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頭條大觀社區苦行反迫遷 退輔會:聲援者不諳歷史

汪彥成 施維長 / 台北報導

「大觀事件自救會」今(13)日號召居民與反迫遷聲援者,一同在陰雨中帶著遭拆房屋的殘骸,一路遊行5公里來到總統府前,抗議執政黨強拆社區,要求原地續住、檢討有關國土活化的不當法令。行政院退輔會則少見地發稿回擊,聲稱居民並非弱勢、聲援者「不諳歷史」,導致抗爭不合理、失焦。

 

自救會首先在民進黨部前召開記者會指出,先前已經先後到總統府、行政院、退輔會、民進黨表達訴求,拆遷卻未見轉機,在上個月,已有近10棟房屋遭拆。因此,自救會再次走上街頭,以「苦行」方式進行抗爭。遊行也途經紹興、華光等過去遭受迫遷的非正式住居地,以突顯國、民兩黨接續以同樣方式傷害人民的居住權。

 

苦行5公里 見證兩黨迫遷歷史

居民黃炳勛表示,許多社區長輩遭受迫遷、無處可去,因為年長導致租屋不易,又要負擔不當得利,心理壓力很大。他也指責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滿口謊言」,竟公開回應大觀社區「沒有人權問題」,無視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意見,也漠視社區居民的弱勢處境。

 

居民湯家梅則以自身經歷指出,因迫遷訴訟影響,她帳戶遭凍結、失去工作,現只能靠打零工、做清潔度日。湯家梅感歎沒有財力負擔高額訴訟費用,當然無力抵擋退輔會勝訴。說到激動處,她更哽咽下跪,懇求執政黨:「讓我們(居民)生存下去!」

居民黃炳勛表示,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稱大觀社區「沒有人權問題」,卻被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打臉」。

居民湯家梅說到激動處,在民進黨黨部前哽咽下跪,懇求執政黨「讓我們(居民)生存下去」。

遊行隊伍從民進黨黨部出發,由居民和聲援者拖行一棟象徵家園的木造房屋,手持日前強拆留下的磚瓦、殘骸,途經行政院、財政部等機關。聲援者並將政府用於點交房屋的「板橋榮民之家封條」貼紙,貼在機關柵欄上,抗議行政院退輔會主導強拆、財政部法令縱容政府以訴訟遂行迫遷。

大觀社區號召居民與聲援者苦行表達訴求。

居民拖行自行搭建的房屋模型,並帶著房屋磚瓦進行苦行。

聲援者將政府用以點交居民房屋的「板橋榮家」封條貼紙,貼於財政部柵門上。

 

此外,遊行也走過昔日遭逢類似命運的紹興、華光社區。其中,華光社區遭政府以「國土活化」為由,於2013年全數拆遷完畢、居民四散,至今卻仍是一片大草原,未見任何具體使用。自救會成員鄭仲皓因此也批評民進黨,雖號稱「英派革新」,事實上卻只延續過去國民黨的手段。

遊行隊伍行經紹興社區。

遊行隊伍行經華光社區,該社區於2013年拆遷完畢,但至今仍是一片草原,未見任何具體使用。

退輔會:協助違占戶 顯失公平合理

遊行最終,居民與聲援者在總統府前以磚瓦排出「厝」字,表示居民對家的渴望,要求政府積極面對國有土地政策問題。

 

不過,退輔會則在稍早發出新聞稿回應,指大觀社區有一半居民以違占地從事營業或出租,並非弱勢;而弱勢者5人已轉介新北市政府及社福單位,3人安置於榮民之家,並仍「努力協調」內政部安置補償。然而,據了解,其中一位經「安置」於榮家的柏姓老翁,已在搬遷後不久病逝。

 

退輔會仍強調本案經三審定讞,必須執法,並批評聲援者「不諳歷史」、幫助違占戶「顯失公平合理」,致使「抗爭議題失焦」。對此,黃炳勛不滿表示,退輔會也是在眷村遷離後才輾轉接管社區,因部分居民提出更早與「婦聯一村福利中心」簽訂的租賃契約,才回頭探究社區聚落的成因,「若要說不諳歷史,退輔會也沒有了解到哪裡去。」

 

至於退輔會聲稱仍在持續與內政部協調安置與補償計畫,黃炳勛則表示居民從未得知相關資訊。他質疑,退輔會若真有誠意,更應主動了解居民需求、提出具體計畫來溝通,而非繼續拆遷。

居民在總統府前將「司法追殺」、「妨害公務」等牌子從模型屋取下,象徵還給居民一個完整無虞的家園。

居民與聲援者最後在總統府前,共同用遭拆房屋的磚瓦、殘骸排列成「厝」字。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