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部落根本古道 根本沒有路

泰雅爾霞喀羅部落群
傳統領域土地調查與標記~2

 

圖與文 / LALING YUMIN

 

現在常稱的根本古道,前身是日治時期北坑溪警備道路的石加路段。自薩克亞金溪警備道路 (今稱:霞喀羅國家歷史步道) 上的田村台駐在所起,止於雪見駐在所。

 

日警在霞喀羅部落群的領域上,平均海拔座標再2000公尺上下,闢建了上述主要兩條警備道路及一條聯線道路,目的就是為了控制霞喀羅部落群族人的反抗。古道沿線座落的日警駐在所遺址,仍可清楚判斷每一個駐在所的規模。甚至,從武器配置的遺跡上觀察,大自遠射程砲座,小至機關槍孔,能清楚想像當時武力之強大與先祖抵禦外侮間的正比關係。

 

古道已今非昔比,大部分的路基幾乎像是隨著日人的離開而消失了一樣。有的路段我們跟著山羊的路徑走上了懸岩峭壁,也有的路段我們像飛鼠一樣走在橫枝倒地的樹木軀幹上,放下重裝、先運輸重裝、再輪流越過障礙物或斷崖,是每一次行進時常作的重複動作,這真的和我所想像中有很大的差距。雖說,我們一行五人,每個都是身經淬鍊的獵人,不過這一趟路著實讓我們都屁股發麻。

 

唯一讓人舒服的是,每每快走到駐在所的時候,總是會有山櫻花的出現,有白色的,也有紅色的,總算是給了我們長途跋涉後,一點點的安慰。

 

泰雅爾族霞喀羅部落傳統領域中的白色山櫻花

令身經百戰的獵人屁股發麻的「根本古道」,經常是「根本沒有路」。

 

腳踩著這條我群先祖被迫修闢且用來剝奪先祖生活領域自由的古道上,我盡可能揣摩那個腳上沒有鞋子,跑起來卻讓殖民者望塵莫及的時空,為了存活,在山林中疾跑著閃躲彈丸的生活常態。也盡力想像那個以物易物被禁止,失去原生活樣貌而物資匱乏的年代,為了嗷嗷待哺的襁褓,在選擇歸順與反抗裡掙扎的內心劇情 。

 

古道,我們尚未走完,也不會有走完的一天。

如Mama Temu所說:只要我還能走,我還是會再走進這片山林。

也如先祖口述的寓言:你走過的路,再難,有生之年你將會再走過。

這不就是遷徙的精神?!不就是與山共存的態度?!

根本古道,根本沒有路,但完整清楚的是……回家的路。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