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ive【燦爛時光會客室】少子女化怎解套? 王兆慶:公托政策勢在必行

余雅琳/整理

燦爛時光會客室 #155
5/14 晚間 8:00 節目連結
管中祥 x 王兆慶
生子簡單養兒難 公托政策能解套?

 

全球生育率台灣倒數前三名,少子女化已成國內最頭痛問題之一,反觀嬰幼托育市場卻逆勢夯起來。但私立費用貴參參,公立名額僧多粥少,缺乏完善托育制度讓家長只生「一胎」就難以承受,擺盪於1與2之間的生育率,如何能提升?

 

台灣托育政策催生聯盟發言人王兆慶,本週母親節,作客《燦爛時光會客室》談起家長最頭痛的托育問題,進而點出托育政策當前的改進之方,催生台灣生育率,多樣托育政策非做不可?

 

孩子生得少  為何托育市場反成長?

節目一開頭,主持人管中祥點出少子女化,影響到大學退場以及國中小招生不足,造成教育現場面臨緊縮情況。反觀嬰幼兒托育市場,王兆慶說:「托育現在非常夯、非常熱門,一位難求。」王兆慶點出,托育需求大幅提升,與婦女就業提高大有關係,他解釋,過去台灣照顧孩子工作大多落在媽媽身上,而現在媽媽需要也想要出去工作,要兼顧工作及育兒,托育成了解決之方。

 

然而,為什麼少子女化與托育有關?王兆慶表示:「台灣人不是完全不生,而是只生一胎。」目前台灣生育率為1,代表一位女性一輩子平均預期只生一胎,但依據人口學人口替代概念,合理數字應為2,即為一對爸媽配兩個小孩。而少子女化的關鍵原因,在於托育價格、可信賴度、普及性及方便性,沒有辦法支撐到家庭生兩個,這也是目前民團遇到的主要問題。

 

「天哪,原來生小孩這麼累,晚上根本沒得睡。」王兆慶描述新手家庭剛開始照顧0-2歲嬰兒時,身心上會面臨的情況,而就算過了那段日子,每天接送小孩上下班也非常辛苦,一碰上孩子生病就得向公司請假,當老闆、同事或其他壓力投射而來,會讓家長思考「工作跟育兒這麼累,那我們是不是生一胎就好了。」

私托付不起  公托抽不到

王兆慶提到,學前托育政策過去沒被重視,是因為台灣一直有個信念,認為「照顧家人是家人自己的事」,政府自然不太會介入,除非是弱勢、失親或是低收入戶等對象,政府才會啟動殘補性福利國家的機能進行協助。托育及婦女工作需求皆提升,私立部門成了回應需求的重要市場,像是私立幼兒園、私立保母。王兆慶表示,這些私立部門滿足了過去10幾年台灣的托育需求,但當前碰到的瓶頸便是「青年低薪化」,現代青年不像過去家長的擁有較高收入,因此難以負擔現行高額托育費,也讓不少青年轉而護航公共托育,然而僧多粥少,抽籤總是抽不到。

 

以台北市為例,私立托育費用:

  • 0-3歲私人保母,每個月約18000。
  • 2-6歲幼兒園,每個月約15000。
  • 托嬰中心,每個月約20000。

 

政府提高補助  私托跟著漲價

管中祥問及,私立費用為何如此高額?王兆慶回應,私人部門除了墊付基本營運成本,仍要實質營收,「有營利需求,價格就下不來。」第二點是,國家即便每個月補助3千塊,相對高額托育費是遠遠不足,甚至一旦國家提高托育補助,私人托育市場就會漲價,也讓政府部門開始檢討,發錢沒有用。

 

回到要生第二胎話題,一對夫婦找保母帶兩個小孩至少要3萬6左右,王兆慶表示,以媽媽薪水作為評估基準,如果媽媽的薪水不及3萬6,很可能會辭職自己帶,即便薪水稍微高於3萬6,仍可能會心想:「我每天辛苦工作,光是兩個小孩費用就要3萬6,我幹嘛那麼辛苦,乾脆辭職回家帶小孩就好。」

 

私立付不起費用,公立托育為何不採用?王兆慶說明,公立機構數量嚴重不足、成本過高,加上提供服務未符合家長需求。「國小附幼開不了太多,因為它對地方政府的財政壓力太大。」王兆慶舉例,開辦一間國小附幼、照顧約90名孩子,一年至少要花費政府800萬經費,尤其時人事成本的高額負擔,另一是硬體設施為了符合消防法規及其他建管法規,成本之高,地方財政無法負擔,影響公共托育無法普及。

 

談到服務不符合家長需求,王兆慶說,有些公幼四點就下課,而且有三個月寒暑假,但很難有家長能每年工作休息三個月,陪伴小孩度過寒暑假,若公共托育無法回應家長期待,即便普及公共托育,也很難改變現況。

公私托育折衷 民團推非營利幼兒園

「平價、優質、普及、政府可負擔。」王兆慶點出民團推動托育政策的四大原則,要讓家長付得起兩個孩子托育費用;優質到家長足夠信任幼兒園;普及至離家近,不需要長途跋涉接送孩子;尤其要減緩政府財政負擔,並提高設置公共托育的CP值。

 

王兆慶點出,公幼推行成本太高,私幼的勞動條件非常不好,私幼老師月薪僅有2萬初頭,甚至未能按時調薪。然而,民眾若要享有極其便宜的公共托育,卻又違反了政府可負擔性原則,民團折衷的解套方式,是推出「非營利幼兒園」概念。王兆慶解釋,這是一私人部門的NPO組織,由政府提供場地、經費向非營利經營者招標,利用國小閒置教室設置,普及公共托育據點。價格相比較,公幼費用為3千,非營利幼兒園約7到8千,但都比起私立便宜許多;教師起薪也從三萬初起跳,而且能按時調薪。

 

管中祥質疑,這一方式推動,民間有足夠力量推行嗎?王兆慶說,現行政府以福利團體及教保人員為兩大鼓勵對象,期盼這兩種對象能夠投身至非營利幼兒園之推動,像是伊甸基金會目前已在著手經營。

 

托育政策推行,難道只僅限於都會區嗎?城鄉間的差距補足,王兆慶再提「部落/社區互助的教保中心」,先將不迫切的公共成本放一旁,不要求高規格的設施設備或是老師資格,高標放下便能在偏鄉長出好的托育資源。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