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ive【燦爛時光會客室】境外生納保排擠資源? 黃康偉:台灣年賺一億

余雅琳/整理

燦爛時光會客室 #154
5/7 晚間 8:00 節目連結
管中祥 x 黃康偉、張郁
調高境外生健保費 是歧視還是自保?

 

2011年,陸生開放來台就學,但在身分上長期處於「停留」而非「居留」狀態,造成陸生無法打工亦未能加入全民健保行列,同時需負擔高學費及基本生活開銷。尋求加入健保的聲音,直到2016年年底獲得回應,然而,劃入享有全民健保同時,陸生與其他境外生均需負擔全額保費,引起境外學生強烈反彈。

是資源佔用?還是資源挹注?境外生健保調漲,原定自行負擔的六成保費(749元)調至全額自付(1247元),衛福部解釋台灣資源有限,須調整境外生負擔比例。本週《燦爛時光會客室》邀請境外生權益小組成員黃康偉及張郁,共同與主持人管中祥從此次陸生納保及境外生調漲健保費爭議,深入探究境外學生在台的權益問題。

 

黃康偉 (左一)、張郁 (左二)

 

停留非居留 陸生權益何時著陸?

「他們(陸生)長期處於空中飛人狀態,不管停留多久,都沒辦法算進居留裡。」來自馬來西亞,黃康偉提及,陸生與其他境外生在資源及定位上有落差。按照《全民健康保險法》境外生只要居留超過六個月,便能加入健保行列,然而提及陸生基本權益問題,他說明,依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陸生是停留身分而非居留,造成陸生來台僅能作商業投保,經濟收入無法靠打工取得。

 

作為陸生,張郁描述加入商業保險情形,他提到,每個月雖然支付500台幣作為保費,但對應的保險範圍很有限,像是住院時最高僅有1000醫療給付,超過部分需自行負擔。張郁舉一例說明,曾有一名淡江學生應突發性血液疾病,每日醫療費都上萬起跳,造成後來財務負擔極為沉重,這也讓來台陸生時常擔憂,哪天會不會生病或是發生意外。

占用資源? 黃康偉:境外生穩定挹注健保成長

陸生納保正反聲音皆有出現,直至2016年年底確定將陸生劃入健保之中,但隨之調漲的健保費被質疑帶有歧視意味,衛福部以「資源有限」為由,全面將境外生原定自行負擔之6成保費(749元),調至全額自付(1249元)。「目前港澳及僑外生,每一年幫健保淨賺1億元台幣。」黃康偉舉出現有數據回擊,他解釋,原先境外生繳納749元保費,平均僅使用329元,其餘金額隨著政府負擔之費用回流至健保的大水庫,「我們在穩定健保成長」。黃康偉認為同理上,陸生納入健保是更加穩定台灣健保制度,而非外界所言「陸生占用資源」、「健保會因陸生納保而倒掉」。

 

境外生健保保費與健保關係示意圖 (資料來源:境外生權益小組)

 

提及「量能負擔」原則,張郁引用採行「健保制」(NHI)之各國家資訊,發現境外生在其他國家所繳納之健保費,相當當地人薪資是屬於低中收入者,而台灣卻以相當中高收入者之保費,向境外生收取費用。張郁指出,目前749元相當台灣月薪5萬多元收入者,而即將修改之1249元相當一名月入八萬多的大學助理教授,「對於沒有其他經濟來源的學生來說,是很不公平的。」

 

學費保費豎高牆 境外生求學艱鉅

黃康偉補充,陸生來台無法打工、其他境外生則有工時限制(每周不得超過20小時),在台經濟收入相當微薄,生活費加上學費非常吃緊,多數依靠原生家庭支援。黃康偉也說明,境外生學費與本國人嚴重脫鉤,在國立學費上是本國人的兩倍,相當一所私立大學學費,而在私立學費上則是原有的1.3倍至1.5倍,同時學費與健保費綁定繳納。

 

黃康偉提到,若僅付得出學費而無法繳納健保費,同樣未付完整學費,會因此拿不到註冊章、居留證,也等於無法繼續在台升學,影響到境外生在台受教權益。黃康偉認為,讓有意、有能力求學學生,在被迫、強迫情形下無法就學,是一種階級上的歧視,「把我們當成搖錢樹、榨取的對象。」黃康偉也指出,教育部未將境外生算入生師比,被「美化」的數字背後,其實增加教授上課負擔,也影響本地生教學品質。

社福縮減前哨站? 籲不分本外同抗爭

「即使是一個境外生,我也是生活在這土地的一份子。」作為非本國人,黃康偉多少擔心行動引來本國人強烈反彈,但以英國教育商品化為例,他認為境外生只是幌子,此次健保調漲僅是一個前哨站。黃康偉提到,台灣一直想朝高學費、高額度社會福利國家走,當前只是把歪曲邏輯加諸境外生相關修法上,未來可能持續將法及邏輯變惡,逐漸侵蝕到本國人,他最後呼籲:「不分本外,要共同抗爭。」

 

各國境外生醫療保障制度 (資料來源:境外生權益小組)

 

張郁則表示,陸生作為個人而非國家代表,他們生活在國際政治夾縫中,較難被台灣社會所接納,他認為全民健保不單限於本國人,而是一個社會保險、一種社會相互幫助的社會機制。他也提到,2011年開放陸生來台就學至今,媒體及社會言論多有對陸生的成見,卻少了陸生的意見,希望能藉由這次機會站出來說些話,同時與台灣人進行交流。

 

「民主,是一個溝通跟對話。」管中祥於節目尾聲提到,社會本來就有不同成員、價值,但我們共處一個地方,站在對等基礎上進行對話,從某個角度來談陸生納保或是境外生權益,都是民主化過程中要面對的課題。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