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評同婚釋憲的解釋弔詭嗎?

文 / 陳偉仁

釋字第748號解釋宣告:「民法第4編親屬第2章婚姻規定,未使相同性別二人,得為經營共同生活之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結合關係」,與憲法保障人民婚姻自由及平等權之意旨有違;同性可否結婚,看似已經一錘定音。

反對團體批評的重點,以大法官逾越權力分立、違背民意,取代立法者而逕自作成決定,並不意外。但本件解釋關於解釋效力的宣示,更是引人注目:「有關機關應於本解釋公布之日起2年內,依本解釋意旨完成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逾期未完成相關法律之修正或制定者,相同性別二人為成立上開永久結合關係,得依上開『婚姻章』規定,持二人以上證人簽名之書面,向戶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

依此,解釋公布後2年內倘未完成修法或立法,同性二人可否結婚?大法官就本件解釋效力的宣示,是正巧落入反對團體違反權力分立的批評?又或者是有意的安排?

修法若不成  如何直接生效?

首先,應釐清於2年後倘未完成修法或立法,同性二人可以結婚的依據何在。大法官既然認為民法親屬編婚姻章相關規定未能保障同性結婚的權利,則於2年後未完成修法或立法的情況下辦理結婚登記,顯然不是依據民法親屬編相關婚姻規定,而是根據本案解釋直接依憲法形成作成規範指示的效力。

於此,可以說是在解釋公布後2年內未完成修法或立法的情況下,大法官指示同性可以結婚的規範,是有條件的「定期生效」。也許在大法官心目中, 給予同性二人可以結婚保障,已經是最低限度要求、立法者裁量業已限縮至零,於此範圍內,大法官也不再畏懼違反權力分立的質疑了。

 

既然違憲  為何還要忍兩年?

2年後若未完成修法或立法,僅持大法官指示而依婚姻章規定辦理登記,問題就會迎刃而解嗎?

然而,比較有疑義之處反而是,如果是前述理由的話,直接認為這2年內同性二人不能持解釋直接辦理登記,反而是種悖論。因為同婚權是如此地重要,應該不待修法就可以直接請求國家相關機關給付;又因為同婚權是如此地重要,不能結婚的違憲狀態應該是片刻不能容忍的。

同樣地,如果認為2年內同性二人不能持解釋直接辦理登記的原因,是因為相關規範和配套尚未齊全,同性二人倘若依本號解釋指示,僅依「婚姻章」辦理結婚登記,會遭遇許多婚姻章內或婚姻章外規範未足的情形 (例如可否收養繼承等較為簡單的問題,又或者是婚生推定或是代理孕母等較為棘手的問題),那麼於2年後尚未完成修法或立法的情況下,僅持大法官指示而依婚姻章規定辦理登記,上述問題難道就會迎刃而解嗎?

 

規範若未完備 徒解釋何足自行?

以上關於定期失效的悖論,長久以來備受學說和實務界所重視。宣告違憲標的倘若是給付型權利,因為相關給付的欠缺仍需要立法行政機關妥善規劃建置,既然不能剝奪本應受有給付之人的權利,則定期失效宣告的使用有其正當性;然而,如果是關於侵害基本人權的規範,多數應該是直接宣告排除即可,以此面向而言,過往解釋有濫用定期失效之嫌。

依循此一原則,大法官過往針對給付規範保護不足而宣告違憲的解釋,甚少給予直接依解釋請求給付的救濟 (少數的例外如釋字第477624號關於冤獄之賠償)。不過,大法官在近期釋字第737747號解釋,分別給了偵查中羈押程序律師閱卷權和土地所有權人得請求土地需要人向主管機關申請徵收地上權;而宣告方式與本案如出一轍,係以相關機關逾期如未完成修法,則得持解釋意旨直接辦理之。同前面臨類似問題:沒有相關規範配套的情況下,律師偵查中羈押程序得如何請求閱卷,請求的對象為何人、範圍又如何?又土地所有權人如何請求土地需要人向主管機關申請徵收地上權?補償的範圍又如何計算?

 

附條件定期生效 恪守權力分際

大法官近期關於給付規範保障不足而宣告違憲的案例中,均有意避免於解釋作成當下逕自形成規範,而選擇對於權力分立衝擊較小的附條件「定期生效」模式,於本案中更是明確表示僅就民法婚姻章未保障同性二人等節作成解釋,「不及於其他」,顯已恪守權力分立要求。

然而,如何理解大法官既然認知同性二人不能結婚、違憲狀態已經達到無法忍受而屬可直接認定違憲的程度,卻仍未逕自形成規範、而係選擇命立法者於2年內修正法律的途徑?況且相關配套如於2年後付之闕如,仍有可能造成徒解釋無從自行的情況?

 

未修法前同婚登記 受理機關自行判斷

本文作者認為:2年附條件定期生效的條件,與其說是大法官越俎代庖,不如說是督促警告定期立法的宣示成分較高。

或許可以作此種解讀:大法官的議程 (agenda) 當中,立法者逾期未修法絕對是個不可欲的選項,故2年附條件定期生效的條件,與其說是大法官越俎代庖,不如說是督促警告定期立法的宣示成分較高;大法官就2年內未立法的情況下可否結婚,以及依婚姻章結婚後其他權益應該如何處理,固然是刻意留白並未表示任何意見,然而倘若同性二人提出結婚登記或主張後續其他權益,雖然立法機關未及修法或立法,受理之行政機關和普通法院依然可以秉持本號解釋宣示保障同性婚姻之精神,自行判斷是否准許。因為大法官宥於權力分立要求,就此等事項不能說、不應說,也無從表示意見,但是並不代表其他憲政機關不能繼續形成憲政規範。

如此解釋似乎較為符合本號解釋字裡行間不斷要求恪守司法自制、一次一案以及權力分立的精神,然而亦同時要求權力間彼此對話而保障同性二人結婚之權利,可以供作正反兩派論者日後的參考。

 

 

  • 作者為台大法律系研究所博士生。
  • 本文內容不代表公共電視立場。
您可以 留言回應, 或 追蹤

5 篇回應 to “同婚釋憲的解釋弔詭嗎?”

  1. 公民 說:

    歐洲法庭說同婚不是人權,這樣的發言,被很多網站刪貼封號
    http://www.humanrightseurope.org/2016/06/france-judges-reject-same-sex-marriage-human-rights-complaint/

    • KiantiX 說:

      在歐洲人權法院勝訴的法國,後來修正民法,保障同性婚姻。
      被大法官宣告違憲的中華民國政府,還在靠背靠母,想偷渡專法。

  2. 公民 說:

    反同理性討論的內容,為什麽在很多網站被刪除?這叫言論自由的民主嗎

  3. Bird 說:

    性別革命
    同性團體在全球各國有連盟。共同打擊二性推動者或多元性別,性向反對者,全球運作左右世界各國維基百科的各種語言版本,一國出,百國同時翻譯,並共同合作vote維基百科中的民調,各國現象,使看起來像大家都這麼做的現象及正義使者。
    並“消毒“反對留言,証據,現象等。共同使用社群軟體,將使用者名稱或facebook帳號在此網站貼出,全球一起檢舉及攻擊。而且facebook是支持多元多性別概念的(51種性別在FB上)。
    並在支持同性,多性上各國相互支源,有sop,遇到什麼問題有那些對付方法,資源,人脈(包含政治家,法官,各國媒體聯絡人等)。並加入反對團體的社群,搜集對手活動及情報做間諜戰,而反同,反多性團體各國是分開作業,在每一場實質的政治,法律,尤其網站言論,報導都無往不利。分裂的各方,大部分不是現代科技的高手,各國很難有勝算。

留言