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ive【燦爛時光會客室】政府拆大觀 看見產權看不見人民在土地上的生活尊嚴?

余雅琳/ 整理

燦爛時光會客室 #151
4/16 晚間 8:00 節目連結
管中祥 x 鄭仲皓
強拆大觀:用迫遷活化國土?

 

「如果要這樣,等於是讓我老婆在外面流離失所,還不如我死了,把這些錢留給我老婆,可以在台灣其他角落繼續生活。」大觀社區丁老先生,眼看拆除日日逼近,儘管擁有榮民身分,每月領退休俸,但不足以支付夫妻倆前往其他地方居住,或是同住榮民之家,他們未來又該何去何從?

 

4月10日,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下簡稱退輔會)前進位在板橋浮洲的大觀社區,進行第一波拆除工作,未來預計作為長照中心綠地使用,但拆除過程中不僅毀損不同意戶房舍,更與自救會發生衝突。本週邀請鄭仲皓作客《燦爛時光會客室》,除了說明社區目前抗爭狀況,同時帶來大觀社區的歷史脈絡。他也指出,政府推行國有土地政策前,應納入人民想像,重視人民在土地上生活的尊嚴,不應便宜行事,用司法程序以卸責。

 

高齡八十多歲的住戶丁爺爺出面表達訴求。

 

回看大觀社區前世今生

大觀社區位於板橋浮州一帶,鄰近板橋榮民之家,前身為婦聯一村設置的福利中心。回談大觀社區前世今生,鄭仲皓提到,國民政府遷台後,由蔣宋美齡成立之中華民國婦女聯合會(下簡稱婦聯會),準備於各地興建眷村、安置大量軍眷,其中婦聯一村作為全台第一個的示範性眷村,安置達600戶軍眷極具規模。

 

眷村設立後,婦聯一村進一步規劃眷村生活機能,向板橋林家借地並對軍眷公開招商、合資,共同興建福利中心 (即現今大觀社區) 。鄭仲皓說,福利中心並非官方所興建,是由婦聯會與合資者簽訂契約,以租賃方式進行合作,「契約成為到現在,某種當時的合法權源。」鄭仲皓表示,當地有很多眷村如婦聯一村,會透過合資方式讓眷村更有系統,使軍眷們能好好生活、做生意。

 

民國50年初,浮州一帶眷村因颱風、水災嚴重損毀,隨後解散、遷移他處繼續生活,婦聯一村也包含在內。「土地所有權就移轉到國家身上。」鄭仲皓說,婦聯一村解散後,唯獨大觀社區被留下來,整個大觀社區早已成了國有土地,但長期以來管理權不斷移轉於各機關間,人民居住與土地使用問題未被正視和解決。

 

主持人管中祥納悶提到,為什麼半世紀過去了,政府現在才要處理?鄭仲皓回應,新北市因應新市鎮發展,研擬多項計畫進行開發,土地所有權落在退輔會手中的大觀社區,緊鄰榮民之家,但近來榮民之家入住率低,加上長照政策實施,未來將轉型為長照中心,而大觀社區預計作為綠地使用。

 

無心協商? 鄭仲皓:退輔會小動作頻頻

4月10日,退輔會對少數同意點交住戶進行首波拆除工程,過程中不僅損毀到不同意住戶房屋結構,更與大觀自救會發生衝突。鄭仲皓表示,現在居民仍在努力抗爭,退輔會在不能確保是否影響鄰房或保障住戶安全下,進行片面拆除,當天抗爭也確實看到鄰房遭破壞。退輔會不斷聲稱會緩拆、開協調會、安置居民,目前仍處在協商上,但背後小動作頻頻。「看得出來退輔會沒有心誠信協商。」

 

鄭仲皓舉例,曾有安置到新竹榮民之家的住戶,被退輔會官員直接找上,揚言若老夫婦不點交房子會有其他法律動作,不認識法律的住戶自然會產生害怕,而進行點交。鄭仲皓氣憤表示,明明仍在協商階段,退輔會背後也未看見有執行壓力,這些小動作是退輔會漸漸瓦解大觀的手段之一。

 

上午十一點左右拆除大觀路旁的兩棟點交屋。後方為板橋榮家。

 

兩套價值相衝突 大觀問題怎解決?

鄭仲皓提到,依據《各機關經管國有公用被占用不動產處理原則》,政府一旦認定土地為官方所有,通常會不管過去歷史脈絡,向住戶進行提告並要求償還不當得利,而住戶常在未認知自己是違占戶情況下,承受巨額罰款,使得生活陷入困頓。

 

大觀社區目前有40幾家住戶,由軍眷以及早期城鄉移民構成,鄭仲皓解釋,當時不少中南部人北上打拚,為了生活或找一地安居,輾轉來到大觀社區。有部分軍眷會以租賃或買賣方式將於房子轉讓他人,但因為沒有土地所有權,租賃、買賣僅限於地上的房子。

 

大觀社區迫遷案亦包含隔了榮民之家的另一區塊,目前仍有一戶人家居住。

 

鄭仲皓指出,政府面對國有土地爭議案件,只看到民事產權問題,但政府責任是很大的。他解釋,過去政府大量安置軍眷卻沒有適當住宅政策,而到後期人口大量湧入北部打拚,住宅政策仍是缺乏,導致人口轉移到這些模糊邊線的聚落,「這些聚落紓解了當時台灣可能發生的住宅危機。」

 

管中祥歸結,大觀事件上擁有兩套不同價值在運作,一為「國家角度」,認為住戶有不當得利、侵占之嫌,因此向住戶提告並要求賠償;另一為「居民角度」,認為住在此處有其歷史脈絡,當時不論合資、租賃或買賣,都付了一大筆錢,住在這。

 

鄭仲皓:讓人民有尊嚴生活在土地上

經濟要發展、都市要更新,國有土地政策也開始規劃進行。鄭仲皓強調,在進行計畫擬定時,政府要考量這塊土地上過去歷史脈絡,而非僅透過司法訴訟處理土地與居住問題。鄭仲皓認為:「國有土地政策要納入人民想像,不單是為了開發。」司法訴訟會排除人民、形成對立,即便給予機關許多權限卻未真誠協商。他呼籲,政府應擬定配套措施,不應藉由司法便宜行事,「應要重視人民有尊嚴的活在這塊土地上。」

 

管中祥結語提到:「政府不該只把自己當作訴訟當事人,要回應過去歷史過程中的責任。」他強調,這些公共議題案件,不應被私有化處理,政府應退回到一個政策規劃者的身分,才能解決類似問題。

 

管中祥:政府不該只把自己當作訴訟當事人,要回應過去歷史過程中的責任。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