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ive【司改國是無雙會客室】司法臭了嗎──司改國是會議要幹嘛?

文 / 陳珮瑜

蔡政府兌現承諾,今年2月開始進行司改國是會議,5個組別包括人權組、效率組、安全組、信賴組和友善組,每一組又分出許多的子題。然而經過3個多月,一般民眾除了聽聞數不盡的唇槍舌劍之外,對司改會議的內容,又了解多少呢?

 

PNN特別企劃「司改國是無雙會客室」,本週邀請社民黨發言人苗博雅、雲林地方法院法官王子榮,談談這次的司改國是會議的召開緣由、討論議題,以及期盼達到什麼目的。

 

討論國是會議的內容之前,先來談談一般民眾如何看待台灣司法制度──從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2015年所做的調查看來,超過八成的民眾不相信法官處理案件具有公平公正性。苗博雅認為,綜觀世界各國,很少有國家的司法能獲得超過八成的信任度,但像台灣這麼極端,也是少見。有趣的是,一般人對於司法,會比有法學背景的人更不信任。這可能肇因於台灣的法治教育不足,使得民眾對於司法官工作內容的理解,與實務有著很大的落差。

 

 

快意恩仇政客消費 司法有苦說不出?

王子榮舉例,像是維冠大樓倒塌案,檢察官以業務過失致死罪起訴被告,法官最後判處5年有期徒刑,已是法定刑度的極限,但當時除了輿論批評判太輕,政治人物也跳進來指責,法院真是有苦說不出。法官職責的權限,畢竟和人民期望的包青天相差甚遠,無法集偵查、執行、審判於一體,滿足民眾渴望的快意恩仇。

 

苗博雅也舉另一種常見的例子:當社會發生重大刑案,檢方向法院聲請羈押被告,如果法官裁定交保,就可能招來「縱虎歸山」的批評。但檢方偵查過程中的羈押獲准與否,和審判時被告是否有罪,其實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情,對於學法律的人來說,這是上過刑事訴訟法才會獲得的知識,難怪一般民眾對於羈押沒有獲准,仍存有「無法賞善罰惡」的誤解。

 

先說服人民 司法已脫胎換骨

另一方面,司法體系內部的轉型正義,也是司法官必須正視的問題。苗博雅分享自身經驗表示,他剛考上台大法律系時,坐計程車時竟被司機批評,國家之所以衰敗,都是他們這些「台大法律系」畢業的人害的,當年他覺得莫名其妙,但從這件事可以觀察出,人民對於既得利益者的印象,無論好壞,都會「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司法人員該思考的是,該如何說服民眾:「我們與過去的司法官不同」。

 

「很多台灣人一說到司法,第一個印象就是:有錢判生,無錢判死。」苗博雅解釋,民眾對於司法官的想像,就是正義的代名詞。但當大批的經濟犯捲鉅款逃出海外,而台灣司法對此卻一籌莫展時,人民想當然耳就會產生失望的情緒;再加上電視偶爾播送某某檢察官收賄涉貪,即便這樣的人極為少數,但仍劇烈影響民眾對司法的信任度。

 

法官不語 不是不溝通

王子榮:不可能千錯萬錯都是they的錯,法院也需檢討。

王子榮也認為,過往法院系統曾經存在院長「指導」判案、干涉審判獨立的事實,造成一批法官藉著這樣的機會關說案件,直到台中303法官自治運動後,司法體系才產生巨大變革;此外,法官過往對「法官不語」的誤解,導致很少跟外界對話、溝通,民眾就越來越不了解法官在想什麼,長期下來,就使得雙方不斷加深誤解跟敵意。

 

如何減少民眾和司法人員之間認知的鴻溝?苗博雅認為,政府應該投入資源在校園進行法治教育,他以自己的學生時期為例,小時候學習的公民與道德,最高準則就是「在家聽爸媽、出門聽師長、上班聽老闆」,從小被灌輸對權力的絕對順從,卻忽略了最基本的法律常識以及對法律的想像,如何加強國民的法治教育,不只是司法界該努力嘗試,教育部也是責無旁貸。

 

偵查全公開 都是媒體的錯?

王子榮補充,司法其實也有很多的問題,像是民眾普遍聽過的偵查不公開,很多案子的線索往往在偵查過程中就洩出大量資訊,不只是記者捕風捉影,部分司法人員為了討好媒體,也會主動提供訊息,這是司法改革迫切面對的現狀;另外就是內部制度的問題,例如司法人事遷調,至今仍無法完全落實獨立自主,或是各級法院的權責分配極度失衡,在在是亟欲改革的重點。

 

會議落幕有待追蹤關注

回到司改國是會議,苗博雅表示,這次國是會議討論的特色是審議式民主,議程設定上也是廣徵意見,屆時的結論能有多少透過立法程序兌現,應該持續追蹤,否則便失去意義。他提醒,1999年全國司改會議的結論也是厚厚的三大本,但至今真正落實的恐怕只是少數。未來,會議結論進入立法程序時,擬定配套措施,讓修法順利完成;即使有專家認為不恰當的部分,也必須有充足的說明,讓雙方就歧異的意見做後續的討論,或許才是此次舉辦司改國是會議最重要的目的。

 

第一集節目,主持人與來賓談司法”臭”了嗎?司改改什麼?左起:苗博雅、賴品妤、王子榮。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1 篇回應 to “【司改國是無雙會客室】司法臭了嗎──司改國是會議要幹嘛?”

  1. 李增光 說:

    小弟配合政府組織改造政策與宣導101年到交通部航港局報到工作,惟航港局人事室欺壓拐騙拒辦員工轉任法定權益(違背行政院功能業務與組織調整暫行條例)特別法,經行政訴訟,發生法官偏袒惡機關欺壓拐騙剝奪員工權益,枉法裁判以行政命令違背特別法,最高行政法院更直接官官相護,直接上訴撥回。法官比總統偉大,枉法裁判又能怎樣,就是無法無天在法院裡,黑暗無光,老百好欺負。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