這種實力並沒有因此提升的人,就變成一個畢業的阻礙,對開課老師也是負擔,但他覺得這種問題要靠我們自己去反映。」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