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教育,不只是整齊劃一而已

文 / 柯竹安
 
這幾週看著學生為了體表會的活動在練習大會舞,臺上負責大會舞活動的老師,很認真的講解叮嚀小朋友注意每個節拍的動作。音痴且肢體不協調的我除了管理班上學生的秩序外,只能傻愣愣的在旁頻頻點頭稱是。然而,有一個橋段是老師要小朋友重複練習從蹲姿起立齊喊:「大家好!」原因不外乎是小朋友的聲音不夠整齊宏亮,負責老師期待的是,全體學生的音量是響亮有精神的且動作速度是整齊劃一的。
 
瞬時,好熟悉的畫面在腦海跑了出來:自己在成功嶺替代役服役期間不就是如此嗎?台上的長官不斷地要求訓練台下的役男在口令、擺頭、動作均須做到一致;師範體系的薰陶中,大一剛進去傻不楞登的時期亦是如此,一群人為了啦啦隊比賽重複練習反覆做同一個動作;甚至在更早期的國小、國高中時期,我們就在這個「動作整齊」的訓練模式框框中成長。赫然發現過去的我是司令台下這群茫然、盲目、忙碌的學生之一,時隔多年站在講台上後,即便扮演角色不同,位置不同,我卻是維持這系統的一個小螺絲釘,也是讓此系統能持續傳遞下去,繼續運作的指使者。當下不禁冷汗直流,自詡為教育工作者啟發學生心靈的我,想不到僅僅是複製過去加諸在我身上的訓練模式而已。
 
凡學校/軍方的大型活動,安靜、整齊是必備的,幸好透過不斷的練習和要求,學生/軍人均是可以達成要求的(或許這也是可代代相傳,樂此不疲的原因)。代表負責的教師是有盡力督促、學生是不斷反覆地練習的,但這意謂著甚麼呢?意謂著學生在學校的時間就耗費在這些反覆不斷的練習中。然而,要求學生把一句「大家好!」練得爐火純青、近乎完美幹嘛呢?學校是教育學生思考、還是訓練學生動作呢?如果衡量學生的身心發展,教師去要求小學階段的學生正襟危坐、動作整齊劃一是否重要、合適呢?
 
從過去的九年一貫到現今的十二年國教,教育持續不斷的改革,口號不斷的創新,然而學校大型活動所著重的細節卻承載著傳統,延續著舊思維去辦理。不禁反思教育改革迄今,我們根深蒂固的觀念真有所鬆動嗎?抑或異動的僅是淺層的表面,而非深層的內在。或許直到如今,學校教育仍是舊瓶裝新酒罷了!
 

作者服役期間接受替代役分隊長訓練,但該梯次為期兩個月時間泰半不是進行幹訓課程,而是在為日後演出準備。(照片 / 柯竹安提供)

此外,常耳聞同是從事教育工作者的夥伴提及,當家長至校捐贈或參訪時,學校總是在接待上花了許多心思準備,甚至將小朋友從課堂中抽出表演迎接外賓,然而這些舉動是善心的外賓人士期待看到的嗎?如果學校作息一切正常,外賓看到的景象是:教師熱衷於教學,學生熱衷於學習,未因外賓的蒞臨而影響學習,這不是很好嗎?畢竟學校始終是學習的場所,而非才藝表演的訓練所。
 
上述這些不合理情形,一言以蔽之即是恐懼改變!
 
過去在閱讀教育文章時,時而閱讀到有教育學者投書批評學校不教學生思考,個人在教育現場亦發現確實多數的學生是不願或不習慣思考的。何以不教導思考呢?個人推敲可能是,一來過去教師在師資培育的養成時未學習如何教導訓練思考。二來是學生在學習、習慣、開始思考後,就不易受教師掌控,造成教師不必要且無奈的負擔。負擔何來?疲於奔命回覆家長的質疑,學校行政人員的責難,以及個人與眾不同的獨特風格,易受同質性高的教師群體排擠。久而久之,胸心壯志終將磨滅,最後還是選擇當一顆安穩的小螺絲釘吧!
 
學校教育期待的是學生個人能融入團體,遵守團體規範。然而必須思考的是,當學生開始思考後,有個人獨特的想法後,真會違反團體規則,挑戰權威嗎?我們恐懼的或許是學生學會思考後,背後的不可控行為。選擇給予明確的團體規則,要求明確的口令與具體的動作,甚至反應到學生的學習評量上─成績。學校教育過度著重於對與錯,殊不知有太多太多的問題是無對與錯之分的,僅僅是不同人有不同的觀點而已。學校教育是否亦呼應著數年來在台灣的政治僅有藍綠,而無是非呢?
 

點出此,無任何批判之意。而是期待自己能從日常再簡單不過的活動中去省思自我,身為教育人員的我是否覺察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甚麼,而非當一隻盲目的領頭羊引領學生重複再重複過去的教育模式。
 
 

  • 作者為國小教師。
  • 本文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